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03248 雅昌公开课 > 党震《创作方法论》 >[第30集]党震:形式语言规律——点与线对造型的影响

党震《创作方法论》

视频信息

名称:党震《创作方法论》党震:形式语言规律——点与线对造型的影响
 

课程名称:创作方法论

第30节:形式语言规律——点与线对造型的影响

RotwbhbtCetCRDIpxKNRfsxSnp6hd0EcLhWpsEuQ.png

德加《梳头女子》

色彩,这是几种颜色,我们不学人体皮肤上这个复杂的高级灰,这个颜色多了去了,基本上就是蓝色、黄色,带点儿绿味的,这是一个比较冷的色调,清清凉凉的色调,这叫什么调子呢?冷绿味,高明度的,高调、冷绿,我觉得这个氛围是很有意思,他把人体置在这么一个色彩氛围里,肌理、短笔触很直接,边缘线,很整很概括。

这里面我个人认为就在那个时代,其实有很多造型上的简约、浑厚的大师,比如说马约尔,一定要多看马约尔的造型,还有马蒂斯那个时期,野兽派之后,马约尔的造型,一定要多看他的雕塑造型,饱满有力,浑厚,简约,还有叫布德尔也很厉害,布德尔、马约尔,我个人认为德加的造型就是像马约尔这样的造型很浑厚,当然这里面朴素的意味更多,马约尔是唯美的成分多,他有过一些修饰,虽然画的好像更胖、更浑厚,但是他有唯美的倾向,但是德加画画特别朴素,他里面还有一些大巧若拙的成分,比如说这个手。

dGYdbxHgXkpSwp7W6DzzDDDPR41s5RCtz8CesM3R.png

德加作品

这个手臂画得壮壮的,甚至跟高更画的手有一拼了,都是那种很笨拙的,实际上他是一个很巧的人,德加的巧已经巧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太聪明了,出手绝对是灵感,这种灵性比不了他,在座的诸位我们全都比不了,没办法,虽然你已经是研究生了,他可能还不是。你才华比不了,你在他面前会觉得自己太笨,这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就像我大学的时候看到我的同学画得那么帅,人家画的真有感觉,我的才华就是比不过他们,笨鸟先飞呗,每天比人家早起一点,晚睡一点,多学一点,人家在看电影玩的时候,你多刻苦用点儿功呗,只能以勤奋弥补才华的不足,补得上补不上还不一定呢,有的时候费半天劲也没补上,最后得病累死了,很多这样的画家,就得自己认为才华不够,最后就勤奋努力,最后累死了。英年早逝了,太多了这样的画家,很遗憾,你看我说这么难过的问题你们还都笑,你们太不象话了,这个没办法,不能跟天命去较真。

讲过那个故事吗?吴道子有一个高徒,在学生里面认为是最好的,往往师傅画东墙他画西墙在寺庙里边,画遍了洛阳到西安之间的所有寺庙,吴道子抬手就画,他的学生每次画的都比师傅差一点,尤其是学不够他师傅,心里老憋着股气,非得超过吴道子,突然有一天画完一张画,吴道子说把学生都叫过来,说这个孩子今天这张画的比我都好了,大大表扬一番,小孩倍儿高兴走了,挺高兴唱着歌哼哼就走了,吴道子接着又给底下的学生们说,可惜他命不久矣。结果没几天小孩暴毙,累死,就是天不假于你那份才华,你过分地使用它,你只能缩短你的寿命,有代价的,本来你这份才华你就不如吴道子,你非要努出来,就把自己给累死了。

