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2375 雅昌公开课 > “记忆寓所”研讨会 | 视觉叙事的再想象:历史、记忆与档案(上)历史叙事与记忆重构 >[第1集]【雅昌讲堂】大卫·贝特:关于图像的想象

视频信息

名称:“记忆寓所”研讨会 | 视觉叙事的再想象:历史、记忆与档案(上)历史叙事与记忆重构【雅昌讲堂】大卫·贝特:关于图像的想象
 

主题:“记忆寓所”研讨会 | 视觉叙事的再想象:历史、记忆与档案

上半场:历史叙事与记忆重构

大卫·贝特:关于图像的想象

今天演讲的内容可能跟主题不是特别直接的联系,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切入我们今天说的历史跟记忆的议题。我会从一个更广的领域去讨论观者是如何看待图像的。

首先,简单介绍几句整体的讨论:

这次演讲主要针对的是摄影理论,而不是摄影批评。在座的各位可能不熟悉这种区别,就是在于摄影评论跟摄影理论的区别,尽管这种区别不是绝对的。因为批评倾向于对照片或者是作品个人的评论和判断,而理论相较于是对图像的评论。

我更感兴趣的是引入有用的概念,将摄影的社会领域理解为一个更广泛的社会事实,作为类比来说。

下面的描述可能更为的清晰一些,就是在元艺术语中批评的目的,可能是为观众区分杂草和花朵,理论的目的是理解这种植物的整个文化生态和生物文化。所以,当我在这里提到照片或摄影师时,我的目的并不是专门批评他们或者是评价他们,而是用他们引出我想提出的一些论点。

我之所以提出这一点,是因为随着越来越多的摄影作品以及批评进入到艺术的行业,摄影批评越来越少的对摄影作为日常经验中广泛的社会现实感兴趣。我认为摄影不仅只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它更重要的是同样影响着我们的日常生活。

所以这样的问题,或者担忧在图像之于记忆和人类想象中的作用显得更为得重要。所以我今天给大家的讨论的题目是“图像的想象”。我想通过图像以及想象构成的空间,开始构成今天的讲座。

根据法国学者亨利列·斐伏尔的《空间的生产》一书,我们可以确定三个可以出现图像的空间。那么可以通过一幅1694年的木刻插图来分析这一论点。

34qo7l1MGO8VgfqspAwOJOlOY2VCgxKBTjMI851C.jpeg

这幅图像是来自1694年,罗伯特。这幅图展示了一种便携式的图像制作设备的设计,今天我们称之为“暗箱”的这么一种设备。它是由英国科学家罗伯特·胡克,于1694年呈现给伦敦皇家学会。

这幅图像呈现了一个人在设备内部的屏幕上追踪外部的一个场景。这幅图有效地将图像可以存在和形成的三种空间结合在了一起。

第一个是物理空间。所以,借助测绘和观察技术的人们,可以认识到广阔的地理区域和边界。

第二个是不同形式的空间再现的历史。比如在透视法的漫长历史主宰下,描绘性图像作为一种符号化形式,这是根据潘诺夫斯基的说法;或者是它作为一种装置,根据阿甘本和其他人所称之为的装置,依然影响着大多数,无论是数码或者是胶片摄影作品的生产和生成。

那么在空间再现中,摄影图像是当今视觉再现的一个主要形式。它所使用的透视系统就是暗箱所使用的透视系统,它试图定义和捕捉物理空间,也就是刚刚提到的第一个范畴。并把它放在一个几何或者我们通常所说的透视的空间之中。

那么,我们的视觉再现系统已经变为数字化的事实并没有影响这个命题。事实上,随着TIM伯纳斯李发明互联网,摄影图像的流通更是占据了现在不那么新的视觉图像数字化媒体的景观。

在19、20世纪发明的已经被产业化的,而且已经在事业范围内流行的,无论是静态还是动态的影像,摄影现在已经是一种完全全球化,世界电子视觉形象沟通的一种模式结构。

图像出现的第三个空间也就是一个所谓的心理空间。心理空间由让保罗·赛特称之为的心理图像组成,这种图像出现在人的头脑之中,并呈现给其他的人。

在人类的形象中,这些心理图像总是复合的,部分是来自于人类作为一个主体所处的外部环境和有关的文化体系、文化结构体系。然而这些外部图像也以某种方式被改造,或者是修改,以表现为内部产生的图像,或者是主要由来自外部物理空间的投射图像。

