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03739 雅昌公开课 > 对话《重探中国油画第一人——李铁夫》 >[第2集]李铁军:李铁夫在美国的活动点滴

视频信息

名称:对话《重探中国油画第一人——李铁夫》李铁军:李铁夫在美国的活动点滴
 

主题:对话《重探中国油画第一人——李铁夫》

第二部分:李铁军:李铁夫在海外的革命与艺术活动及作品流传——美国的活动点滴

非常感谢大家的到来,我叫李铁军,名字差一个字,但是没有任何关系,先说明一下,因为我每次跟别人谈起李铁夫的时候,他就说 哎 你跟李铁夫什么关系,其实没关系,就是我作为他的一个研究者,他是被研究这么一个关系,因为我接触李铁夫的东西是在2010年,我进到美院的美术馆以后,然后就是做一些典藏的工作。那么我在翻看我们的账本的时候,我就发现李铁夫,我称之为是我们美术馆的一个镇馆之宝。所以我就开始关注他的作品,然后关注到他的整个的人生,到现在应该也有差不多七八年的时间,七八年下来我也对他有了更多的了解。

在去年的暑假,我去了一趟纽约,去的原因,主要是看看李铁夫生前主要是在纽约,在国外的一个情况的调查,我可能会讲的稍微久一些,因为我准备了200多张PPT。刚刚大概几个老师也说他们不太了解,不太了解我可能稍稍懂得一点的话,我就讲的稍微多一些。

PTIyYeNRIMdFdyK98lBC0nRQnFcSMwTxWcDs5VpX.jpeg

1909年12月,中国同盟会纽约分会成立合影,图中8为孙中山、13为李铁夫

我大概讲两部分内容:

一个是他在美国以纽约为主的,一个活动的点滴,另外一个方面是关于海外和国内外,他的作者的一个线索。那么我去纽约是为什么要去,我是从我们的一件藏品开始说起,这个藏品是一个设计稿,“异想之新装”,我当时也不知道是干嘛用的,为什么画一个这样的一个人物,后来我看了他的上边把它反转过来,名字“白话剧社用鉴”,这个是我后来查了一下,竟然可以查到这个白话剧社,他现在叫做“民智剧社”,白话去掉了,然后有详细的地址,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最后查到了,这是在去年年初跟他们见了一面,这个就是伍曼红,就是现在的剧社的社长,这个是副社长,这两个都是他们的社员。他们在春节期间回家,然后我就跟他们见了一次面,我就说我能不能去一下纽约,后来我就去了。在暑假的时候因为有人接待我就去了。那么我在纽约的时候,我就呆在唐人街,总共呆了差不多一个月,三个多星期八,那么就是走访的各种社团,因为我们知道李铁夫在纽约,他参与了很多活动,在我们的记载里面1909年,成立了纽约的同盟会分会的时候,他是参与的。然后包括刚才那个剧社,那个剧社是1925年的时候成立的,而李铁夫是创办者之一,白话剧社也就是说他创办了一个越剧团参与,纽约是这样的,这个是中央公园,然后下层 中层 上层,下层曼哈顿的唐人街都在这儿,转正过来,那么李铁夫主要活动的就是在这个地方,那么当时唐人街是怎么样一个状况,我大概说一下,因为大家可能也有所了解,那我就说快一些。

