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9212 雅昌公开课 >邵彦《中国美术简史》>[第18集]邵彦18集:南宋时期山水画代表

邵彦《中国美术简史》

视频信息

名称:邵彦《中国美术简史》邵彦18集:南宋时期山水画代表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邵彦01集:中国美术史的范围

  【雅昌讲堂】邵彦02集:中国美术史的分类

  【雅昌讲堂】邵彦03集:史前至唐代美术特点综述

  【雅昌讲堂】邵彦04集:原始文化时期的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05集:夏商周时期的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06集:春秋战国时期美术和边疆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07集:战国时期的楚艺术

  【雅昌讲堂】邵彦09集:六朝时代的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10集:佛教艺术

  【雅昌讲堂】邵彦11集:佛教艺术——隋唐敦煌壁画

  【雅昌讲堂】邵彦12集:唐代墓室壁画

  【雅昌讲堂】邵彦13集:唐代卷轴画

  【雅昌讲堂】邵彦14集:唐代工艺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15集:五代宋元美术特点综述

  【雅昌讲堂】邵彦16集:五代时期山水画代表

  【雅昌讲堂】邵彦18集:南宋时期山水画代表

  主讲人介绍:

  邵彦: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1993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获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2004年获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学位。致力于宋元明清绘画史,中国书画鉴定的教学与研究。

  

  邵彦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

  导语:

  中国美术史源远流长。与美术风格总是在变化的欧洲不同,中国美术几个世纪以来保持了令人惊奇的延续性。从上古时期,到秦汉,再到盛唐,从明清,到民国,再到解放后,上下五千年的历程里,那些重要的美术家、美术作品,与美学思想,在华夏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以美济心·艺术与收藏”课程邀请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邵彦老师,为学员讲解《中国美术简史》课程。

  课程题目:《中国美术简史》

  第18集:南宋时期山水画代表

 

  1、“南宋四家”李唐的绘画风格

  

  李唐在北宋灭亡以前画的《万壑松风图》,李唐在中年以前是北宋的宫廷画家,当时据说已经升到最高职称待诏,年纪应该在四十来岁,这是学的范宽派,这件画墨气深厚,但是据说原来在浓密的涂抹的皴法表面又覆上一层青绿设色。可以看出宋画的力量,宋画的厚重很大程度上是来源于宋人的笨,宋人干活不细,既然表面要覆青绿下面还去画那么多皴法干嘛,这么多的皴法怎么也得画半个月,这得计多少的工分,后来元明清的人就越来越聪明了,就不会这么干了,画也就越来越淡薄了。

  

  这是李唐的这种青绿山水面貌,这件是《长夏江寺图》就是在浓密的黑糊糊的皴法表面再覆上青绿山水,效果确实很特别,又有厚重感又有青绿的一种浓郁,我们甚至觉得李唐那种奇怪画有可能是在这种山水上面的改进,在石青、石绿下面如果加上了浓密的皴法,那么这个青绿表面又形成一种非常优雅而又微妙的苔绿色,这是单纯的青绿和单纯的水墨皴都达不到的一种非常高级的复合色相的效果,在中国传统绘画中也很少见,中国传统绘画史讲的是随类赋彩,而不是太强调这种复合色相。这里颜色掉了一部分,但是还有一些残留,但是也很奇怪,李唐这个时期两宋之交有一部分,后来也不这么画了。

  

  这件《採薇图卷》据说是李唐的作品,但实际上可能要晚到南宋后期,题材原来认为是表现“伯夷、叔齐不食周粟”,至死守节,饿死首阳山的故事,在两宋之交歌颂民族气节,现在看来也不见得,因为在南宋,伯夷、叔齐只是一般的高士,还不是气节的代表,什么时候成了气节的代表呢?起码要到元代后期,这也就是《採薇高士图》而已。这里有李唐的款识,“河阳李唐画伯夷叔齐”,这种粗笔的水墨树石就已经和李唐的青绿山水覆盖之下的那种皴法不太一样,这个是李唐自己在中年以后完成的风格突变呢?还是李唐的后继者的推进?看来是他的后继者推进的可能性比较大,一个画家已经人到中年,那么大的变化不是太说得过去。

  2、“南宋四家”刘松年的绘画风格

  

  斧劈皴--水蚀岩形态

  南宋四家李刘马夏的皴法称为“斧劈皴”,斧劈皴表现的是南方的一种水蚀岩,在李唐的后继者刘松年的笔下画出了西湖周围这种方正的岩块,刘松年是杭州本地人,一辈子都当宫廷画家,所以风格精致,非常符合贵族趣味,甚至表现的都是贵族的临湖别墅。

