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21600 雅昌公开课 > 邵彦《山水与颜料——青绿颜料在山水画的应用与<千里江山图>的性质》 >[第6集]邵彦:关于存世的最早几幅青绿山水图

视频信息

名称:邵彦《山水与颜料——青绿颜料在山水画的应用与<千里江山图>的性质》邵彦:关于存世的最早几幅青绿山水图
 

主题:山水与颜料——青绿颜料在山水画的应用与《千里江山图》的性质

第六部分:关于存世的最早几幅青绿山水图

首先从面貌上看,这两者的色相是非常近似的。

下面再要解决一个问题是,这些寺观佛寺壁画是怎么影响到我们的青绿山水,为什么我说青绿山水是受一些佛教绘画影响形成的呢?除了面貌上的近似,必然要提供进一步的理由。

存世最早的几幅青绿山水图画,我们现在认为都是卷轴画。主要是这三件:展子虔《游春图》,李思训《江帆楼阁图》,李昭道《明皇幸蜀图》。但是经过鉴定、讨论,它们的制作年代很可能都没有那么早,不是隋唐的,图式应该很早,但是制作年代可能就是北宋晚期,甚至更晚的。

这是展子虔的《游春图》。这是傅熹年先生发现的李思训《江帆楼阁图》,和传为展子虔的《游春图》的图像有部分的叠合关系,是左边的1/4。

7Wrq7K0r8CWG2FVRf83NIrdlmCxMdEylcYZMJbZ0.jpg

李昭道《明皇幸蜀图》

再看这是传为李昭道的《明皇幸蜀图》,然后又找到这么一件画,胡廷晖的《春山泛舟图》,这显然也是四扇屏风之一。这说明什么呀?说明《明皇幸蜀图》和展子虔《游春图》都是屏风小样,不是一般的卷轴画,都是屏风小样,而这个屏风小样,我们照这种比例看:

第一,你可以发现一个特点,就是这残存的一扇从小样放大到大屏风,残存的这一扇画的要比底下的小样花哨,小样的画法还比较古朴,而且是比较简洁的,这是早期的特征。早期传下来的小样到后期还在不断地使用,随着视野的发展,后期画出来的屏风成品就变得越来越花哨,颜色也上得重。

那么这个颜色恐怕就等于是晚期的人画成这样,早期展子虔《游春图》,虽然用了一些石青石绿,我们整体看起来颜色还是比较淡雅的。《游春图》本身也是北宋人临摹过,因为这个小样也使用损耗,也可能《游春图》本身是要做一个小屏风的,小的矮屏,这个屏风在北宋人临摹的时候,它的颜色已经有了一些改变了,但是改的还不太厉害,这是改的厉害的面貌。

fOaVrChdFJBe0P3I7zg62Y3iG3Qjp4CON7qYUrFx.jpg

展子虔《游春图》

我为什么觉得这两者的青绿很可能都是北宋人改造的结果呢?大家看这个比例,这整个《游春图》要画下来是几扇屏风,四扇,我们刚才看了一堆唐墓壁画里是几扇屏风?六扇,就是说这个规制是宋代的规制,如果是很忠实的保留唐代的旧棺,它应该是六扇屏风,但是既然是一个四扇屏风的小样,包括这也是差不多1/4,所以宋人在里面到底动了多少手卷,我们现在一般的研究就发现人物的服饰,建筑的一些细节是带有宋代的特点。

进而我发现其实整个图像的比例上,也许唐代是有六扇屏风的小样,到宋代就给它改成了四扇屏风。这个颜色是不是也是宋人加上去的,很有可能,因为从我们在唐墓壁画里发现那些屏风画来看,要么就是方的,要么就是六扇。

宋代是一个非常崇尚道教的时代,其实唐代也是,但是宋代由于这种信仰的发展,我觉得是到了宋代有更充分的条件,以图像的手段来表达这种道教信仰。唐代主要还是通过文字的手段,宋代是以图像的手段更好的表达道教的信仰。而在宋代,在北宋特别崇信道教的是两个皇帝,一个是宋真宗,一个是宋徽宗,宋徽宗比宋真宗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自称为道君皇帝,教主道君皇帝,这是宋徽宗把自己穿戴打扮成一个道士在弹琴,也是表达一种道教的意韵。

JkglyHCckml5lZJUWvMCAkjxGJaZEVQHBCFK2rHl.jpg

宋徽宗赵佶 《瑞鹤图》

作为道君皇帝的宋徽宗特别重视祥瑞,我们现在传世的几件北宋的宫廷绘画其实都是祥瑞图,像《瑞鹤图》,这里宋徽宗亲笔记载了“郑和壬辰上元之夜次昔,忽有祥云拂欝。低映端门。众皆仰而视之。倏有群鹤。飞鸣于空中。仍有二鹤对止于鸱尾之端”。天上有云,飞来一群白鹤,有两只鹤分别站在鸱吻的两端,这都是祥瑞,是非常迷信道教的。

他的儿子宋高宗其实也是非常崇信道教的,这是宋高宗留下的墨宝《天山诗团扇》。这首诗讲的是什么呢?这个字磨掉了,残损,但是我觉得是一个晴字,“天山阴晴盼魂忙,二窑调顶灌琼浆。事来丑味门边立,蹦出霞光万丈长”。这首诗写的是炼丹炉二窑调顶。就是阴阳相和在炼丹,最后时辰到了,丹炉打开就霞光满室,一炉丹炼成了。这是一首非常明显的道教题材的诗。

所以青绿的颜料和色彩观念,我觉得是这样融合起来。这是在北宋后期实现的,唐代的二李父子并没有画出这样的青绿山水画。在北宋发生了什么呢?是本土道教的尚青观念和外来的高度装饰化,具有宗教神秘色彩的石青石绿颜料融合起来,才产生了具有浓郁的道教色彩的青绿山水画。

后面是对之后的青绿山水的发展过程的一种概要的叙述,就是在两宋之交达到这么一种高峰,形成了一种具有浓厚道教意味的青绿山水画,颜色也非常刺激,在后来反而是逐渐减弱。

这是明代的青绿山水画,传为文徵明的,但未必是文徵明的亲笔,也可以看成吴门山水画的一种常见面貌。说是青绿,实际上是用了一些石绿色,主体还是用植物性颜料和墨。

iHCFeozJP4AWD9Sw48OZAzc3FYplWmHlCU4wwrX1.jpg

仇英《玉洞仙源图》

这一件现在在天津展出,仇英的《玉洞仙源》,一件青绿山水,这个是用了石青,可是这个石青是在一些局部,主体的山还是绿的,跟这个画法是一样的。晚明出现了这么一种非常浓郁的红树青山,这是对于青绿山水这种颜料的装饰功能的一种回潮和强调。

一直到清初四王当中王时敏、王鉴也这么画,偶尔也会画一些比较浓郁的红树青山,可是这个青用在山体上,它要跟水墨技法融合起来,画的是比较淡雅比较轻薄的。

这种红树青山的发育,后来在清代宫廷艺术当中达到了一种新的高峰,就是这种满足他作为夷狄之君的趣味,把这个宝蓝色的山石完全作为一种装饰性的元素来用,反而就用的非常得大胆,也非常的跳跃,完全不考虑汉民族这种五色令人目盲的色彩观念。

上传日期:2019年08月1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