所以也不要太勤奋,不要跟自己过不去,我们就过的挺平静,挺从容的就不错,还有点儿奔头就行了,但不一定想一定要超过党老师,就像我不想超过德加一样,不要再想超过德加的事了,这辈子是不可能了。

n2VIgAD5VYzMfzyiwhgss8fYrusl6ZHylTpQvOjw.png

德加作品

又换了一个色调,你看看这个,很有意思,德加他很细腻,但是他又很粗放,他画东西很狠,这一点是高手,你看他手臂整的,身体特别整,你感觉他的模特身上没有那么多结构,好像一会儿这个骨头那个肌肉的,人家都没画,人家感觉很整就画出来了,那个时期的大师他们不是不懂结构,他们的确超越了这个东西,他们懂也不会像央美的教解剖老师懂得那么细,他们顶多也是一知半解,个别的人可能喜欢钻牛角尖的,像罗丹他们可能因为雕塑的原因要懂得多,画家也没有那么多较真的。

里希特,这是一定要看的,回头要多研究这个画家,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画家,他是一个全才,各方面都有所擅长,奇才,一直跳跃不定,全抽象的,具象写实的,朦胧画法的,好几种方式。这里面也有点线面,也有黑白灰,也有肌理,强对比,首先这个画面应该说是一个强对比,大面积的黑、大面积的白,明度上的强对比,这是第一。

但是这个强对比为什么看起来很朦胧呢?因为在白色当中的这个处理,黑的方法都变得很虚幻了,是弱对比,局部强对比,但是有很多地方又采用了弱对比,这就值得去学习了,在他之前很少有这么画的,五年之前里希特当时风靡全中国,好多人在追摹他的方法,就是边缘模糊化,画完之后拿着一个小刷子啪一刷,朝一个方向刷,全变模糊,运动感、速度感、模糊化,当时疯了,全中国都在学他,我也学,国画的人也在学,都是表面,学一些表面的东西。

我就试过一张画过《游园惊梦》那张画,拿着尺子木炭条上面打出了好多,当然我是以打印的方式,那个东西复印的时候,在外面找一个很差的复印机,把那几张不错的图结果复印出来,上面是不是有一些划痕,模模糊糊的有一些脏东西,我觉得无法复制是当时觉得挺有意思的一个东西,你曾经有一个很美的东西,回忆也很好,你想重新去看它一遍,对不起,出来之后就是模糊的,花里胡哨的,脏了,看不清楚了,心里很失落,我想把这种想法以这种方式,拿着木炭条,拿着色粉笔,模模糊糊地画那一条复印,没印好那种感觉,其实那个最初的想法是来自于里希特,就是里希特上面模糊的这种晃动模糊的感觉。

Q0DNm9DwRTVsOeiMSgfmoOUoIPAOfEASRXJmI2wm.png

里希特《坦特·玛丽安娜》

里面这个动态像什么呀?人物的动态关系,圣母圣子抱在一起,这个环境,圣母子其实他是普通人,可能还不是母子,可能还是姐姐、弟弟有可能,不知道。他里面隐含着某种宗教,上升感、三角形、上升,然后又恍惚,晃动中的对信仰的迷茫,越说越多了,开始有点儿玄了,这里面还有对信仰的怀疑,分析分析试试,存在,真还是假,虚还是实,那又来了,等等等等,你分析一下,这张画有多少分量,你搭搭手试试,再搭搭,再听听这个劲,试一次没试出来,再试试,越看越深得慌,觉得这个画其实精神上有道道。

语言方法更难了,很快,里面还有一波三折,还有钉头鼠尾呢,中国画的用笔都有,然后你搭搭手试试就行,这个造型看起来很简单。形式很有修养,你画一张写实的图像试试。把一张黑白照片你能画的很有意思,这个形没那么简单,不信你拿出来,我就可以挑出毛病来,这个形软了,小孩的额头,脸颊,这边的侧面是直线,这边是曲线,额头方一点,然后这个头的整个形,这个三角形和梯形这个劲非常难拿,画画试试就知道了,肩膀,还有圆和硬的肩膀,这边的线冲得多,这边线少,这侧肩膀是不是实啊,底下是不是虚啊,叫大开大合,大虚大实,突然间由实急转而下变成虚,由人与背景,图与景的强对比,突然间变成弱对比了,就这一部分是这样的。

