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8480 雅昌公开课 >屈健:意足不求颜色似>[第2集]屈健:意足不求颜色似——中国画的观察和写生方法

视频信息

名称:屈健:意足不求颜色似屈健:意足不求颜色似——中国画的观察和写生方法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屈健:意足不求颜色似——中国画的基本概念和主要特点

【雅昌讲堂】屈健:意足不求颜色似——中国画的观察和写生方法

【雅昌讲堂】屈健:意足不求颜色似——中国画的造型意趣与审美

【雅昌讲堂】屈健:意足不求颜色似——中国画对审美品质的追求和它的品鉴标准

  主讲人介绍:

  屈健:1970年生于陕西洛川,先后毕业于西安美院国画系、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为西北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九届陕西省青联委员,陕西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协会文化艺术委员会副主席,陕西省美术博物馆学术委员,陕西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擅长中国画创作及中国美术史与理论研究。

  

  屈健

  主题:意足不求颜色似——中国画的观察和写生方法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中国画的观察和写生方法,“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这八个字概括了艺术从客观的现象到艺术意象以及到艺术形象的过程。我们知道艺术的美它都是来自于现实的,没有说凭空的艺术。在成为艺术美之前艺术家对现实的素材进行一个加工,主观情思与客观的再造最后形成了一个艺术的表现和艺术的一个形象,我们看几幅作品。

  

  讲座现场

  比如说画面所呈现的这两幅《庐山高》,一幅是明代沈周的《庐山高》,一幅是当代宋文治的《庐山高》。由于两位画家所站的这个角度不同,也就是我刚才说的他主观的意识和主观的情思审美的出发点不一样,所以呈现出两种不同的格调。沈周这个《庐山高》我们可以看到是一个大构图,我们需要用仰视的角度来看。在这个画面的底下有一个小小的人物做偈拜状,这幅作品是沈周为他的老师陈宽贺寿时候的一幅作品。因为他的老师是江西人,那么庐山倾注了作者对他的老师的一种高山仰止之情。因此他的画面画得很宏伟,人小,山大,突出了这种主题。而宋文治的这幅作品由于他站在了一种对自然的表现上所以画面很唯美,云蒸霞蔚,体现出了一种自然中的阴晴变化的这种效果,所以说这两幅作品它就体现出了一种主观情思和客观的一种再造的一种关系。艺术形象它一定是从自然中进行提炼概括加工,而最终形成审美意象。

  中国画艺术的表现它集中体现出了一种道的精神,也就是以小观大,见微知著,借景抒情,托物言志,表现出来中国人的一种观念。表现出来一种画家的自身的一种观念。在元代王冕的这幅《墨梅图》里面体现的尤其突出,大家看画面里面的《墨梅图》画的是长表现的题材——梅花。宋元之后“四君子”题材大胜,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时候人们希望通过表现这些题材,寄托出他的一种品质在里面。因此这画面里边,我们看他题的诗是很有意思的。“吾家洗砚池头树,个个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这个诗就体现出了他的精神追求。

  

  沈周《庐山高》

  现在这幅作品是齐白石的《他日相呼》,画面的形式很简单,这个笔墨蛮有漫画的趣味。寥寥数笔,但是它表现出了一个很深刻的哲理,这个哲理是什么呢?就是他题的这四个字“他日相呼”,两只小鸡在争一只蚯蚓,这个蚯蚓就是扣动人们的一个利益。在利益面前他日的兄弟也未必能够做谦谦君子,体现出了这么一个道理。所以说艺术的美来自于自然,但同时我们必须要搞清楚一点艺术的美是源于自然而高于自然,因为艺术它是人的精神和自然的一种高度的融合之后的一个产物。

  我们再举个例子,宋代的《出水芙蓉》和当代的潘天寿先生的《出水芙蓉》两幅作品所呈现的不同的意境。宋代这个作品它是工笔重彩的画法,它体现出了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这么一种画面的感觉,很纯净。而潘天寿的这个作品它体现出了作为文人它强调书画的这种结合,强调笔墨的这种表现。一个是运用工整细致的方法来描绘,一个运用潇洒的泼墨的方式进行表现,那呈现出了完全不同的视觉效果。我们看自然中的荷花,荷花有单瓣,有复瓣,在自然中间呈现的这种形态也是千变万化。在画家的笔下它更是千变万化,因为画家笔下的荷花它经过画家的加工。比如说现在画面中这两幅作品张大千的荷花他突出了表现了荷花的偏偏仙子的这种感觉,很秀美。而齐白石的这个荷花他突出了这种笔墨的朴素和稚拙的这种效果,他要用书写的方式表现出来荷花的这个形态,他也是呈现出两种不同的形态。

  

  齐白石《他日相呼》

  明代王履说过一句话说“吾师心,心师目,目师华山。”这也反映出来一个问题就是绘画的这种发展,它是有一个过程,从自然到再造的一个过程。在自然状态的华山是这样子的,像苍龙岭的这种T形的这种结果,这是我们通过摄影来看到的一种自然状态,但是在画家笔下的华山它就不一样。你比如说何海霞的这个华山他突出了华山的这种金碧辉煌的壮美,而在石鲁笔下的华山他运用雕刻一般的墨线组成了一个很崇高的华山形象。它带有苦涩的意味,但是又很崇高,这是不同艺术家笔下它赋予它自然对象不同的形态。

  清朝的郑板桥他说:我所画的竹子胸中之竹,并不是眼中之竹。而手中之竹又不是胸中之竹,所以他强调啥呢?意在笔先,趣在法外。郑板桥一生画竹无数,但是他有几幅作品非常有意思。你比如说他在山东维县做县令的时候他画的这幅竹子,就是他众多竹子里边最受人关注的一个竹子。并不是说因为他这幅作品和别的竹子比起来,它的技术、技法有多么的出类拔萃,而在于它所倾住的感情和一般人的竹子不一样。他说“ 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 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这是一种对生民的怜悯之情,这种感情倾注到竹子里边,我们听到的竹子刷刷的风吹的声音,它就不是自然的风声、雨声,竹子声了,它是民间的疾苦之声。所以是他赋予了这个画面一个很了不起的一种深沉的感情,所以说这幅作品它就成为一个名作。

  

  王冕《墨梅图》

  再比如说徐悲鸿的马,徐悲鸿画马也是画了很多很多。但是这幅画抗战时候的马,他题了一个诗““哀鸣思战斗,迥立向苍苍。”这个诗是唐代杜甫的诗表现出来在当时这种环境下他个人感觉到的这种怀才不遇,想要报国,但是报国无门的心理。从技法的角度来讲徐悲鸿的素描功底非常好,他画了数千幅的动物的速写还有他的国画,能够看出它非常准确,但是光准确远远不能成为杰出的艺术品。照相机就很准确,不是所有的人照出来都是艺术品,但是需要主观情思的改造,所以说这里边它的意味就很重要。这是我的《樱花》,樱花盛开的时候一般是没有雪的,但是我画了这个雪就是表现这种春花、春月的这种在春天的人中对惜春、怜春的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很柔美的对象受到了强大的自然力的这种压迫或者欺凌的时候产生的这种感情,产生的这种惋惜之情,加重了画面给人的这种感情。

  

上传日期:2017年07月1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