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21035 雅昌公开课 > 邵彦《山水与颜料——青绿颜料在山水画的应用与<千里江山图>的性质》 >[第5集]邵彦:关于隋代以后青绿用色的传播

视频信息

名称:邵彦《山水与颜料——青绿颜料在山水画的应用与<千里江山图>的性质》邵彦:关于隋代以后青绿用色的传播
 

主题:山水与颜料——青绿颜料在山水画的应用与《千里江山图》的性质

第五部分:关于隋代以后青绿用色的传播

这是北朝后期北齐山东的崔芬墓的壁画,树叶用了类似于石青色,但实际上也不是石青色,本地的矿物。

kOJghn3cbzU2hJw68KP5Kem3LH1nnCFw5PxNZsYS.jpg

吐鲁番阿斯塔那出土唐代绢画《舞伎图》

这是唐代吐鲁番阿斯塔那唐墓出土的卷画,你们看人物衣饰上和树上开始用一些青绿。有些看起来是青金石,这个鞋子是宝蓝色,但是有些看起来就是很一般的含铜矿物。这些有石青,有绿松石,但不是青金石。

阿斯塔纳唐墓的壁画墓葬里面的壁画,但是跟刚才的汉墓壁画一样,他把红矿画上去,然后就画出来的六扇屏风,这也反映了人间使用的六山屏风。花鸟画上用了绿色,这个绿色可以用汁绿,也可以用矿物。这一时期的壁画大家看做了地藏,这是画在泥土墙面上的,刚才那个汉墓壁画在定边靖边也是这样做了地藏,刷了白底子。

然后九世纪上用的颜料矿物颜料也可以往上画,这个颜色就更灰暗一些,这个恐怕就是植物颜料,这个还是阿斯塔纳唐墓壁画,这是在长安地区,现在是陕西的南郊北区,画的六扇屏风仕女画,这上面也是有一些绿色,但这恐怕也不是绿松石,这是在北京海淀八里庄出土的《牡丹图》,这些绿色大家看是什么颜料。

Fb1X0zK310aj5Lj3oWJrfhHgkYTf249F9ecfBojN.jpg

唐 芦雁牡丹图 1991年北京海淀八里庄王公淑墓出土

我觉得肯定不是绿松石,也不是我们比较熟悉的孔雀石之类的,恐怕在这里面是植物性颜料为主了,那么和矿物性颜料比一下,这都不是绿松石了,这拿的应该是二青,就是青金石提纯出来的二青画的叶子,这件东西很重要,就是法库叶茂台辽墓出土的《朱雀双鹿图》,再看这肯定用的花青了,用的植物性颜料。

这个辽墓壁画里边的花卉屏风,肯定是用的植物性颜料,就是这么一个色相。装饰性越来越弱,但是通过造型、通过那种满铺的构图,还是获得一种装饰性,这是刚才提到的辽墓壁画里面的另外一件名作,就是宝山二号辽墓。这一些蓝色没有到原址去看过,但是请看过的学者辨认,他们认为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这应该也不是青金石,这就是一种稍微暗一点的矿物,这是还是要好一些,比这些植物,这些显然都是花青了,这还是一种矿物,这完全是花青加墨模仿人间的水墨画的样子画出来的,这个年代很晚了,这是清代对于人间的水墨画的一种模仿。

ldpyXWPXRIvbPqX9zsIKFdjoGaxBytoLsmrb9cRd.jpg

法库叶茂台七号墓出土《竹雀双兔图》

回来看法库叶茂台出土的两件辽墓,一件花鸟,一件是山水。法库叶茂台辽墓出土的两件随葬品的画是画在墓主人的棺床小藏里面,一件山水,一件花卉花鸟。

d5cD3KgeKo3aVUgnkznexlkptLPBgYvqVf0G3a7c.jpg

法库叶茂台七号墓出土《深山会棋图》

山水大家看这件作品比较奇特,它本身是一个水墨山水,突然很愣的在后边加了这么一个青绿的远山,有青有绿,花鸟是在花叶上涂了石青,这件作品以前我认为画的也不好,而且这个颜色显得非常古怪,但是现在理解给水墨山水加上石青石绿的远山,水墨山水是当时的流行,这个皴法一定要露出来,不要把它盖住了,但是加上石青石绿的远山,就使得全画了有一种道教仙山的意味,可以引领墓主人的灵魂升天。这是道教的一个洞天福地的入口,墓主人的灵魂可以通过这个方式来升天,所以这个青绿的远山是绝对不可以少的,要不然它就成了一件凡间的山水。

这是刚才介绍的这两件作品。宝山辽墓的壁画,还有叶茂台辽墓的卷画。

再看唐墓壁画,内地的,这是非常重要的陕西阜平吕村唐墓,去年进行了科学发掘,发现这个墓主人的墓志,知道他的名字和身份,他的名字叫李道坚,他的身份是唐高祖的曾孙还是玄孙,等级非常高。墓里面也是画出来的屏风,这个屏风画框旁边还有拿着笔的随从,拿着很粗的一个大头的毛笔。

