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368 雅昌公开课 > 党震《创作方法论》 >[第37集]党震:图像时代的素材转化课程综述

党震《创作方法论》

视频信息

名称:党震《创作方法论》党震:图像时代的素材转化课程综述
 

课程名称:创作方法了

第37节:图像时代的素材转化课程综述

我觉得这个课是一个比较实用的课,也是现在大家在创作当中可能遇到的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如果这个解决了,创作可能会如虎添翼吧。

因为这个事情,民族大学有一个老师还特别高兴地告诉我,我们现在上课全部手机化。就是头天把课件转到手机上,大家上课的时候都不看老师也不看屏幕,都不需要别的,手机全解决,随时随地保持上课状态,随时随地沟通。科技确实已经深入人心,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永远离不了手机了,或者说我们依赖科技,永远离不了科技,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类。我想象再过十年再过五十年以后的人类与科技会是什么关系,生活当中科技所占的比重会是什么关系,人的样貌和当时的生存状态会怎么样,会不会还拿着毛笔画画,最终问题又回到咱们的课堂上来。

另外,信息交流如此频繁便捷的时代,早晨受到一个打击,因为微信上的一个朋友,很年轻的评论家给我发了一条推荐画家介绍的一个,叫微信推送,其中有一个系列,他是画的横幅的,估计尺寸也不小,也得1.5米2米左右,画的秋天或者冬天,树叶相对少,树干相对多,这个时候晚上你就在路边拿手机打开闪光模式对着近处的树枝,有粗一点的有细一点的,有往上长的有横着长的,对着某一片树枝拍一下,离着闪光灯近的树枝闪光范围就会亮一些,稍微往后点儿就灰一些,再远一点树枝就会很暗,背景一定是特别暗的。因为手机的闪光范围很短。就是这样一种照片会拍出一个有层次的全是线条的一个树枝组成的线条,感觉到抽象画面会很好看。

IZwe77HxYQFI1W3MEAuprNVaEcIDrESOdcTYNIjY.jpg

党震《白夜》

我的手机上拍过,我也发给过我的几个研究生,这个作品我建议他们画画,挺不错,应该很有效果。其实我也想画树,可惜同学反映比较慢,或者他的生活当中被别的,我经常给他传资料,他忙不过来,就开始画他先感兴趣的,树就放下了,这是今天推送给我的微信号,一组就是画这种树,就是闪光灯拍出来照片的树了,他已经办了一个大型的展览了,很年轻,七几年的学生,反正这个树的题材已经被人给玩过一次了,如果你再画,这个符号化的东西就比较麻烦,因为他抢占了先机,出名要趁早,真是这样,你出手晚了,只能画的比他好很多才能抢过他的饭碗,否则差不多人都是你学他的,一学他的对方就认为你没有意义,因为创新时候是有意义的,这个就是问题。

这个就是大家如何在这个信息交流如此密切频繁的时代,能够找到一点你的视觉的引发点。其实我还是希望大家重视生活中你个人找到的那个引发点,不要经常与它擦肩而过,这个太容易了,但是往往有的功成名就的画家一辈子找不到这个引发点,他总是在依样画葫芦,这个也是特别可怕的,非常可悲的,比我们错过了这次机会还可悲得多,因为这个机会错过了还有下一个机会。这个树枝被你拍了好,我拍点儿别的,我还能看见,因为我保持着一颗敏感的心,我有对艺术的视觉修养,不断提升的这种能力,我有杀毒软件,我还有升级的功能。所以视觉停不下,因为每个人的才华人的潜质最牛的应该在这儿,就是人本身,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人本身更值得我们去好好思考的呢,这种情况下要发觉自身的潜能,你不可能停下。

zQ8vlrnwpBZMA0uHnDNyNK87yV9MTKHsLbySy5Al.jpg

田黎明《山野》

水墨人物走到田黎明老师,走到刘进安老师就是一个高峰,没法再超越了吗?不可能,因为在他们出现之前,当年的李可染,当年的蒋兆和不也曾经觉得是高峰吗?那个时代就是霸主,谁也超越不了,可是后来不还是出现了更牛的画家吗,早就说中国画穷途末路,早就寓言了绘画已经走向死亡,艺术都死亡了,可是现在不是还有那么多人在这个行业里面奋斗吗?还有出现一些新的视觉的这种营养和可能吗?对吧。

