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0375 雅昌公开课 > 王加《布达佩斯美术馆与“经典•劳特累克作品展”》 >[第3集]王加:劳特累克的时代——影响劳特累克的艺术家们

视频信息

名称:王加《布达佩斯美术馆与“经典•劳特累克作品展”》王加:劳特累克的时代——影响劳特累克的艺术家们
 

主题:布达佩斯美术馆与“经典•劳特累克作品展”

第三部分:劳特累克的时代——影响劳特累克的艺术家们

说了半天布达佩斯美术馆,咱们言归正传,因为楼下展出的90余件劳特累克都是布达佩斯美术馆的版画与素描部所提供的藏品,接下来我们来聊聊劳特累克。

o4IrCoXUdndwUIoInrqLZtuqf6MmdzleJ4L905Zc.jpg

亨利·德·图卢兹·劳特累克

展览里也出现了这张照片,这是劳特累克为数不多的全身的正装照,他自己不太喜欢照这些照片,显而易见,大家可以看到他的身高,当然这个不是天生的原因。劳特累克1864到1901,后印象派画家,新艺术运动的代表,海报艺术的先驱。我在做劳特累克展,在改他年表的时候,我发现他和齐白石是一年生的,齐白石的生日是1月1号,劳特累克是11月24日,所以他们两个是一年,我就在楼下把这个年表根据齐白石的生平和劳特累克的生平整合了一下,看过展览的朋友肯定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因为对他们两个人在同期比较其实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环节,这个在讲座后面的部分再跟大家具体聊。

劳特累克是世袭贵族,他的家族可以追溯到文艺复兴时期,在欧洲如今还有很多这样的世袭贵族,其实并不罕见,但是他的贵族身份可以说他并没有享到贵族的服务,为什么?他在13、14岁接连摔断了左右腿,摔断了腿以后,世袭的欧洲这些贵族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近亲结婚,欧洲的皇室是这样,贵族也是这样,所以他会有遗传病,或者是家族遗传病的影响,也加上自身调养的身体原因,摔断两条腿之后,劳特累克这两条腿脚是停止发育了,所以他一辈子的身高只停留在152,腿就不长了,就这么高。

因为这个外形的条件,他的家族,这么大一个贵族,爹觉得非常没有面子,所以停止带他出席所有的社交活动。劳特累克为了不想表示出他是家族的负担,所以他每天还表现的非常活泼、开朗、好动,但是他的重心变了,他喜欢闷在屋里画画,所以大家要想一下,如果劳特累克这个腿没断,人长180多,他这辈子也画不了画,贵族成天吃喝玩乐,所以正因为残疾了,成为一代大师,这也是命运的使然。

1881年劳特累克来到了巴黎求学,他先后加入了莱昂·博纳和费尔南·科尔蒙的工作室,劳特累克的艺术生涯挺有意思的,因为他这两位老师都是学院派的,他其实是进了学院派的工作室。但是劳特累克自己喜欢的并不是学院派的艺术,而且他在费尔南·科尔蒙的工作室里还认识了梵·高,梵·高是他的同学,他们两个人关系也很好,非常遗憾他们几乎是相近的年级都去世了,但是他们两个生前关系很好。这在后面会跟大家聊一下。

劳特累克的时代。我在这摆了三张图,这是巴黎历史的老照片,感受一下当时的巴黎,19世纪末的巴黎刚刚建起埃菲尔铁塔,圣心教堂还只有一个雏形,巴黎的天际线就是这样,这张图我放在了展厅里面,这是当时蒙马特高地他们举办舞会时的场景。

qMPP0sFNYU0NjPrG2Ynh5iYHcymev3pS8rqBQcjR.jpg

雷诺阿《煎饼磨坊的舞会》

当时找到这张历史照片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雷诺阿这张《煎饼磨坊的舞会》,这张《煎饼磨坊的舞会》,2014年曾在国博破天荒的从奥赛借出来展了两个月,大家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如今再对比这张历史照片,会知道当时巴黎的蒙马特高地是一个怎样繁华的景象,而且雷诺阿完完全全是如实的描绘了当时蒙马特高地那种繁荣的场面。

下面我给朋友们放一段视频,来感受一下19世纪末的巴黎。

看了一段视频,大家对《红磨坊》,对那个时期的巴黎,包括里面的装饰物有一个大概的印象,包括新运动时期巴黎街头的一些装饰,大家记住这些东西,一会儿到楼下展厅的时候,我会跟大家作一个具体的说明。

