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3520 雅昌公开课 > 王加《走进伦勃朗的“主场”——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 >[第1集]【雅昌讲堂】王加:为什么叫“全伦勃朗”特展

视频信息

名称:王加《走进伦勃朗的“主场”——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雅昌讲堂】王加:为什么叫“全伦勃朗”特展
 

主题:走进伦勃朗的“主场”——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

第一部分:为什么叫“全伦勃朗”特展

1、伦勃朗的特展

大家好,我们上次做讲座的那个时段,伦勃朗的特展在荷兰国立博物馆其实已经开始了,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一直没能去,但终于赶在展览结束之前的那个周末,我到了荷兰阿姆斯特丹,去了荷兰国立博物馆,看了伦勃朗,它的名字叫做“全伦勃朗”,这是展览海报。

为什么叫全伦勃朗呢?因为这个展览实在是用我自己的话说,可以算是有生之年系列,2019年是他逝世350年,他逝世400年的时候我都快90了,我估计应该是看不了那么多了。

荷兰国立博物馆这次把他们馆藏所有的伦勃朗都拿出来了,有多少张一会儿我们具体再说。为了配合今天的讲座,我穿了一件伦勃朗的自画像,非常有名的一张自画像,戴着贝雷帽,瞪着眼睛的伦勃朗。这个T恤衫是在伦勃朗的故居博物馆买的,故居博物馆也在阿姆斯特丹,所以在讲荷兰国立博物馆的时候会穿插的来讲。

因为今天主要是讲伦勃朗,我会穿插的给大家看一看伦勃朗故居是什么样子的,大师生前的地方。因为如果你就去荷兰几天的话,可能不一定会去到他的故居博物馆,可能你就是为了去看伦勃朗,去国立,然后你想看梵高,因为他有一个博物馆群,梵高馆和国立博物馆离得非常近,就忽略掉了故居,因为故居里面其实真迹并不是很多。但是因为我想去感受一下大师生前的环境,所以故居博物馆我也去了,一会儿跟大家一并分享一下。

在真正的讲座开始之前,我先给大家放一个短视频,这个短视频其中出现了很多幅在这个特展当中出现的画作,因为我不能把这个展览中所有的画都给大家一一通过PPT展示出来。这个展览,包括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伦勃朗故居,我拍了差不多2000张照片,我要从2000张照片里选出最合适给大家看的,又能有代表性的,选照片的过程用了我太长的时间,所以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今天这场讲座,话不多说,先上一段视频。

一个短篇我们步入正题,大家刚才应该看到了数十幅伦勃朗的作品,可以说绝大多数的版画作品,刚才看到的都出现在了这个展览当中,油画部分因为荷兰国立博物馆只展出了他们自己馆藏的油画,一共是22幅,都呈现了出来。

2、艺术家大年

2019年是个艺术家大年,尤其是西方艺术家。在这里给大家罗列一下,达·芬奇逝世五百年,女王的画廊,queen’sgallery,拿出了女王私人收藏的所有达·芬奇素描超过200张。

接下来是老彼得布鲁盖尔,2019年是逝世450周年,但是他的纪念大展2018年已经在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做过了,因为他的存世的作品极少,所以也不可能在全世界范围内掀起一个特别大规模的纪念活动,不像达·芬奇和伦勃朗。

达·芬奇还有另外一个信息,就是伦敦结束之后,焦点就到了巴黎,卢浮宫会在10月底举办另一个重要的达·芬奇大展。

最后就是伦勃朗,伦勃朗毫无疑问作品存世很多,而且因为他创作了大量的版画,让他的作品覆盖面就更广,但是不会有第二家博物馆或者是第二场活动,像我刚刚去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那样,那么庞大。

hA92QPHmdSYVkBqay2tY1DSEs1WcTHrdALfmwFYp.png

这就是国立博物馆的图,他们做了一个伦勃朗的头像在上面,纪念活动。

我管国立博物馆叫“伦勃朗的主场”,因为来这儿的都是来看伦勃朗的,当然也有一小部分是为了看维米尔,但是《夜巡》在这儿,所以伦勃朗是当之无愧的明星。

3、我的阿姆斯特丹之旅

pQLWZH6bSjeoguH0LJMOW9mDAzMJkDZSoFr1YG2I.jpg

阿姆斯特丹的荷兰国立博物馆

这是我距离闭幕前两天到的阿姆斯特丹国立,正门巨大的伦勃朗的海报。位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国立博物馆,是荷兰的国家级的历史和艺术博物馆,相当于荷兰的国博,建立于1885年,是世界十大顶尖博物馆之一,它将超过800年的荷兰艺术和社会发展历史分布在四个楼层当中,而且也是全世界范围内收藏伦勃朗艺术最多的艺术机构

