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5490 雅昌公开课 > 邵彦《山水与颜料——青绿颜料在山水画的应用与<千里江山图>的性质》 >[第2集]邵彦:“青绿何来”——颜料从何而来?

视频信息

名称:邵彦《山水与颜料——青绿颜料在山水画的应用与<千里江山图>的性质》邵彦:“青绿何来”——颜料从何而来?
 

主题:山水与颜料——青绿颜料在山水画的应用与《千里江山图》的性质

第二部分:“青绿何来”——颜料从何而来?

先看颜料从何而来。刚才讲了青和绿当中,因为绿松石是中国本土还是有的,其他地方也比较容易的,但是青金石至少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它的产地是非常有限的。所以我们就可以把青绿何来的问题拆解成这样两个问题。

bY4PuyFzoYIsujMUUKEHv4g821hEc8kq1bJeJFuC.png

丝绸之旅

首先就是青金石矿物是从哪里来的;其次它通过什么样的路径和方式输入中原的,从哪里来的。我们得看最早是哪里应用的,再稍微一点向哪里推进,这样就可以画出一条青金石输入的路线图,不光是石材输入,而且也是把青金石当颜料来用的这么一种技法和观念的路线。

我们找找到今天在中国境内最早的用比较多的青金石来作画的,实际上是库车的龟兹石窟,它处在丝绸之路的中段,属于一个大的中亚文化圈。中亚文化圈一头连着西亚,一头连着中原内地,这是另外一个彩色的丝绸之路的地图,库车是塔里木盆地北缘的,这一条分支线的中间,再往西到了吐鲁番,这是一个点,再往东敦煌,这附近天水有一个麦积山,从西安再往东往北是大同,我们看这几个点就是库车、吐鲁番、敦煌、天水,还有大同,看看那儿发现的美术遗迹是什么样的。

KOZZpTxk1j6f9V24ZMUZiHBizUFIuAN3HsZnHsO1.png

克孜尔石窟菱格因缘故事画

这是库车的克孜尔石窟,在这里面就出现了一种菱格画,每一个菱格画里是画一个佛本生故事或者是佛传故事,总之是佛在成佛以前他过去轮回的生生世世,或者是佛得道以前在人间的生活经历以及修行的过程。这些故事都放在菱格画里,这些菱格仔细看,边缘是一圈一圈像花形一样,实际上是一棵棵树,所以这一个菱格就表示一座山,这是叫须弥山。

这是一个菱格的颜色,青色、绿色、白色、黑色,四种颜色跟这里面的佛形成一种非常优美的变化,这个佛身上穿的并不是红褐色的衣服,实际上原来都是贴金的,后来都被人剥了去,这个红色是露出来的泥底子,这个青绿色没有人剥,所以保存下来了。

yUirn60LehQRq9iWCqDzmZk4OOHnFv0Mv1Ui4GIy.png

克孜尔石窟萨博燃当炬本生特写

这是一个佛本生故事,佛前世曾经是一个国王,为了在山里给走失的人照明,大概是进山迷路的驴友背包客,佛前世这个国王为了救他们就举臂为炬,把手臂举起来点上火当火炬,给他们照路,把他们引出神境,这当然是宣扬佛前世的功德,一种舍身救人的非常深厚的功德。这个须弥山是用石青涂上的,衣服上有石绿。

这个斜士和天女,他们身上的飘带和背光用了石青和石绿,从这两个图上看得出来,石青色的纯度还不太一样,可见分批画的不同来源的矿石,它的品质也不太一样。

再到了敦煌,敦煌是十六国和北朝时期,用青绿更多一些,后来到唐代看起来还是青绿山水,但是你仔细去分析这里边就已经变得绿多青少,而且随着敦煌地位的变化,颜料的成分也有变化,敦煌跟内地联系紧密的时候,颜料很多都是来自内地的矿石,那就不是纯正的石青,跟内地的联系断绝了,没办法,只能去阿富汗买青金石,可能内地来的矿物还是要便宜一些。

