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821 雅昌公开课 >吴洪亮《徐悲鸿与大雅宝胡同甲2号》>[第2集]吴洪亮:大雅宝胡同甲2号的时间节点之一——1948年

视频信息

名称:吴洪亮《徐悲鸿与大雅宝胡同甲2号》吴洪亮:大雅宝胡同甲2号的时间节点之一——1948年
 

  主讲人介绍:

  吴洪亮:北京画院副院长,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齐白石纪念馆馆长,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策展艺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中国建设部城市雕塑建设与指导委员会艺委会副秘书长,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雕塑学会常务理事。

吴洪亮

  导语:

  身为北平艺专校长及中央美院首任院长的徐悲鸿与大雅宝人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而大雅宝胡同甲二号也成为了见证20世纪中国美术发展的重要历史现场。“历史的现场包含着历史的逻辑,能否意识到它并遵循它的规律,对历史中人是挑战,对后世读史者同样也是挑战。”大雅宝胡同甲二号就是这样一个具有“挑战”的“历史的现场”。它承载了20世纪以来与中国美术史相关的许多人与事,对它的研究正是以另一种方式进入历史的逻辑,甚至这种现场的逻辑有可能让我们重新感知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艺术与艺术家的关系,探求其表象之下的深层状态。

  主题:徐悲鸿与大雅宝胡同甲2号

  第二部分:大雅宝胡同甲2号的时间节点之一——1948年

  刚才我说了我们希望有戏剧感,这样的话我们自己做研究的时候也不累,我基本上把大雅宝胡同的历史分成了四个时间结点,我们现在开始假设的第一幕,1948年这一年,也就是解放前的这一年。

  1948年为什么把它作为一个节点呢?因为这是集中的一大批人住进来的一个节点,在大部队进驻之前,第一个住进这儿的人叫叶浅予,今天我相信都是美术界的同仁和同学,我就不一一介绍这些人的背景和他们的学术故事了,而且他的夫人大家知道,非常有名戴爱莲舞蹈家。叶浅予先生其实住的很短,很快就搬走了。

 董希文

董希文

  而住进他的屋子的人是另外一位大师董希文先生,《开国大典》的作者,这张画的复制品就在展厅里,同一年谁到了呢?滑田友,人民英雄纪念碑公认的最好几块浮雕之一,做五四运动那一块的,从法国留学回来的雕塑大师滑田友。李苦禅,齐白石大弟子,咱们央美的国画系教授,李可染,国画系教授,李瑞年,画油画。但是在大雅宝胡同留了一张李瑞年非常有意思的照片,这也是大雅宝胡同的特点,叫中西合璧,在他们家的墙上,两张油画中间挂着一张齐白石的画。这就是大雅宝胡同,非常形象,包括后面学生刚毕业的韦江凡先生等等,都在这一年搬进了大雅宝胡同。

  因此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到了,北平艺专搬进大雅宝胡同人的组成状态,基本上是一些比较新派的艺术家,他们是后来支撑传播徐悲鸿艺术理念的队伍,但是在他们安然搬进大雅宝胡同1948年这一年的乔迁之喜之前,其实我们的徐悲鸿院长并不平坦,让他们搬进来这件事之前是并不平坦的,刚才我说1946年他来接校长,但是这一次接校长就像他1928年来北平做校长一样,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大家都知道这个故事我也不细讲,就是所谓的三教授罢课事件。

  徐悲鸿希望以素描进入,甚至是中国画的艺术创作和前期训练等等,受到了一批北京也就是老北平艺专的国画系教员的极大反对,其中最著名者就叫秦仲文、李智超、陈缘督,这些人对徐悲鸿先生这样一个教学理念其实是反对的。秦仲文先生后来是北平画院的人,一会儿我还会谈到几个人,都跟我这个单元有关,一会儿我再说。他们在北京的势力是非常之大的,这是他们根深蒂固的一个地方,为了很明确的来表示他们的态度,他们在北平时报上发表了对徐悲鸿艺术以及教学的一个巨大的质疑,而这样的一个罢课事件所引起的社会反响,当时还是非常激烈的。

  廖静文先生有一些描述,当然有一些细节我们在考,但是那种气氛是可以看到的,这个论争最后的结果,当然是徐悲鸿获胜了,但是我们要研究的是徐悲鸿为什么胜了,而这一次胜跟前面的一次啥关系?这是有意思的事情。所以我们得倒推,我们再做一个前史中的前史。我们演戏经常会演前史,1948年的前面是1946年,1946年再往推就是徐悲鸿第一次来北平当校长的时候,他受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待遇呢?

徐悲鸿 

徐悲鸿

  他单枪匹马来到北京,有意思的是徐悲鸿这个人真的是有预见,其实在一些文献中有记载,就是徐悲鸿那一次来北平的时候,他其实知道是不容易的,但是他也放手一搏,而那一次他想推行国画这样的一个想法,他的国画教学理念的时候受到了谁呢?萧俊贤,当年咱们北平艺专,好像做过国画系的甚至是系主任,甚至还代理过一段类似校长之职的,所谓的二萧,萧俊贤、萧谦中的萧俊贤的反对;第二是京城1949年之前的一个大佬.艺术界的大腕叫陈半丁,而这个陈半丁刚才我提到的秦仲文先生,包括后面我提到1946年他第二次来,又在正式教学之前开始开除人,溥雪斋、胡佩衡、吴镜汀、溥松窗,这些人怎么回事呢?

