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讲堂3901期】李燕:金石缘(下)齐白石的书法创新-视频—雅昌艺术网 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5534 雅昌公开课 >李燕《齐白石书法》>[第3集]李燕:金石缘(下)齐白石的书法创新

视频信息

名称:李燕《齐白石书法》李燕:金石缘(下)齐白石的书法创新
 

  主讲人介绍:

  李燕:字壮北,李苦禅宗师之子,1943年生于北京。现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清华大学教授、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李苦禅纪念馆副馆长、中国周易学会副会长、九三学社中央文化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和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等职,是全国政协第九、十届委员。

李燕

  导语:

  李燕老师在9岁时由父亲李苦禅带去给92岁的齐白石爷爷拜年,他对这儿时的一幕印象深刻。本次展览中我们有幸从李燕老师处借到了李苦禅旧藏的碑刻拓片,有助于厘清齐白石的书法脉络。李燕老师将在讲座中为公众解读如下有关齐白石书法的经典问题:齐白石金石书法的渊源,齐白石学习金石书法的选择,齐白石金石书法的独创性,齐白石金石艺术与书画的关系,齐白石的艺术童真及相关的写意精神,还将展示李苦禅纪念馆藏齐白石致李苦禅书信与题诗的原大复制品。

  主题:齐白石书法

  第三部分:金石缘(下)齐白石的书法创新

  这里这两件作品有相当重要的思想性,不光是他的这个书法的美。在这里面,他首先在书法方面为了美,他不管它这个文字是哪朝的,他只要觉得美,他把它凑在一起,这有先例,一会儿我会给大家看的,比如说像这个字,、其他的“其”字,也当语气字“其”,你们再看中山国那个上面有类似的吧,好像六字似的吧,那是其字。

 

《活用古文字入书法艺术 》

  这个意思就是《活用古文字入书法艺术》,苦禅老人常提,说齐爷就是这样,你按照金文的时代,这个其就是跟簸箕似的那么个形状变化,甲骨文是这样的,它后来过度成这样了,好像把簸箕搁到台子上了,再往后到晚周的时候这样了,中山国那个其就是这个,许慎的《说文解字》,他误以为繁讹之后加了一个竹字头,竹字边的其为正字,实际上这已经是以讹传讹了,不准确了。

  这不怪许慎,他有历史局限性,他也没有看过这个字,这个其字,在古文里是这样的,像房子,所以它跟那个斋是通假,古代斋和其是一个字。白石翁他自己还造了一个字,加一个人字旁组合成“侪”,就是这个字,他为了调整疏密,这里有这么一幅对联,“吃山做寿与鹤同仇”,那么你注意最后一个字,一个寿再加一个仇,这岂不是太密了嘛,布局不美,那么他就把这个常用的句子改成“侪”,这个字现在很少用,像吾侪就是说我们这些人,或者说我们这个诗社,我们这些朋友们叫吾侪,这个字在生活里现在都不用了。

  但是白石老人根据文字构成的原理,自己造了这么一个字,荣宝斋有这么一幅对子,咱们下头好像也有,他们都不认的,后来我就根据这个道理讲,所以可以活用。我们原来中国字没有那么多,后来越来越多,其中有好多都是螭纹后来造的,有的造的合理,有的造的很不合理,有人不还追究说,你们读书人有的字造错了,比如射箭的射和个矮的矮,应该调过来就对了,射箭的射字一个身一个寸,一寸高的身子那不是应该是矮嘛,可是你那个矮字是委矢,扔出去叫委,送出去叫委,矢就是箭,你把箭扔出去应该是箭,这就是在文字变化过程中间,它最后偶然的出现了这么两个字形,所以像这些都是在文字演变过程中间,会偶然产生的,必须要顾及到这一点,别过分的学究。

 

 齐白石篆书 《马文忠公语》

  这件东西是白石老人的精品,但是一式两份,一份1943年送给他的一个弟子,很有成就的弟子马文农,现在好多人也不知道马文忠何许人也?这一个和战乱有关系,还有一个和宣传有关系,我们近年来介绍了不少民国人物,大家重新知道他们的名字和奉献,他送给他的,后面还加了一封信,这是1943年那个时候送的。