那么归根结底,创作方法论,你要扪心自问你自己上过这个课也好,没上过这个课也好,你自己有没有一点对创作的这么一个概念,你自己的内心是否还有一点敏感和热情,如果失去了敏感与热情,你连这种可能性都没有了,你只能是四王画过树,谁谁画过云,我也能照着画,印象派的色彩我也玩的挺熟,一般的风景构图我也会,肖像的基本结构我也会,那些东西都是一些匠人的基本技能而已,用好了才能变成你真正的手艺,管用的语言,用不好你只能平平淡淡、平平庸庸的是一个画匠。画匠能挣口饭吃,养活自己,养活全家,也值得尊重。反过来讲,一个会有艺术梦想的人,如果折腾来折腾去老跟自己和艺术过不去,最终连养活自己都养活不了,那也是很可悲的。所以那就是艺术的殉道者,在这条道路上总会有很多人趴下,离开,这是很残酷的,也没有办法。

今天讲创作方法论的第五课,叫图像时代的素材转化。

现状与问题:

7CxqGEVhmDZPWqI8NK2hxKwiChk28HfgSY9lPkom.jpg

党震《远行》

素材与绘画的关系及类别,如何利用转化素材。大家现在搞创作是怎么收集素材或者是如何运用素材,或者叫你需不需要素材,或者你对素材的理解是什么,这样的问题是问题吗?你们每个人是不是都有自己的习惯,有没有发现自己正在或者企图尝试改变这个习惯,还是说大家习惯都很接近,我们对素材的理解和收集素材、利用素材的方式很像,或者你问问自己有没有重视过素材这个问题。

很有意思,这个问题其实就像什么是造型,你如何理解结构,如何理解构图,很基本的问题,一遇到基本问题就出问题了,就是大问题,比如说你从哪儿来的,这类的问题很可怕。你死了以后会到哪儿去,这是根本问题,你从哪儿来到哪儿去,我从我家里来的,我要去上课,这就好回答,以后问这种大问题,就用这种回答方式去消解他,证明你是一个智慧者,你是禅宗的智慧者。也不需要我从哪儿来,知道那个没有用,早就知道了,还用告诉你吗?告诉你也听不懂,我到哪儿去也没有告诉你,你也去不了。你和我境界差的太远;告诉你 你也不信,所以我从我家来,我去上课就行了,所以我觉得我今天的路上,琢磨这个事的时候,我觉得我突然间悟道了。

好像我们一般的概念当中,过去一谈到搞创作,我们就要想我要画个什么题材,这是第一个问题,题材。

GDt8UpJHPnbLbvwMX2Yuz4OfWVX5jy0TKR3YYLXH.jpg

党震《空间》

题材想好了,我去收集素材,整理素材,画草图,定好草图之后放大稿,然后开始上正稿,最后完成,应该是这样。这是一个常规的学院派教学的一个创作过程,素材在其中占的比重挺大,因为有因才有果,尤其是前边还有一个重要的就是题材,这个题材是你的想法,是你奔着那个目标,那个方向,那个区域,你想在哪里混,参加全国美展你就得画,第一人要多的,第二正能量的,第三要讲故事,然后要讲技术,画得很细腻,这些一定能参加全国美展,至少是有可能参加全国美展。

前面的工农兵题材画了多少年了,少数民族题材,我记得有一年是近几年的事,仅仅九奖还是银奖,得了一个不小的奖,那年是汶川地震,画灾区的小朋友,少数民族的,藏区的,因为汶川那边好像距离玛曲、路曲那边比较近,甘南,那边收到了国内各地寄来的赈灾物品,他们写感谢信,小孩坐在地上写回信,给寄来的人表达爱心的传递,他们怀有感恩之心,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说都在支援灾区,灾区人内心很幸福,要感谢大家,还有一箭双雕,这个画的就是少数民族站在那儿、蹲在那儿写字小孩,你看画的挺好,就这样一个题材叫革命的现实主义的创作。用革命代表政治性,这是为政治宣传服务的。这类绘画历史上丰富多,在什么时期多呢?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后的,相当一个阶段都有,一直到现在还有。