但是这边怎么样,是雷同的一种方式对不对,冲进来的,这两边他这么画了,你现在看见了,你也可以回去这么画。但是是他有的,你怎么处理两个边缘线,有没有胆画的这样大开大合大的对比,或者你拿出全国美展来,八届十届美展捋一遍,所有的金奖铜奖银奖入选作品比一比,看看谁的肩膀能处理的这么有意思,找出俩来咱放这儿,你找出一个来都很难,没有一个能把两侧肩膀边缘线虚实关系处理成这样的,这就是高手。

田老师也是高手。可惜田老师这两年也没参加过什么全国美展,历届全国美展的书能找出来的,为数不多的几个能画肩膀画成虚实有变化的,田老师当时全国美展获奖那个叫《碑林》,他那个时候还没能这么画呢,他还不会这么画呢,后来不参加美展了才能这么画,肩膀能够画出虚实变化来。

6j5DSRIW2MQdnA9kYTz81yhyp6YPYSMsv8lgeK8Q.png

田黎明作品

这个线都不是田老师画上的,没有这个东西,脏了,看看边缘线,刚才讲大开大合,大的虚、大的实,这是虚实变化,这一段田老师会用了,但是田老师不是跟里希特学的,一定不是,中国传统绘画中的《泼墨仙人图》就有这样的大开大合,讲过《泼墨仙人图》的边缘线,一定是讲过强对比到弱对比,虚实转换,田老师是从那儿学来了,肩膀,这边勾线,这边不勾线,这边短,这边长,辫子一个短,一个长,一个有光影,一个没光影,这是两个上半身左右的对比,一个手是往下的,一个手是往上的,这个你还要讲啊,大实话你都要讲啊,这有什么好表扬的呀,对不起就这么说,练太极拳的人都知道有上必有下,有前必有后,一个手往上,一个手往下,这是合乎太极力量的,就是很美,一个舒展,一个紧一点,一松一紧。

这两个手臂不是随便这么一摆,他有道道在里边,就是有这样的要求,你看不出来是你的问题,你觉得简单也是你不够有准备,你什么时候有点儿知识准备了,你会觉得不简单了,一搭手才知道对方软绵绵的是高手,太极拳不怕有劲的,就怕没劲的。你看看这种没劲的最可怕了,把你打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以前看着这个画,晚上看的不停地叹气。最后把书本一合,既生田何生党。干脆连这句话都不说了,就放弃了对德加的较真,也是那个时期逐渐放弃。

看一看这边,边缘线讲完了,这个位置又出现了一个呼应,破了一下,这叫弱对比,那么看这个三角形,方的,很硬,这边怎么样,圆的,荷叶的边缘线,造型的趣味,头是圆的,你把这个再画大了,一个圆一个圆,三个大圆圈,他故意把这个角处理的方一点,松一点,因为这两个形很接近了,底下舒展开,收尾了,这边圆收尾,这边方开头,两边有对比,然后这个弧线又是一波三折了,然后这种微弱的搭接主机里面的梯形,都很优雅,这种空白形非常优雅,看这个空白形像不像另外一个人的袖子,高士的一个小白袖子,像不像古代雕塑中的某个区域,这个形特别美,很耐看,这里有圆,有直,直中有曲,没有彻底的直,叫树无一寸直。

中国画没有一寸是直的画树,其实画树无一寸直是什么呀?中国人喜欢变化,曲径通幽,所以田老师画画没有一个地方是直线,没有纯粹的直线,都是曲线,曲中藏着,太极拳没有打直道的时候,没有一个是含蓄的,含蓄是中国人的美,所以田老师的画代表着东方文化,你要知道方圆,回去你画直不愣登的一根直线,田老师认为你不懂中国文化,所以一定都是含着一种韵味,他难道不会画直吗?画成直线太简单了。他从来不画直线,他都是画一种微妙的曲线。