已经跟大家说过了,展览名称叫“全伦勃朗”,这是后门两个更大的海报。今年它史无前例地展出了馆藏所有的伦勃朗作品,300件版画,60幅手稿,和22幅油画。在看完展览第二天,我去了海牙,又看了不少伦勃朗的作品。

后来我在朋友圈有一个留言:我说在两天之内看超过400张伦勃朗,这个信息量有点儿大,我需要慢慢地消化一下,以后再和大家分享。

这个讲座就是跟大家分享的一部分,跟大家聊一聊我在一口气看了这么多伦勃朗真迹,或者是说他自己都没能在这么集中的时间段看到这么多自己的作品,这样的一个机遇有什么样的感触。

在这个展览当中,比较特别的就是《夜巡》没有出现在特展当中,因为《夜巡》在阿姆斯特丹国立有一个单独的厅,因为尺幅巨大,而且又知道大家都是为了这个展览而来,所以他没有移动《夜巡》,就意味着你如果看《夜巡》,是不用再额外付特展的费用,但如果你想看其它的就要付费。

这个展览堪称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因为阿姆斯特丹国立的馆长,他说过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展出这么多,而且因为很多作品非常脆弱,不轻易拿出来展出,这一次应该算是破天荒,以后能不能有这样的机会我们不知道,所以特别特别珍贵的一次体验。

4、阿姆斯特丹荷兰国立博物馆

KBtgPU5xxbdVJdBQnqaxQDQhFWpJ5H3Alkk7MP19.png

阿姆斯特丹国立的内部,我给大家标了一个结构图,就是这样。大家通过这个大概感受一下,这个博物馆是怎么样的一个分布。它的入口是在这儿,从这里下地下,往两边去通,有点儿像卢浮宫。卢浮宫后来改造之后的玻璃金字塔,先要下沉式,然后底下有一个下沉式的广场,有餐厅、纪念品店、书店。阿姆斯特丹国立和它是一样的。

fUq6m4aSzfy6rKLwpVofkNbEdGcYL64dWj1atKHH.png

这是一些我给大家从网上找的展厅的平面图,可能比较小,大概跟大家说一下,这就是零层,平层这里,咖啡厅在这边,书店在这边,这些存包处,这个部分延伸出来的是,应该上面写1100-1600年,就是中世纪到文艺复兴这个阶段的一部分藏品,主要是荷兰为主,当然也包括一些佛兰德斯、意大利的一些艺术,但是并不是重点。

一层有几张是重点,重点在于因为一层是18-19世纪的画作,有三张梵·高在这儿。因为梵高博物馆距离阿姆斯特丹国立很近,梵高博物馆是不允许拍照的,大家记住相机是不能带进去的,展厅里连手机都不让用,所以想拍梵高是不可能的在荷兰。

于是,这几张梵高在国立博物馆的就比较受欢迎了,所有人都围在这儿拍。当然重中之重就是中间这个部分,二层中间这个部分叫“荣誉厅”,这是入口,一会儿我跟大家讲一个攻略,就是怎么样看《夜巡》。

LZkUVHQibVFtr0dIUKb9ADzY4QnkjpE39De8fssY.png

这是荣誉厅的入口,走进去之后,《夜巡》就在这儿,正对着。然后这个大厅很高,整栋建筑的挑高就在这一层,我在荣誉厅外面这个位置,它的背后都是彩绘玻璃窗,我在彩绘玻璃窗上意外地发现了伦勃朗。因为这个彩绘玻璃窗上画的用的彩绘玻璃,全都是荷兰历朝历代的名人、文学家、政治家,我在里边只找到了伦勃朗,我没看到维米尔,所以很遗憾,说明伦勃朗的地位还是最高的,这就是大厅的场面。

5、怎么才能完美的拍摄《夜巡》?

nBCGXrNQ6zJ0ImiWMRbB9bpFCTFdY2u4NW6X5GN3.jpg

我不知道大家脑海里有没有想象过你看到《夜巡》的第一眼是什么感觉,可能大家不知道,我第一眼看到《夜巡》这种感觉。说实话,因为是一个周末,又加上伦勃朗特展在这个周末结束,所以那个周末的人不是一般的多,我到这儿的时候已经是这样了,当然我已经是过了中午,因为我先看的特展,再来看的《夜巡》,所以这里边基本上挤得水泄不通,我在这里不是因为自恋像伦勃朗一样,我给大家放了一张自拍,有没有朋友知道,我这张自拍后边一个人没有是怎么做到的。

肯定是在原画,这儿有框。我告诉大家,这儿有一个保安,然后这是一大群的人,我从边上柱子这儿开始挤,挤挤挤,挤到中间的时候蹲下,蹲下之后背对着举着屏幕就能拍成这样。告诉大家一个诀窍,如果你想跟《夜巡》有一个最零距离的接触,只能用这种方法。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我一会儿跟大家说。所以大家知道要跟名画合张影多不容易,真是拼了老命了。

