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993 雅昌公开课 >《“艺术家的电影”:蒋志影片映后交流》>[第1集]对话:展览系统外当代艺术影像实践的多种可能性

《“艺术家的电影”:蒋志影片映后...

视频信息

名称:《“艺术家的电影”:蒋志影片映后交流》对话:展览系统外当代艺术影像实践的多种可能性
 

  嘉宾介绍:

  蒋志:艺术家

蒋志

蒋志

  鲍栋:策展人

鲍栋

鲍栋

  谢萌:制片人

谢萌

谢萌

  导语:

  UCCA “艺术家的电影”放映与交流活动系列邀请艺术家蒋志携影片《林中》《在风中》《香平丽》于UCCA进行放映,其中《林中》是首次放映。映后,导演蒋志、策展人鲍栋、制片人谢萌围绕影片展开对谈,试图探讨在展览系统之外,当代艺术影像实践的多种可能性。

  主题:“艺术家的电影”:蒋志影片放映 + 映后交流

  对话:试探讨在展览系统之外当代艺术影像实践的多种可能性

  鲍栋:蒋志这次他放的是三个作品,特别是《香平丽》是2004年完成的,十几年了,现在看,我特别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干嘛再翻译架上《香平丽》,你肯定是有自己的一个想呈现的一个东西的想法。

蒋志《香平丽》2004-2005年

《香平丽》

导演:蒋志

类型:剧情

时长:78分钟

  蒋志:其实也是因为这次艺术跟电影有一个结合,之前比如说像《香平丽》的片子,它是把纪录片和剧情结合,可能有这样的一种混合关系来考虑的。

  鲍栋: 90年代末20世纪初那几年实际上是中国独立影像和地下影像非常活跃的一段时间,你最早关于“诗人石子”的纪录片,那个时候大量的影评在网络论坛上,蒋志当时在纪录片中加了表演的片断,关于诗子的那首叫《疯狗》的诗,加上了这个东西,所以我觉得可能从前往后,第一部,前面两部,加上这个,我觉得当然现在这个语境挺有趣,转换过来了,当年中国的影像艺术如果从张培力开始算的话,录像艺术,后来因为这个词大家觉得过分的展览现场化,而且随着设备的普及,出现了所谓的独立影像,这个影像又和我们周围的Video是不同的,因为影像是可以在这样的电影院或者是在一个光影活动中播放的,它并不依赖于一个美术馆系统,开始把这个融合进来了。

  但是一开始它有一种反体制气息一直没有灭,实际上80年代末的时候,张培力的那一代,张培力、耿建翌,包括像王功新、朱加这一代做录像艺术的艺术家,中国那个时候还没有出现像今天一样的影像文化,和这种技术的普及程度,他对日常生活的影响没有像今天这么无孔不入。那个时候一开始就有一种反体制的态度,一直到大概90年代末的时候,老邱当时有一篇文章讽刺那个时候观念影像,说观念影像就是一个东西,模模糊糊你看不清楚。

  我记得你在《凤凰卫视》DV新时代里面还出现过,当时强调独立,甚至手抖、摇、画面不清楚,都不是问题,你想想你在拍橡皮泥那个阶段的时候,你更强调的是什么东西,跟今天的区别在什么地方?

  蒋志:其实那个时候我的记忆里边,没有去想分阶段的,其实那个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开始做录像作品,像杨福东、陈晓云那个时候都在做,其实我们更多的是一些朋友之间的相互影响,就是今年他做了,我是不是也得做一个,可能这样的关系上的东西更多点儿。但是很少去考虑别人在做什么,我们也看不到太多别人的。

  当然那个时候有很多纪录片,我当时的想法总觉得太注重一种所谓的写实,包括注重不干涉不摄入,其实在那个时候我就想可能应该做更好玩一点的东西,也没有考虑过要去反叛这些。

制片人谢萌、导演蒋志、策展人鲍栋在放映现场进行对谈

制片人谢萌、导演蒋志、策展人鲍栋在放映现场进行对谈

  鲍栋:当然我说的这个反叛,不是说有特定的对象的,因为反叛的对象或者说反体制反的那个东西永远是在变动的,刚才看你第一部《林中》的时候我在想,因为我们艺术家这个电影项目实际上已经拖延了好几年了,我再想一想刚开始的出发点,已经有点儿远了对我来说,因为中间你有很多不同的项目,所以我想当时做这个时候的一个出发点,实际上就是觉得今天经常能在美术馆或者是画廊里面见到的艺术家的影像作品,或者是影像展览有一点点套路化,有一点点觉得没意思了,反而希望要反的。怎么反呢?总要有一个外援,总要有一个外部的东西。

