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0942 雅昌公开课 >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第37集]彭德:当代艺术的概念及门坎

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

视频信息

名称: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彭德:当代艺术的概念及门坎
 

【相关链接】

【讲堂预告】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4月3日登陆雅昌讲堂

【雅昌讲堂】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总述美术与方术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方术——相人术与人物画

【雅昌讲堂】彭德:相人术在古代与现代的运用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方术——解读风水的五音姓利及风水与营造的关系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方术——山水画与风水学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国学的重要性及阐释“美”与“术”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阐释“国”与“学”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国学基础概况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诸子百家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礼教的渊源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美术与六艺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礼教与五岳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五礼与礼教美术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美术与道教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道教的名山名观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的兴衰及四大道场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诸神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禅宗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的四大石窟寺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概述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解读五色系统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正色与间色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色与五行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时色与五方色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色的运用与依据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色相化与五色寓意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西方思想与非西方思想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人文哲学与科学哲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波普尔的情境逻辑与三个世界理论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弗洛伊德心理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人本主义心理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萨特与马尔库塞的理论观点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胡塞尔的现象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语言学哲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解构主义哲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后现代主义艺术特征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当代艺术的概念及门坎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当代艺术的特征非传统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传统的第二种表现形式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传统的第三种表现形式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学院之“海外四大金刚”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学院之“海内四大天王”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学院的知名艺术家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当代艺术的特征非体制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不同时期的前卫艺术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美学与批评

   主讲人介绍:

  彭德,1945年生,西安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85-1987年主编《美术思潮》(湖北美协),1990年出版《视觉革命》(江苏美术出版社)。1994年主编《美术文献》(湖北美术出版社),1998年出版《中华文化通志·美术志》(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更名《中国美术史》)。2000年调西安美院,2001年出版《走出冷宫的雅艺术》(江苏美术出版社),2002年,出版《中式批评》(湖南美术出版社),主持首届“中国艺术三年展”。2006年策划“当代美术批评模式探讨会”。2008年出版专著《中华五色》(江苏美术出版社),2010-12年策划“终南雅集”。2012年,主持第六届中国批评家年会。2015年出版《彭德自选集》(北岳出版社),主要论文有:《艺术进化论》(《艺术广角》1992年第2、5期);《图载论》(第五届深圳水墨论坛);《修史与批评八问》(《画刊》2009年第12期);《六法考》修订稿(《西北美术》2014年第2期);《老态美与病态美》(中法当代艺术哲学研讨会,2015年)。

  

  彭德

  主讲内容:

  本期雅昌公开课主讲内容主要讲当代艺术的概念及门坎,涉及到当代艺术的定义、特征等内容。

  主题:图说中国当代艺术——当代艺术的概念及门坎        

  苏笑柏作品

  今天给大家讲一讲中国当代艺术。当代艺术是不分国界的,它是和人类文明的进程同步的,只要是追求现代化的国家,都会有当代艺术。只要不是政教合一,只要不是很封闭的国家,都会有当代艺术。那么中国的当代艺术现状如何?这是我在四年前、五年前我做的一个课件。

  这个课件里面罗列了很多有名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因为在座的同学们主要是本科一年级的学生,你们在高中的时候可能没有接触过中国当代艺术,我现在用一种比较通俗的方式,也就是以图像为主,围绕图像,我介绍一下当代艺术和中国当代艺术究竟是怎么回事。

  

  董希文在建国初期画的《开国大典》作品

  有一次我和一个朋友主持了一个展览,这个展览是一个当代艺术展,在南方一个城市,也就是在广州。广州电视台的记者他说你们这个展览很另类。我说在一个现代化的国家,如果是个很传统的、很保守的展览,那它才是另类的。我说我们的展览是和这个时代同步的。当代艺术有一些标准或者说有一个门槛,这个门槛我在我的文章中曾经这样写过,就是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它必须是新载体。所谓新载体就是数字艺术、电脑、数字技术。第二个是新形态。所谓“形态”不论是平面的绘画,还是装置,还是行为,还是影像,还是摄影,它必须有一种新的表现方式。第三个就是新观念。所谓新观念不是老外的学术思想,也不是中国学术界讨论过的思想,而是整个人类从古到今从来没有系统思考的、或者没有关注的这样的思想就是新的观念。后来我冷静思考了一下,这样的“新载体”、“新形态”、“新观念”的当代艺术,不要说在中国,在全世界也很难找到人选。我今天讲的就是不得已而求其次,就讲一些比较当代的,比如说它有些用了新载体也算;有些不是新载体做出来的当代艺术,但是它有新形态或者有新观念,也算。

