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69423 雅昌公开课 > 对话《重探中国油画第一人——李铁夫》 >[第4集]华天雪:从艺术史研究的角度谈对李铁夫的认识

视频信息

名称:对话《重探中国油画第一人——李铁夫》华天雪:从艺术史研究的角度谈对李铁夫的认识
 

主题:对话《重探中国油画第一人——李铁夫》

第四部分:华天雪:从艺术史研究的角度谈对李铁夫的认识

OKAoOQLRRgSWcvsmy7UbsoOWbaxG0PgZBDV3r9r8.png

《南瓜双鸭》 李铁夫 63.3x76cm 1930—1940年代 布面油彩

是真不了解,真不是谦虚,是特别不了解,在此之前一个多月前,胡斌把他们编的那本要出版的画册200多页,发展我PDF版的,然后我就开始看,看的云山雾罩的,因为这个人就是重复内容,其实比较多了,你们希望把一点只要有一点东西,哪怕一片纸都要放在上面,这是确确实实的东西太少了,既少而且很零散,而且不能串成一根线,这是很困惑的一个问题。然后这点儿东西因为看了就得停顿,看了就得老是这样被别的事情所打断,或者这个东西就难以让你一直往下读去这种的,然后读完了,你还是不觉得你知道了这个人,所以李铁夫是个很奇特的一个现象,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是一个很有名气,大名鼎鼎,同时你又真的对他一无所知的这么一个人,好奇怪,你只知道他挺重要,第一个出国画油画的,画的这么地道的,同时你对他真的很陌生这么一个状态,我想他的这种陌生,就是因为他太久在国外生存了,而且国外中国油画史,其实尤其是民国之前挺不像样的一个状态,你想编织出来,学油画一定要出去学,首先是我们自己像颜文樑先生,没出去之前自己做颜料、自己做画布,尝试各种各样的方法,一直在,那是比较土的油画,没有看到印刷品临摹,看画册临摹这样的一个状态,后来开始特别是1919年,一战一结束开始往欧美派,要么是在此之前去日本学第二手的西画,其实总的人数并不是那么多,他又撒在了全世界那样多的一个地方,又在一个国家,比如去法国去英国去美国,又撒在不同的城市,他们之间其实是各是各的,没有太系统,除了去法国,去巴黎这么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其他地方其实都挺散的,所以你说要建立像胡老师刚才说的,建立什么谱系这件事情,其实都是不容易的,除了像正牌的比如说,像正牌的比如说像徐悲鸿去了巴黎高美术回来之后,我感觉从那个正牌到这个正牌之外,其他的人其实都是散兵游勇这样的一个状态。其实我也一直挺困惑,像这个叫什么?李铁夫这样一个人,他的油画的成长背景,在西方却完全在西方,回来之后又是一种半隐居状态,跟谁都没关系,这样的一个人怎么纳入到,我们的中国油画史的写作。其实中国油画史就是这样,有他这样一个很特殊的存在,有能串成线的这样一个状态,都没关系,他该有的位置就应该有这样一个位置。

o5xoDtyGe3YtsJD0xIu6axcxSxTbIy3feSQ5j1EJ.png

讲座现场

另外我觉得他的研究状态,还是因为史料太欠缺,欠缺的程度不仅欠缺,而且他还有很多的隐晦,甚至是演绎,他自己开始在那儿编故事。或者说我觉得这个人的性格,甚至是精神上可能是也有点儿问题,就是他的这种因为我们今天说的特神,或者说有点儿胡说八道这个事弄的你就乱,而且他到底哪年生的,他到底有多大岁数,什么时候死这个事,他都不说然后一会儿一个,你就觉得这都能行吗?至少我们对一个人说他什么前30岁干嘛的,40到50岁干嘛的,这个全都没有,这个东西其实也蛮重要的,就意味着他到底什么时候出国的,他那个时候出国国外,又是怎样一个环境,到底能接触到什么样的一个人,但是我刚才听李老师我觉得很敬佩,一个是黄纳德先生一个是李老师这个,这么多年这么辛苦太不容易了,这个哇还不是在我们中国境内的哇,要去美国,甚至加拿大的这样的非常非常之不容易,我觉得您后来放的这几个人,7个跟他相关的人,包括赵煜 李济深 陈挺秀,这样一些人手里有可能有他的东西的,后来你又放了一些别的图片,我还是觉得不管这个人他自己有多少演绎,或者我们对他掌握的材料多么有欠缺,实际上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的作品,我觉得从你刚才放的报纸上放的那个作品,我都觉得好多,其实是比今天我们在下面看到的要强很多,那个水平还是够可以的。这个人当时在国内,他像是一个挺传奇的这么一个人物,之所以像徐悲鸿那样尽管对徐悲鸿,当面就很直白地表示说我挺看不上你的,但是徐悲鸿拿那个也没办法,就是一个是他的资力他的辈分,他的年纪在,另外他的确就是画得好,从他现有的无论是画肖像 静物,甚至刚才画中国画的山水,居然也可以画成那样,确实是水平是很厉害的。在那个时候,至少在那个年代,在中国油画史很初期的一个状态,他的这个状态并不匹配,中国的油画发展史的那个阶段,他匹配的是后来的阶段,跟他的成长经历,跟他在国外学画是有关系的。

H9PqNiexg5rcUuTJC4qC0StRizSbhdAFcPmynpMz.png

《盘中鱼》 李铁夫 82x97cm 1941年 布面油彩

另外从他的画上也能看出,他的这个脉络跟徐悲鸿他们不一样,他是美国的,不管他是不是真的跟萨金学过,跟切斯学过,他那个东西就是很美国,笔触很大的,很爽快很明快的这样一个状态,而且真的是很准,而且颜色特别好,是这样的一个状态,所以他有他的功绩,我觉得还是要尽可能地找到他的画。我一直听胡斌老师说,广美收藏了他的90%的画,恐怕从你刚才的梳理上来源讲,看来没有90%。

李铁军:有40% 50%的,我现在能掌握的50%。

华天雪:广美有200来件左右,所以其实外面还是有可挖掘之处的,不管这个人怎么样,其实也还算蛮幸运的了,他最终能够把这么大宗的东西,整体地交给了一个地方,这个东西算是他很幸运之处。

另外其实我对建国初,那个时候的中南美专,把他从香港请回来这件事情还挺有兴趣的,实际上可能跟他的革命背景,和对中共的一个特别很友好的一个表态,一直就很支持中国共产党,跟这个大概是有特别重要的一个关系,所以最终他能落户在广美,最终能把他最后的这部分东西,整体地捐给了一个地方,在他来讲是挺幸运的,对中国油画史也是很幸运的一件事情,我大概就先抛个砖先讲这些吧。

上传日期:2020年01月2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