  电影这样一个工业化的东西,我觉得应该把电影的一些东西拿过来能够激活,我们当时就是这么写的,要怎么样激活所谓影像艺术的一种可能性什么的,现在来看的话,又是最早很多这种像影像艺术包括纪录片,它都是反那时已经成标准工业化的制作,不包括技术上的一些东西。有一段时间,我记得当时他在一些影像的圈子和论坛上,还有一些手抖到底是不是问题,有一堆人为手抖辩护,说手抖根本不是问题,只能是这样的,甚至手抖是一种语言,好像那个时候姜文的电影中就出现了这个问题。

  谢萌:今天我也是第一次看《香平丽》这个作品,我觉得那个语境挺有意思的,包括刚才鲍栋讲的反体制,边缘化的人群,还有DV的这样一个表达,因为在那个时间段说起反体制,如果从电影的脉络来讲,可以回溯到张元早期90年代初开始做一些独立的作品,像《北京杂种》对于北京边缘的包括摇滚青年的表现,包括吴文光老师也是大概在那个时间开始有第一部作品,也是这些艺术家群落的摆设,所以那个反而是因为在官方的制片系统里面,那些宏大的叙事或者是说和那些顾虑性的表达,他要找一个不同的主题。

  包括《香平丽》这个作品也很有趣,从主题上其实张元有一个《金星小姐》,当时做张元回顾展也放过有一些话题上的对应,包括在那个时候,像杜海滨有一个《人面桃花》,也是在讲类似的这部分人群,所以我不知道在那个时间创作这个作品的时候,有没有受到这些影响,因为他们其实不太属于当代艺术系统了,不是杨福东或者是其他的几位创作者这样的一个脉络,我不知道你当时做这个作品的时候,有没有受到那些早期的先锋作品影响。

  蒋志:《小武》应该看过的,其他两个没看过,但是我那个时候肯定知道,那个时候开始有几部关于群体的纪录片在拍,或者是那个时候经常跟吴文光老师也联系,也知道大致的有个人在拍,其实我开始是做纪录片,拍了有一年多,后来因为我觉得已经有那么多人在拍了,我说我干脆就不走纪录片这个路子吧,当时我觉得影响肯定是跟这个有关系。其实我还是想说他又是不太脱离整个人物的大致面貌,因为里面很多情节一些是他们亲身经历的,有一些是他们朋友经历的,所以有一些慢慢的就用到这个里边来。

《林中》

导演:蒋志

类型:影像

时长:24分钟

  鲍栋:包括第一部《林中》,作为一个电影项目,之前的几个版本我们经过修改,加了声音,今天大屏幕上仔细地看,我觉得去发现挺好玩的。实际上蒋志的第一版是非常激进的,没有声音的,但是今天看的话,声音起了非常非常大的作用,声音基本上形成了一个标准的动作片的格局,特别是最后字幕的时候,还带一点敲鼓的,感觉还有续集的感觉,基本上都是这样。

  有几个层面,第一个是我们的出发点,当时是为了让电影化的东西,电影式的工作,我们想接近的电影工艺作品,蒋志的制作在我们已经出来的几部片子之中,目前从工艺标准上是最高的;另一方面,这里面又把工业电影类型片的一个套路,那几个基本的段里面,还穿插了一点点男女关系什么的,然后放到里面去,最后这么一个非常剧情片五段吧,好像最后有一个高潮,开始有一个遭遇,中间有一个插曲,最后又有一个续集的感觉。

《在风中》  导演:蒋志  类型:影像  时长:18分钟33秒

《在风中》

导演:蒋志

类型:影像

时长:18分钟33秒

  蒋志:同样的时间,因为《风中》也在电影节展过,也作为四屏的影像装置做过展,因为他一开始主要是做视频的那个展览的作品来做的。那个是刚好,有一个写片人刚好看了有装置那个展览,他说就建议是不是把它合在一起,帮你送到那边试试看这样,后来才有一个单屏这样连起来的。

  谢萌:做《林中》的时候,艺术家的这种电影项目去做,同时做了一个《在风中》这样的作品,当时你同时在创作这两个作品的时候,有这样一个意识吗?比如说一个相对更电影化的,或者说在电影的空间去欣赏的,另外一个可能是更围绕在一个展览的语境下去欣赏的。

  蒋志:应该是有的,因为当时陈小同、鲍栋设立这样的一个项目,其实他就是有这么一个意图,就是有一些剧情的或者说有一些戏剧的能够不像展厅作品,那样没有故事曲折,根本就没有的,但是肯定是想过,但是这个片子在当时确实是这么一个情况,因为一开始是先有《在风中》这个想法,后来我说做的是《在风中》,但是跟下面不敢提,因为怕又是一个展览作品,其实我也很头疼那个时候,因为这样的话,可能就跟这个项目初衷不是特别吻合。

