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78288 雅昌公开课 > 赵汀阳&张文江《2019第七届“艺术长沙”系列讲座:渔樵与历史》 >[第1集]赵汀阳:中国历史中的“意象”究竟是什么?

视频信息

名称:赵汀阳&张文江《2019第七届“艺术长沙”系列讲座:渔樵与历史》赵汀阳:中国历史中的“意象”究竟是什么?
 

主题:赵汀阳&张文江《2019第七届“艺术长沙”系列讲座:渔樵与历史》

第一部分:赵汀阳:中国历史中的意象

我先抛砖,然后好戏在后面,我们一会儿听张老师的。

很荣幸我们有机会能够在省博湖南省博和大家一起讨论这样的一个关于历史的,也包括哲学的这样的一个问题。当然我们这个讲座是和艺术长沙是有关的。你们可能都知道,谭国斌先生创立的艺术长沙到今天已经是第七届,这是长沙非常著名的一张文化名片,那么今年在首博他的一个有一部分展览是在这个省博,省博这个展览是五个艺术家的五个个展的联展,非常有趣,如果大家有机会可以去看一下,这次舒可文策划的这个展览叫做“经验的位置”。这两个概念就是和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问题是很有些关系的。

eCVfmm8EHC6EDEplVtZPSzkzFNPoM2OEncydvVwL.jpg

第七届艺术长沙

我希望能够稍微解释一下:

首先我们说一下“经验”这个概念:这是一个常用词,我们都很熟悉,但是经验和经历是不一样的。这一点肆意有时候会被搞混,我想解释一下。为什么不一样呢?经历“历”是经过了,所以经历是一次性的。我有过一个事情我们经历过了,它就过去了,过去了就消失了,就没有了,所以有的人比如说见多识广,什么都去过,什么都见过,他的经历很丰富,但是他未必有经验,经验是比经历要高级的多的一个事情,而经验的关键在于“验”,这个“验”意味着这样的一种经验他不是一次性的,而是具有一种可以重复有效的事情,那么重复能够值得重复有效的事情,他总有一种阶层性在这个里边,所以像我们比如说过去以往发生的一切事情我们统称为叫过去。过去其实就是经历,而历史和过去就不一样。为什么我们历史这个概念和过去这个概念不是同一个概念,因为历史就等于是经验,过去只等于经历。那么我们留下来的历史,历史只是过去的一部分,并且是经过人们对过去的解释,解释过的过去,那么他是这样一种经验,是一种不断地重新发现,只有重新发现才能够表达经验这个验这样一个感觉,为什么不断地又重新发现呢?就是因为这个历史我们里头有一些值得在我们现实中甚至在未来又继续延续的意义,有某种意义,某种精神,我们希望他能够延续下去,所以经验是把过去、现实和未来能够串联起来的那样的一种意义。

另外一个概念“位置”这个概念很有意思,因为我们的经验都是要发生在某地,所以经验总是某地的经验,我们不可能说有一个普遍的经验,比如说我们不能说,我们有一个关于世界的经验,世界在哪儿?你得说出具体的底单,世界是一个概念,是用来思考的,而不是用来经验的。而我们某一个地方,每一个地方发生了一个事情,这才是一个地方性的这样的一个位置,但是这种地方性,在今天是很有意思的,他并不等于说一个本地的土特产不是这个意思,这个地方性是可以被重新创造的。所以每一个地方都在不断地创造出一种新的时空。所以这样的一个经验和位置,这样的一种互动的关系,就是我觉得是非常有意义的,事实上这个展览经验的位置这个展览里面的五个艺术家都带有这样的性质,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一下,他们在重新的创造经验,也重新在创造一种地方,重新创造一个位置。

8R7NeHTtwRLFnPhkHVbIvSg3jKQ2hdcKO2oqIJ6x.png

策展人和参展艺术家合影

接下来我们就要转向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问题,这个经验我们想,我刚才说到经验总有一个位置,那么经验最大的位置在哪里,最大的位置就是我们所谓的叫文明,文明是一个最大的位置。那么这个文明提供的经验不是我们的个人经验,他是要提供一种共同的经验,这个共同经验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分享、可以共享这样的经验,只有经验达到这个力度,才能够成为一个文明或者是一种文化的基础,要不然的话那就是你有你的文化,我有我的文化。表达这种共同的经验有两种在人类文明左右的有两种方式,一种叫做概念,另外一个叫意象。我们知道西方文明是最重视的是概念,西方的不管是哲学或者是其他的学问,包括科学、数学等等,所有的学问的基础都是概念,只有把概念搞清楚,这个底下的就好办了,所以西方学问的秘密或者说他的方法,就在于要找到那个破解概念的密码,那么破解概念的密码他们用的是叫逻辑分析,逻辑分析目的是要达到清楚的定义,有了定义之后就可以发展出各种各样的定义。