劳特累克刚才已经说过了,他其实是学院派出身,老师都是学院派系统的,但是他推崇的和他受到影响的几位艺术家都不完全算是学院派的。影响最大的是德加,德加的作品可能对一些芭蕾舞、舞女这些会比较熟悉,但是我今天节选了三张德加的代表作,大家看了这三张画之后,如果看过展览的就能理解,劳特累克在德加身上吸收了多少东西。

德加比他大整整30岁,这张是德加非常有名的作品,1875到1876时创作的著名的《苦艾酒》,这个女子其实他画的就是应招女,劳特累克对应招女郎、风月场女子的兴趣很大一部分程度也是受德加的影响。

LQ48IzqtxoPwICKyjBR50T1GDYsBIjAGH1uljE3x.jpg

德加《管弦乐队中的音乐家们》

这张作品的名字叫《管弦乐队中的音乐家们》,德加在那个时期是少有的对剧场、舞台,因为他喜欢画芭蕾舞舞者,他画芭蕾舞舞者的彩排,他在打扮或者甚至在调整自己装备、穿鞋、换衣服的时候,德加都喜欢将他们描写出来,尤其是彩排的时候。这一系列的观察方法劳特累克都学走了。劳特累克后来也坐在剧场下边画,但是他画的就不仅仅局限于我坐在台下是画台上,劳特累克是我坐在台下,我既画台上,也画我身边,我甚至站在台口还画台下,所以劳特累克是把他的这种观察方法根据自己的感觉给延伸了。

最后这是德加的《梳头的女子》,楼下专门有一个区域,有好几张劳特累克在画女子更衣、沐浴、梳头,看到德加画这张画大家可能就明白劳特累克的灵感出自哪。而且德加是在印象派这些绘画大家中非常喜欢用粉彩的一位大师,劳特累克这点也学来了,劳特累克也创作了很多粉彩的作品。

YaVjSnlfB0Yx9iygjRCkisnL4s1ndlbNarGWZF2K.jpg

马奈《奥林匹亚》

对劳特累克还有巨大影响的是马奈,1865年马奈创作了极富争议的这张《奥林匹亚》,争议是因为他将神话题材中诸神所居住的圣山奥林匹亚用一位风尘女子来标绘,神话作品用一个风尘女子作品来标绘,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1860年的时候劳特累克才1岁,马奈这张画已经成名了。为什么放这张画,是因为1890年劳特累克参加了克劳德·莫奈,就我们所熟悉的画《睡莲》的莫奈,他组织了为购买这张《奥林匹亚》的捐款活动,他们要集资2万元,把这张画送给法国政府,在捐款过程中,劳特累克捐了100法郎,所以后来这张画捐完之后,如今就陈列在奥赛美术馆。这里面的功劳有劳特累克本人的一份力量。

旁边这张画的不是马奈,是马奈画的,但是他画的是左拉。我为什么放这张画,这张作品重要的不是人,而是在马奈对他自己工作室后面布置的一个详尽的描绘,《奥林匹亚》的手稿在这,这些都是日本的浮世绘,这里也是,从马奈开始印象派的画家,很多人都对日本的浮世绘情有独钟,这源于19世纪的下半叶1867年叫万国博览会,也就是我们今天的世博会,有一个浮世绘的专场,很多艺术家,当时这些印象派画家都去看了这次世博会,很多人从浮世绘上面汲取灵感,从那时候开始收藏浮世绘的作品,这些人都有这些习惯。

莫奈手里有很大量的浮世绘作品,而且在他最著名的《吉维尼花园》,他的厨房里边所有墙壁全是用浮世绘版画来装饰的,他是想跟大家炫耀自己的浮世绘收藏。在印象派这些人里边或多或少都有着被浮世绘艺术所影响的,当然其中比较重要或者影响比较深的,莫奈是一个,梵·高是一个。

iMQk2SGVPjxsCkW9paDKEYAC46KSIBiVMrX8Eq31.jpg

杜米埃 石版画

还有一位艺术家对劳特累克的作品有着巨大的影响,但这位艺术家我们现在并不是很熟识,他的名字叫杜米埃,他是1808年到1978年的艺术家,他本人是画家、讽刺漫画家、雕塑家、版画家,他在那个时期是最多产的艺术家,中间这是他的照片,左右是他所创作的石版画。劳特累克楼下展的绝大多数是石版画,当然也包括一批素描,但是劳特累克的石版画很大程度上是学习并且集成了杜米埃的技法,他有一点写实,还带着一丝讽刺和哀默。

