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8338 雅昌公开课 > 党震《创作方法论》 >[第31集]党震:形式语言规律——中西结合中的点线面

党震《创作方法论》

视频信息

名称:党震《创作方法论》党震:形式语言规律——中西结合中的点线面
 

课程名称:创作方法论

第31节:形式语言规律——中西结合中的点线面

Ram9cwGYWxn7H3WWh33HMOnIwu9cMzNsQr5FlJsa.png

徐华翎作品

这个时代有很多类似这样的作品,这是70后的一个画家徐华翎,画工笔的一个画家,她运用了一个叫影像重叠的方法,她一般的绢有三层,有一层绢是染底色,画这种虚幻的背景,有一层绢画中间的人,前景上面再有一层绢,有的时候两层,有的时候三层,产生了一个透明的几层空间影像的重叠,这个方法有种模糊、虚幻的感觉,也有种实与虚之间辩证存在的关系,这样的一个人体的局部裁切下来,这种局部的视角,虚幻的整个的视觉的印象,以及这种分层渲染重叠并置展示的方式,这几种方法都是她一种特立独行的特点,应该说在工笔画的现代发展的路子上,我觉得年轻一代的画家也会不断地往里增加新的可能性,这也是不错的。

内容、题材上就是阳光、女孩、花、人体,展现一种青春的如梦似幻的美好,有一种不确定性,对青春短暂的一种叹惋在里面。

这是早期作品,是央美学院派的教学反映出来的工夫。这个工夫一定要记住,它与境界是相连的,对境界的形而上的这种认知非常重要,对于细节的这种方式具体的操作方法同样重要,比如说头发的这种分染,层次,另外前后能看出厚度,颜色上面冷暖的渐变,比如说造型上面的这种曲线的方向性,以及交错的时候产生的这种趣味,都在展示她的一种功夫,比较强的控制能力。同时,比如说眼睛这种局部的刻画很精道,尽精微,鼻子、嘴、下巴这种造型在简约的处理手法上又比较细腻入微,不是越多越好,她是有节制的,有控制的多,这个非常重要,失去控制了,以展现多为主,容易、简单。

vupKSp8x5DkNT95zPl61ppJ0oqli1LkM5AvGrWgJ.png

刘琦作品

这是刘琦的造型,这里面的曲线,刘琦也是70后的画家,他对中国传统雕塑情有独钟,他收藏了好多青州龙兴寺北朝时期的石刻,同时他个人也深入研究过文艺复兴早期中世纪晚期的一批画家,比如说弗朗西斯卡,他的造型也做过一些线描稿的研究,以线描的方式临摹弗朗西斯卡的油画,做过一种分析的功课,那么他认识到的就是欧洲文艺复兴早期和中国的唐宋宋元这个时期,包括北朝的雕刻,好多在造型上的意味上都有相似之处,在勾线晕染这种方法上,中国的这种古代绘画和文艺复兴早期的这种湿壁画、油画的这种早期的形态的作品,都有很多相似之处。

这里面我们能看到他的一种造型的意象化处理,这个意象是这样的,刚才我们说具象很容易理解,模拟自然表象叫具象,那么什么是抽象呢?抽离出形式的本质,去掉表象展现本质叫抽象,那么什么叫表现主义造型呢?就是强调感受,即兴的感觉,宣泄情感这种方式叫表现主义造型。还有一种叫意象造型,里面并没有离开具象内容,但是不去模拟自然表象,里面要有情感体验,要表达情感的体会,但是并不以直接的宣泄作为他的表达方式,他加进了文化的内敛的修养,在控制中转换造型,这样的方式叫意象造型。

所以此中的这个意就加进了东方文化的色彩,就是一种婉约的、内敛的控制的这么一种方式,然后转换具象造型,表达情感,表达他的意思,这么一种态度。所以我们能看到比如说这里面像这样的曲线,像这样的一个衣服的曲线,从这儿上来打了一个弯下来,拐了一个小弯,这个曲线怎么样,真实中的衣领未必是这样的,真实中的衣领没有这么圆容,同时这个曲线很有意思,这个曲线弯大一点,这个弯小一点,这个曲线大,这个曲线小,中间这个山峰像一个小的山头一样,它有一个角度往这个方向倾斜了,一种内在的韵律感,这样一根弧线就很有意思了。温柔敦厚里面的温柔气息表达出来了,很绵软,同时这两个相似形中的不相似,不同,相似里边的区别饶有意味。