  后来因为当时像拍老人远去的有很多气球,后来他要怎么怎么处理,都推出去了,收回来,还得一个个放气,这样工作量就很大,后来想要不把它砍掉,所以有砍掉这么一个想法,然后再去想,前方在想他的一些人物设定,包括里面要有一些什么样的情节,所以这两个片子都属于出品了。

  谢萌:刚才鲍栋说的声音的问题很有趣,确实我们最早看的版本是没有声音的,但是我觉得你在思考两个,一个是艺术影像在空间里的展现,跟你想要在电影院的环境去欣赏的,从观众层面上比较直接的区别。实际上是说你坐在这儿,你是要建立一个躁动的过程,或者说被投射,然后你要把你自己投射到影像中的一个过程,这是一个电影的过程。

  在这里边肯定是你的表演,你的画面,包括声音,所有辅助的信息,都是让你可以更容易去相信你看到投影出来的东西,把你自己放到这里边去,但是好像在这个展览的空间里面,相对来说它是要距离的,当然从欣赏的时间上,我也不需要有一个完整的时间脉络,我可能也要跟它保持一个可以是互动但也可以是有距离的关系。在这里面可能那个声音就没有那么重要是不是?我不知道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有这种想法吗?

蒋志导演的影像作品《林中》截图

蒋志导演的影像作品《林中》截图

  蒋志:其实开始《林中》没有声音,我当时是觉得没有声音更好,片子拖这么久,一直在处理声音的事情,其实应该早就出来了,怎么看怎么都别扭,因为其他的要么就培养的,跟它那个差的感觉很大,要么就贴的很近,要么就是情绪上的引导,后来在原来基础上,把声音全部打乱了,我们音乐的第一版是特别吻合的,因为他是按照片子来做音乐的,后来就觉得太吻合了,还是有这么一个问题。可能我就是在这么一个观看的,是不是时间更容易没有那么好过一点吧。

  鲍栋:对,我们在提供幻觉,让你能够幻觉,能够进入到空间、时间的那个导演或者说艺术家制造的话语中去,你相信他,但是我觉得还有一个问题,因为我们之前看到的样片都是在电脑上看的,我觉得一个它是一个标准件,又有一个具体的指标,你不会拖进度条,当电影看你是不会拖进度条的,你可能会走神,但是你不会拖进度条,这个真的是不一样。

  蒋志:我也是觉得《在风中》那个片子,在展览的九屏现场和这些展,其实真的还是差距也是蛮大的,在那边有点儿被包围的感觉,这一点单屏是在一个黑暗环境,而且大家又都不好意思走,觉得人的心能干。我觉得反而在这种情况下,它的长度,它的影像的某种东西,可以慢慢的在里面生长,我觉得有这种生长,给它一个生长经验,在艺术展览里这种东西比较难,等于是看个热闹有点儿像。

  鲍栋:对,展览现场可能就是一个场景,大家走过去,可能也会有观众坐下来像电影院来看,但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播放,它就不是一个场景,而变成一个段落,你必须得读,哪怕人在树上抱着下来,我想什么时候掉下来,也会有这样的一种时间上跟他心理上就会被带入进去,但是展览现场可能就不会考虑到这么多,这是观看方式上的一个非常大的区别。

蒋志导演的影像作品《林中》截图

蒋志导演的影像作品《林中》截图

  谢萌:在《林中》这个作品里很明确的有一个时间线,这边是一个起因的发展,然后高潮,然后有结局,有明显的趋势,但是我觉得可能大家可以聊一下,其实在看《风中》作品的时候,它的播放包括方式是这样的,可能至少我在看的时候,会在里面不自觉的去寻找某种线索,包括从一个人变成两个人,当然没有绝对的关系,但是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人道机制的问题,你要去在这个时间线索里寻找它的某种实施性的力量。

  鲍栋:对,而且你在看的时候,可能在现场就变了。我也是第一次这么看《风中》,展览现场我没有去看,但是我觉得比如说能看出你所引用的部分,因为你把原有的形象,比如说穿着军大衣的老头,穿着挺时尚衣服的感觉,有两个夜晚要逃出去的一对白领青年,以及感觉被困在一棵树上的一对,他就会好像从哪个电影和哪个情节里抓出来的东西,会有这样的,在展览现场可能就不是这样,因为大家不会像电影的语境这么直接。

  还有分屏和合屏的问题,我们前几次艺术家电影关于观影对话,好像有两次我都提到过杜庆春老师当时写洛南的。当然洛南那个应该要分成三个屏幕,还是空三屏,正好都是一周、一天、一小时,这是挺好玩的。所以分屏跟这个合起来,就是把它放在空间中还是放在时间中,肯定会影响我们对作品的看法,当然也会影响艺术家他自己要的东西。

上传日期:2018年09月0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