  当时在临安贵族高官的别墅宅院私人会所几乎把西湖都包起来,老百姓都看不见西湖,官府整顿了几次屡禁不止,从《四景山水图》我们就可以看到当时的临湖别墅是什么样子,夏天看荷花,多么豪华,搭出一个四面临水的水格,秋天看红叶,冬天看雪景。画中建筑也都非常精致,从中可以看到南宋建筑的一些特质,南方冬夏温差比较大,所以这种隔扇是冬建夏除,冬天安上去保暖,夏天把这些隔扇除掉通风。

  3、南宋与北宋的宫廷画院

  

  马远 踏歌图

  

  

  马远 华灯侍宴图

  这是马远的两件作品《踏歌图》和《华灯侍宴图》,马远是南宋宁宗时期的风景画家,非常得宠,现在新的研究认为南宋的宫廷画院和北宋不太一样,北宋可能是历史上唯一拥有真正的特别独立的,建制非常明确的宫廷画院的王朝,在北宋之前,宫廷画家通常就是放在翰林院里边占一些编制,给一些待遇。在宋代之后,金元明清各代的画家都是在宫廷里面的各个机构安插,这些机构包括掌管皇家衣着穿戴的手工业管理,比如说元代的尚衣局,清代的如意馆、造办处,也有一些皇帝的文学侍从机构,各种实体政治机构,比如说有的画家就是礼部尚书,有的是工部尚书或者是工部侍郎,但是他也同时在做皇帝的资深画家,还有在明代比较特别的是在皇帝自己的禁卫军里边解决编制和待遇,这就是著名的锦衣卫,只有宋代是有一个单独的翰林国画院。

  但是北宋和南宋不太一样,北宋是真正的翰林国画院,是独立的,是有固定编制、固定馆舍、固定的人员配置,南宋就虚化,是一个虚体的画家,有但是不见得有固定的馆舍、编制,基本上是项目制那种,国家钱多的时候多设一些项目,没钱的时候就停了。所以南宋的宫廷画家很多人同时也是民间画家,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上班来画画,下班就回家住去,只有像马远这样极个别、很得宠的画家会在宫廷安排住处,像这一件能画宫廷的夜景说明什么?说明他在宫廷里可以住下来,可以过夜,这就不是一般的待遇。

  4、“南宋四家”马远的绘画风格

  

  踏歌图 局部

  这件《踏歌图》上面是宋宁宗题的诗,《华灯侍宴图》上也是宋宁宗题的诗,不光是赏赐给重要的权臣,绘画有一定的政治功能,除了直接在题材上宣传政治,还可以通过赏赐重要的大臣起到联络君臣感情的作用。

  《踏歌图》的主题是歌颂在宋宁宗的统治之下风调雨顺,人民安居乐业,这个昏君也就因此成了一个明君,宋宁宗绝对是一个昏君,脑子有点儿不大好使,他的皇后杨氏俗称杨妹子控制朝政大权,带有风俗画的一个局部,表现父老在田埂上踏歌,踏歌就是中国宋代的踢踏舞,大河之舞,有跺脚、歌唱。

  这是马远的《水图》,也是前不久在武英殿展出过的,画的十二幅水的不同的形态,水是非常难画的,因为变化不定,要用线条这种工具来捕捉和表现水这种转瞬即逝的形态,难度实在是太大了,马远能画出这样的画就特别的了不起。这种装饰性的波浪纹对后来的日本画《富岳三十六景》里边有一幅是山下的巨浪,都是有影响的。这个字就是宋宁宗杨皇后写的。

  

  马远 松下闲吟图

  

  这是马远一件传扇叶小品《松下闲吟》,马远基本的形式特点是边角构图法,对角线构图,这个对角线交叉形成上虚下实的场景,和他同时的画家夏圭也是擅长边角构图,所以当时号为“马一角”、“夏半边”,题材上往往是表现宫廷贵族的文人画,文人的这种迎风弄月在自然环境中的各种放松、各种享受。这是马远画的山水,也是杨皇后题的字。可见他多么得到帝后的宠信。

  5、“南宋四家”夏圭的绘画风格

  

  夏圭的《山水十二景》

  这是夏圭表现杭州的实景的,夏圭的《山水十二景》现在残存四段,还收藏在美国纳尔逊博物馆。《山水十二景》的题材可以追溯到书画里边的另外一个传统就是《潇湘八景》,这儿是十二景,可惜又丢了八景,说不定那八景色就要被历史上某一个收藏家或者是画商裁走,当成单独的《潇湘八景》去卖了,这个《潇湘八景》是在宋画里边,我们现在给它起一个单独的名称叫“谴责山水”,就是从中央朝廷被贬责到外地,尤其是贬责到稍微边远一点不太开化的地区,自然条件恶劣一点的地区,这些人就心怀愿望,但是又不敢说太过头的话,就写一些哼哼唧唧的诗,作一些病病歪歪的画,来表达自己对皇帝有一点意见,但是又不要不理我这种哀怨交加的这种心态。