对罗伯特·胡科来说,这些目的是用一种设备制作科学家,或者是旅行者参观过的其他地方的图像。因为用这些设备来制作科学家或者是旅行者参观过的其他图像,来减少艺术家对实际物理空间的主观解释。这个观点在胡科看来是很有干扰性的。为此,设备产生视觉,或者是虚拟图像用以记录外部的物理空间,使其出现在设备内部的平板屏幕上。

罗伯特·胡科插图指出,这个图像作为一个内部的暗箱,目的是捕捉外面的物理空间,展示它在和它面前的屏幕上是一样的。屏幕上自动形成的暗箱图像,它来自于外部的空间,它是一种几何和透视的图像。图像展示为一种从屏幕临摹,或者是所谓的复制到半透明体上,作为一个物理材料的过程。

物理空间领域因此被暗箱组织转化为一种几何空间,暗箱本身已经成为人类心理社会学空间组织的一种隐喻。那么人眼通过透视空间,从外部世界摄取图像,心理理论经常论及习惯于假设心理空间,是用同样的方式加以定义的。

外部世界被内在化、被融入到人类的心理世界中,也就是我们这样去讨论心理空间的产生。我们现在只需要将胡科照片中1694年的人物形象转换成一个20世纪的人物,手动拿着一个当代的屏幕设备,也就像是Ipad或者是最新刚刚出产的华为新的折叠手机。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个理论范式的直接连续性,也就是说屏幕图像是由外部世界调节成人脑中的一个心理图像。

最后,来再重申一下图像的三个空间:

首先是一个物理的空间;

第二个是基于模拟、虚拟屏幕的图像的再现。比方说模拟的印刷品,或者是数字屏幕的图像;

第三个空间也就是说在被压缩在人类想象中内部的心理图像,或者是向外投射作为现实定义的这么一种标准。

所以,如果大家问这个空间在哪里,这张图像在哪里?其实它是在三个不同的空间之中的。

无论屏幕图像是在画布,也就是通过绘画或者是石膏,通过壁画、纸张、玻璃,还是通过电子数据屏幕呈现,在过去的几个世纪以来,人类的实践和思想已经发展出特定的绘画技术和方法,来增强物理空间的渲染,成为绘画空间的这种过程,从而增加了观众在观看屏幕图像时想象力的作用。

skYJJdL6bH21q9DJy3PhFinZ2bzhHAQoLLSlrxyK.png

这一张照片是苏珊桑·塔格早期一本著作的封面,这张图手上拿的这个形式,特别是像在拿着一个Ipad的感觉。这个图是继承了18世纪关于西方对于图像的遗产。

在18世纪的欧洲,发展出了一种特定的构图方案,用来触发人类想象过程中的概念,这种方案被称为“tapelo”。因为我们在这里想跟大家作为一个译者,我们也是说今天把它翻译成一种舞台上活人扮的这种静态画面,或者是由人构成的画面或者是场景,我们在翻译中可能叫做“活人画”,可能之后我们可以跟大家去讨论,Tapelo这个词在中文中,尤其是在摄影领域中,该怎么去翻译它。

那么这种方案产生,是触发人类想象的一个过程的。当时这种构图方案为的是,为艺术家解决的一个问题是什么呢?是如何在一幅画面中描绘一个历史的事件。

那么哲学家丹尼斯·狄德罗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如果一个人不能通过简单的良好感觉,来理解一张图像,那么一张只在向混杂的观众群展示的构图,将是有缺陷的。”

一般的理论和时间的共识是什么呢?是一幅画或者是雕塑,只能描绘一个动作的一个瞬间。

所以接下来的问题是,那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应该描绘这些事件或行动的是哪一个时刻呢?

tXxlg3mSzD47HvaSUUmJ3i8uBOmzhKRK6kYxTrbr.jpg

德国学者莱辛在当时著名的论文《拉奥孔》中最清楚地描述了当时的答案和一个思想的共识。这段文字是引自莱辛这篇叫做《拉奥孔》,或是称《论绘画与诗的界限》的文章。在其中他说到:绘画在其共存的构图中,只能使用一个动作的一个瞬间,因此必须选择一个最容易引起人们联想的,从这个瞬间中前后的动作是最容易被理解的。

