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04606 雅昌公开课 > 党震《创作方法论》 >[第34集]党震:形式语言规律——情境的经营(下)诙谐调侃 温婉含蓄

党震《创作方法论》

视频信息

名称:党震《创作方法论》党震:形式语言规律——情境的经营(下)诙谐调侃 温婉含蓄
 

课程名称:创作方法论

第34节:形式语言规律——情境的经营(下)诙谐调侃 温婉含蓄


F2wf28OmAXgTJqv0pGsgcp3WaHyjJJmx1wZZFrYi.png

卢西恩. 弗洛伊德作品

《思想者》,我觉得中国绘画中有没有画这个人在静静地思考的这种绘画呢?大家想想有没有,我现在也在回忆,不是所有的问题我在问你们的时候,我内心都有答案,我觉得是不是我们所说的,比如说贯休的《十六罗汉图》算,悟道的罗汉,但那不是人,那是罗汉,哪怕相对在宗教当中的段位比较低,但他已经是觉悟者,就不是普通人。

还有没有?人在思索,《韩熙载夜宴图》当中的韩熙载算不算呢?当所有的人都在沉迷于酒色笙歌的时候,韩熙载默默地坐在那儿,脸上的表情是不是在冷冷地思考呢,思考人生,有可能是,但是他被溶化到了一个氛围当中,你不会说一看就知道他画了一个正在思索的人,你只能偶然发现或者慢慢发现。

还有没有?中国绘画中哪一张画是画的人在思考的状态,赵佶画过一个《听琴图》,宋徽宗,三个人一块石头,赵佶默默地坐在那儿,这个也不是在思考,他们的状态有乐器或者有环境,他在状态里接近一种与周围的人融合在一起的宁静状态,还不是人在思考。

明清时期有肖像画。肖像画要么就是要么文人雅士之间互相画,要么就是有钱的大官僚或者大地主请画家来给自己画。文学家有钱有势,但是这个状态他往往把人置于某个情境当中,这个情境是一个理想主义的状态,我是一个得道的高人,这个事情谁都做过了,慈禧太后不是做过吗,把自己打扮成观音,拍照,但这个不是表达一个普通人在思考。这个人你说他你能判断他的身份吗?光一个大脑袋,但是状态就是在思考,其实根本原因是什么呢?回头想一想,在西方的中世纪晚期文艺复兴早期,在西方的哲学史、宗教史当中,其实挺强调人在思考这个东西,甚至包含着对人在思考好不好的批判,就已经早就有了。

包括那个点着蜡烛,在抚摸头骨,从妓女变成圣女的那个人,西方在救赎人的时候是需要你自己思考,从人自身出发,思考关于人的问题。但是中国不是这样,中国人说人没有那么强大,思考人这点儿事,人用脑袋去思考,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你应该皈依自然,所以不要去动脑子思考,而要去用心灵感知、感受,强调是感性,往往是这样的。

所以为什么中国后来的时候,科学技术不太发达了,反而是所谓玄学一直很发达,因为中国人强调的更多的是感悟,格物致知这种研究型的,纯粹靠思维靠智力去解决问题的少,其实这个东西是东西方本身一种很大的文化差异导致的。在中国的绘画系统当中,少出现以人为本的这种状态的绘画,即使有也是使人融入自然之后的那个真我,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角度。

1X98SG5iF6EghJeWaO1tzE74IeM1YhXM9ylw5yIu.png

马堡中《内幕》

图像很火爆,淹没在后来的芸芸众生了。当年很火,和毛焰是同班同学,一直画不过毛焰,但是一直觉得他应该画过毛焰,就是这么一个人,也是老先生的属于,后来在北京办了几年的美术班,还在哪个画院也曾经一度比较火红过,等于是美院二画室的很牛的人当时,很可惜他始终境界没有提上去,但当时这样的绘画也很震撼。

腿上的结构画的很多,小肌肉一层一层的,叫细节的无穷演绎,这是一句优美的表扬,实际上就是罗嗦,展现他的素描能力和刻画能力,炫技型的。本来只有三块肌肉,我再炫三块,就是这种方式。谁好这么画呢?另外一个叫非地艺术坊的某个扛坝子,这个细节的无穷演绎,非要把一个平面画起好多疙瘩来,这个我觉得都还是有点儿问题,本来能画准,后来觉得画准太低,我非得画不准,画不准成了最高境界了吗?不对。对中正的理解不对,蒋介石就是比较老实的人,当然老实的境界不是最高境界,兵不厌诈,兵者诡道也,你老实了你在打仗方面你肯定熟,但是为道损,在最后的时候没法说了。