我还在《夜巡》的旁边,因为它有两个柱子,我在旁边还拍了一张。看了大家去看《夜巡》的那个状态,我拍了很多张,我选了一张,大家在探讨这个画作这种感触。

hMNZ3svBCZ9goPi9alaZC71a5Idxq1GRSDs5gZYs.png

伦勃朗《夜巡》

这一张就是我跟大家说的,另一种观看《夜巡》的方式,你们肯定想不到我这张是怎么拍的,因为我去了阿姆斯特丹国立两回,在第二回的时候,早上九点一开门,我就进去了,而且由于我去过一回了,我知道《夜巡》在哪儿,他们都在存包的时候,我已经跑到了《夜巡》的画前面。所以那个时候,只有我和保安,我随便拍。等我再扭回头回来拍了几张维米尔之后,再回来就不是这样了。所以拍《夜巡》清清楚楚干干净净的时候,窗口只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是开门之后半个小时这个区间,你还能拍出这样,剩下不要想。

所以如果有机会去荷兰去国立,想拍一张好的伦勃朗《夜巡》,早上一开门就进去,肯定错不了。

6、和《夜巡》的特殊独处

分享几个看《夜巡》的感触,因为这张画我去了两次,盯着很久,我之前做的一次讲座跟大家聊过,阿姆斯特丹国立几年前做过一次特别的活动,叫博物馆奇妙夜。他选了第一千万个粉丝,然后给他一个特别的体验,就是在《夜巡》前边给他支了张餐桌,用米其林三星,他自己在那儿吃一顿晚宴,然后在这儿给他摆了一张床,让他对着《夜巡》睡了一宿。

这个体验我到了现场之后才发现,其实并不是很享受。我跟大家说挺瘆得慌的,为什么?那个厅,刚才大家看到了,厅非常得大,而且有不止一个出口,就是《夜巡》如果是在这个位置,它左边有通道是通向展厅,这边也有,你身后也有。所以你在孤零零的大堂中间,给你支一张床,反正你让我对着什么我都睡不着。所以,幸亏他还有一个保安24小时站在这个画旁边陪着你,看着你睡觉,也当作个伴儿。要不然说实话,你瞪眼瞪一宿,你基本上睡不着觉。

7、《夜巡》的独特之处

eV9bussvJGKvzgdmSH5vcfIaiN4FN7y8sZDbADid.png

《夜巡》的这幅作品,它来到这儿之前被裁切过,所以已经不能算是原大了。但是《夜巡》这幅画依旧是非常得庞大,而且我们在不同的场合、图片、明信片、照片、图录上面,都看过《夜巡》的画。但是跟大家说句实话,印刷出来的颜色跟原画并不能相提并论。其实我这个照片拍的就接近原始的颜色,大家能够看出来它并没有那么黑,也没有那么暗,所以能看出来它并不是一个夜间的活动,更像是一个白天在一个阴暗的交流里面所进行的,士兵要去出巡的这样一个瞬间。

从人物的外貌细节,包括服饰、武器、盾牌,都能够看到伦勃朗在这个时候已经试图转型,很多的人物细节已经开始模糊,这是他刻意而为的。因为他想制造一种更专注于神态的刻画,而不是在于美化每个个体。他们管它叫收购的PS,因为画家可以帮你美化一点。

早年的伦勃朗画的东西都很美很精致,但是《夜巡》之后,他慢慢的改变了这种做法,一会儿我还会和大家继续去聊。包括他这种舞台追光,一般的效果,而且你站在画前这些人物基本上和你同大,这样会营造出一种这些画中人在向你走来的现场感。这种现场感在我们看照片是很难达到这种体验的。

在《夜巡》居中而至的旁边,还有两张画,这两张画的尺幅不比《夜巡》小,长度比《夜巡》还要长,因为这个厅是U形,这儿有一面墙,中间是《夜巡》,这边还有一面墙,就是像讲台的这样一个规制。旁边这两面墙画的是什么呢?

3VZczeC8hHdTrw2SSVfAxoim4mJD1lycX8dnhkqg.png

弗朗斯哈尔斯《雷尼尔雷埃尔上尉和克尔内利斯尼吉尔斯中尉率领的连队》

左侧的这一张,我指的是我面对《夜巡》的时候,这两张画的名字都非常长,弗朗斯哈尔斯这张画的名字,叫《雷尼尔雷埃尔上尉和克尔内利斯尼吉尔斯中尉率领的连队》,记不住没关系,里就记住《夜巡》旁边有这么一张画就行了。

t6rZeb6Dzi2jOUqcFoxUHvUjgFIQBmcW1E9WKr4k.png

巴瑟勒姆斯·范德·赫斯特《第三区卫队连在队长罗勒夫比克尔的带领下》

右边这张名字就很长,艺术家的名字叫巴瑟勒姆斯·范德·赫斯特,画作的名字叫《第三区卫队连在队长罗勒夫比克尔的带领下》,所以我以后就简称《夜巡》左和《夜巡》右,大家就知道了。