  当代艺术不等于当下所有的中国艺术。比如说官方美术、学院派美术、民间美术不属于当代艺术。从事这样的美术创作的人,包括官方美术、学院派美术和民间美术这样一些美术家,他们活在当代,活在当下,但是他们从事这些美术,不算是当代艺术。中国美术家协会以及各省市美术家协会,还有中国画院和各省市的画院,还有中国各省市的群众艺术馆管辖的文化馆,他们在本质上,这些画家不属于当代艺术家,因为他们要围绕中国的现实的政策来画画,那么他们的艺术在总体上,在倾向上是属于官方艺术,它不属于当代艺术。学院派美术就是八大美院和大学二级美院教的美术,基本上是学院派美术,相当于象牙塔里面的美术。那么它也不属于当代艺术。

  

  刘子建作品

  民间美术是指那些民间的匠人,比如说我们陕西省有做剪纸的艺人,有做皮影的艺人,有做布娃娃的艺人,都属于美术,但是他们是民间美术,是代代相传,它不具有当代性,它不是新载体,它不是新形态,它也不具有新观念。这样一些东西都不属于当代艺术。

  这是中央美院的教授董希文在建国初期画的《开国大典》。这就是典型的官方美术的代表作,如果要把官方美术代表作排一个坐次,这一幅画要排在第一位。《开国大典》画过至少四幅,每一次都不同,比如说这是第一幅;第二幅就变了。第二幅大家注意有一个椭圆形,有一个椭圆形的红框那个地方本来是站着国家主席刘少奇,但是“文革”的时候刘少奇被打倒了。文革时候就把这幅画给毁灭了,把原作给毁掉了。这里一个穿蓝衣服的-高岗。在50年代出了一个“反党集团”叫“高岗、饶漱石反党集团 ”,高岗就是这个人,也被拿下去了,没有了。历史,可以像橡皮泥那样塑捏的,这是官方美术的特点。文化大革命为了突出毛泽东第一领袖的地位,他被画得很高。这也是中国的传统。中国官方美术传统,你比如说这是唐代阎立本画的孙权,孙权和他后面的那些官员相比,这个比例就非常奇怪。这也是中国的一个传统,这是官方美术的特点。

  

  宋孝宗《 一团和气图》 三教合一

  我们看一看中国的学院派美术,靳尚谊的油画。他画的一个少女。靳尚谊是中国美术学院的院长、油画家,官方美术油画家排名第一号的就是靳尚谊。他既是中国美院的院长,又是中国美协的前主席。靳尚谊77岁的时候还在临摹画,这在世界艺术史上是一个奇迹。已经77岁了,在中国已经就是名满天下了,他临摹的对象就是维米尔33岁时画的一个少女——《少女像》。无休止的重复,只有在中国美术史上才有这样的先例。在世界美术史上,你要是到欧洲、到美国或者日本、或者其他的,包括俄罗斯的美术学院没有这样的现象。一个在世的最有声望的一个老人去临摹古代一个年轻人的画。这个很奇怪,这个就是学院派的特点,陈陈相因。这个也算学院派的绘画。这幅画是水彩画,但是它像油画一样的厚重。它画得确实好,我看过他的原作。王肇民是广州美院的教授,现在已经去世了,他画的水彩画确实好,天下第一,老外都画不过他。还有你面对他的画的时候,面对他的原作的时候你会感动。他是个天才,这些应该算比较正宗的学院派的代表人物。他们都不属于当代艺术。

