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艺术人生 >【艺术人生】永远的姬子

视频信息

名称:【艺术人生】永远的姬子
 

 

姬子先生

 姬子,1941年生于河北,50年代末开始艺术实践,80年代以来着力水墨创新,姬子毕一生之力,以自由个性的笔法,探索中国画变革之道,崇尚“大笔无痕似有痕”“论画以醒悟,行笔当归无”“道物我通悟,天地人化一”,以现代人视角、从多维透视去表现宇宙自然的恢弘气象,创造了一种雄伟壮阔、大气盘旋的“墨道山水”。它们既是古典山水的当代蜕变,又是经典山水的时代新声。

 2015年8月,姬子先生长子、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王春辰为纪念父亲所写的文章:

  2015年6月26日,父亲住进朝阳医院,检查出已经是癌症的晚期的晚期,一周后,7月2日转到燕达医院,每天一个变化,速度快得惊人,一周后,7月8日上午,父亲走了。父亲在7月2日刚刚转到燕达医院时,还能含含糊糊地讲话,说他不甘心,他的使命还没有完成。他也反复嘱咐我和母亲,要“延续”、“延续”、“延续”,连说了好几遍。父亲那个时候,心里是完全明白的,但嘴里说不出来,手也无法写,这是走前最痛苦的事情。父亲在走前生命的最后最后一秒,他的眼角流下了眼泪,此刹那他的生命意识在说话。对父亲生命这一秒流下的泪,我心里能体会到是何种的意味、何等的悲壮。

  父亲1998年写了一首诗表明自己的艺术志向,包含风云际会的隐喻:

  盘枒错节数尺高,

  狂风骤雨仍出梢。

  碧影丛中有世界,

  天外之天独逍遥。

  父亲住院后,我在画案上看到父亲随手写下的两首诗句,写于今年的五、六月间:

  一生求艺是探索,

  到老方知要淡泊。

  名利虽无寻不得,

  艺品却震人心多。

  七五老来是三无,

  年复一年探艺求。

  到老方明名利淡,

  过眼烟云何所有?

  父亲对自己的一生多有感喟,令人悲戚不已。父亲一直对自己的绘画要求很高,总觉得不满意,总是要努力去探索。他对诸多事物深有思考,他借画以开悟,他渴求着广博弘辉的世界洞察。当我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我深深感知到父亲的艺术及其精神将延续着,它将飘过苍苍的原野,像天际的星光划过浩渺的穹隆,在遥远的那边闪耀着、生生息息地存在着,愈加在时间的流淌中闪烁。

  我在父亲的身上,看到了太多的艺术交织点和审视当代社会与艺术诸多现象的观察点。我对父亲的爱和情感超越了亲情,超越了他一生的风范对我的影响;我越来越把父亲当作了一种普适的精神象征和力量——他一生的纯粹性,堪称典范,其敦厚仁爱,是那么受到敬仰和敬佩;他含辛茹苦,是那么甘愿自己受苦受累;他善良如赤子,他的仁爱超过了他的艺术。

  父亲,既称我的父亲,又是普适意义的人类父亲,让我在这个盛夏彻悟了他的内涵和价值:他是人类伦理之善的一道标高,是衡量人性价值的一把尺子。当他成为普适的价值概念后,一切人性的辉光才能闪亮,作为艺术的人性价值才能显现;而艺术作为人的存在的伦理象征,它绝不能堕落,而堕落了的艺术必然是人性堕落的同步症候。看呢,现今的中国场域的虚假的艺术还少吗?当代艺术的复杂性固然是不可以一语道尽,但虚假的艺术难道不是昭然若揭吗?如果我们连起码的人性的判断都没有,那艺术则只有虚假与堕落的份,我们作为严肃的批评者与研究者将愧对于我们的职业操守和价值。人们可以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在熙熙攘攘的现实里混世,但人性的最后一抹辉光能让它熄灭吗?

  美术史是让我们看到人性的挣扎史和奋进史,现代艺术到当代艺术又是在察看人性、复原人性上诉诸努力的人类精神史,它的超越性岂止是艺术本身?艺术是超越性的概念,是人类不断守护与背叛的一种考验。如果我们在堕落而虚假的世界上,只看惯了虚假的“艺术”,对于人性的艺术和真实的艺术,必然心生恐惧和拒斥;作为精神象征的那个大写的“艺术”,必然遭到玷污和曲解。在人性的艺术面前,我们没有获得感悟,必是这个时代的悲哀和悲痛。

  在历史的长河里,在生命的时间维度里,艺术是最不重要的,重要的是生命:生命才是所有维度中的唯一最高维度。我们为艺术付出生命,但实质是艺术的精神代表了生命,我们在这样的象征体验与合一中感知与获得生命。我们只有在这样的艺术里看到了生命,那才是我们感知到了我们有生命,我们有人性;若非如此,看看吧,虚假的艺术不正像污染的空气一样,在侵害着我们的健康吗?在人性与生命的维度里,我们看到了艺术的最后可能的栖居之在;在人性的爱里面,我们去领受与感知我们的真神吧。

  永存的不是艺术,是艺术的精神;真实的不再是我们,是我们的人性。父亲,是永恒的称谓,是至高的敬语,是我们延续生命的生命理由。父亲姬子,因艺术而获得永生,因永生而在天国里不再谈论人世的艺术,只回归到永恒的人性里。

上传日期:2018年01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