  这个实际上最早被追溯到屈原的《楚辞》。《楚辞》以男女关系来比喻君臣关系,虽然你伤害了我,我还是不想失宠,后来到宋代就变成了从诗可以怨,发展到画可以怨,宋人不但用诗来表达这种谴责的复杂的情怀,也用画来表达情怀,这是宋代“诗画本一律”的一个表现,画在某种地方它也可以表现诗所表达的这种比较复杂的内心活动。

  这是夏圭《山水十二景》的局部,和这些谴责山水还有文人的一些兰竹梅菊和在墨竹、墨梅画联系在一起的一个概念就是禅僧画。

  6、宋代禅僧画的兴起

  禅宗从唐代开始兴起,所谓南北分宗实际上南宗就是中国本土化的禅宗,到了宋代就成为宋代佛教的主流,禅宗提倡不用苦修,并且通过棒喝讥讽语言使人顿悟。那么这些禅僧就节省下了大量的时间可以做宗教以外的事,不用像传统的那样大量的时间耗在宗教上,因此在宋代就出现了一种僧人文艺画的现象出现,出现了诗僧、画僧、琴僧,还有其他的各种文化事务的僧人。

  画僧所画的画就是禅僧画,他们是有自己的特点,笔墨非常得简帅,不太讲究笔墨的规矩,率性而为,甚至不一定是用毛笔画画,在作画过程当中也表达自己的一种对禅宗修行方式的看法,追求顿悟、追求灵性。

  这种观念对整个中国艺术,尤其是后期中国艺术的发展是有非常深远的影响,在绘画上也形成了一些特殊的语言和风格面貌,不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虽然宋代的文人大多以交往禅僧、修行禅师为荣,可是这些禅僧画在文人和贵族收藏家的眼里可真不怎么样,他们对这些禅僧画往往是不屑一顾的,文人和职业画家受到禅僧画影响画出来的画往往受到热烈追捧,而禅僧画的那些粗简枯帅的画却被文人嗤之以鼻,这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也许我们可以解释为真实的水平和面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身份。

  

  玉涧 山市晴峦图

  这是另外一个禅僧,玉涧,玉涧画的实际上是《潇湘八景之一》《山市晴峦》,也因此从宋代开始一些禅僧画大多就不被收藏家所接受,所以就国内收藏家来说,禅僧画数量接近于零,我们现在还能看到这些禅僧画,甚至还有一些研究,这要归功于日本人,宋元时期流传到日本的禅僧画是受到了很好的重视,收藏、保管和研究出版,所以现在是“礼失求诸野”,我们要研究这些宋元禅僧画要看日本的收藏。

  7、北方金代的山水画风格

  

  李山的《风雪松杉图》

  这是北方金的山水,李山的《风雪松杉图》,这个是收藏在美国的,这也属于李郭派,但是注意一下它的空间变化,近景、对景,树变得顶天立地,空间开始逼近了,原来宋画那种宏大的全景在金代有一些变化,变化的一种方式就是把镜头摇近,前景的树变得顶天立地,还有一种绘画方式是把镜头拉远,天头地角都留得比较多,宋画是天头地角都留得比较适中,但是近景的树在画面上占的高度一般不会超过1/3,这种前景的树顶天立地,这是金代的做法,还有把镜头拉远,天和地角都留很多,这也是金代的做法,它是往两个极端走,没有宋画那种取景中正的效果。

  这个空间倒还是比较像宋画,天头地角留的比较合适,但这件第一它不是卷轴画,这是壁画,而且是墓葬壁画;第二它的时代说是元,标成元其实不是特别准确,这是蒙古帝国晚期,这个墓主人死掉的时候忽必烈已经上台了,但他还是蒙古帝国的大汗,不是元世祖,过了十几年忽必烈才改国号为元,他才从蒙古大汗变成元世祖,所以这是蒙古帝国时期,我们通常称为金末元初。这个墓主人叫冯道真,是山西大同人,是一个全真教的领袖,他死后就葬在山西大同郊区,这就是山西大同冯道真墓的水墨山水壁画。

  

  这个墓里面用水墨山水做壁画,我们往前追溯可以追溯到哪儿呢?古代王处直墓,冯道真用水墨山水做墓室壁画,有他特殊的理由,因为他是一个全真教的上层人物,全真教的教义和水墨山水之间有契合的地方,不过除了用水墨山水这一点之外,我们还进一步地观察这实际上是李郭和董巨融合的风格,原来在北方北宋流行李郭风格,那么北宋灭亡以后,北方就被金占据,李郭风格在金一直有,这个不奇怪,奇怪的是董源的风格原来在南方,在北宋也并不流行,为什么到了金的这边还能有李郭融合起来,这个也是很值得研究的。

  那么后来元代的山水画流行两路风格,一路是李郭,一路就是董巨。董巨是从南方杀回北方,而李郭就是一直在北方留下来,基本上就是面貌在往下变化,所以元代的李郭派和董巨的融合渊源是持续到金末元初。

上传日期:2016年06月1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