石绿比较易得,也比较便宜,所以石绿就用的很多,唐代到后期一些净土变也好,一些表现山水的像五台山图也好,你们去看实际上都是绿山水,这个青就有点儿挂不住。

8PpDizY0kgn9dRwNBdzUY0IKUaBLnyTH8jcA0IKR.jpg

敦煌莫高窟九色鹿本生画

这是北朝的敦煌壁画,大家看这种颜色,装饰性的,石青、石绿、黑白,这个色是关键,跟克孜尔非常像。第一它的造型是高度装饰化;第二这四种颜色,蓝绿黑白,就是从克孜尔的菱格山里面直接引用过来的,所以这两者是有比较明显的联系的。

包括到这儿,北朝的图也还是这样。这种非常装饰性的设色办法跟我们现在所习以为常的办法,把山给画成黑墨状的,是很不一样的。当然,归根到底有相通的地方,都不是写实的,都是一种符号化的用色,但是为什么我们最后还是会选择黑墨,人家会有一个阶段在佛教山水里,会选择这样的青绿山水。

tlZxR2J4JUiKa9V7GG7yXY6ekRv2vgpiYsgaG3ES.png

敦煌莫高窟420窟顶部羽人藻井

这也是北朝的作品,除了山体上用了褴褛,这显然是一种很装饰性的画法,条带状的涂颜色,还有庭园里的树冠都用绿色,房子,包括一些人物身上的衣饰就用石青,而且这种色相是很明显的,是阿富汗青金石,跟后来唐代的一些品质比较差的绿色比,这是非常浓郁的宝蓝色。连同这个藻井也是,有一点丹青的成分,丹青勾了骨架以后,然后上去这些装饰性的颜色。

CV845dL0o8OamQFxFXei9xRNf9MQ6Y0DyMrI9Xxi.png

麦积山石窟76窟顶部藻井

这是在天水麦积山,这个颜色我不是太确定是不是北魏原来颜色的原貌,但是看起来应该基本上还是原来的样子,青色和绿色分别用于佛的头光、背光以及飞天的衣态,就不是用在山川上,那么在麦积山这样的青绿还比较多。

I0YxoiXFuDVcOP0Gjn9eAfXl7vbmmD7LxCUtgsO0.png

云冈石窟第6窟后室残存的红绿色彩

到了云冈,它的位置要比洛阳龙门靠北,从时间上讲,北魏从大同迁都洛阳以后,开的洛阳龙门石窟,在迁都以前北魏的前期和中期,云冈石窟是北魏的一个皇家石窟寺,这上面颜色虽然掉了很多,还是能看出来的这个红色和绿色都在用,有没有青色,我们就看不太出来了,这个绿色还是大面积的在用。那么北魏迁都洛阳以后开的龙门石窟,中原比较标准的丹青传统,就是这种青绿设色,随着佛教传入内地,随着空间上的损耗,随着时间上的损耗,后来这种怪异的青绿设色就越来越弱化了。

到了中原,用中原的这一套丹青传统也可以画佛教壁画,这个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青绿的这种颜色在佛教绘画里面其实也一直保留着,这是一些可移动的。这个是壁画,这个还是壁画,这是现在被取下来了,它的原始出处应该是河南温县,但是具体是哪个寺院或者是尼姑庵,现在有点儿说不清楚,年代一般说是五代,但是我觉得也有可能是元代,但是总之还算比较早。这上面大家看,还是在衣饰的局部用了一些石绿,那么石青还用不用呢?我们找到是用的。

0Rcv3ajYBGrjO9SEjVdfrX1RTjPaFJNiPWITXXua.jpg

千手千眼观音像

这是去年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展出过的一件千手千眼观音像,大家看用的石青,主像的头发,还有这些小头的头发,包括披下来的头发。然后注意一下细节,他的眼睛,包括中间的眼睛、眉毛、胡子、莲座,还有其他的一些附属的装饰,莲瓣形的背光,后面的天空,用的石青色还是不少的。看起来是石青,但是这个材料到底是不是青金石呢?我也没法去做化学检测,只能用这个图像来说明,在可移动的佛教绘画里面,用少量点缀的石青来表现这个神像的那种超乎凡俗的神性,这还是一种源远流长并且一直坚持下去的做法。