4vuFjCiEXF5Nl5NaTDfuQqkvQTqTQ9DB5tAIBuxc.png

PPT对比图

同时你看这个头发,从这儿破了一下,弯了一个角,把这里边的边缘给破了一下,这边搭到后面去了,就这一个角破这一下,如果没有这个黑,这个就显得有点儿单调,就是这种小的区别,比如说这面头发的边缘是一个S形,到这儿消失了,一个弧度下来的,这边打了好几个弯,这两边进行的一个造型处理,整个头方中见圆,看起来方但是又是圆的,手臂像这样的一个曲线,手臂你能说它符合解剖结构吗?肯定是不符合的。又跟欧洲的表现主义,野兽派的画家画的都不一样,野兽派的画家画的,比如说马蒂斯画这个手臂一根弧线很轻松很快地勾过来,但是这里面又隐含着某些一波三折的控制,这里面就不只是宣泄情感,他要有理性的分析与推理,所以这里面就有意思了。

比如说这个手臂,你看这根线是曲线还是直线,这根线曲中有直,倾向于直线,为什么会倾向于直线呢?跟外面这根弧线比,它就倾向于直线了,但是本身又不是那么直,它还点儿小弯曲,就是这种变化是刘琦独特的心思,他在这儿下了功夫了,软里面有硬,曲里面有直,他在找这种味道,而这种味道的拿捏,这种造型的拿捏是中国独有的,我就可以说得比较绝对一些,中国人喜欢玩弄这种趣味,西方人比这来的要野蛮得多,他没有这么细腻,就像中国人吃饭使筷子,西方人吃饭使刀叉,直接,表达方式上西方人就说我爱你,我要你;中国人说红豆生南国,他要变换一下,他不直接说我爱你,姑娘吓跑了,你这个人真没文化,我才不爱你呢,不搭理你走了。中国人喜欢曲径通幽的东西,绕着弯子来。

你看直接向西方学习,做过这样的功课,但是你看那个手怎么样,手指头怎么样,又明显受到了魏晋时期雕塑的影响。你看一看那个时期的竹林七贤,刻在砖上的那些线描,再想想北魏、北齐时期的雕塑,手就有这样的影响。他把东西方能够相连接的东西加进了一些个人的理解和判断,这就是学习。

Li9zLy9YdZ7gZGPs73eqXzNX1QTqAPnQwK84I5Yu.png

罗丹的素描

罗丹画的素描,释放型的线,这就是情绪张扬的线条,表现主义的线和造型,又有体积感,又有雕塑感。所以平面与立体在空间当中就这么完美的结合了,突然从一个有明暗的,有体积的,变换成平面。这是罗丹画的速写,雕塑,躯干,躯体,饱满的。这又想到了早期的这种残缺的雕塑,残缺有的时候是很遗憾,但是有时候这种残缺的美确实很奇妙。整个形体的力量,中国人也在学,表达对这种力量与速度的追求,好一点的基本都是比较整的,比较狠的这种东西,比较放纵的,这是有表现主义因素。

所以黄胄是近代美术史上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他把这种温文尔雅的文人情怀给解构了。但是这个解构并不是他开始做的,什么时候开始做的?扬州八怪。在这之前所有的解构还都有点儿拿腔拿调,都有点儿拿捏,扬州八怪有一些,石涛、八大,开江湖,扬州八怪里面像画花鸟,有的时候用笔过于粗放,甚至产生点儿江湖的这种耍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反过来讲也是一种促进之理,它使我们能够解放那种笔墨的禁锢,解放一种温文尔雅、文人的要求。用好了就是对的,用不好就是江湖了,江湖就是讲究露钱包。

《惠安女》这张画的就一般,平淡,处理的少,乏味,干巴巴的感觉着,太没有看头了,都是这种张扬的笔墨,但是没有任何力量,线条的力量也不打动人,色彩的力量,虚实的处理,造型的玩味都没有,都是一种速写方式,简单粗暴型的东西,没意思。

DEKe82Zom0fe75v15Vl3kk1LbCTB4o3Qjp2kKnet.png

林风眠作品

这个就有点儿意思了,这个也是一种,有时候也怀疑,赝品比较多,有时候拿不准,有时候找资料来不及,就从网上下,反正林风眠东西还是比较高,他也是走中西合璧的这种语言思路,他归纳出了中国古代造型上的简约,同时又和西方野兽派的简约相结合。整个画面的构成上又是比较整体的当代构图,一种分割画面,整体的布局,借鉴了西方的这种构成感。像花瓶这种造型明显是从马蒂斯那儿来的,学习马蒂斯,特别像这种造型方式,软硬的强对比,这个地方有两块方块,中间是圆,方圆这样的强对比,中国古代绘画也有,但是暗示性的,没有直接这么来,但是到了现代的学习的时候就可以直接这么用了。

