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75903 雅昌公开课 > 赵汀阳&张文江《2019第七届“艺术长沙”系列讲座:渔樵与历史》 >[第5集]张文江:为什么文学和绘画都有“渔樵”的形象

视频信息

名称:赵汀阳&张文江《2019第七届“艺术长沙”系列讲座:渔樵与历史》张文江:为什么文学和绘画都有“渔樵”的形象
 

主题:赵汀阳&张文江《2019第七届“艺术长沙”系列讲座:渔樵与历史》

第五部分:张文江:渔樵是今天人类的意象

我也没有这个准备,我先回应一下赵老师,我的推测是一个就是渔樵和山水,一个是互文。互文就是说首先渔为什么在樵之前,这个是互文,因为山在水前,然后如果跟着走的话就是樵渔,但是他是渔樵,一个是互文,就是错开来互相弥补的作为一个组合互相不能推斥。因为同时可以问一个问题,为什么樵夫这样薄弱,居然不能把他删除?这个问题,还有一个为什么渔比较重要,相对重要呢?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就是渔樵的形象来自于《易经》上的伏羲,伏羲是做了一个网然后来捕捉兽,捕捉兽,鱼的记忆首先中国人讲吃饭,首先要解决食的问题,一开始对食的记忆,樵是怎么讲,熟食,首先有了食才是更加强熟食,这个渔的方面;另外一个方面伏羲当初用渔网来着兽的,所以鱼可以兼樵,就是把渔网是最早的创作的渔网是用到山上捕兽,作为皆绳为网布以天意。就是说又打猎,又捕兽,所以渔要比樵大,如果是这样解释渔比樵更重要,因为渔可以兼樵,另外一方面就是伏羲的创作一个是创作的渔网就是来捕捉是大大的降低了获取食物的难度。第二个就是制作的工具,用工具来帮助自己解决食物的难度;第三个用结绳,用一个组合的方式,用一种组合的方式来帮助自己获取食物,而这个有非常高的思维上的意义,用组合的方式,而这个组合的方式在我们今天依然至少在汉文中还保留着,其实在英文中也保留着就是互联网。就是这个网把它联系起来。我想大概可能和这个除了习惯性的因素,可能后边能解释的是这些办。

IcGtbjyZxK2g7jWm8nPo0VKQzZ4ulawTmOBBc0Ag.jpg

五帝纪·太昊伏羲氏

我再解释几句地和人:

因为我们现在是在21世纪的20年代,所谓前未有之大变局,大变局的一个标志就是海通。海通以来所以这个山水的形象会变化,我认为这个变化在于如果是从世界史的角度来看中国史,后边有一个背景是世界史,可以替换山水的是陆海,这个依然来自于地球的岩石圈和水圈,然后这个分两者的向度不同,从世界史的角度来看中国史必须做一个山水,而从中国史的角度来看待世界史必须作于陆海。作为渔樵观念依托的美学观念的山水来自于发端于中国的先秦。

《论语》里边讲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水在山前,这个大概跟渔在樵前有一点点关系,然后就是盛行于南北朝,作为一个美学观念的山水连称不早于汉末,跟佛教的进入有很大关系,搞艺术的人知道后来还展出一本山水画,但是我这里讲可能就已经偷换了赵老师讲的渔樵的语境。因为在渔樵的语境中山水是见证,而不是历史的舞台,那么如果从渔樵延伸,怎么样认识在世界局势变动下中国的一元形式不得不关注陆海,尽管还没有成为宇宙。当然他们有的源头跟地球的大气圈、水圈、生物圈、岩石圈这个对立有关,大气层近似天,水圈和岩石圈对地就是山水或者是陆海,而生物圈对应人。生物圈对应人,比方说在古希腊伊利亚特对应陆,奥德赛对应海,然后中国的尧舜禹也是由天而地,由地而水,而中国这个概念的建构,建构就是九州来自于域,这个基础来自于域,域,洲这个字就是碧水相间,然后我们现在还有如果在陆海的角度来讲就是五大洲、四大洋,诸如此类,但是这个洲是中国原来就是地中有水的这个洲的字的发展,其实英语中没有这个洲字,是中国人的创造。我们现在叫亚洲,这个洲字外国人是听不懂的,他们自己叫亚西亚,当然这些都可以分析,另外会讲一下就是刚才讲的万历十年,跟万历1582年跟这个档案还有关地中国世界史有两个开端,一个就是公元前八百年前,八百年有一个轴心时代哲学的突破,一个就是世界史的一个现在的世界史的局面,是大航海开始,公元前1500年。然后我们万历十年其实和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是1519年和1522年是麦哲伦的团队环球航行,其实没过几年,而在1601年的我们现在还在研究的空域外国全图,这个中国最早的地图上那边已经清清楚楚的有美洲,其实和发现美洲差了没有几年,中国的概念并非落后,好多我们这个“地”我忽略过去,只提几个纲要。