  还有这是他自己留的,这份东西在家里一直放着,然后捐献给国家,现在在咱们北京画院存着,这里头大家注意,丁丑七月故都作乱时书齐璜,他为什么这么题呢?它是“乱”,乱七八糟的“乱”,这里面重点在于丁丑就是1937年“七七事变”,那么他特意提到七月,提的是故都,那时候叫北平了,但是白石老人不承认是北平,这就是我们国家的首都,国民党当政之后,他迁都到南京,又叫北平。

  于故都作乱时,日本鬼子作乱。作乱时,时间的时字,这个你要较真这个日字旁应该写左边,这个应该写右边,再较真的话,这右边应该是寺院的寺,但是就有这个写法,古人也有,白石老人也这样想,你看这个齐字多有意思,他这个房子倍儿齐,美啊,你要再较真这个璜应该左边一点一撇,后边还有两点,你怎么没有呢?那么这就是为了美,他可以把不同时代的字挪过来,这里写着慌了一些,这个于字写错了字了,应该是两横,他自己在这儿加个小字,你注意了没有,自己给自己改错字,这有先例,写错了字你在上头你圈个圈不好看,旁边写个小字。

  这个马文忠何许人也?他是明朝灭亡之后的第一个以身殉国的明朝的臣子,他不降清,但是我觉得呢,大清入主中原之后,他有一系列的政策,他一方面是残暴,比如说扬州三日、嘉定屠城。还有一方面是软的,一方面就是提倡满汉一家,宣传咱们原来也是大明的所属,所以对十三陵还严加保护,包括上吊死的那个崇祯皇帝,都是清朝在十三陵的地方又给他埋葬了。笼络一些文人,但是呢,马先生这个人不太出名,原名是叫马世奇,去世于1644年,崇祯年的进士,但是“文忠”二字在古代叫谥号,这个谥也是死去的文字,一个言字旁一个有益无害的益,一个有功劳的人他去世之后,皇帝赏赐给他两个字,表示对他的尊敬。

  比如说纪晓岚,他去世以后乾隆赏他两个字,文达,祭文达公,有的电视剧不知道纪晓岚出来了,请文达公上座,不行,他那儿停着呢坐不了,他就不知道这个意思,文忠这是谥号,谁给的呢?反而倒是清代的顺治皇帝给他的,包括袁崇焕那是由于离间计给他杀掉了,最后给他正名平反,给他修祠的确是乾隆皇帝。他的那个祠现在成为北京重点保护文物,有一家姓佘是他的部下,代代替他看坟,真不得了,表现中国人的高贵的品质,辈辈给他看坟。

 

齐白石

  所以在国难当头的时候,白石老人那时候表现很好,他在日本的影响挺大。当时日本鬼子对他采取怀柔政策,想让他到日本去,白石老人说你要非让我去不可的话,可以把我的脑袋拿到东京去,而且有一度贴布告,大家看这次展览有他的一些布告,白石老人有一个特点,他经常贴家庭布告,很有意思,那一度贴的就是与洋人译言者不画,那就是二鬼子翻译官不画;送礼者不画;所以在那个时期,白石老人他有他民族气节的底线,画螃蟹上写“看你横行到几时?”这个我都不必讲了,略点一下就可以了。

  在这个时候呢,我还给大家披露出一件作品。白石老人一生在他的关键时刻,总有贵人相助,这很重要的,大家都知道他五出五归之后,画风大变,过去讲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现在我们讲叫深入生活,了解生活,你脱离了生活以后,最美的东西、最生动的东西你发现不了,可是要知道五出五归,现在如果你们要五出五归的话,这旅游费得多少钱啊,谈何容易,更何况那个时候挺乱,旁边还得有护卫。