窗户那两个方块中间是圆,不要去考证谁早谁晚,总之我觉得在某些层面上来讲,中西方的观念和运用的形式语言的规律是相通的,找到这个规律。调子比较低、比较沉,比较乱,这也是一种比较雅的趣味,大俗即大雅,看起来很乱,反而是最精致的。对精致的要求不要觉得画的很精妙就一定是好,精妙很可能是拿腔拿调,精妙很可能是做作、显摆,往往这样的没有约束的反而来得更酣暢淋漓,更见本性。

西方的像柯勒惠支、杜米埃很多类似的画家都是以这种直抒胸臆所见长,还有杜费这样的画家,多看看杜费的画你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逸品。没有拘束,像音乐一样,有好处,那都是才华横溢的人才能玩的,超越了形本身,达到一种精神上的高度。我觉得像杜费也会影响到霍克尼这样的画家,都是相互影响的,后来我们一直在学习。

usvoaxZoDSxSF7Dbsaiy9pCCzDgQDFXJKesNhgOr.png

杜菲作品

船的桅杆是不是像霍克尼画的树林,直线、古色、变化、节奏感。这个就是典型的,这种就是接近于抽象绘画的作品,从具象转向抽象,艺术最终会走向抽象,本质的规律会越来越起作用。好看,轻松愉悦。哎!你看这里面的点线面,曲线、直线,你看这里面的是不是有一些相对明显一点的直线,但是也还在一波三折里,这叫沈勤,这是五几年的画家,在五十年代出生的画家里面,沈勤老师一直是走在前面的人,他把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意境和西方现代的构成,以及西方抽象的语言相结合,画出了这样一种新的山水画,很了不起,这种贡献也不是常人所能做到的,都是大才华的人。

不等边梯形是最好看的形,因为每个边长不一样,每个内角大小不一样,是最值得玩味的,不等边梯形和不等边三角形要注意这种图形的应用,这里面就有,随处都有。这儿有一个电线杆,如果拿掉这个电线杆,这边就多了这两根线一开出去这边很平淡,加了一根硬的线这边就撑住了,这个线是一个中流砥柱支在这儿了,同时远处的这根线跟这根线它们形成了三个强有力的支撑,去掉这个这边就会软很多。但是注意,还是这根电线杆,如果它的角度变一变,它的角度如果掰回来会怎么样,直一点会怎么样,也会感觉比较木讷,就没有那种趣味了,峭拔之气就少了,因为当他取这个角度的时候,使这边产生了不等边梯形。

这边的每个夹角就开始有意思了,再直一点,马上这根线就不好看了,这个角度的大小和这个角度的大小算一算,一定是黄金分割的比例,回来一点就雷同了,选取这个角度很有意思。这个树让人想起白雪和黑树,布鲁盖尔《冬猎》那张画,也是从左侧黑树小人牵着狗回来,构图上这种斜线的应用,很多都是借鉴。

sCRoAzJuNrrDAuc6cESk5HDwKuJFx3fzhvhW4RVZ.png

沈勤作品

沈老师潜移默化地已经消化吸收了,把这种规律性的东西已经印在心里了,不光是那张画有这样,还有别的画,后来他告诉我他画的树是学的马远的树,他画的柳树是拿的马远的《踏歌图》的柳树来的。这个树很像我们随处可见的冬天槐树,或者是很多树都有类似这样的倾向,这个点子又是从谁那儿来的呢?古画当中金农画过,小荷叶点来点去,还有明代的画家,吴门画派,好多有画这样的小荷塘,小点的,最早是宋代的米友仁,《潇湘图》有这种点,只不过那个点比这个大,那么到这里他还学了谁呢?西方的也有,莫奈的,等等好多,刚才说霍克尼也有点。

所以到最后,为什么要先讲中国美术史和西方美术史,最后你一定要把形式语言和历史上所有的名画名作、那些熟悉的大师,你要能串起来,完全熟烂于胸,消化掉,你要拿过来,而且你会不知不觉地就把一些高级法则就运用出来了,前提还要有一个,你要变通,还要有一个,要再自己去找,自己在生活中去发现那个契机,你自己找不到引发点,你直接用人家的那就是四王的方法,那就是元人的方法。学古,拿古人的来,模拟没用,那不是创造,而且没有融合东西,你的文化视角就是窄。这个时代都是什么时代了,你再不向西方看,都要看,来回看,然后熟烂于胸。