唐人街你看一百年前、一百年后,右边是一百年后的,就是现在的状况,然后左边是一百年前的,建筑和结构方面没有太大的变化,这是一个小公园,也是在那边的,那么在一百年前的人口是这样的一个变化,纽约华人的兴起是因为西部的衰落,和西部铁路建设的停止,然后排华的开始,在1862年的时候美国就推出了排华法案,在西部的华人就非常地受到排斥,而相对来说纽约东部的纽约排华的情绪,也没有那么严重,所以大家都往纽约走,在1870年的时候只有29个人,然后到了1880年就开始上升,到李铁夫在纽约的那段时间,就是00年到20年代那段时间,大概就是五六千人的规模,我后面还写了一个关于女性的记载,女性是非常非常之少的,最初只有十几个到最后也只有500多个,那也是不足1%,也不足1/10,早期的唐人街几乎看不到中国的女人。男女的比例这个是另外一个数据,不是纽约的数据,这个是旧金山的数据,当时就有一些这样的记载,年轻的女孩450一个,中老年的大概1-200美金,当时的物价是这样的,我查了一下,纽约一天的工人的工资,大概就是2块钱左右,他们是按一周像洗衣工人,一周的工钱6天12块钱,那么包吃包住,然后他们省吃俭用,一般一年能够留下200-300,甚至400美金的,那么大概一年的收入就可以买一个老婆。华人在外面有各种的社团,我现在大概介绍了一下,我把它分成三种:第一种是我们讲的是社会组织,就是台面上的,就是公开的,然后是大概像这种会所,有一些是以家乡,比如说台山会馆,还有合在一起的就是连城公所,然后最高的一个或者是对外的,在美国作为代表的美国人在唐人街,出什么事的时候他们就找中华公所,中华公所是囊括了所有的这些会所,这是台面上的,然后有一些秘密组织,或者是现在来说洪门,比如说洪门,我们叫堂口,安良堂,安良堂的创办人是司徒美堂,大家都知道,那么洪门和安良堂的关系,也是大概有一种历史的关系,但又不是非常的明确,像协商工会也是其中一个堂口,这是当时在纽约最大的这三个堂口,就是这三个。当然还有各种小的我就不说了。然后下面这些就是一些关于文化类的,文化组织,就像牧师纪念堂,然后一个是新城书馆,新城书馆最后是他创办的,然后提到李铁夫创办的白话剧社,是民间的文艺社团,除了这个白话剧社还有一些别人的,比如说中国什么剧社之类的,中华舞蹈剧社之类的,还有好几个。

1DduCmol1HEfp9xSUbTQd2Miw6vDY99kpYkcpOVy.png

《画家冯钢百像》 李铁夫 90.5x71.2cm 1934年 布面油彩

这个是台山的唐人街里面,台山公所的位置是非常巨大的。早期在纽约人口最多,势力最大的是台山人,中国就是那个谁陈丹青的老乡,人最多,然后势力最大,所以他们的势力,在当地是比较抱团的那一批人,势力很大,然后剩下还有各种,比如说就是鹤山的,鹤山就是李铁夫那个鹤山,然后像这个开平还是哪里,新会开平的,这是开平的,然后各种会所,这是新会的,坐落在唐人街的几个角落。因为台山公所的势力太大了,其他的小的都没法跟他抗衡,然后这些小的,刚刚看到的这些小的全部联合起来,形成了一个叫连城公所,也就是说连城公所是这些小的公所的,一个团结起来以后,选出来一个代表作为一个代表,他们是为了跟台山公所抗衡的那么一个关系。现在的样子,然后他们现在还有18个小的公所,下属连城的连城公所,那么连城公所和台山公所,他们这里又有一个中华公所,中华公所是干嘛用的,1890年成立,主要是对曼哈顿,对纽约对美国政府的,也就是说美国政府要找唐人街办什么事情,或者是唐人街出了什么事情,他们就找中华公所,那么中华公所整个一个关系,跟这两个,这两个公所之间每年,每两年选一个主席出来互相交替轮流做庄,像现在的公所叫公所的主席我去的时候,叫武锐诚,他就是属于连城公所的,那么等两年以后,他就换成台山公所的来做主席,就这样轮流做庄。

GfCuQgslhKhZis7eWbj0CH2iP9hnPCGQgq94lOfA.jpg

纽约唐人街

刚刚讲到洪门,百度看到了一个洪门,这个是上一任的洪门的周国祥叫瞎仔,然后在2016年的时候被判了2900多年的有期徒刑,所以我也不想延伸太多,这就是洪门的状况。

另外这个是也是堂口,也在唐人街上,这个是安良堂,安良堂是26岁。司徒美堂26岁的时候成立的,他人最多的时候达到2万多,也就是说他有2万多兄弟在美国,后来再回国以后,他就变成了我们致公党的主席。

刚才讲的另外一个社会团体,这个纪念堂李涛,李涛是一个可能大家不太了解,李美布是他的女儿,可能也不太了解,但是胡适大家就比较了解,胡适是李美布的同学,李美布是哥伦比亚大学,中国第一个经济学硕士,是民国第一批派往跟詹天佑这批人,一起派往在美国留学的那么一个人。这个剧社是1930年白话剧社,他们其中开幕时候的一个场景,里边有个人很像李铁夫,但不知道是不是。