为什么我把这两张画放上,第一是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配合着伦勃朗的特展,我还要讲一些和他有关的画作,以及他的经典藏品。最重要的,是大家要知道为什么这两张画摆在《夜巡》旁边,是因为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TOCVNclhMmheH1OF8Oa4kqCWNZJEQ5dUOofsIR2i.png

这个厅是这样的,这张图是我从官网上扫下来的,我自己拍不成这样,这张其实更长一点,哈尔斯这张短一点,大家要知道现场现在已经没有椅子了,因为人流太多,根本没办法坐在这儿看。其实阿姆斯特丹国立最早安排《夜巡》是这儿有椅子,大家可以坐着看。因为人太多,坐下啥都看不见,说实话你个矮,站着什么也看不见,所以一直全部都拿掉了,现在没有椅子,就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就这几张画,但是往这儿这么一比,高下立判。

我回到这两张,大家有许多发现,这两张都叫群像,和《夜巡》一样都是群像,它和《夜巡》的区别在哪儿?有朋友可以告诉我吗?意境,有说意境,有说突出主题的。但这不是《夜巡》最关键的特殊点,《夜巡》最关键的特殊点在哪儿?大家观察,这两张肖像画脑袋是不是都一边齐,每个人基本上都给一张脸,因为在那个时候,群像是怎么付费呢?比如说我和在座的10个人,我们群像便宜,有些肖像画很贵,像伦勃朗这样的你画一个人,就是价格非常得高,群像是降低成本的一个办法,而且人越多,大家均摊的就少。

但是就有一个问题是什么?每一个人的脸你都得画,因为每个人都付了同样的钱,所以这对画家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就是我这张画的构图里边,所有人的脸都得露出来,还不能是侧脸,都得是正脸。然后你还要有构图上的一些区别,所以你看改变的基本上是站姿,脸都是这样。这是当时群像的传统,但是伦勃朗把它改了,有一半哥们看不见脸。

其实能看见整张脸的这张画十来个人,很多人给了半张脸,有的连半张脸都没给。所以这张画在当时引起了巨大的争议,因为每个人还是给的一样的钱。但是伦勃朗并没有介意,虽然这幅画当时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但是最终还是奠定了伦勃朗今后在荷兰艺术上无可超越的地位

8、遭遇过“毁容”和“整形”的名画

uyHrq6WF8S45Sxt2Iff4ugTawjWA2LfoERJRPYJz.png

伦勃朗《夜巡》

接下来,我想首先给大家放一段有关《夜巡》的背后的小故事的视频,让大家感受一下。而且有一个《夜巡》的故事,我必须要跟朋友们说。就是《夜巡》这张画被毁过,而且被毁得很惨,怎么被毁的呢?1975年有一个男的拿了一把刀,在这个画上割了十几刀,画布上正面就这样刮了十几刀。

这个修复工作就进行了差不多8个月的时间,近100个人的团队做《夜巡》的修复,才最终把这幅画能够再完整地展示出来给大家看,这就是为什么永远柱子边上有一个人24小时都在那儿盯着,就怕出事。

这个纪录片告诉大家《夜巡》最初是计划放在什么位置上的。你在步入这间房间的时候,《夜巡》是最后一个你看到的,在这个位置。所有的脑袋一边齐,看到了吗?所以当时他们开一个玩笑,就是你一刀可以砍下所有人的脑袋。

这就是让《夜巡》最特殊的地方,他打破了传统。这就是刚才说的那张巨长的在《夜巡》右边的那一张,每一张脸都很清楚。像这个也付了一样的钱,心里阴影得多大呀。

9、一首和《夜巡》有关的名曲

关于《夜巡》,再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就是受《夜巡》影响的艺术家其实很多,不光在绘画领域,在音乐领域也有,包括作曲家,我们很熟悉的奥地利作曲家马勒,他曾来阿姆斯特丹看过《夜巡》。看完《夜巡》之后,他就谱写了一首曲子,是根据《夜巡》所产生的灵感,就是他的《第七交响曲》的第二乐章,就是完完全全根据《夜巡》的这个画面,给他带来的感触以及想象所谱写而成的。

我在这儿给大家放一个片断,让大家感受一下马勒这个曲子的旋律,大家能不能感受到《夜巡》这张画中的一些内容和意境。

时间有限,我只在这里给大家放一个片断,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回去找一下,马勒的《第七交响曲》的第二乐章。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对着《夜巡》找找感觉。

上传日期:2020年07月1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