另外这个房子值得看,沈老师画这个房子,方框正方形,上边错落有致拐了一个弯。加两个黑线,然后灰墨染进来一点,这个地方要讲了,方形在这里是特立独行,一个比较硬的形,周围的形都比较软,曲线,三角形。房子是人文文化盖进来的,人插了一腿在自然里,这个就方一些、硬一些,自然周围是软的,人要把房子盖的很硬,同时上面还要错落有致,还要拐个弯,还要跟自然相融合,房子尖还要是弯的等等的,所以中国人盖房子很硬,但是居住还得结实,但是又想融入自然,同时这个房子极度的异象化,或者叫抽象化也行,黑白灰、点线面,抽象化了,不去画上面墙皮的质感,也不去画有几个窗户,也不去画瓦是一层层的,一片一片的,不去画这个细节,就画留出个白,这个房子是留出来的,中国人的阴阳虚实关系就出来了,它承载了文化,承载了哲学。

不要小看上面那点儿灰墨,房子那个黑瓦,有点儿灰墨阴进来了,阴的太好了,没有这点儿灰,这个房子就傻了,不能够物我相柔,有这点儿灰墨说明了山到了房子里边来了,就要把房子盖在池塘边上,要把房子盖在山底下,要山色进入到我的客厅里来,要让月光透着荷花的水的香气到我的书桌上来,亲近自然,所以使这个灰墨阴到房子里边,阴了一点,说明里外有融合。他是知道这个道理的,抽象和具象的结合。

沈老师早期是85新潮美术的一员干将,那个时期出过一本书,沈老师排在第一名,第二名是尚扬老师,他不是按姓氏笔画来的,他就是觉得谁的画有冲劲,当时沈老师画的抽象的黑白的构成还不是那种具象的,很疯狂,年轻的时候都是愤青,都是混不吝的人,都是有想法要革命的人,但是到老年晚年了重视传统文化,中西合璧结合起来了,他也说我,他说过这就是从马蒂斯那儿拿的,直接告诉我,因为他性格直爽,告诉你他研究过西方的现代主义的东西。

我最初画园林的时候也没这么画,最初还有瓦,还有小窗户,还要追求点儿皴擦肌理,有些人追求了一辈子,有人也画这种白瓦黑墙园林小桥,点了好多点,花花绿绿的那种烟花三月下扬州,老在那儿墙皮上画一些石头,勾一些线,皴擦一些质感,一辈子没有跳出形而下的范畴,以追求点儿质感浓淡干湿在那儿显摆,境界太低了。

4mPz0yxkpO585yiFeTRWCNBKIUWwTZsdUaPi3zMw.png

沈勤作品

沈老师就是不断地自我修正,后来我就放弃了,不再画那些建筑上的东西了,我就直接概括成线了,两根线一根直的一根曲的足够了,高手就是这样,他能自我修正,这一点太可怕,自我升级,你有这种能力吗?你自我升级了吗?杀毒了吗?不要沉湎于自己现有的心得体会,也不要盲目地信任社会上的一些名家大腕,沈老师是真正的高手,50年代没几个人,五个里面有他,三个也会有他,这是高手。

什么时候把沈老师请来给大家做个讲座,但是沈老师一讲你发现讲东西你们也未必能嚼得烂,但是一定会有感觉,人的性格是这样,他又讲话很直,讲的也比较快,他跳跃也比较大,有的时候你觉得可能还不如党老师讲的细呢,因为我是比较油滑的人,我具备的能力比较多,我也可以比较情绪化的讲,也可以很理性地讲,沈老师也会,但是沈老师更高人,他太方便,他是偏执的,我为什么画不过他呢?人家在偏执中间突然间顿悟了。我知道的太多,这东西反而成为我的障碍,有时候手头就软,手不够狠。还得再修炼,幸亏也有点儿杀毒软件,但是还没有那么狠,没有他强大。我也是跳跃性思维,有时候是不是说着说着扯到那儿了,跳跃。

焦墨用点,这都不是墨分五色了,因为周围分了,这儿就不能再分了,都分了就乱了,故意一种颜色画下来,但是这儿留的空白有意思,也有墨水,墨分五色,细节看也有很多变化,三遍点点过去就完了,足够好了,一片灰墨过来很均匀,又有溶染,点线面,上边黑线不是,他说画这个树画的细一点,勾几根小树枝很漂亮,这样才有人喜欢买,买画的人不就是要看这个吗,他还很聪明,还迎合了一点市场,要没这点儿细节,买画的人不掏钱的。换句话说,要懂别的,都看不懂就能看懂那两个树枝了。