再讲讲当时的一个报刊,因为我们看到了李铁夫最早的记载,是在1915年的一个报道,1915年这个报道里面,就有李铁夫 孙中山等几个民国这些先驱们,给他写的一个介绍、介绍书,这个展览就会有一个介绍,这是非常正常在当时推介李铁夫,这是最早的是1915年。

出处我们一直都没有查到,从开始到现在我们都没有查到,所以我去了其中一个,我就说到底他是出在哪里,1915那么早,应该不会是在国内的报刊,应该是在国外,所以我就在纽约就查了这些报纸,那么这几个报纸是最有可能的就是这个。现在我还没有查到,只是说我知道了这些报纸,《名气报》是1915年的时候创办的,然后它最后成了一个国民党的一个机关报,孙科曾经在那里,1917年的时候他发行了英文,最初只是中文,后来发行了英文,孙科在这里做翻译和总理,然后它的地址有变迁。

你看这里又看到从安良堂。都是一棵一棵的,安良堂,他本身安良堂也有他的报纸,是吧。关系非常微妙,然后这个报纸在1958年的时候,就彻底的就没有了,停刊了,那么这个报纸现在哪里可以找得到呢,我觉得可能在国民党那里就可以找得到。

1JlVKgSfNUOa3XWgMMMkpfsFYIggEd57KUxB2yRR.png

《未完成老人像》 李铁夫 59.6x45.9cm 年代不详 布面油彩

那么唐人街我稍微介绍一下,其实唐人街很小,现在统计出来唐人街有80条街,但事实上在一百年前,主要的就是三条街。一条 两条 三条,这一小块其实从南到北,一直到这儿,距离大概就300米没有多少。到这边是83号 86号。一个房子大概五六米宽,其实也没有多少宽,就两三百米那个距离,这是一条斜的,东西走向,然后这条叫街,这条叫街,这一条叫物街。大家不会讲白话,其实这个为什么叫物街,这是白话里面叫“megai”,所以他是用白话来翻译的。我们读成普通的话时候,就跟megai没有什么关系叫物街。

在这条街上,我调查了一下从1号到83号,这些地方都是跟李铁夫有关系的地址,或者说是在当时能够查到的一些地址。就是83号里面你可以看得到,有十几个地方都是可以知道,当时他们都是一些什么会所,比如说47-2,比如说美东的总部,国民党的总部现在的,之前的就在这里,其实很近,一家挨着一家。最出名的还是旅顺楼,一号就是孙中山第一次到纽约的时候住的地方。另外一条街叫P6街,然廉租公所,名气报,然后还有鹤山会所原来都在那儿,然后是,其实是一个翻译过来的,然后这些街都是比较接近的一个位置,最早的,孙中山住过的地方,然后在他上来一点点,刚才那个在这儿,这里就是旅顺楼,现在大家都把它当成是,国民党同盟会的会址,其实他在旅顺楼做会址的时间,是非常短的,但是因为这个旅顺楼因为比较出名,所以大家都把它当成是会址,它在那里做会址的时间大概就两三年,在没有装防火梯之前,以前唐人街的布置是非常漂亮的,是有这种非常中式的这种装饰,现在都没有了,都拆掉了。这个是国民党,国民党的在这儿,然后这是洪门的,你看就那么近,洪门总部,美东国民党的总部在这儿,就隔了两个楼,在它的斜对面就是台山的公所,这里有一个天主教的教堂,这个是鹤山公所,鹤山公所的斜对面就是连城公所,然后这里就是,徐龙山成立洪门的地方,成立纽约分会的地方,同盟会纽约分会,这个是李铁夫,13号。这是安良堂,现在的安良堂,也就是司徒美堂创办的安良堂。披露街一条非常神奇的街,很短一百多米,在这个地方有协胜公会,然后旁边再一点就是以前的名气报的报社,这个纪念堂在这儿。  纪念堂这三个字是胡适题的,胡适跟李美布之间有一段故事。现在的里边的内景地,然后这个现在也是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个现代牧师,也是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个教授叫吕泽华,我跟他也是拿了一些资料。李涛牧师他在10年代,就被称为是唐人街师长,这是他女儿李美布。有一篇“胡适眼中的圣女”,跟李美布之间的一个关系吧,这个我就不延伸了。