KVF6LUvglVd6FktW4wuXFuBbumUllhmDUe9JLJW7.png

马堡中作品

这个也是,这个叫马堡中,画云,中国当代艺术当中好多画云的,是不是还有一个特别厉害的,叫方力钧的,云朵当中飞翔的婴儿,那个状态我觉得就比这个要高一个境界,那一群孩子长着小翅膀在天上飞,那是一个神话的状态,梦境,而这个你看有飞机,然后有人,有俯视的房屋。他的房子,画一些北京郊区的小别墅,这个房子从这个角度看,挺像小席勒画的建筑,这个还是能够按照情理推算出来的,所以这个超现实不高级。方力钧那个就高级一点。

还有谁画云?西方当代很厉害的里希特也画过云,里希特画的大海和云,那个更高级,因为在艺术的所谓的美学的层次当中叫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第二个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第三个又回来了。里希特我觉得是第三个境界,猛一看就是照片,人家不是一开始的那个照片,是经过内心的一种精神的过滤和扬弃之后的一种状态,是这样一种东西。

这是我画的,颜色拍的不太准,泛绿色,其实画面本身是蓝调子,复杂与纠结,混乱的状态,动荡不安的状态,复杂与纠结的心态。

这个也是,这个相对是近期13年画的,叫《深水》,诙谐、调侃,雷子人,这个让我想起了我们学校段老师的画,大段小段两个老师都画过,一个人提着一块猪头肉,提着一块肘子肉,拿瓶酒或者是抱条大鲤鱼,在山梁上走。段正渠老师自己编过鬼故事,有机会你们私下去看看从哪儿搞得到,大家分享一下。

AUbRQ71Q86WVkcUnQuBamvcrRoQxQh1RcjOQwNRM.png

雷子人《太阳雨》

这个世界总是有一些人,虽然你们未必很相熟,不一定认识,但是你们在某些思维或者是行为上,这种点会无意当中很相似。你能否从个人的生活当中,从你的行为习惯当中,从你的思维方式当中,某天画了一张画,另外一个人告诉你这个画的跟那个很像,有这种经历吧,原来你们是重复的,原来你们是twins,你就很失落,我本来以为我的想法是唯一的,only  One,没想到我twins了,原来我是在模仿别人,或者是已经别人先做过,他早就超越我了,其实有时候很偶然,我相信雷子人老师画过这张画肯定不是因为看过段老师画过那张画。段老师更不可能是看雷老师的画,但是他们都画了类似状态,都有一种诙谐与调侃,难道你说大段小段老师的画里面没有一点诙谐与调侃吗?尤其是大段老师的画画绿脸的、粉红脸的。像个小蛐蛐儿似的脸,很瘦瞪着大眼睛,表情也很荒诞。我觉得里面都有一些诙谐与调侃。但是却不一样。

这个是三个人一起走,脚互相使绊子,再一走不就绊倒吗,有一张画很有意思,他肯定不是照着那张画画的,盲人走路,是布鲁盖尔画的,推着推着掉河里面去了,第一个掉河里面后面都掉河,因为都互相抓着,几个盲人走路,腿和手都快插在一起了,这个其实利用了一个很简单的设计上叫重复当中的变异,啪啪一拍九个瓶子,第二排又九个瓶子,其中有一个是倒过来的,口朝下的,啪一拍,空的一个酒杯子,其中有一个是装上酒的。重复当中的变异。

雷子人的绘画中经常有这样的东西,画一排人,其中都不一样,叫相似中的不同,这是创作当中的一个法,很好用,你只要画相似,当中的不同就一定很好看,一定是这样。比如说把底下同学叫过来,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都不一样。然后都给你们穿上天鹅湖的衣服,往那儿一站,大家说摆一个动作,好了,肯定都摆不一样,没有训练过,行了,这张画一定很好看。体形不一样,动作相似当中的不同。

这里不同还反映在提着一个是菜,一个是鸡、一个是肉,手里拿东西不一样,手的颜色不一样,头的角度不一样,然后衣服的画法,一个背草帽的,一个拿锄头的,一个打伞的,道具都有差别,很有意思,所以他有生活情趣,安排了很多细节在里面。黑白灰的呼应等等,然后又看似不经意,这是他的高处,看似不经意粗涂乱服,随便一画,仔细一看挺讲究的,钉头鼠尾,高古游丝,高山坠石等等都来了,猛一看这个人不太会画,乱画,仔细看这个人非常懂画,冷不防,这是高手。