  前不久有一个中山大学的批评家,——杨小彦,准备组织一个展览叫“后学院油画艺术展”。所谓后学院,他把现在所有的在学院里面的油画家,画出来(有新意)的画都视为后学院。比如说这是中央美院朝戈的画。这是大概十五年前的画。他就和靳尚谊画的肖像就完全不同。靳尚谊画的肖像很甜美,像登记像很珍贵,而这个朝戈画的这个画他也是肖像,但是他透露出一股画家观察对象和对象观察画家的那种眼神。它是那一刹那的眼神,能够反映那个人的心,同时也能够体现画家的心。他们两个的心也可能在那一刹那是心心相印的,都关注对方,而且都具有个性。它不是一张登记像,像这样的画像,一般人不愿意把它挂在自己的书房里面、客厅里面,或者是卧室里面,因为他把自己的心袒露出来了。登记像是没有这样的像的。这都是朝戈的画像。这是庞茂琨的画,四川美院的院长。他把一些完全不相干的一些图像组合在一个舞台上,一个虚拟的舞台上很荒诞。在正宗的学院派那里,也就是在靳尚谊当中央美院的院长的时候,他和他的同龄人是不会这样画画的。这些图像都是在电脑上下载的,然后他用油画把它们拼贴在一块,形成一个很调侃的这样一个场景。他为了说明什么呢?为了说明当代社会的那种多元性和不协和的这样一种社会现实。这个画面也是,尽管很单纯,但是他把一个老态龙钟的太湖石和一个很阳光的少女放在一块。它也不搭界,两者不搭界,但是它又很唯美,两个都很唯美,很唯美的一个画面,但是它又很荒诞。这就是中国当前所面临的现实,这使我们想到一个家庭里面,一个父亲或者一个母亲跟儿女的关系,很对立。

  

  朝戈 作品

  这个是表现你们这一代人的那种孤独感,自恋、自闭这样一种状态。这是深圳大学的教授刘子建画的抽象画,这是江苏省国画院的一个非常有名的画家画的抽象水墨画。在中国古代,唐宋元明清,没有一个画家画过抽象画,到二十世纪以后才开始有抽象水墨。抽象水墨最开始从日本兴起,然后传到台湾,然后传到大陆。这里也有一些山峦,有一些古建筑,有水、有树,但总的来看还比较抽象。这都是沈勤的作品。现在的抽象画已经进入学院。它是学院派的一支,也可以把它称为后学院或者是学院派之后。

  这是现在住在上海的画家苏笑柏的抽象画。苏笑柏是从德国回来的,在德国一直画这样的抽象画。他和李斯特,和吕西安和巴塞利茨都是熟人,这是他的抽象画。我们看到传统美术,传统美术跟当代就更没有关系了,但是在我们学校有大量的人,有大量的学生还在画传统的绘画。这是1200多年前唐代的吴道子画的画,我们美院国画系很多人这样在画。这是700多年前元代画家黄公望的代表作《富春山居图》,现在很多中国省一级画院的山水画家的画没有超过他。很难超过。为什么?他一辈子就在用毛笔,我们现在用钢笔、用鼠标。他们是成天在用毛笔,所以讲笔墨功夫,中国有很多画国画的画家画不过黄公望。而倪云林当时是黄公望的学生,他是诗人,他是美术界的票友。他这个笔墨功夫不如黄公望,但是他现在的名气超过了黄公望,应该说在明代以后他就超过了黄公望。因为他的笔墨功夫不好,他不能用中锋画,他只能用侧锋画,而且还不能用浓墨。浓墨他控制不了,他用很淡的墨,很淡的墨要是画坏了它可以遮盖。他用淡墨,用侧锋,然后用皴擦的方式,就是那种用飞白的方式,画出来的画,结果别具一格,成为当时的也就是说成为元代的当代艺术。结果他的名气,他的声望就超过了他的老师黄公望。黄公望觉得他画画很业余,但是他的画现在比黄公望更受到大家的关注。这是元代画家王冕的《墨梅图》。现在很多画院的画家还在画这样的墨梅,画的也没有这幅画画得好。要么画得很草率、很粗糙,要么画得很张扬,没有他这种很恬静的味道。这幅画画得不俗气,画得很潇洒。如果看原作,放大以后笔墨非常洒脱。这也是元代画家画的工笔画兰草。现在很多画院的画家要想超过他也很困难,超不过了。现在很多美院的老师和学生就是这些画家的守灵人,就是在他们的墓前守灵的人。明代的画家徐渭就是个疯子,精神病患者,但是他是我们中国绘画史上最杰出的花鸟画家。花鸟画家中间找三个最杰出的,他就是其中的一个。也就是他画的这些葡萄,画的这些荷叶,现在人画不过他。包括齐白石画的这些荷叶,也没有超过徐渭的这个荷叶。郑板桥画的竹子。但是在郑板桥之前也有很多画竹子的,比如说徐渭画的竹子也相当之好。当然郑板桥画竹子画得特别多,现在也很难超过他。应把中国所有画竹子的人,当代画家画竹子的人拿比较一下,有没有超过郑板桥的?没有。