  这些人在1957年我现在所在的单位北京画院成立的时候,都是北京画院的开院元勋。那这个时候,插一句题外话,很有意思就是,徐悲鸿先生从北平艺专到中央美院主张那套系统,恰恰是我所在的单位北京画院的这些老艺术家最反对的系统。那么时间也有意味,徐悲鸿先生是1953年去世的,北京画院是1957年成立的,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这又是一个课题,但今天我们不讲这个事。我只是说在一个事业或者说在艺术发展的过程中一定有不同的道路,但是这个道路里头应该有不同的观点,我觉得一个好的艺术生态是不同的观点要并存的,就像今天我们会看到有美协的,有咱们美院系统的,也有我所在的画院系统的,也有一些职业艺术家都在为艺术的创作在努力,这就是好的系统,我个人认为,当然有主有次。

 大雅宝胡同甲2号

大雅宝胡同甲2号

  所以从1950年的中央美术学院成立,到1957年北京画院成立,恰恰是国家给两种不同的艺术观点都留有了空间,这是有意思的值得回味的地方。那么回到刚才说的这个题目,1928年徐悲鸿第一次来北平艺专教书,我但愿说清楚,这里头我知道一般观众听个案研究的时候,听着听着就犯困了,所以我尽量说的通俗。

  徐悲鸿1928年第一次来北平,但是没待一段时间就被轰走了,在这个时间,他其实是作为失败者,离开了北京又回去南京了。所以1946年他再来的时候,他不可能再覆辙重蹈,因此他先辞退了一批人,然后新招了一批人,新招的这批人里头我们看,叶浅予、李苦禅、李可染、宗其香、李斛,宗其香、李斛肯定是他学生辈的,叶浅予是他的好朋友,李苦禅和李可染又跟他有亲密关系,又是他另外一个同盟者齐白石的重要弟子,所以这些就可以看到分野了,不同的系统开始在这里进行了,而这样一个极致性的矛盾冲突的表现在哪儿呢?就是刚才我说的三教授罢课事件。

  而徐悲鸿怎么打赢的这场所谓的学术之争呢?比如说他利用了一个组织,徐悲鸿是一个组织者,全国美术会的一部分北平会员发了一个他们的宣言来推崇徐悲鸿的教学理念,而其中很重要的人物就有李可染和李瑞年。当时的齐白石没表态,其实没表态就是态度的一部分,而这样的一个机制下面,他的队伍又生成了,以前害怕什么?我这儿是一个学校,突然老师全罢课,全辞职走了学生怎么办?这回不怕了,我这儿有队伍带过来。

  所以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之中,徐悲鸿重组了北平艺专,尤其是中国画教学的系统,更不要说油画、雕塑这些西方来的东西了。所以1946年到1947年,应该说是徐悲鸿用他的策略站住了脚跟,也许是因为那一次的成功,才有今天的中央美院的一部分面貌,我觉得这是有传承关系的。

  刚才我已经简单解释了这些人的组成关系,那么这些艺术家在北平艺专工作以后,你会发现他们有一大半都住在大雅宝胡同,而在大雅宝胡同这个地方住的这些艺术家,我认为有两个领袖:一个领袖当然是他们的校长徐悲鸿,还有一个很精神化的或者说是他们情感上的另一位依托,就是我所在的北京画院首任的名誉院长齐白石。

 徐悲鸿与齐白石

徐悲鸿与齐白石

  现在北京画院美术馆也在做一个展览,就是“徐悲鸿与齐白石的关系”,前两天在这儿有一个论坛讲过一点,在展厅的一进门,我用了一句很狠的话,就是齐白石说:“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徐君也。”这是挂在这个展览第一句话,也就是说这两个人关系非常之近。

  而大雅宝胡同这些人又跟齐白石有着特别多的交往,首先说两个领袖之间啥关系,我们回溯1928年,徐悲鸿来北平艺专教书当校长,没做成离开了,但是他做成一件事,他教了一个忘年交、一个好朋友,就是齐白石,徐悲鸿在被迫离开北平之后,齐白石非常想念他,因此就留下了这张画叫《寻旧图》,齐白石甚至在感激徐悲鸿对他的这种看重,所谓的“草庐三请不容辞,何况雕虫老画师。”他说徐悲鸿像三顾茅庐一样请他,我是一个只会雕虫小技的画师;“深信人间神鬼力,白皮松外暗风吹。”这个“白皮松外暗风吹”解释一下,这是当时的一个画题,给学生考试的,而齐白石看了这些学生的作业分为甲乙等的时候,徐悲鸿对齐白石这样的一个判定,无不赞崇“徐君从之”,这就说明两个人在央美有教学中的互动。

