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5764 雅昌公开课 >大师讲大美系列讲座>[第6集]吴为山:《全民抗战》 《胜利与和平》

视频信息

名称:大师讲大美系列讲座吴为山:《全民抗战》 《胜利与和平》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吴为山:民族魂的艺术表现之摧残的中外艺术碰撞(上)

  【雅昌讲堂】吴为山:民族魂的艺术表现之璀璨的中外艺术碰撞(下)

        【雅昌讲堂】吴为山:抗战史诗篇章——《怒吼吧  中国》

        【雅昌讲堂】吴为山:用雕塑重现历史——“南京大屠杀”(上)

        【雅昌讲堂】吴为山:用雕塑重现历史——“南京大屠杀”(下)

  

  导语:

  结合中国美术馆展出的“铸魂鉴史 珍爱和平 ——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美术作品展”,吴为山教授以艺术家、学者的身份做题为“民族魂的艺术表现”主题讲座。吴为山教授于2005年创作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扩建工程大型组雕,整个纪念雕塑分别以《家破人亡》《逃难》《冤魂呐喊》《胜利之墙》四部分组成。四组雕塑形成波澜壮阔的历史篇章,再现了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情境,彰显了悲愤情感,撼人心魄。作品不仅具有刚柔相济的鲜明个性,更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这其中蕴含的不仅是吴教授注重写意、追求神形兼备的艺术理念,更是他扎根于中国传统文化,以贯通古今的学术修养和满腔赤诚的爱国热情融于手铸于泥的鲜明体现。在此次讲座中,吴为山教授将结合他的雕塑作品以及此次展览的策划初衷,向广大观众讲述艺术作品深厚的人文精神。

  

吴为山:中国美术馆馆长

  第二篇章是全民抗战。这个是从1937年7月7号日本帝国主义以制造“卢沟桥事变”为起点,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中华民族奋起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野蛮侵略,中华民族全民族抗战由此开始。全民抗战这个篇章。

  这是《七七号角》1940年,唐一禾创作的;

  这个是《保家卫国》这是江丰先生创作的,曾经当过中央美术学院的党委书记。这些作品都很小。

  这是2009年的中国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工程里面《黄河大合唱》是詹建俊先生主持创作的。

  这是许江先生的《南京大屠杀》的表现,血雨腥风,把这个气氛都可以感觉到,空气里面弥漫着血腥。

  这是我的一个《家破人亡》的一个雕塑,其实我做了很多这个稿子。

  这个是彦涵的,你们看彦涵的这件作品《当敌人搜山》的时候,你看这里男女老少全民皆兵,这个表现,1944年,这些都是产生于那个时代的一些作品。

  这个又是胡一川的《月夜破路》。日本当时扫荡,他们围剿都是把很多地方把它分割开来,用铁路、公路,用铁丝网分割开来,咱们这些游击队员们来破坏他们的这些防线,这些都是那个时代的。

  我刚才讲你们注意一下彦涵先生,他到1952、53年的时候创作了一批《我们珍爱和平(我们衷心珍爱和平)》等会儿要放出来,所以这些老的艺术家在革命的战争年代和解放以后和平年代都为民族的解放运动和民族的繁荣富强,用自己的画笔艺术来表现了他们的情感。

  我们在楼下的这个展览它不仅仅是一个历史的展览,也不仅仅是一个抗战的一个系列展览,他还展示了一个艺术家的情感。

  这是《平行关大捷》。

  《太行铁臂》这是老馆长杨力舟先生的作品。冯远先生也有一件作品在楼下是一个《吹响胜利号角(吹响冲锋号胜利号角)的一个战士》。

  这是《白求恩》;这个是《狼牙山五壮士》;这个是《玫瑰色的记忆》这个在当年获全国美展奖的时候是1989年,还是也有一些争议,他用了革命的浪漫主义手法,通过玫瑰色的记忆,红军在延安的时候有很多的女战士在那里她们把自己的青春献给了人民的解放事业,同时她们也产生了在革命战争年代产生了她们的一些爱情,所以他通过另外一种手法,并不是刀枪的战场,通过非常浪漫的手法来体现那个艰苦的岁月。体现革命战争年代的浪漫主义。

  第三篇章是胜利与和平。

  这是《延安的火炬》,刚才我讲的彦涵的《当鬼子(敌人)搜山》的那件作品的作者彦涵老版画家。

 

  这个是《中华民族大团结》叶浅予所创作的作品。

  我们的和平胜利,这是吴冠中先生所创作的他的《都市之夜》也就是和平年代,他用现代的手法这种创意很大的一幅作品在展厅里,所以我们这个展览几个篇章都是选了一个不同风格、不同时期的、不同艺术家的代表作也表现了不同的题材,所以用这些无数个不同来体现一个共同,那就是人类追求和平。

  这是我介绍的我们这样一个底下的一个展览,大家稍微休息一两分钟,我喝杯水再讲讲“南京大屠杀”。

  在二次大战当中“南京大屠杀”这件事情是世界三大惨案之一,一个是杀害犹太人,一个是广岛的原子弹,南京大屠杀。

  我是80年代初到南京读书,经常到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去,当时是一期工程,那个地方有白骨堆就是万人坑,这个万人坑是一层尸体一层石灰,一层尸体一层石灰,你要是清明看的时候就是一层一层的像层阶一样,因为当时埋尸体的时候,一层埋下去以后他就撒一层石灰,然后再埋一层,怕因为尸体他腐烂以后有很多毒气要出来,这些白骨堆包括那些头上面,头盖骨上面那些刀痕,就是被刺刀杀害的,头被砍掉的,包括头上边的那些枪眼子,在头颅骨上都可以清楚地看到,身上的骨头上面有一些屡屡刀痕,所以看了以后实际上是很揪心。

  在2006年的时候,2006年南京要建立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扩展工程,就是在原来的基础上要进行一些扩建,这个建筑就由建筑大师何敬塘先生设计,华南理工大学的一个中国工程院院士,就是中国馆的上海中国馆的那个设计者。

  这个雕塑就找到我,我觉得这个事情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我过去都做的历史文化名人,都做的那些儿童,都做的美好。这种屠杀怎样通过艺术表现出来?有人跟我讲你在大屠杀纪念馆多做一些日本兵屠杀人的场面,但是我考虑一下屠杀做在那里第一个他不是电影,他也不是绘画,也不是摄影,他屠杀通过雕塑做杀人的感觉特别是放在纪念馆的外面,它周边现在已经是一个和平的气氛,有小区、有商场,还有一些研究所,像园景研究所都在那里边,你把日本人砍人的那种感觉你弄得青面獠牙的,一个跟环境不协调,跟我们今天所倡导的,我们做大屠杀纪念馆的目的也不协调,我们是记住历史而不是要记住仇恨。

  另外你雕塑家创作出来的东西往往给人感觉到屠杀那些日本民族有点儿假像一个模型一样的,这个日本人、日本兵屠杀中国人有好多的照片,包括有很多录像,也有很多文字记载,还有包括有一些日本的战犯他们交代的那些文字里边,所以我觉得这个前面他不应该做这个。

  当然最早的时候我也做过一些,我也创作了一些图案,就是把日本两个日本军官在比赛杀人的场景把它准备用浮雕的形式,还有一片尸横遍野,日本人屠杀的场面就刻到整个的建筑的外面,但是后来看了以后太可怕了!这个做得太过了一点,有一些东西艺术的创作要表现实际上不是一定要都放在外面,你不说这句话让人家想到这句话是最重要的,是一种艺术。所以我后来就决定以表现我们自己的同胞受难的状态为主题来做这样的一个作品。

上传日期:2015年09月2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