KgdtTEC1QRZpCSPBuPALNCsoaQycdKGPU8JuLy3m.png

这个窄野街,其实这个窄野街,我不知道它为什么叫窄野街,其实它翻译过来如果是音译,应该叫多亚斯街,因为有一些地图也会叫做多亚斯街,就是这条街,这条街有一个转角的地方,被称之为是在二三十年代,一二十年代被称之为是叫做喋血街头,或者是翻译过来,直译过来叫做流血的街头,因为很多帮会,他们在中国地盘然后打架的时候,通常在这条狭窄的这个砖的角落,也就是在这个角落,这个角落刚好有一个邮局。也是我在美国的那段时间,就是去年的7月20几号,特朗普签署了一个法令,把这个邮局更名为李美布邮局,所以你们下次再去纽约的时候,就看到这条街它就变成了李美布邮局了。这里有一个探花楼,探花楼稍微可以讲一讲,就在这条街上,这里还有一个现在叫做华南冰舍,这里曾经是李涛布道的地方,这个也是。

那么在纽约之外他还有在哪里活动呢?

李铁夫在1948年的时候,在上海的洪门写过一篇这样的文章。从这篇文章里边我们就大概知道,李铁夫在洪门到底在资助,或者是在参与辛亥革命的时候,他大概做了一些什么事情。

这个看得到,当时有两帮势力最大的一个是保皇党,就是康有为的,康有为在国外有100多万的信众,每个人给他2块钱的会费,然后就是300多万。那么后来孙中山去了纽约要宣传革命,然后跟的人非常之少,可能就几十个人。后来他就拜了洪门,成为洪门的洪棍,洪棍就是专管打手的。在这个地方,他参加洪门是1904年,1904年以后就开始以洪门的身份,在洪门的保护之下,到处去演讲和筹款,李铁夫也是其中的一个跟随者,你们可以看到这里大打出手,然后受伤几百人,就把保皇党打得落花流水,就是他参与的,讲一个暗杀的活动,他参与了这个暗杀的活动,当时就成功了,也就是汤化龙,还有李铁夫,这个记忆是有问题的,经常有错,其实真实的年代是1918年,他继承了是1913年,他就带着兄弟然后汤化龙逃到了加拿大,加拿大有一个兄弟剃头的,做剪发的,然后就在这个地方也叫烫化楼,所以烫化楼经常就会被大家误认为,刚刚我讲的那个烫化楼,其实这个烫化楼是在维多利亚城,也就是在我们讲的现在叫做温哥华,温哥华的南部有个维多利亚城,那也是中国人聚集的地方,那里也有个烫化楼,所以这个不要谈混了,也就是说在烫化楼,李铁夫也写了一首诗,也就是说他在孙中山和王昶见面之前,是在捕杀汤化龙之前他们就在温哥华见过面,也就是说李铁夫在温哥华有活动,跟孙中山一起在温哥华呆过。这首诗是1909年写的,是李铁夫写的,当时他就讲了,跟孙总理,跟王昶,致公党在烫化楼,这个烫化楼指的不是纽约的烫化楼,是温哥华的烫化楼。所以也就是说这证实了,他不仅在纽约活动,在温哥华也活动,此外还有什么活动呢?我就找到一个线索,这本是红宝书,我今天把它叫红宝书,就是李铁夫的资料,基本上从这本出来的,1989年的时候迟珂和曾令召老师,他们主编的。里面有几个对联,四个对联,它下面备注了一下,以上四联在大埔赏析诗社参赛。大埔是哪里,大埔就是旧金山,然后他提到两个人一个是。进士,我查了一下,他是当时的国民公报的主笔,旧金山的。