  平常老爱提的就是夏武诒他把白石老人从长沙请到了直隶,那个时候河北地区直接隶属地区,现在雄安新区这一块正是当年直隶这一块,等于又恢复原来行政的影子,离首都最近,它首府是保定,不是石家庄,石家庄是修了铁路之后形成了,而文化最高那就是保定,请年轻的齐白石到保定,前前后后给年轻的齐白石提供的经费粗算起来不少于2000两银子,当时银子是货币不是像现在每天一个价,5块钱1克,明天可能5.5块一克,后天可能是4块钱一克,它是金属价格,但是当时它是货币,货币的价格它就比它原有的金属本身的价格要高出一块来,最后一直发展到极端,那就印出纸钞票了。

  马克思讲钞票没有任何价值,它只不过是价值符号而已,那就是你国家的黄金储备、外汇储备、GDP总产值,还有整个稳定到一定的程度,你那个纸票子就认了,看现在人民币全世界大部分地方都认,有的国家的钱白给你都不要,咱就别说哪国了,所以当时2000两银子不得了的,粗算1两银子可以买一旦粮,一旦粮就是100斤。

  所以财政支出这方面来讲有人赞助,另外能够到西安灞桥这一路上,那过去不是军阀的地盘,就是地痞的地盘,都不安静,那个地方跟这些个黑社会这些地痞们要是没有点儿什么托关系、会讲道上的话,经常会挨讹诈勒索,甚至绑架,所以这还得有人护送,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中国当年是统而不一,大有大军阀,小有小地痞,这仰仗于谁呢?这其中有一个大后台,就是大名鼎鼎的曹锟,曾经当过中华民国的一任大总统。

  当时中国解除了封建中央集权制之后,究竟用什么政体都在做实验,有的时候简直就像演戏一样,曹锟就落上一个贿选大总统,你们议员谁选我,我给你4000、5000块大洋,等选的那天还保不住密,旁边好多进步学生围成两排不是欢迎,是在那儿骂,你小子得多少钱,吓的好多议员都跑了,第一次都没投成,第二次找个秘密的地方投票,总算当上了,总统现在挨着个儿背我都背不下来,轮番地当,你当了总统实际你管的地盘还是你们家那点儿地方,多一点不行,历史不能假设,袁世凯吃亏在哪儿?他要当他的袁大总统不要紧,他非要当皇上,你当皇上不行,名不正言不顺,于是各地通电独立,都独立了,你这个皇上不是光杆皇上嘛,不到90天,也没有活过他袁家祖辈的大限,好像活不过56,气死了。

 

讲座PPT图片

  那么这里需要提到的是什么呢?当年他对于曹锟很感激,他给他画的画,他就不能写曹锟了,因为这个名让大家都给搞的臭了好像,他题的是他的法号,曹锟信佛,他的居士法号一如先生,凡是带一如上款的都画的特别的精,白石老人是我的师爷,但是我不能说他每张都是精品。他靠卖画为生,有些说实在就是应酬画,还有一些不是他的所长。

  我在季羡林老先生家里看了一张大的中堂画一只虎!挺大的虎上边挂着艾叶,艾虎,那显然是人家定的,辟邪的,那虎真是典型的照猫画虎。但是也挺有意思,恐怕齐白石这一辈子,画正经八百的大中堂老虎就那一张,因为我活75了,我见的老爷子的画可多了,我在荣宝斋还当了六年半编辑,老爷子好东西都在那个库存里存着呢,那么大的老虎坐着的,就是一个大肥猫,倒也有趣,但毕竟不是长项是不是。

  但是他凡是给曹锟画的都个别另样,曹锟也爱画画,你看他这个梅花画的不错吧,他这里有寓意的,在这个佛门来讲,一棵树是佛,每朵儿花都是佛,就跟说恒河每一粒沙都如何如何那个比喻是一样的,他一辈子常画梅花,白石老人给他画四条,注意这个,我这个拿出来四条一般都是四尺条,他这个六尺条,整六尺纸,这极少见的,而且每一幅统一的,都是爬蔓的这些景,你看南瓜、丝瓜、藤萝、还有葫芦,每个上头都有草虫。