小的转折,开头看小台阶、大台阶,这边有几根线,呼应了一下里面的空白形,注意看,大小的空白形变化,里面也有这样的空白形变化,外面黑白对比,里面黑和赭的隐藏,它俩之间的渗透关系。这边是硬一点的边缘,里面就给了一个软边缘,这个地方够软了,这个稍微硬点儿,底下特别软,底下的软上边的硬,这俩比这边的硬,这三个口的边缘变化都不一样,一块绿上去跟赭跟底下的灰都有这么复杂的关系。

而这个关系怎么样?抢不过手臂,手臂这两边对比是不是比这些都要强一些,所以手臂显得明显,所以在暗部当中、在混沌当中又出现了一个清爽,手和藕是一个颜色的。它俩都一样响亮,但是藕最后溶在水里,使清凉的这个东西逐渐又渗透进虚无,如果这个位置,藕结尾的时候,底下有重墨把藕衬得很亮会硬。空灵是高境界,所以处处空灵,稍微给你点儿力,然后马上把力量化掉,软、松,高手就是这样的。

再往这儿走,这个三角形也很有意思,这两个不同的三角形,这个圆和这个方,这边的圆,然后墨色里面隐含着这种很微妙的线,这三个圆圈的位置关系,底下两个对一个,然后一小对一大,包括虚实这种点,提这些点,他要是画画先勾线,勾线勾的断断续续的,都是一些软软的小直线,弱弱的,灰灰的淡墨,断断续续地点一点,你感觉它像在起形定位置的一样,他画的就是很平淡无奇,画着画着就越来越有意思了。

P7xz3MHFlWXbpbPhVU99drHs2SrZvVQ2Eq9PNBTS.png

田黎明作品

突然间,上面还要拿纸去压一压吸吸水,让边缘线控制着变化,很小心,这个挺好的,这个点线面好了,上面是白里面有黑点儿的,底下是黑里边有白点的,一阴一阳谓之道,这是太极图,大的太极图放在这里了,小的太极图,这个地方也是,底下这部分是黑里边有白点的,上边是白里边有黑点的,这又是一阴一阳谓之道,整个这个人黑里面出白,上面白里边出黑,白的面积大,黑一点小,阴阳互置,处处都有太极,不停地有小太极。

这俩人一大一小看似平行,看似雷同,但是实际上有空间距离的远近,而且你看两个人一个盘腿,一个腿立起来,你说的很简单,这俩动态就是相似又有区别,他追求这个东西。手臂,光影,这两个人比的话,光的位置都不同,云彩上边的边缘线转折,这种弧度小弧度直线过来这种规律,两个竖加一个横,稳重,三角形,特别端庄稳重,但是没有锋利的感觉,很圆容,成佛了,明心见性之后是温柔敦厚,他把温柔与敦厚这两个概念放在一起。

冷暖关系,上面是暖调子,给了一点蓝天,底下是冷调子,给了一个暖的人,冷暖之间又是阴阳,相互平衡。

pAiiFQdoN8Mhfme5ej3yjB8Vdzw0V46IAE9GVen3.png

田黎明作品

无穷无尽的点线面的复杂关系,一张画讲究虚实强弱,节奏的对比,会讲很长时间,田老师实际上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缜密到什么程度呢?当时我们在上海看他的个展,有一个叫白英上海美术学院老师过来问我,说老党你是田老师的学生,你讲讲他这个荷叶是先画的还是后画的,上面有胶的痕迹,一个荷叶绿色边缘是重的,中间透明,但是底下压了一片淡墨是蓝,他说这个荷叶一定是后画的,为什么里边还透着个白,白是先画的,先点了一笔白,也可能加了点儿牛奶,一笔水在上面,这一笔上去过一个蓝,淡蓝灰汤,过去之后,这个白就不着色了,但是它又稍微着点儿色,它不是用的很大,胶矾就完全不着色了,很亮,就是一个白,死的,但是他用水或者加点儿牛奶点一下。