那么又是谁,我查了很久,这个又查到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但也不奇怪,在吴州,是吴州人,然后是在李济深的家乡,有一个叫大坡中学做老师。所以我就对这个大埔,现在也还是有一定的这个……疑问,不一定是在旧金山,有可能是在桂林,桂林有个大埔,然后苏旺魁呢,他所在的学校叫大坡中学,大坡中学其实就是李济深捐资来建立的中学,在他们的家乡,到底是在旧金山还是在桂林,或者是在吴州,我现在还没有能够确定,但主要是要看这两个人是否同时在1943年的时候,他们都在桂林,如果他们两个人都在桂林的话,说明这个地方在桂林,如果他们两个人是在1909年的时候,是在旧金山的时候,说明他们就在旧金山,这还需要继续调查的。刚刚说到这是1925年的时候,书里面,他当时还是主笔,刚刚讲的主要是跟国民党,跟我们讲的是洪门,跟这个之间的关系。我刚刚讲到最开头讲到白话剧社,里面是李铁夫创办的,所以我就稍稍再讲一讲。

N6jvN8Um40pHuwI7n1TwIioan3q3vQxaylzv5le5.png

李铁夫不仅仅是一个画家,他还喜欢唱戏,这个是在后来的记载里面,在我们资料里面都有,比如说他有一些听戏的票还藏在我们那儿,然后更为初级的是在他去世的时候,有23个花圈,就是当时的23个花圈里面,居然有超过1/3,也就是8个还是9个的剧社在给他献花圈,也就是超过1/3的花圈,是由唱戏的人给他送的,可想而知他对戏剧的热爱,或者是和在这个方面的影响。

我就查到他这个剧社以后,后来我也调查了一下,这个剧社最早是在这个位置,现在叫孔子大厦的这个地方,后来就到了这个位置,然后再到了这个位置,再到这个位置,其实都很近,从这儿到这儿大概不到200米,从这儿到这儿大概是五六百米,从这儿到这儿那也就是四五百米的地方。

在这个位置呆的最久,总共待了超过50年,从1930年到2016年都在这个位置,是一个犹太人的房子的顶层,这是孔子大厦,最早,现在已经拆了,之前在这个位置,后来迁到了这个位置。你看就这么一个地方,然后现在的位置叫街。现在这一层是2016年之前就在这一层,总共有3000尺,用英尺,平方英尺是非常大的一个地方里面的一个场景。后来现在就在这个位置,这是他们的会长和副会长。这是我去的第一天,凌晨一点多钟到的时候,所以我就暂时住在他们这儿了,酒店当时没定下来, 2民智剧社现在叫做。这是他们的标志,现在的标志,但之前不是这样的。

现在的面积大概就是,两室一厅的一个房子,这是唯一他们留下来的,剧社的以前的东西,其他都是新的了,很可惜。所以刚才那个1930年的时候,因为1930年的时候李铁夫还没有回来,我看到这个照片里面,可能有可能这个是李铁夫,但不确定,因为他是印刷在书上的。

李铁夫还做设计,我怀疑这个是他做的,这个是民智剧社早期的社旗,六星代表了六艺六青等等,然后有红绿蓝三个颜色,现在的剧社,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换成了这个,这个白挺好的,这是后来弄的。这是比较早的,关于剧社他的记载。

sWdbzWmtioujVGhG6JVlFwDOS3VmJAo2IFJjgOj7.png

《男侧面像(男大学生侧面像)》 李铁夫 60x48cm  布面油彩

画景,画布景。1930年赈灾黄河水患在赈灾,然后演员,包括李铁夫在内,也就是说他除了画布景,然后他还要上台表演,这是一个,而且表演的剧目都有。这是当时,这是比较晚了,比较晚的时候,他们在唐人街演出时候的一些盛况。1930年的时候,他们主动筹得的款项,全部捐给了当时的国民政府,然后给他们发了证书,其实还有一个锦旗,但是锦旗他们也弄丢了,包括现在这个他们也都不知道放哪儿去了,很可惜,这些就是他们仍然保留下来的,当时的一些东西。这个金山乡其实丢了很多了,这是我在他们的另外一个社员的家里边,他拿回家办了,因为当时搬家的时候东西太多了,他觉得可惜了就拿了回来,这个应该都是李铁夫做,在的时候他们留下来的这些道具、演出的道具,非常沉很重,实铁的。一直从有一笔那么长。