雄强、绵软、雄强都有,这是狠角色,点线面,肌理,抽象,狠表现,都有了。中国的表现主义大师徐渭,他是一个真诚的表现主义大师,后来疯了,结局很惨,好像还杀过人,打过仗,一生经历很坎坷。

daAsNHjyPTtZB3kMItgkSS2JKo6fpv6z1lSRxXZm.png

黄丹作品

黄丹,小忧郁小清新,形式感,红黑,都用黑色,沈勤老师那个黑像江南三月的雨,但是这个黑色像是少女情怀的忧愁,年少情怀总是诗。这里面的忧郁都变得非常的女性化,像闺房里的读白那种感觉,大红马,这个是近期作品,近期作品这个形就充满力量,黄丹的画也是70后的,我也是70后的画家,我们都40岁左右了,再不自我吹嘘一下,我们的时代就过去了,很快被80后占领了。

这个马太温柔了,低着头很唯美,小眼睛,很简约,关键是简约,画马画出结构来太容易了,画出肌肉来,画出皮肤的质感,那都没有意义,在这里是形而上的,玩中国画的打太极拳的,一定要形而上,这才叫中国画,不管你用的是丙烯黑,还是一得阁的墨,还是研的墨,都无所谓,关键是你的造型,你的方式是不是意象化的,是不是中国化的就够了,从根上理解中国画是什么,理解什么叫意象审美就行了。

所以看这样的造型,是《五马图》意象造型的延伸,这个延伸里面又结合了西方表现主义的东西,西方的抽象构成的理解,叫与时俱进的意象造型。所以我推崇这样的画家,我觉得这是高手。好看,这张画也好卖,多唯美,小忧伤,西方人就直接把伤痕暴露给你看,把欲望展现给你,你看风格差异多大,平面化的,以线为主,技巧很巧妙,然后这个以面为主,技巧上很拙、很狠,我觉得他比席勒还要狠,席勒的狠里面有点儿炫技的成分,太巧了,太聪明了。

uNDH1eWxJoIffvL2XD19qjphHGFEjBuhcOenVFfO.png

珂勒惠支作品

但是这个女人更聪明,更狠,你看这个形态,让我想起了陈洪绶,画的衣纹的转折,但是整个氛围是徐渭,徐渭的氛围那种撕裂的压抑感。高手画素描,整个结构解剖的关系,确实他太了解了,他一定是懂得这种关节和肌肉的造型结构,然后顺手就带过来了,速度非常快,手感非常好,巧妙,大巧若拙,但是这个人一定是特别聪明,特别心灵手巧的一个人,不然不会画的这么从容、这么到位,这么果断。这个很可怕,单纯画狠容易,单纯磨素描、磨结构也能磨出来。制作也行,但他不是,他是直接画出来的,这种能力现在越来越人少有了。

因为现代艺术不再是一个人具备非常强大的学习的专业训练,现代艺术讲的是你的想法,你可能是一个电焊工,可能是一个泥瓦匠,只要你有好想法,你一样能焊出一个牛B的雕塑,涂抹出一个牛B的油画,但是过去不行,过去你必须要学解剖、学造型,你得是个画家。

在雄强一路上还是有相似的地方,我们的段老师也是非常强大的,内心有理想主义的情怀,直线,三角形,狠的这种曲线,看段老师用的这个曲线,一波三折,传统文化又来了,但是这个曲线那么强,那么狠,要保留自己的一方面,同时向别人拿一点,几股绳拧成一股,只学一点肯定是单薄的,段老师学过卢奥,西方的表现主义的东西,中国的东西,他一定研究过中国古代的雕塑,你去跟他聊聊看,他有访谈,谈过他的学画经历。

BEb4UKVH1HAJzw6J3ZLXcNo1JjKTgkHFo2AQZHll.png

段正渠作品

浓郁的黑,这个黑又变了,这个黑是一个很深邃的黑,但这里面又有一种很强大的声音,这个声音是来自于人的脚踏在地面上踩出来的声音,是人与自然之间相碰撞的声音,带有蛮荒之力的声音,这就不是江南文人的黑了,沈勤老师那个黑是怎么样?江南文人的黑,是江南三月阴雨连绵的带有琴弦声音的那种黑。这个黑可不是,这个黑是壮汉莽夫擒龙伏虎走在山地上踏出来的脚步声。那种狠劲,茁壮的黑,是这种感觉,一种野蛮的蛮荒之力的黑。

这种东西是来自于西方的表现主义的东西,很直接、很狠,出直拳这样千钧之力,一般的四两拨千斤碰上真正的千钧之力也完蛋,不是太极拳永远会高明,太极拳的境界是挺高的,但是你练不到一定水平,你还不如那一拳打过来狠。

上传日期:2019年03月1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