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1372 雅昌公开课 > 党震《创作方法论》 >[第44集]党震:与电影有关的视觉元素

党震《创作方法论》

视频信息

名称:党震《创作方法论》党震:与电影有关的视觉元素
 

课程名称:创作方法论

第44节:与电影有关的视觉元素

今天讲一讲与电影有关的一些视觉元素,我们要一起讨论一下,因为我个人感觉在美术创作过程当中,我个人的经验是电影一定要多看,而且要有选择性地看,多看好电影,我在微信里边原来推荐过一个公众号叫毒舌电影,它老有电影评论,在上面介绍一些不错的片子,我个人的感受是人在一生里的时间非常有限,你不可能体验那么多的人生经历,但是电影可以帮助你完成这件事情,所以要有广泛的电影体验,也不见得一定要在电影院里看,因为条件和环境的影响,而且有一些国内的好片子未必能拿到国内第一时间上映。

在这里面我从电影中学习要注意几个问题,为什么要在创作方法论里面讲关于电影的问题呢?我觉得首先它们有很多东西是相通的,要再次强调一下,最简单的是视觉,经常会有一些很好的电影海报或者是电影当中的一些画面镜头,如果定格下来的话,它的构图、它的光线、它的人物形象,以及产生的氛围,画面感是特别强的,因为电影也是有一个一个画面产生的,一个好的导演他的意图通过摄影师,通过演员的表演传递出来的时候,其实这个画面感是非常震撼的。

C4Jb0G67EC2OisEbglYsM0dapK3864nk1Ot544qw.jpg

《画皮II》乌尔善导演

所以有一些最早学过美术的人后来又转行做了导演,比如说有一个新锐导演叫乌尔善,乌尔善是我大学的同学,他在中央美院油画系当时是三工作室,一年级的时候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中央美院,但是他的才华一直没有被埋没,我觉得电影现在做的也不错,只是他要有一个曲线救国的方式,在一个商业当道金钱为王的时代,他得先挣钱。

以前在中央美院读本科的时候,1992年9月份入学的时候,当时李少文老师给我们上课,他是有一个五个星期的人体速写课,他就特别爱聊,有时候一下午能从一点钟聊到五六点钟,但是我们基本上没有发言权,因为我们跟他对不上,老师的思路和他所谈论的东西都是我们所无法企及的,但是我们却特别愿意听,少文老师当时曾经说过十年前他教的学生怎样画好画,但是现在也就是那个年代1992年,在他那个概念中,他说现在我教我的学生怎么挣钱,社会很复杂,如果你想让自己干干净净的,就先把钱挣足让自己赎出来,但是这个话说的特别绝对,原话其实不是这样的,原话说的更过分一些,他说我的学生如果很聪明能挣到钱,那他就应该有能力,画画就不成问题了,或者说他才会有充分的自信,或者是有更干净的心态去画画。

这个事情到现在又过去了二十多年了,现在看是这样,现实社会当中确实会因为经济压力或者是种种其他的原因,无法使你非常安静地去工作去画画,所以要去跟各种问题斗争。

讲到现在就说电影,其实反而感觉它是在我绘画之外最大的一个乐趣或者说唯一的爱好,除了太极拳,我觉得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让我放弃对电影的爱好,因为身体如果不行了,打不了太极拳了,至少眼睛还能看得见。

txLpfMhoe7JeKNbZ2p7sHvZ5TuPD2iJDrD7a8Cgx.jpg

《青蛇》

这几天还在看一个老片叫《青蛇》,有机会的话大家再重温一下,这个很奇怪,每次看都感觉还是有变化,上一次看《青蛇》至少是在五六年之前了,最早看可能是在大学刚开始90年代初的时候,《青蛇》那个电影,徐克的导演、监制,李碧华写的剧本,张曼玉还有王祖贤,那个电影确实当时看我觉得拍的特别好,但是和我同时去看出的有一些我的高中同学,他们觉得很奇怪,说党震你看这个电影这么乱,故事结构、线索、表演很夸张,他就觉得很滑稽,一个商业片,大家呵呵笑一笑,包括法海过程中念一些咒语,做一些法事打斗的过程,他们觉得很好玩,可是我觉得当时那个片子就给我比较大的震撼,我也说不出来为什么,后来才觉得原来里面的线索这么多。然后我前天晚上再看的时候,我感受到它的细节确实太好了,它对人性的那种深刻的挖掘,表达与生俱来的一种很绝望的矛盾,因为这部电影想要讲述的是挺绝望的一个事情,就是你处在什么位置都可能会遇到一种绝望的存在。

我举个例子,这种矛盾它开始就是这样的,法海很有修行很有道行,最初不是收了一个蜘蛛嘛,那个老蜘蛛精在云彩里走,两百年,法海说我一眼看出你不是人,然后就把他给收了,收的时候蜘蛛精说你不要收我,我在佛前感受到智慧,就是佛的能量,我是在做好人,我做好事,我不是坏的妖精,法海不信,他说妖就是妖就一下把他收了,但收完了发现倾盆大雨,然后修炼的时候遇到魔障,才知道自己可能真的收错了,他对妖和人的判断,对是与非的判断是错的,他又把这个蜘蛛放出来,说当年我错误地收了你,现在我受魔障的困扰,这是因果,现在我放生你,咱们各自再重新开始我们的缘分,这就是矛盾,产生了一段缘分。

5t4tAupqwE3hG2Zqii6LgTCr9jEKkRz2rB7ryuSK.jpg

《青蛇》剧照

这个缘分又往下流传,因为妖精的佛珠落在了紫竹林里,被两个蛇精给拿到,吸取里面的光华修炼,蛇精又会得道,然后就开始这个故事,开始不断地轮回,开始故事发展,所以就是因果轮回,包括这种是非的矛盾等等的开始就纠缠在一起,这些细节其中都包含着一个人反问自己或者人是否在轻易地相信自己,或者是当一旦发现自己的一些理念或者是一些信仰彻底被颠覆的时候那种绝望。从这个层面上讲,我觉得这个电影确实拍的太好了,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一些艺术处理的手法或者叫创作的方法,其中这种夸张的表现方式,还有其他的方式都不错,没办法细讲,因为今天没有收集这个片子。

好像还有一个比较时尚的或者是比较火的年轻的油画家,他还画武侠的电视剧的剧照,最初画过类似卡通绘本那样的东西,但是后来就直接画的是比如说香港的老电影,香港的武侠片,在洪金宝那个时代或者是成龙最年轻的时候,拍那个《蛇形刁手》,拍《醉拳》那个时代的时候,香港电影武侠片是一个高峰期,这个油画家就把打斗的这些动作,穿着很古典很戏剧化的衣服,非常标准的武功的拳架在比试的那个动作给它描绘下来,但是描绘的的还带有点儿乡土意味,环境也给了一个像在摄影棚里面拍照的环境一样,我觉得画的很有意思,他使人产生一种很怀旧的感觉,很超现实的感觉,很荒诞,但是又非常浪漫。

因为武侠本身就是浪漫等等这样的片子,我觉得能从电影之外感受到一种力量,所以我觉得艺术这个东西感动人绝对不是你一时一刻就能理解到,需要经常反复地去理解,加深对它的认知。

谈到我们自己的创作也是这样,有的时候对于一个命题的认知是否可以纵深,对于一个问题的判断是否又会有辩证的态度,有矛盾的方式去解读它,提出问题,遇到障碍的时候去解决这个问题。失去了这种动力,失去了反思的能力,可能艺术创作就变得很没有意思很无趣。

上传日期:2019年05月1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