这个是对概念的重视,这是西方的思想传统,但是中国的传统有所不同,说实话概念不是中国的长项,我们可以观察到中国思想中有很多概念,包括大家都熟悉的什么仁义道德,天地,其实都是一些不清不楚的概念,我们中国从来没有对概念有过西方标准意义上的叫做清晰定义的概念,没有。因为中国走的不是这样的一条路子,中国走的是意象的路子,中国的意象他的重要性跟西方的概念是差不多的。也是集中了无数的含义和深远的意义在这里边就像一个概念那样,他有一个很大的容量,又来解一象的这个密码,当然就是有另外一种方式,这种方式就是历史的解释,我们通过历史的解释,而不是通过逻辑的解释,通过历史的解释我们又揭示出其中的线索,但是这种线索不是历史故事,不是说我们通过给你讲几个故事,当然有时候有一些人是这样的,但是讲故事是太浅了,中国真正破解意象不是通过故事,而是要通过为这个意象能够建构出一种历史性,历史性和历史这两个概念是不太一样的。

bbKBJo401jnrJ9EIbOEp5dbnHW4EJ0NZMZHfqN1Q.png

第七届艺术长沙 现场

历史当然就是由事件、由故事这么构成的这么一个过程,那么历史上事实上是一个哲学概念,是一个精神性的概念。我来试着解释一下历史性,因为这个概念也是一个比较复杂的概念,打个比方就有点儿像咱们音乐里面有某乐句他是音乐的母题,那么这个母题在不同的章节中他会不断地重现,以不同的方式重新,那么历史性有类似的一个效果,也就是说历史性这个东西是关于一个历史里面的一个本质性的东西,但是他也不能够说简单说就是一个结构,他是一个过程。能够控制历史这样的一种过程,我们再打个比方,我们知道有的咱们说算术题,有的时候除完除不尽,咱们假定说有一个除不尽的,最后是0.666,没完没了的6,那么这样的一个过程他不是历史性的,因为这个过程,这个6是不断重复,永远重复同样的东西,那就没有历史性了,就是一个单调的时间的过程,还有另外一种历史观念,比如说像福山、黑格尔,很多人,他们都相信历史有一个终点叫做历史的终结。那么只要你想到了历史的终结,基本上他就不懂历史,所以像黑格尔、福山这些人都是不懂历史的,都是外行。因为如果说历史有一个终点事先定好了,我们奔着这个终点去,这些所有的事件都是没有意义的。直接就跟直接等死差不多。所以只要给历史设计了一个终点。还知道去哪儿,那么这就不叫历史,这就叫神学,所以这种历史也没有历史性。那么这种历史性是一种他又有无穷变化,又有一个控制的东西的。因为所有文明都是有生命的,所有文明都是会死的,不管是西方文明还是中国文明,其实都是会死的,也许离死还很远,但是死的时候他有可能会变成另外一种意义。所以会死的他就有一个极限,但是他在这个极限中他又蕴含着有穷性,这样的一种关系,就是一种我们称之为叫做具有一种历史性的东西,所以中间有一些母题不断地再现,那么这样的一种历史性他的意义在哪儿,这个意义就是关键又在于我们又去寻找历史的语境,然后历史的语境如果和我们当代的语境能够形成重叠,这两个能够合起来,那么这个时候历史和我们当代就形成了一种共聚,双方相遇的地方,如果能够成功的相遇,那么就意味着说历史的这把钥匙仍然可以开我们当代问题的这把锁,如果能够开得开,那么这个历史就是活的,那就是一个活的生命。否则的话他就是只有纪念意义的一种遗物,就像博物馆里面有一些东西是遗物,而不是活在现实中的遗产,给我打个比方,我们我传说中的古代儒家的礼乐在今天就叫做遗物,在博物馆里面我们有一些礼器,从一些礼器我们能看到礼乐,那是遗物,没有用是摆设摆在那里,死了。而只有活的那个东西才是遗产,比如说中文,我们的汉字,这个是活着的遗产,有这样一个区别。

ufZSM7W9SxmEKvfhOTChKOy5ZYdo9ebdtnVaPd1p.png

讲座现场

那么中国的意象的这条路,刚才我们说要寻找这个历史性的这条路,关键有一个点叫做经史一体,中国的经和史是一回事,是同一个东西,同一个东西的两面,这一点是很重要的,这一点决定了这样的一个结构,就是凡是不能够成为历史的。经它就是死的经,如果一个经不能够同时成为历史,那么这种经没时间用,就是一个死的教条,反过来不能够成为经的历史也不行,因为如果你不能成为经的历史,意味着你这个历史没有独立自主性,没有自主自立的这样一个精神,也就是说明这个历史是被别人支配,可能是别人历史的一个附庸,没有独立性,所以那也不行,所以在这个意义上经和史必须是一体的,我觉得这是中国非常深的一个学问,我希望一会儿张老师会来解释这个。张老师他是研究《易经》的易学大师,也是佛学大师,一会儿听他来讲讲这个里面的一些道理。

上传日期:2020年02月2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