 齐白石《寻旧图》

齐白石《寻旧图》

  那么徐悲鸿被迫走了,齐白石想念他,画了两张画,一张送给了徐悲鸿,但是现在没有在徐悲鸿纪念馆,市场上有一张,我们可以去研究;还有一张齐白石写的非常清楚,“余兴再作此幅”,就是现在大家看到的这一张,现在就在展厅里头展出,齐白石很少画自画像,画了一个他的背影,所以两个领袖之间其实已经达成了一个非常的默契,一个在校内,一个在学校虽然任职,但是不常在学校,成为大雅宝胡同的两个支撑点。

  这张照片其实已经给我们描绘了,1946年徐悲鸿在北平艺专开始当校长的时候,这么一个情境,大家会看到很多熟悉的身影,甚至我曾经研究过的孙宗慰先生,戴着大皮帽子从西北而来似的,站在这里头,李可染等等都在这儿,最下边的小孩是李小可,就是李可染的儿子。

 1950年,在大雅宝胡同甲2号庆祝白石老人90岁寿诞时合影,前排从左至右为:齐白石、李苦禅、李可染(抱女儿李珠)、邹佩珠(李可染夫人),滑田友;后排从左二起至右依次为:解驭珍之母(王朝闻岳母)、李慧文(李苦禅夫人)及女儿李琳、齐良迟(齐白石四子)、范志超、廖静文、徐悲鸿、齐良巳(齐白石五子)、王朝闻、滑田友之弟、李瑞年、叶浅予

1950年,在大雅宝胡同甲2号庆祝白石老人90岁寿诞时合影,前排从左至右为:齐白石、李苦禅、李可染(抱女儿李珠)、邹佩珠(李可染夫人),滑田友;后排从左二起至右依次为:解驭珍之母(王朝闻岳母)、李慧文(李苦禅夫人)及女儿李琳、齐良迟(齐白石四子)、范志超、廖静文、徐悲鸿、齐良巳(齐白石五子)、王朝闻、滑田友之弟、李瑞年、叶浅予

  现在放这张照片是说跟大家说我们在研究的时候,常会见到很多有意思的连接点,刚刚我说徐悲鸿、齐白石,齐白石的学生北平艺专的老师他叫李苦禅,就站在这儿,李苦禅的旁边站的这个老外叫齐蒂尔,是一个捷克人,齐蒂尔当年在北平艺专教书,教水彩画,他不仅教了李苦禅,他还教了一个人叫李剑晨,李剑晨在南京有他的纪念馆,号称中国水彩之父,当然这个我们可以再探讨,但是他确实水彩画得非常好,在北平艺专学过。而这个齐蒂尔又成为对于中国艺术的传播者,是把齐白石最早带到了欧洲。

  也就是说在央美这套系统里头,很早我们就会看到一个国际平台的关系,而齐白石和徐悲鸿恰恰在交集中,激发了很多到今天我们研究起来特别有意味的国际性的交流,而他们俩人身后的这个“开张天岸马,奇逸人中龙”的这个拓片,就在北京画院收藏,而这个齐蒂尔的影响跟大雅宝胡同又能联系起来,他在捷克又带动了第二代的捷克学者对中国艺术的研究与推广。

  因此我们回顾一下1948年,这里面其实好多故事,1948年是大雅宝胡同的这些艺术家们集中住进来的一个时机,而这个时机的生成是因为他们的校长徐悲鸿要建构他的教学体系,而这个教学体系的保证也就是粮草或者说生活的保障,就在大雅宝胡同这个地方。

 1950年,艺术家在大雅宝胡同甲2号庆祝白石老人(持杖者)九十岁寿诞

1950年,艺术家在大雅宝胡同甲2号庆祝白石老人(持杖者)九十岁寿诞

  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当然进入了一个中央美术学院的时期,那么在中央美院成立的那一年,也恰恰就是齐白石的自署的90大寿,这一张照片非常珍贵,这个90大寿不是在别的地方过的,是在大雅宝胡同甲2号过的,这是当时留下的照片,居中坐的这个就是齐白石,后面廖静文、徐悲鸿、徐先生很客气在后面站着,这边抱着孩子的李可染、邹佩珠等等,我就不一一点了。这张照片证明了大雅宝胡同这个地方,确实成为了一个历史生成的节点。

  而这一年不仅仅是徐悲鸿的关键年,也是齐白石的关键年,我给大家看一件东西,那天其实在央美放了这个片子,是齐白石90大寿,1950年徐悲鸿先生给他写的一幅大对联,现在也在北京画院美术馆挂着,“康强逢吉真人瑞老返童还无尽年。”那么这样的一副对子,这个尺度大家可以猜出来了,我们那个房子高3.5米,大对子不好写,而且徐悲鸿先生为了表示对齐白石尊敬,后面那个寿桃,淡淡的桃子和桃树的叶子都是画出来的,而且是背着画的,就是先画出来,然后翻过来用淡绿色的字写上悲鸿写,然后再写黑色的字,可见这种尊崇,而且这件东西应该没有再次装裱过,还有一个小发现我那天没讲,这个绫边装裱时候那个绿色,和他画的那个绿色特别相近,也就是说徐悲鸿先生为了齐白石的90大寿,是非常之用心地写了这副对子。

上传日期:2018年08月0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