NqZLv8iBhtHwsxQAOglwNuXMsqyQfBYQFsr7CKNZ.png

雷子人作品

你看看这个,诙谐幽默的状态,这是雷老师,他有一个乡村机会回他老家那边,江西老家,就在村里面经常写生,拍一些照片,做一些文案,做过一个计划。他是一个思考型的画家,读了博士,博士后还工作过一段。现在在人民大学,去年请他来过讲座。很遗憾今年不能重复请他,至少得隔上一年两年的,不然不好意思老请人来。

这里面有一些暗示性的东西,比如说希望,爱情,男女的性别,这种道德,或者是约束,或者是隐藏等等的,里面包含了某些复杂与纠结的成分,但是以漫画的形式出现了,轻松,诙谐幽默的方式。这个就是调侃名作。

有一个挺无奈的现象,我表达一下我的感受,还是我这个人比较感性。反过来说肯定是不行的。作秀,有没有见过在一些高档的时装店经常放发布会,不停地在滚动播放,还有维多利亚的秘密,经常反复放,开始看觉得挺过瘾要看一会儿,再看一会儿就开始有点儿反胃了,不愿意看了,那个时候再五颜六色多么好看的衣服,你就会觉得不对,你就不愿意看了,我就不知道这么作秀再作下去会怎么样,这个市场还会怎么样?他会不断地在刺激之中无穷大,无穷强,多,这种方式,很可怕。

u0r73TldptHZo3RdRTRRBhVTVPNjZ2mKOv4ITSvg.png

岳敏君《自由引导人民》

像这样的绘画,我就觉得再怎么画下一张调侃《梅杜萨之伐》再调侃什么,只能调侃越来越厉害,作秀的状态,我觉得也很可怕,你看美国大片你就觉得作吧,天早就已经拆下来过了。上一次《X战警》放的时候是放的所有的导弹,军舰也好奔着美国去了,过程当中马上就被定住了,这次更厉害,这次天启四千年的一个近似神的人,把所有的地下的核弹头全部引爆起来,然后所有的城市瞬间都在全部世界各地在毁灭,过去是什么伦敦陷沉默,都局部的,现在是所有的同时在毁灭,所以我说再往下拍的大片会怎么样呢?只能是越来越厉害,否则你怎么超越上一部呢?这是西方人的思维方式,就是要更强,而这个强一定是更大的外力作用,场面要更大,一定是这样,所以现在基弗尔的工作室,据说是几千平米上万平米,巨大的工作室,现在就是不知道,我很怀疑这种状态。

人类要如此奔着这种心态方式发展会怎么样,中国古代绘画最大的有多大?学过中国美术史的同学们可能没有做过这个研究,不能算张大千的,也不能算刘国松的,这都是后来的,不叫中国古代绘画,我指的是任伯年之前或者是齐白石之前,那个时候的纸就没有太大了,丈二的不知道有没有,八尺的不知道有没有,后来可能越来越大画的。所以你看大型的国展不叫绘画展,这叫壁画展,几乎全是两三米之外的,规定三米,就没有人画两米的,一定是这样。下次有一天就不设规定,中国美术馆的大门重新拆了,顶上开个顶,直升飞机吊着运下去,调侃本性,食色性也!

Xt0T9h7aCaeV6AizdPlav4oIo4BQIH24TdVmFW8c.png

李津 《盛宴》

李津确实在这方面是挺厉害的,敢于暴露,这是他的生存之道,也是一种境界,这个境界最初是谁来开始的呢?朱新建,新文人画里面朱新建,始作俑者是大师,第一个吃螃蟹的是大师,敢于如此调侃,有点儿像当年的崔健,其实中国古代早就有,戴绿帽子都不怕,幽默与诙谐非要放一个红军战士在里边,我就觉得老革命家看看这个心里得多难受啊,当年的那个翠花,你想想中国古代的革命题材,不是古代就是近现代拍的那些战争片里面的女性形象,女战士形象都是多么纯洁无邪的人,单纯的,多么好啊,怎么李金斗画成这样站在那儿,在这一堆老战士一定会把这张画撕掉,如果看见这样的老革命家,他们不允许他们心中那个圣洁的女神被玷污成这样,推荐你们再回头看看那个《地雷战》更好,我第一次讲这个创作方法论就讲过头发丝雷,把她头发大辫子给剪下来了,一开始还有误会,后来听说是为了打鬼子就把自己的辫子给剪了,那种感情回头笑一笑那个羞涩劲,那种纯真劲太美好了,现在在生活当中想看到这样羞涩的女孩,必须去幼儿园去找。