0Lr7u370rigDjHTx6R1rZqPKipXVFp3ZpYKpX7NL.jpg

[清]何翀:渔樵耕读图卷

渔樵是今天人类的意象,为什么要有渔樵,必须渔樵这个意象是为了邺出学科之外,以进行底层的思考。所以这个研究一个东西是在表层思考和底层思考是不同的,渔樵是底层思考,作为意象的渔樵本来大概念是想象,他不一定是甚至于是一定不是真的打鱼的人和做樵的人,打柴的人,而是一些就是不甘心于这个局限在某一个现在讲不甘心局限在某个学科里的人或者是不甘心当初,当时所处的古代是不甘心所处的这个生在这个位置的这个人,对想象自己邺初的原点一样,换一个思维来参考,这个就是渔樵就是身居边缘的观察者,渔樵有两个特点:一个是身居边缘的观察者,一个是不能脱离生存和劳动,也就是非专业,非专业,所以是凡俗和超越的结合,他观察的是历史整个的局,整个历史的其背景就是整个文明,所以亚里士多德讲过脱离城邦的人不是神明就是野兽,但是渔樵和两者都沾边,但是他没有脱离城邦,但是又相对这等于城邦边缘,所以这个思维跟那个有关,比方说世界象棋就是在格子之内,中国的象棋就在边缘之上。《易经》上还有无极的这种说法,所以用西方的概念来套东方文化会差一点点,相差一点点,因为渔樵的生活就是假设他们的生活已经足够能够安顿好,他关注的是文明安慰的根基,文明安慰的根基。其中也包含很多故事,所以很多故事,但是这个故事我们如果今天往上延展就是吃瓜群众吃的瓜,就是跟大家消化,而瓜又是什么?瓜来自于,所谓瓜为什么感兴趣?来自于秩序的失衡和重建。所有的故事里边都有秩序,但平衡秩序和平衡重建,所以从渔樵的角度来源讲胸罗万景,你读过书的数量多未必算是读书,而追溯文明的根基才是读书之书。中国最早的一本书比方说是《尚书》,《尚书》最早的名称其实就叫书,“上”是后来起的名字,上有两个意思,一个是上古之书,一个是尊崇的意思,这个都是后代,我们现在讲的书如果回到古代的语境,最古的语境所谓读书就是读上书,所谓尚书就是官方文献,如果容许我们对官方文献不从今天的角度讲,用一个现代的词汇来进行意义的话就是不是职业,是意义的话,大概可以提炼他的主题,可以提炼他的主题,可以称为秩序和文明。渔樵再引申我们不再做引申。

渔樵关注大致的都是历史尤其是文明的信仰,至少是我们看所有诗词,渔樵所关注的是,文明的兴亡是现在的词,当时没有文明,至少关注的就是王朝的兴亡。那么他这个可以说避免了历史学家的短处,历史学家可能不只是关注根据的问题,而关注具体的问题,直接跳到历史学家背后,所以还有模糊的正确和精确的错误之说,那么为什么产生这种情况,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赵老师的书中提到渔樵隐含着一个文化,不能再的生存问题,在初始阶段渔樵、哲学家和王者三个在一起,你看刚才渔樵的渔可以推到文明的初建者伏羲身上,渔樵这个哲学家,哲人,王者三者一体,以后分成等级社会,第二等分成等级社会以后就是《易经》上有一句话叫皇帝尧舜而天下治,那么到这个层面的等级社会渔樵就退出了,就是生存劳动已经有分工了,王者就退出了。当然哲人和王还是一起的,就是皇帝哲人王一体的,尽管王还需要补充学习,尤其是王的代表是尧舜禹,然后由公天下而家天下,哲人和王渐渐分离,这个在的时候有两个王和哲学家结合的比较好的例子。