另外苏联比较多,你们去查一查关于丰收的,关于救灾的,关于工业生产的等等的,太多这种社会生活的东西了。

wvXuqnEEzz1KAQIbF4MB9JmuNiIZr4AGylRW8Ffq.jpg

周思聪《长白青松》

比如说周思聪老师画过一张叫《长白青松》,画的是东北的年轻学生去看望老师,老师披了一个大棉袄戴了一个眼镜,显然是女老师,再普通不过,语文课本上只要你一想到老师,一定是晚上改作业,前面小台灯,披着一件衣服戴眼镜,肯定是这样一个表情。那么周老师画的那张画就是《长白青松》,那个老师站起来回个身,那边送了一盆小松树,小松树茁壮成长代表老师付出了努力,我们已经茁壮成长了,几个学生在门口偷偷地笑,派了一个学生送老师礼物,就是这么一个场景感恩老师,挺好的,正能量,但这个离着政治稍微远一点。

但是灾区救灾写回信,这一点是跟政治有关的。因为这个东西是国家的事件,国家安排的。现在你们搞创作是不是也要想这些问题呢?如果你想你就是沿着一个革命的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论,再进行创作的一个公式化的制作,这个一定能成,能画出画来,而且能画的还不错。

还有近似的就是说《长白青松》的那种的生活化的现实主义,括号类政治化、类革命的,因为它一定要表现正能量的,比如说孝敬父母的,表现老年人很恩爱的,表现互相帮助的,表现大家生活很温馨的等等这些,都接近于叫类似于革命的现实主义创作,这是一条叫康庄大道。我觉得以中国目前对绘画的理解和各个学院的教育创作方法可能还会延续十年左右,十年以后就难说了,因为现在的80后到90后开始接触到一点纯粹的回归艺术本身的,撇开政治、撇开所谓高大上、撇开正能量、撇开一切道德观念,只谈我们的艺术感觉。

QVCDlID3gXHWXUrqh92xYHXJLcSyLbwF2J5c70WI.jpg

党震《陕北写生》

这里面你可以保留一个底念叫“善”,也可以把“善”这个字拿掉,以真作为底念就是一个地线,这个时候创作的一个艺术作品,要么去震撼人,要么去抚慰一个人,它也具备人类的与灵魂有关的好的这种东西,表现了人类这个物种存在的价值,我们有善有真,但是不见得非要以现实主义的方式出现,不见得非要带有革命化,就是这么一种情况。

另外我觉得还要强调一下,大家对这个概念的理解就是素材,不见得是拍照片就是素材,不见得要专门为这个创作出去拍照片,为了一个事专门组织去收集素材,我觉得这是不对,这是刻意为之。这是你非常刻意,你是起了一个心动了一个念,这个事情是一个属于就是有点儿在正常生长之外,如果你常年按照这类方法去做,你就会变得非常的变态,不正常不自然,因为如果是一个让绘画跟你的生命有关系,是密切的在一起的状态的话,时时处处你离不了创作思维,你都应该在一个寻找素材、发现素材的过程当中,应该被素材感动着,被生活感动着,这样是正常的。

而恰恰你为了一个点,去刻意地找一次两次可以,偶尔为之可以,但是如果你没有一个身边事即素材的一个习惯,你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与艺术有密切联系的人。所以我经常要把这种身边事即素材,一定要有这么一个概念。但是这个身边事有的是你感兴趣的那一部分,这个是可以的,我感兴趣自然山川,我在看电视的时候,在买杂志的时候,看报纸的时候我走在路上,看到一块树影、一块墙皮的痕迹等等的,我都能联想到山川,这就叫你的身边事,跟你有的素材有关系。

别人可能不是这样,别人对人感兴趣,我走在大街上,昨天还看到一个叫《大街上那些晃动的人给你的礼物》,好像是一个摄影的微信推荐,确实是这样,街上抓拍的,就是那些人,他的生活全里面他感兴趣的,都是他的素材,是他的宝库,我希望大家能找到自己的那个点,你感兴趣的点在哪儿?你的素材就在你身边的生活当中,一定要有这个概念,千万不要为了某个素材去画画,去收集素材。那个刻意为之了,不够自然。

上传日期:2019年05月1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