  最厉害的是这个长卷,这是某个藏家手里,“可惜无声”这四个字,是白石老人非常自信的一种提法,就是说他自己画的草虫就差不会叫唤了,而且这确实是他的一个创新,在生纸上画工笔草虫,这很不容易,然后用大写意来配景,这个粗细的对比很好,明熟纸上绢上画工笔草虫容易,但是就发现有一个问题,它上了矾之后固然好把握,但是裱出之后就感觉立体感、空间感不够,可是你要在生纸上画的草虫一旦裱出来之后,它有一种空间感,我们受过徐悲鸿美术教育的都强调三感,质感、量感、空间感。

  而且白石老人的时候,他自己卖画为生,他对自己的入世弟子不保密,白石老人这一点很不得了,虽然我父亲一辈子不画工笔草虫,因为白石老人说过,学我者生,似我者死。题材上尽量跟老爷子拉开距离,另外过去还有一个道德别跄行,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不行,但是有一些技法我父亲也问,他说老师我画这个工笔草虫,尤其是这个蝈蝈儿须,水分大了阴的跟棉线似的,水分少了拉不开笔,拉到头成干笔了,你这个蝈蝈儿须、蟋蟀的须,大起来就跟唱戏的鸡翎子似的,它是有生命的。

  一问到这类问题,白石老人照例都是开场白,“这个我难你不难喽。”他湖南话一辈子没改,就是我很难你不难,就是他研究的过程难,但是把结果告诉你就不难,他告诉就是说把藤黄泡水,用藤黄水拿那个来调色正合适,今天跟诸位说了,谁问你们拿100万专利,好多这些方面,白石老人他对自己登堂入室弟子不保守,另一方面也说明他东西多,不是一招鲜吃遍天,我就这手我告诉你我不行了。

  画骆驼上的,怎么能够出那个感觉,往上撒盐吧,你会人家也会,人家英国水彩发明了,结果从南到北画画一路撒盐。这个最后裱画师傅可难受了,裱出来画挂着挺平的,挂着挂着天一干,嘎吧嘎吧声响,天一潮会软啪啪的,所以后来裱画师傅拿了之后先舔舔,一舔咸的,先搁水里泡,把盐去了再裱,所以大伙儿全都会了就没劲了,就成形式主义,没意思。白石老人的东西多了,他不是滥用。

 

齐白石画草虫

  这里大概有21个草虫,他常画草虫都有,还有常见的这些配景。这里需要提高的是什么呢?这四条还有这个手卷,我认为曹锟根本就没能见着,就到别人手里了,原因是什么呢?日本鬼子很快占领了平津之后,要想成立一个敌伪的政府,先请的吴佩孚,吴佩孚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岳将军了就是岳飞,他说你就是我托生的,那日本鬼子还不知道这典故,那意思就是说吴佩孚不肯当秦桧,就给他软禁了等于,不许出城,这军阀里文化水平最高的就是吴佩孚,他当过秀才,这种人要是一出了北京,振臂一呼,应者云集,那能发展出一支抗战队伍,后来他牙疼,日本说日本牙医治得好,果然一治牙就不疼了,但不出几天死了,肯定牙根里给放慢性毒药了,请不成他,北洋系里最有影响的那就是曹锟,曹锟那个时候是在法租界里住着,现在年轻人不懂得什么叫寓公,就是过去有实力的人物,挣了钱的人,往往在租界里头,受治外法权的保护,他们过的生活跟其他地方是大不相同的,可以说还能保持花天酒地的生活。

  曹锟到了租界里头,实际上这个人也是一个粗出身,靠卖布出身的,什么都交给管家了,这个管家下头秘密的跟他那个姨太太勾着,把他的财产弄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日本的头号大特务土肥原贤二,这是日本靖国神社里所供的十三个甲级战犯之一,这家伙是罪大恶极,一个他,一个庄本繁,他们制造的伪满洲国劫持的溥仪过去,中国各地很多特务都是他培训出来的,一个大特务网,这些特务非常好使,从小在四川长大说四川话,在湖北长大说湖北话,他亲自到租界去请曹锟出山,曹锟是个很直的人,不出,说怎么不出呢?那不成汉奸了嘛,就这一句话完了,他拿他也无可奈何,但是这个时候曹锟已经身染重病,家里人也是叫饭叫不应,抓药抓不来,再加上国家是这种局面,在内忧外患之中,转年去世了。