杜米埃留下了大量的石版画作品,在1904年统计有近4000幅之多。说到这跟大家简单聊几句石版画是什么做的,石版画这项技艺在今天基本上已经不能算灭绝,但是已经不流行了,但是在整个19世纪是非常流行的。两年前我在北京画院美术馆楼下策划了一个纪念弗朗斯·李斯特钢琴之王的一个艺术展,在展厅的一层我们展出了很多关于李斯特的肖像画作品,李斯特肖像画的广泛流传就得益于石版画,两年前楼下一层展出的都是李斯特的石版画作品,而到了19世纪末,劳特累克又熟练的掌握了石版画这门技艺。

他的天然优势在于石板上的一切痕迹通过制板、印刷都可以完全反映在纸张,就是你画的时候必须要带手套,因为你手上有油,留个指纹只要按一下你这个痕迹就留下了,你要想去掉就得重新再做,擦掉重来。

石板成像它的步骤简单给大家罗列了一下,第一用沙打磨石板,两个石板在一起打磨,打磨之后利用含油脂的物质,比如说铅笔、药末、蜡笔,甚至护手霜、唇膏、口红这些,打个比方,这些带油脂的物质将图像绘制在石头的表面上。然后腐蚀石板,用酸轻腐,然后使用石头的裱下,再均匀的涂抹阿拉伯胶,用阿拉伯胶的水溶液封住这个板面,放置一段时间之后,石材发生化学反应之后再进入印刷环节。等于上面覆一层胶之后,你底下的画就不会再受到影响了。再给石板擦上水和墨,同步的进行。这个就是水油分离的原理,最后将纸平放在过油墨的石板上进行整个制作的过程。有兴趣了解石版画是怎么制作的,网上有视频,大家可以找来看看。

mNDlK3KlqSVvAZlPMri7yMwruLYR9JHV8nDVhYfu.jpg

劳特累克《梵·高像》

刚才说到了梵·高,梵·高和浮世绘对劳特累克的影响。我放两张图,这是劳特累克给梵·高画的肖像,这是劳特累克,有意思吧,他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人,你看他穿着日本的和服,他和梵·高都是日本文化的推崇者,而且他比梵·高走的更远,他还亲自扮上这个扮相拍照,因为那个时期照相已经非常流行,所以他留下了一批这样穿着日本和服的照片。

在19世纪后半叶,刚才提到了日本主义这个词,依靠在巴黎的世博会风靡了欧洲,尤其是在法国巴黎,这批印象派画家可以说都对浮世绘艺术情有独钟。刚才提到了莫奈、梵·高、马奈、德加,包括劳特累克自己,都有一批浮世绘版画的收藏,包括手稿。

和梵·高他们两个人因为同窗,关系很好,在1890年梵·高自杀的时候,在给弟弟提奥的信中曾经对劳特累克的作品大加赞赏,他说“从劳特累克的肖像画中我能看到感情”,这是梵·高对劳特累克艺术的评价。而他们两个人的友谊也让他们两个都对日本文化和日本浮世绘有感情,这种感情有了一个分享的渠道和窗口。梵·高这辈子没去过日本,但是梵·高就觉得法国小镇阿尔勒就是他脑海中的日本。

去年在日本做了一个梵·高的大展,就是讲梵·高和浮世绘的关系,那个展览日本借去了30多张梵·高的油画,是非常难得的一次展览,通过那个展览我也切身感受到了梵·高对日本文化的情节。劳特累克显然通过跟梵·高的交际,他也对日本文化的兴趣,确实从他的绘画手法上吸收了很多浮世绘的风格。

下面给大家放一段两三分钟的片子,大家来了解一下劳特累克从浮世绘中吸收了什么。

楼下大家一会儿欣赏作品的时候看到这么一幅画,这是劳特累克的签名,是他三个首字母的缩写,HenrideToulouse-Lautrec,他这种签名的方法其实就有点像,他虽然学的是喜多川歌磨的签名,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更像我们的印章。

上传日期:2019年05月16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