  

  王肇民作品

  这个是民间美术。我一向认为中国没有独立的民间美术。这是我在写《中国美术史》这本书的时候的一个观点。为什么呢?有人会问为什么?我们民间有那么多的民间画家,我们民间有那么多美术大师,你为什么说中国没有独立的民间美术?我说这个民间美术主要是指古代。夏、商、周、秦、汉、晋、唐、宋、元、明、清,有没有民间美术?没有。因为中国古代不像古希腊,古希腊是有民主城邦制度的一个国家。它有自由民。中国自古没有自由民,中国非常清晰,就是一个农业文明的国家。农业文明的国家一个基本的特点是它有等级结构。古代等级结构几乎像现在的印度的种姓制度一样牢不可破。最上层就是帝王,帝王下面就是将相,各级官员都互相管着。民间美术实际上是中国官方美术的乡下版本。乡下版本是比较简陋,比较粗糙,比较低档,不仅画画画得差,它的材质也很差,它用的笔也很差,就是整体的差,全方位的差。民间的艺术家,有些非常杰出的人物。他们家里很穷,但是特别有天赋。这些有天赋的画家在戴着镣铐舞蹈。为什么戴着镣铐舞蹈?因为民间美术所有的题材,所有的画法,它的色彩体系都是官方的。它只能在既有的手法下面,在技巧上下工夫。有一些民间画师画得很潇洒、很简率,也不错,这是民间美术的精华。有人说民间美术的耕织图,渔、樵、耕、织这样一些图像,难道是官方美术吗?是的。每到立春的那一天,皇帝就会带着大臣下乡到皇家的这个田园里边去耕种,就像3·15的时候,每年3·15你们看看新闻,国家领导人都要到八宝山公墓附近去栽树。那些树洞是民工事先挖好的,那些树已经移植过来了,然后树已经插进去了,领导人就拿着锹去把那个土铲进去。这是一种中国传统。古代帝王在立春那一天,他要亲自去耕种。那个犁已经放在那里了,那个牛放在那里了,他就扶着那个犁,犁三下,不能犁四下,也不能犁两下。三表示多,三是多的意思,三下以后他就走人了。他的夫人,也就是皇后,就带着嫔妃们和宫女们去养蚕、去织布。所以那些宫廷的画家就画《耕织图》,然后颁布到各省、各县、各乡。省里边的画家、县里边的画家和乡里边的画家就把这些画,中央派下来这些画临摹给大家看。所以说中国民间美术它没有独立性,它是一种集体无意识的产物。

  

  西式人体农民画

  我们现在看到的《一团和气图》,民间美术,民间广泛的流传的题材、形式和色彩。它是不是民间美术呢?不是的。这样很多变体画,一个作坊有一个画法。中间是佛教,左边是孔子,右边是老子,孔子和老子两个侧面像就组成了释迦牟尼的正面像。这个就比较明晰,两个侧面像组成一个正面像叫《三教合一图》,后来流传到民间就变成了“一团和气图”。

  这是西安美院指导户县的农民画的画,我们以前叫民间美术,其实它带有很鲜明的学院派色彩。学院派色彩体现在几点上面:第一它有色调,它有绿调子。民间绘画不讲调子的,五颜六色、花里胡哨。它对应古代官场的各种颜色,比如说古代的帝王穿的衣服是黄色,他的大臣,一二品官员是紫色,三品和四品的官员是朱色,然后再低一级的就是绿色,再低一级是蓝色。当然,首先是朱色和紫色。有一个古代的口头禅叫“满朝朱紫贵”,就是满朝的官,不是穿着朱红色,就是穿的紫红色,皇帝是黄色。农民画就是五颜六色,花里胡哨。这个它讲究调子,整体有一个绿调子。这是我们西安美院工艺系的老师去教他们这样画的,而且它讲透视,讲近大远小。农民画不管近大远小的,农民画就像画像砖、画像石,它没有空间,这个是平面布局。这个是我们学校应该是国画系去辅导户县的农民画的画,首先讲解剖,然后讲明暗。农民画在中国古代是没有明暗的,也不讲解剖。这是农民画画的人体,这个更有问题。这完全是西式人体,就是两个波霸,大波。中国古代这是最丑的女孩的那种形态。中国的美女就讲平胸,胸部像飞机场那才是美女,胸部一隆起那么高,嫁不出去的。

上传日期:2016年05月1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