这是莱辛对于孕育时刻或者是情结突变的一个概念。一幅画的构图应该暗示的是实际的时刻之前或者是之后的事情。那么观众可以在他们的脑海中前后移动这么一幅画面,也就像是电影暂停之时,我们可以从一个瞬间前后移动一个场景和一个动作一样。

这张画就是在18世纪能表现Tapelo,也就是活人画的这么一幅绘画的作品。它表现的是在这一个时刻之前或者是之后的事情。

事实上,电影在这个意义上,是寻求用真实的视觉图像来代替心理图像的这么一个过程。摄影和电影的发明,当然使这一过程能够将一个瞬间延伸到一个视觉领域的形式,并且使它与小说、文学是相一致,图像序列系列和更复杂的叙事结构的形式。

然而这种设备所称的单张的活人画的照片,以及它继承的视觉空间特征的媒体形式,就像某些照片一样,只能用一个瞬间来描绘一个故事。

e87Ga2WJseHfPByYDISIOxxMgODPL2WreILoCUAF.jpg

那么接下来的一个将要被讨论的问题是,如何利用画面中的空间来表现时间?这与观众的想象力非常相关。那么可能已经猜到了,莱辛对于这种孕育时刻或者是情结突变的概念在摄影中,可能被亨利·卡迪尔(卡蒂埃)·布列松的决定性时刻的概念所继承。但是这可能是被误解的。

所以,新闻摄影中从这种传统的历史绘画中继承了这个传统。所以这种决定性的瞬间是根据18世纪莱辛和狄德罗的活人画的理论,是关于在空间中安排人物和他们的姿势来激发,或者是触发观众的想象力。然而只有当观众已经对特定的姿势或者是人物,比方说着装的规范、姿势、社会地位、服装、帽子、鞋等有特定的这种特征和意义有所了解时,这种想象才能够被激活。

mKFVB7sD6BeXdVc1AnMnckPglp0Tym2cVfXUz9Nu.jpg

在《自由领导人民》这张绘画中,我们只有对法国革命的历史,对很多符号有所理解之后,才能理解这幅画的意义。所以一张绘画是能够解释一个故事的,除非在你对这个故事已经理解的基础上。这是决定性瞬间,杰弗的模仿。

比方说,我们知道手势是一种特定的文化编码,在一种文化中可能有一种意义,那么在其它的文化中,它可能被理解成其它的意义。尽管如此,对手势的含义,以及与场景里人物组合的了解,观众们可以接触到一些现有的语言,或者是作为心理图像全部的文化的含义。

简而言之,这些文化意义按照符号学来说是一种符号,也是一种有组织的社会记忆,每一个人,都能够赋予它们意义的人,都内化了这些形式。

因此,记忆与这些手势、场景和人物联系在了一起,它们既是社会性的,也是深深地带有个人记忆型的。

pSRIgI9ClLXMPKLKb1DJ2oPvh9GwfFkvWGxdOx6m.jpg

这张画是在摄影发明前几年绘画制作出来的。如果大家仔细看一下,绘画中人物的手势,戴着黄色围巾的人的手势。仔细的观众可以凭着这个手势来分析这个画面的心理过程,心理的一些结构。大家可以从手势上看到这张照片是最近才流通出来的,一张关于二战时期,对于这一位德国跟意大利间谍执行死刑的这么一个场景。

大家可以从这个手势中读出一些内涵。除非我们对这个手势有一些理解,无论是社会上的,或者是个人意义上的理解,才能够对图像有更深的一个理解。

这方面是罗兰巴特最后一本重要的摄影著作《明室》中,所关注的一些主要问题。摄影自发明以来,就在这些想象过程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中介角色。照片在公众社会记忆和个人记忆之间,扮演着这么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对他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那么用普鲁斯特所创造的术语来说,照片是自愿记忆和非自愿记忆的一个重要的现代组成部分。

总之,视觉形象的想象,不仅仅是人类想象的简单外在和内在的一种表现,而是观察者心中记忆形象的一种协商。正如我们一开始给大家展示的这张插图中所体现的这几种空间。

谢谢!

上传日期:2020年07月23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