我还发现了这个东西,我不敢肯定是李铁夫画的,但是我查了一下能够在剧社里边画画的,也只有李铁夫,总共有12幅,但是这个东西已经都丢掉了,总共有12幅,背景就是演戏时候的背景,这是一个真人的高,十几年前他们拍的,拍完了以后就放在那儿了,就没有再动过,而这个东西因为最早的,现代的剧社能够记起来的,最早进到剧社,大概50年代进剧社的人,他们说都没有再用过这些东西了,也就是说在50年之后,他们就没有再用过这些东西,在2016年他们搬家的时候,居然把它全部的都清出去了。我还去了华人的博物馆,华人博物馆是在唐人街的附近。之前在唐人街,这个比较熟悉的,这是演戏的王柳香,当时的唐人街的场景,有一些历史照片是骗人的,你看这个人给去掉了,很有意思,这个PS不是我们现在才有,很早以前就有了,为什么会去掉也是很奇怪的,这个不延伸说了。

这个稍稍说一下,这个医生叫喜医生,他们当时叫医生,他救了很多人,收了很多钱,但是他一直也没娶老婆,也没有孩子,最后在他去世的时候,他们在他的家里面翻出了,总共有2万多美金的支票,一直都没有兑现。

这是华人博物馆的典藏在二楼,是在唐人街里面,不在他们的博物馆里面,这是我去了以后,认识的现在的典藏部的马悦中国人,是东北的。在华人博物馆成立之初就开始参与,现在还在做典藏。他给我看了这本书,这本书很有意思,里面有一个叫的照片,赵公璧就是跟李铁夫一起,成立了在民智剧社,不叫民智剧社,是在名气报创办人之一,跟李铁夫同是同盟会的会员。

我想讲讲那个学校,李铁夫在这个学校,刚刚胡馆胡斌老师也说了一些,我查了一下,确实能够查到的或者是确切的学校,现在比较确认的一个是国家设计学院,一个是艺术学生联盟,其他的几个学校我就先不说,这两个学校我去做了一些调查。国家设计学院,现在的名字,其实他以前有很多名字,最早的然后变成了这个。李铁夫在的时候用的是这个名字,现在也是这个名字,大概1897年到1917年之间,他们加上了美术,名字其实这里有一个解释,他的Design其实在当时,他指的并不是我们讲的设计,也就是说他做的主要是传统的艺术,他的校址也在不断地变化。李铁夫在的时候位置在这个地方,这个学校有一个特征,他一成立之初他就有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学校,另一部分是展览馆或者叫博物馆。学校和展览馆有时候是一体的,有时候是分开的,通常都是分开的,比如说在李铁夫在的时候,他们在109街和中门叫什么街,这两条街之间的一个地方,但是不确定是哪一栋楼,因为只是在那个区域,比如说他们租了别人的房子做的,然后他的展厅是在这个位置,这个位置,我为什么标个红色,因为这个位置就是现在的另外一个学校,艺术学校联盟的位置。也就是这两个学校,你就可以看得到那个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他们上课在别的地方,但是他们的展览馆是跟学生联盟是一样的,这是软件自带软件翻译的,不太对,但是意思大概知道。

用地图看的更清楚一点,原来的学校就是中央公园,中央公园的这个位置,从这个角落下来,就在这个街口,大概这个位置,就是109街这个位置,现在的学校在这个位置。中央公园的附近,从这里搬到了这里,现在大家去看,去找的那个地方就是现在这个地方,它旁边有一个非常出名的美术馆叫古根海姆。

这个地方就是现在的学生联盟的地方,也是李铁夫在的时候,那个国家艺术学院的展览馆,也是在同一栋楼里面。也就是他们的展览馆可能是公用的,可以这么去理解,一个地方,现在这个地方,这是这个地方,这里还会有大都会,还会有现代美术馆,这附近都是一些最著名的画廊和美术馆。这几个街口,我都不知道是在哪一栋,哪的一栋都很像,因为这个楼都是旧的,看着都是有上百年的感觉,现在的地址在这儿,这个大家就知道的,古根海姆就隔了一条街,这个学校现在在这儿,然后他的博物馆在这儿,从这里转个街角就是他的博物馆,我去的时候刚好他们都在装修,挂出了牌子,说是在装修,所以我都进不去,这是他的博物馆。