再过水的时候,这个白若隐若现,这是两层了,在这个基础上,在某个边缘再加一个,最后干透了之后,上面带有胶的绿,有一个绿荷叶一点三层了,绿荷叶在最上面很薄,蓝颜色在中间很温很厚,白颜色很虚。厚在下面,三层,如果带胶水的绿上的太早就会被蓝颜色吃掉溶跑了,这个形就没了。如果上得太晚,它就会干巴巴的,那个边很硬。它肯定是画完了还在边上拿清水局部过了一点儿边缘,让这儿阴得多点儿。他很聪明,他就这样想着计算好了,别忘了那边,那边快干的时候我得补一笔。画着画着点了一笔好了,这块做完,计算机就排的该干嘛后干嘛都分析的一清二楚,很可怕。

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不苟言笑的那样,很温和,实际上脑子里面就转,脑细胞就全都计算,是不是这样的,还要跟田老师再聊聊问问他,田老师经常笑而不答,低着头嘿嘿,你小子想知道我才不告诉你呢,秘方不外传,。

灰色,这是一个图形,有灰色间隔的白,虚实相生,这个相对比较闷一点,实的,左侧比较虚,右侧比较实,左右有变化了,这个符号是不是和这个符号比较像,但是不像,底下这边虚的多,这边的虚实对比强,这是黑对白,这是白对白,这边的变化,黑白都是这样的,左右有大对比,这个对比比这儿就强了,上边是弱对比比较强,底下都吃掉,是这么一种关系,这边是强弱,这边整体强,这个符号变化到这儿,用一个更强一点的对比比它强了,这个又冷了,暖的头、冷的头,这边又呼应它,少呼应多,所以这边节奏感就特别有意思了。

从中强度的开始,一点点地来,一点点的弱,强的又弱了,复杂了,藏在里面了,等等,这边又空灵了,你看强的多了之后,用一个空灵来破,这个空灵和肩膀是破在一起的,虽然有根线,但这儿是一个缺口,这个缺口是空灵的缺口,特别弱这个地方,上面这块太强大了,所以底下要给一个特别弱来破它就平衡了,他处处找对比,处处又找平衡,对比与平衡就协调了这种力量,造险与破险。

这个地方假设一下,如果把边缘这儿再画重,这个人是不是都被强的东西包住了,他恰恰在这儿留了个口,当留就留下了,该哪儿停在哪儿停,一点都不犹豫,类似这样的细节特别多。就是处理这种细节的时候怎么留,怎么先画谁后画谁,怎么注意虚实这种节奏,你会注意自己分析去吧,田老师的画每张都值得细细的分析,几乎是一百张画99张都能很耐推敲。

2n4iGOeBZu8DP9CaxcvFRbmWzGCAv1KUxRZbIgPN.png

PPT对比图

都市里的人,这里面方形多了,看肩膀是不是方的,就这么一个变化,村姑还是圆的,都市阳光少女是方的,一方一圆,他就产生了两种文化背景的选择,都市文化在都市中的人就方一些,大家认为这代表的是都市文化和自然文化,或者叫城市文化和自然文化,或者叫工业文明与农耕文明的差距。汽车、人、阳光、空气,三角形比较多,锐利一些,方一些,包也是方的,鞋也是方的,裤子也是方的,毛衣也是方的,处处都用方。他就是聪明,知道这个造型的规则是这样的,连中间的光斑都变得方了,刚才那个光斑都是椭圆形,这里光成了方形了,这就叫意象造型,顺我的意来造型,你不按你的意去造型,那叫具象造型,根据外部走的,或者表现主义,你还没有到意的层面,你一直在情感宣泄的层面,那就叫表现主义造型,意象可不是表现主义。

这是餐桌,分为了左边和右边,又出来太极图了,左边的黑色多,白色少,右边白色多,黑色少,一阴一阳谓之道,又出来了。整个人处在暗部,白色少,桌子处在亮部,黑色少,上下又是一阴一阳谓之道,又是太极图,太多了,处处都有。符合太极拳规律,符合阴阳的审美辩证的这种规律很多。

上传日期:2019年03月1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