  由于他晚年的气节表现很好,所以1938年6月14日,由国民政府发布训令追认曹锟为陆军一级上将,上头那个印是白石老人给刻的虎威上将军,当时国民党的军衔很有意思,他这个将军上头还分一级、二级、三级,最高一个叫特级,特级就是蒋介石。这样对他的晚节给予肯定。那么这个画后来随着大家都撤到大后方,撤到四川去,这个画是在四川发现的,所以我觉得这个画根本曹锟就没见着。

  白石老人知道了曹锟的这种气节表现,他很佩服,他这个题词里也表现出来了。白石制于京华,特意加“寄萍堂上老人齐白制于旧京华”加个旧,别的上头写作于京华,这加个旧京华,这就暗含着对于一如居士民族气节的敬佩。他不跟日本鬼子合作,我想这一段历史,还是应该写下来的。

  所以我们看一个人的历史,作为历史唯物主义,不要光看一时一世,要全面的看,所以不要认为有人也说,你不要介绍这段,好像对白石老人的名声不利,我说没有什么不利的,白石老人他是有他的道德底线的,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夏五姨本来要封他一个县令当,白石老人一生是绝不做官,他一做官就画不好画了。

 

齐白石印《八砚台》与“天发神谶”(吴天玺元年公元276年)

  再一个不能不提的就是《吴天发神谶》,这个叫碑很勉强,应该叫吴天发神谶刻石。这个字体非常特别,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但是在历史上是很有名,就因为它有特点,像刚才我们讲的《祀三公山碑》,康有为说他是谬传的典型,什么叫谬传呢?就是到了汉印,南北朝的篆字,它那个字已经跟过去古代的不一样了,这儿有一个名词叫谬传,荒谬的谬,但它不是荒谬,注意这是一个专业名词叫谬传,再到后来越来越变化得多。

  这是吴,三国的吴,最后一任皇帝孙皓,大家看《三国演义》最后第120回,降孙皓三分归一统,孙皓是一个暴君,政治一塌糊涂,他为了能够造舆论,说老天爷说了,我们这儿还有国运,这个谶指的是好像上帝下来的语言,利用迷信来蒙老百姓,所以从意义上来讲没什么劲,但是这个字体好多人都考据谁谁谁写的,这都另说了,咱们学书法重的是他写的这些字对白石老人一生影响,最主要的碑就是两个:一个是刚才讲的《祀三公山碑》,还有一个就是《吴天发神谶》。

  最典型的 “八砚楼”,你看这个刀法,是不是很像《天发神谶》,他下面去的这个笔,就像铜器的那个爵一样很有力,独一份,这个传世拓本很少,也有叫三节碑的,它分三节,这个到了嘉庆年着了一场大火,把这个都烧碎烧裂了,从此再找它的拓本就很难,但是我们古人经常有这么一个功德的事情,就是有一些碑毁了、坏了,他找到最早的最好的好拓本,重新把它钩摹在石头上头,这样又能传好几百年,这在历史上屡见不鲜。

  其中有一种叫黄泥板的,也叫胶泥板,用一种很好的胶泥,当然有它的配方,选最好的版本勾上刻,因为它硬度不像石头,所以它能仿的更真切,然后再拓,缺点是拓不了几种这泥就完了,因为拓的过程里还有水分,要着水,那字口就坏了,所以即使找到一个好的黄泥板的拓本,也不容易,这次展览会我为了这个,特意把我父亲收藏的《吴天发神谶》黄泥板奉献在这儿展览,大家到下面可以看,那个字口很好,别因为它是翻板就不重视,我们很多碑传下来的都是翻版。

  像这些我父亲只要收集到都拿到老师那儿看,白石老人特别希望看到这些好东西,看了就学,往往有一些用蜡纸把它勾起来,那个时候没有照相机也没有电脑,还有就是连夜的临摹,所以这件东西在研究齐派书法和他的篆刻的时候,是绝对不可或缺的。像这个字,谶,后来再继续演化,后边去掉一块就两个了,里头有隶书的成分。

上传日期:2018年04月2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