看这个表情,喜欢重复的还有很多,不是雷子人喜欢,岳敏君就特别喜欢重复,喜欢画云彩的也不只方力钧,很多人喜欢画云彩,所以流行趣味是非常严重的,就在艺术北京当中,我看到了那么多类似的作品,非常多的相似作品,相似我觉得不是问题,借力打力,我倒希望你们也巧用相似的这个法,为什么不能用别人那点儿劲呢,用了你比他好就行了,你比他还好一点你就可以,要领先流行趣味一步,或者说要领先流行的趣味半步,你就能变得很流行、很火,始终跟着流行的节奏都领先半步,有没有这样的人,成功的艺术家有没有。

YdIhBIZMYQ0JNOS48sGttqntZSVt7PDo3IurfW0x.png

岳敏君《不朽的天鹅》

商业上成功的就很多,失败的也有很多的。你看这个调侃的,在社会能够民主与自由,能够社会的道德或者是一个整个社会的这种文化空气,我觉得还是有进展,大家都在正襟危坐,都在讲究一个道德标准的时候,居然会有这样的作品出现,很多人会瞧不上,会觉得这个太黄,叫三俗。新三俗你们知道是什么吗?弹古琴、焚香和茶道,还有唐卡,玩的太多了,玩烂了,反而变得很俗了。

我觉得非常可能是这样,这种表面形式上的流行,过去这个东西不是流行的,你就像崔健说的,如果摇滚乐变成流行音乐了,摇滚乐就死亡,一定是这样的。摇滚乐是叛逆的,是与流行趣味截然相反,一定是这样的才叫摇滚乐,他的精神是叛逆,叛逆是摇滚乐的灵魂,如果你变成了一个趋同,大家都能玩儿的,你就没意义,不接受这样绘画的人,在座的肯定有,或者是受自己知识系统的这种束缚,或者是受传统道德标准的束缚,肯定有抵触这样的情绪,这种是很自然的现象,但是我希望你能接受,或者说能包容的心态,也要允许他们的生长,至少要尝试着去理解一下它,你才在进步,如果你只是以敌对的形式,回头闭着眼完了,那说明你是弱小的,而且是固执的,又固执又弱小怎么可能强大呢。所以我觉得先要有一个不忌口的能力,不怕把肚子吃坏才行。

非常调侃,这个人叫魏东,据说是首师大出来的,和刘彦老师是同班同学,去美国呆了很长时间,一开始画国画工笔,现在画丙烯,去年刚做过一个大规模的个展,技术上非常的熟练,任伯年类型的人,画什么有什么,非常聪明的画家。

KaEhuEnKoLvtZdvF4ibeURKHYxMFrBfLrgTzxvFk.png

常玉作品

第八个情境叫温婉含蓄。看到食色性也了嘛,李津的绘画当中,食与色是怎么样的?是有形有象,还是分开的,吃的东西在一边,饮食男女在另一边,饮食男女是两拨。这个合体了,你把这个地方单独放大一下,粉红色,图形,我们会联想到某些东西,但是把它缩小了看,一盘水果而已,所以这就是巧妙,这就叫禅,这个时候老和尚会拿着棒槌打我的,臭小子让你乱说,说说而已,他打我的时候我就可以化解开,再打回给他,境界太低了你,执着于形象。

常玉是非常厉害的画家,据说画很快,但是卖的很贵。这是中国文化牛的人,在西方获得了广泛的认可,他其实也是特别聪明,流行的趣味当时他是在西方的野兽派马蒂斯他们之后,他在法国混迹于巴黎的高端会所、酒吧,和艺术家在一起生活,逐渐被上流社会所承认,这个东西就是中国绘画缺在民主与自由,整个社会生态,一个朋友的孩子说过,说蓝领羡慕白领,白领羡慕资本家,资本家羡慕政治家,政治家羡慕贵族,贵族羡慕艺术家,就是这么转来转去的,说艺术家是灵魂的自由,从审美上讲,他们是得到了最伟大最崇高的一种幸福,贵族你没有文化是不行的,但是你又没有对审美的高层次的理解,所以你追求形而上,追求精神上的愉悦与幸福感,所以贵族羡慕艺术家。所以整个社会的这种风尚就是整个社会都以能收藏能悬挂艺术作品,能与艺术家交往,能走近艺术家的世界为一种荣耀。

温婉含蓄,常玉的画太多了。还有很多,冷峻、清逸、沉着、沉郁、清丽、华美、绮丽,可以很多很多,看一看二十四诗品,基本上都是从那里来的,只是我的辞藻是一种流行的辞藻,通俗化的,他用的词可能更有文化意味。

上传日期:2019年03月19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