这也是去年台北故宫博物院展出的一件元代的,这应该是一个阿弥陀佛说法像,这个图片不是太清楚,但是当时看原作还有展厅里做的那个灯箱就很清楚,也是眉毛、眼珠、胡子,用墨画完以后再拿石青涂一下,延续到元代都还在使用。

再看这个11世纪12世纪,相当于北宋和南宋,这是在西藏找到的洞窟壁画,在窟顶画的曼陀罗,颜色也是用大量的青色和绿色来涂覆,各方分别用什么颜色是有非常严密的图像学规定的,但是规定是规定,至于你是把它涂上比较淡雅的灰扑扑的蓝色,还是要找这种很浓郁的颜色来给它涂呢,这个就反映了一种设色观念。

iiXQstxqKeXJmcEPbzX0kNxwqMY05xBSFuUQJeNe.jpg

赵伯驹《仙山楼阁图》

再看这两件宋画,北宋的《千里江山图》的局部,还有南宋的《仙山楼阁》,号称是赵伯驹,实际上不见得是赵伯驹画的,是南宋的宫廷绘画。

这些山水画我们过去说它的渊源是追溯到唐代的所谓二李,就是李思训和李昭道父子,据说是唐代的二李父子发明了青绿山水,或者说是他们把青绿山水推到了成熟,然后传到南宋到北宋末年,就突然抽风那么来了以后,南宋又还有少数几件是这样的,然后后面接着还画青绿山水,但是就淡雅了。我们想象是不是应该二李也是很浓郁的,很呛人的那种面貌。

这是传说中的李昭道画的《明皇幸蜀图》,看这个颜色也还是比较浓郁的,这样好像就说的通了,但是其实这里面有一点点问题,大家看这是不是很像敦煌后期的壁画,有绿无青,它也没什么青色,基本上是绿色,其实从大片的用绿色而没什么青色的特征来看,这件东西年代恐怕也没有我们想象那么早。

XxLMdStCN4vIqtq0HHbTdVQwYJE4xlC3bvqseiMI.jpg

王诜《烟江叠嶂图》

这是王诜的《烟江叠嶂图》,这是我从午门展厅的展柜里面拍的实物,大概也就是这么一个色相,有一些灰绿色涂在山体上,或者说是草绿色,这种设色法我们叫做小青绿,小青绿是用花青和藤黄两种颜料调成这么一种草绿色,叫做汁绿,就像草汁,你拿一些绿草捣出来的枝,这样的一种草绿色涂到画面上,虽然不是用草汁出来,但是花青和藤黄都是植物性颜料。花青是一种草叶叫兰草里边熬出来的汁,再把它收干了变成干粉。藤黄是一种树胶,也是把它熬炼出来以后变成干粉。所以汁绿是植物性颜料,是我们农耕民族固有的一种植物性颜料。

过去的山水画史是这么叙说的,说是二李父子画出那种大青绿之后,汉族农民的眼睛有点儿受不了,然后我们就得让它淡雅一点,再弄出小青绿来,其实是不是这么一回事?看来也不见得。因为这种用汁绿,还有用花青的技巧,它的历史非常悠久。

我们往前追溯像《女史箴图》上有一座山,山上就用了一些花青的设色。再是《洛神赋图》,《洛神赋图》当然是南宋摹本,如果它的色彩还是比较忠于原来的六朝古本的话,里面也是用了汁绿,《洛神赋图》的青绿设色也是设的汁绿。还有,赵伯驹的《万松金阙图》,技法当然是受文人画影响了,有米氏云山的那种米点,可是我们要注意它的颜色,这些米点还不是用墨画出来,是用比较绿的汁绿染一个淡淡的底子,是汁绿兑上墨在上面点出来的,每一个点子都不是纯黑色的,都是汁绿加墨以后的一种墨绿色。

上传日期:2019年08月1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