L5AwMjmRuDYGFK2E8XX3MMD6OnlD11YuIjAecHAO.jpg

陕西富平吕村乡朱家道村唐墓壁画

这种山水,是水墨山水,山顶上各画一朵儿云气,这是啥意思?这山就不是普通的山了,这是仙山,所以这个山水画在墓室里边有什么功能?是引导墓主人的灵魂升天,跟汉墓里边画伏羲女、西王母、东王公是一样的道理。可是这个山还没有用青绿,是用的纯水墨,这幅据说是算青绿山水的,可是这个青是什么青,这是植物性颜料,这是花青,颜色画得粗糙,我们先不去说它,它用的色彩是植物性颜料,应该是和这个大官韩休生前宅邸里所用的屏风画的趣味是一样的。李道坚和韩休死去的时间只差两年,李道坚是738年死的,韩休是公元745年死的,都是在长安地区,阜平是从西安往北100多公里。

s1bLCg3N4Y2Khx7tT70Crg62UnWhI70Ssb5x6iEJ.jpg

河北南部五代王处直墓

这是在河北曲阳,河北南部五代王处直墓,这个王处直是生在晚唐,死在五代初期的,所以这基本上还可以算是唐墓壁画,你们看这个墓室的北壁,这也是画出来的屏风山水,这个山水是水墨山水的。

我们看了这三个例子,都非常有名,它们都是墓室壁画,都画有屏风的边框,这说明当时京城地区也好,像曲阳这样的军事重镇,经济又相对比较发达富庶的地区也好,上流社会喜欢的是什么样的山水,喜欢的口味还是比较淡雅的,以水墨为主。因为过去的美术史叙述说水墨山水是中唐兴起,因为当时的文献和诗歌一下子很多,我们知道中唐水墨山水大概是什么样子。

可是从这些壁画依存来说,恐怕还要早一点。这时候的中唐水墨山水已经非常成熟了,而且文献记载是衙署、宫廷、官员的宅邸,寺院、道观都在画水墨山水,或者是树石的壁画非常流行。那么这样的山水应该是成为什么?成为着色山水是吧,着色山水,跟现在这个王维不太一样,这是着色山水,这是水墨山水。

J501N7y5jGnGtpRLUco4gKyVGm76MELwN0DAGnjp.jpg

西安市长安区郭新庄发掘出土的唐代韩休夫妇墓壁画

李道坚和韩休这两个人生活的时间跟二李父子大致相当,比李思训晚一些,比李昭道稍微年长一些,所以二李父子根据文献,唐代的文献根本就没有说二李父子能画青绿山水,只是说他一家五口都擅丹青,并且能画着色山水。可是二李画的着色山水是什么样子?我觉得应该是这个样子,当然比这个要精致,如果是画在人间的居士的墙壁上,画在丝绢上肯定比这个要精致。但是着色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是一种比较淡雅的、色不掩墨的,并且以植物性颜料为主,根本不是我们进所熟悉的重色三矾九染的青绿山水。

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对李思训的记载是非常明确,说李思训的笔墨很好,他在吴道子的基础之上,是山水画的笔墨有所发展,这是李思训在艺术史上地位的一个根本的约束。

再看这种水墨山水画壁画的传统,一直发展到元代,连边框也变成黑色的了。

这样总结一下是整个墓葬壁画体系中石青、石绿色基本上是不宜使用,并且因为我们刚才看到这些墓葬壁画恰好都是模拟屏风的,也可以反映人间活人住的房间里边用的壁画或者是用的屏风画应该是什么样子。

我为什么要把墓葬壁画和宗教笔划分开来说呢?因为墓葬壁画虽然也反映引魂升天,也可以说是宗教观念,可是墓葬壁画从题材技法到整个观念体系还是一种世俗绘画,跟墓主人生前使用的那些图像文化关系比较密切。而宗教绘画就完全是另外一个系统了。所以墓葬壁画和石窟或者是寺观壁画不一样,你不能因为它们都是壁画,就把它们拢到一堆,跟卷轴画对立起来,其实不是这么分的。我后面会讲到墓葬壁画,其实在墓里面画的只是屏风,跟人间的卷轴画的一些屏风也是有很密切关系的。

再看这个石窟和寺观壁画,一直是用青绿,从公元四世纪五世纪以来一直在使用青绿,经过北朝隋唐,青绿用色逐渐成为佛教绘画的通力,而且我认为青绿用色影响到内地山水画产生青绿山水,主要途径就是通过宗教绘画,通过佛教的石窟和寺观壁画。

上传日期:2019年08月1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