SVxLECKJeNMpdvTvffgNbjaY8S0BNDFMPNYLac9y.jpeg

半卧在草地上的李铁夫

李铁夫讲到他1916年的时候,成为这个学院的院士,我们再考察一下他到底是不是院士,我是提出怀疑的,但现在基本上可以证实,他根本不可能成为院士。

我查了他1825年以来所有的院士的名单,没有一个仪式是李铁夫的,然后我还找到这本书,这本书是1825年一直到1925年之间,这一百年间所有的院士包括预院士,他有两种,成为院士之前可能有很多人,先成为预院士,或者是预科生那种再成为院士,那么这些他们的收藏里面,有一个硬性的规定,在1997年之前都有一个硬性的规定,每一个原始在入选成为院士的时候,他们必须交一张他们的肖像。肖像成为他们的一个收藏,除了交你的作品以外,作品里边必须有一幅是你的肖像画,所以我就买到了这本书,这本书风格便宜,后来寄的很贵,总共用了七八百块钱,这本书里就会有所有的,1826年到1925年之间的,所有的院士的肖像,我查了过去一看没有一个亚洲人的面孔,包括后来说的所谓的国基康雄,日本的国基康雄也入选了院士,也是没有,其实都没有,这两个人都不在原始的行业里面,一个亚洲人的面孔都没有,虽然我看不懂英文,但是人,形象我是看得懂的,这是他们书里的那些一些作品的图片,列举了一些。他这个学校以传统、以保守出名。纽约学校,纽约艺术学生联盟,很多人都在那里读过,闻一多在那里待过,艾未未,还有一个更出名的是陈丹青,他们都在这里待过,也是在这个位置,离中央公园就是两个街口,从那里转弯过来300米不到,我去的时候他们也在装修,不知道为什么我去的地方都在装修,不装修的时候他是什么样呢?是这样的,这是陈丹青一九九几年的时候,我在网上搜的,他原来是这个模样,这个学校就是从一创建到现代为止都没有动过,这是他的不动产,而这个学校创办本来就是由,国家艺术学院的一些老师和学生创办的,他的作用主要是西部了国家艺术学院,严格入学标准等等这些,有点儿像我们现在所说的成教,只要交钱你就可以去学,没有任何的限制,不管是零基础还是N基础都可以,整个楼里面都是画室,一进门左边右边,有一个小画廊,左边 右边都是画室,每个画室都贴了学生勿入的等等这样一个标志,然后面积大概是我们这里的2/3那么大,然后有小学生 幼儿园的,然后到七八十岁的老太太 老头都有。他在二楼的夹层,二楼三楼之间有一个夹层,里面有图书馆我就查到了一些资料,最早的是1926年的一个资料,1924年,这是1924年的,1924、1926、1927,这是他们的院史版画,我就查到里边每一个册子里边,都会有他们的一些课程和收费的标准,15美金一个月一个课程,像男人体写生、女人体写生,都有收费的标准。

李铁军:李铁夫的作品是这样的,还是有一定的相似度,刚刚讲到另外两个人,一个是1890年出生的,也是中国中山人武泽书,他画了孙中山式的人,这是他当时的作品,比李铁夫要晚一些,更晚的是朱沅芷,朱沅芷是很出名了,这个是一个非常神奇的人物,去世的时候只有57岁,他的画是非常时尚的,在当时来说,所以说他在美国应该说是,最成功的一个中国画家,这是在大多数博物馆我就查到了,这些当时李铁夫所看到的画,是这个模样的。他画的是这样的,很高,刚刚看到的那个鱼是切斯的,现在这个是李铁夫的。

我要去的这个档案馆查一些什么资料呢?主要是查李铁夫的,大概在这个位置也很近,在第五大道跟公园路,公园路那一带,在这个位置,在大概6楼查到了一些资料,我还没有来得及查,因为有这两个学校的一些报道,和学生登记的名单,我想讲一讲中央公园,中央公园里边因为我们有李铁夫的照片。然后我找到了李铁夫,当时曾经在中央公园活动的一些痕迹。这个是在中央公园的一个动物园里边,这是法国人送的雕塑,现在已经移开了,已经不在了,这个照片已经是前几年的照片了,不仅拍了一张,而且拍了很多张,这个动物园里边有各种动物,所以李铁夫画了这些动物,有可能在那里写生,就是中央公园里边的风景,然后李铁夫画水彩,这是李铁夫在中央公园,中央公园里边他经常去的,爬树干嘛的。应该不像是李铁夫,应该是他的友人。

上传日期:2020年01月2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