YU7lhNszPkvxACaMjm4N1FXa1QgEtlfXYbITusYu.jpg

易经

然后到周代就是有周公还靠近权力中西,周公的后来产生的是的经学,另外一个就是比较远离这个权力中心,想返回权力中心的那就是孔子,孔子周游列国,就是试图回归权力中心的努力,这个和我们现在讲座不是一回事,他们想重建一个文明社会的这些努力,而周公的后来我们现在讲经学,周公后来是古文经学的源头,而孔子是今人经学的源头,那么在周公和孔子之间还有一个居于中间的人,也就是在官民之间就是老子,随着老子周王朝的进一步衰落,老子最后出走不知所踪,他去了哪里,现在他留下那本书,当然这本书是不是老子的有争论,我们姑且认为就是老子的,他留下一部《道德经》,以后他去了哪里呢?不知所踪,一种说法:佛教传入以后为了对佛教,有认为老子去画符了,去渡化这些人了,所以这个是道形成的道教。

另外还有一个就是形成了道家和儒家,道家和儒家对立,道教和佛教对立,这两个层面都跟老子有关。另外还有一个佛道交流以后产生一个后世的所有单道修辞,单道修辞里有一派文史派,然后又是和老子有关,那么假设我们把这些全都撇开,只是从生存的角度来讲,只从生存的角度来讲,老子出去以后能到哪里去呢?能做些什么事情呢?那么如果能做的事情,那就是渔樵。或者是做庄子中的匠人,依然所以老子是官系统的最后的,不是最后,是原始的官系统的代表,依然保存在他史观系统的源流,那么历史学家和渔樵的对立也可以看成关于史学的古今之争,渔樵代表的是老子背后或者是接续了这个传承是老子背后的古学传统、历史学家,接受的是经学传统,金代的传统,这两个应该是互补的,而史记记载的孔老相见讨论的核心问题是礼,也就是文明之学,古典学术的历史原来就是经石一体的,和我们现在讲的六经还是不同,这些都是后来的,他这个历史当时的存在本身就是所谓现在还有一个不成文法或者是习惯法,习惯法,那么对应西方的哲学和神学,以后经过孔子整理成为经,经学是个什么东西,我觉得如果把它转换成现代语言也不完全准确地展现,那么大致就是认为可以是宪法学,不等于宪法,是宪法学,经学的讨论很大程度上如果是关乎根本的话,很大程度上对于法学的讨论,对于何为正确的,何为正确的追求,所以这个期列就是公元前后期,就是史部是不独立的,经史子集的这个说法还是后来以后在汉末一直到南北朝出现了经史子,以及到隋书经籍志才分成经史子集,就是中唐的事情了,这个以后,有经史子集那才有历史学家,所以这个历史同时在中国最早的古代,历史同时就是经,同时就是哲学,也同时就是宗教。清史对应的是纷繁人和事,而青山静默无眠,而在距今起沟通作用求得是非专业的渔樵。

kN5J3plSwYRNo87cO7xvb5IBUhBjWnYDo2WWZKZO.png

王素 渔樵耕读卷 手卷

那么刚才赵老师还讲过一句话,就是渔樵至今化为休那么这个话怎么解,他背后的意义就是渔樵能分吗?不能分,作为一个意象祖赫里就是不能分,就是阴阳,渔樵就是阴阳,阴阳不能互相分离,阴阳分工合作,他们因为不能分离,两个产生了一个不能分离的话两个就是代际,分离了就是两个职业,然后化为休就是将太极化为无极,因应事事无求,渔樵的互相质疑,互相质疑,互相补充,互相寻找思维的漏洞,互相质疑是质疑思维的漏洞,互相补充是补充见闻所不及,他具体的结论为只有这一个意象,因为怎么讲?渔樵相当程度上更高的境界是他不与社会讨论,因为和社会讨论有危险,比方说苏格拉底在城邦里找一个随便的人去谈论,结果民众忍受不了他,因为民众忍受不了真实,结果就把他处死了,所以渔樵那么他们自我讨论就是在这个方面对历史…在互相讨论之间,自我进化,遥遥指向终极的原点,如果想象一下渔樵之间如果精神境界不一致,如果有强有弱的话,那么讨论不会发生,不会化为休。如果两个人分出胜负的话,一个人高,一个人低这个讨论就会结束。当然也可能有一段时间,一个走在前面的人要等一等,要让一让,等后来的人跟上来这个也是有的,跟上来以后继续讨论,所以渔樵的化为休,可以看成渔樵的自我练功,也象征着文明的进化,虽然落实到具体的人,也可能进化不了,这个大概就是我对渔樵的分析。

上传日期:2020年02月2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