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25181 雅昌公开课 > 党震《创作方法论》 >[第29集]党震:形式语言规律——点与线对形的作用

党震《创作方法论》

视频信息

名称:党震《创作方法论》党震:形式语言规律——点与线对形的作用
 

课程名称:创作方法论

第29节:形式语言规律——点与线对形的作用

aT6DSNeSoN5tgxAuje20oBmUnzyWpsKCzECjPdEE.png

永乐宫壁画

这个红与绿你看,我放这个片子的时候其实我很注意,刚才看霍克尼的红与绿,再看看我们的明代壁画当中的红与绿,补色关系,但是这个红色和绿色跟刚才那个就不一样了,这个不抽象吗?本质意义上很抽象,就是颜色色块,然后曲线,任何一块局部拿出来都可能是抽象的,但是为什么它没有产生霍克尼那种轻松、自由,可能就跟这个题材有关,这个题材可能太庄严了,这就是形式与内容,相互影响,同样一个形式你用的不对,你内容用成这个,它一下味道就变了。

我讲课一会儿跑题一会儿很扣题,语言形式和内容之间得有关联才行,否则局部某一块也是感觉行云流水,很愉快,卷曲的衣纹,这些云彩很优美,但是整体上就变得肃穆了,因为纵深垂直,这种感觉是庄严的,正襟危坐的形象,补色关系来源于橙、黄与紫、红与绿都用了,中国古代绘画很重视互补色,而且还为了庄严感都降低了纯度等等的。

密集型,反复出现的点线面,这和霍克尼刚才画的那个大壁画不是一个效果吗?充满的构图一定是这样的,叫密集恐惧症,一定要画多,然后又不太一样,每个面孔的形象,每个帽子的形象,每个衣领还略有差异,重复没关系,但是一定要有点儿差异。

7gEOFsaDaAUdhznVBIzblbuNxiQUCP50tRjxXevx.png

波提切利《维纳斯的诞生》

这里有几种线要说,点线面,色彩、肌理这些内容,贝壳,弧线,放射状。最右侧的树,垂直、直线,水平面,水平线、横线,两个人物在两侧斜线产生合力往中间交叉,中间的人物从角开始往上升,然后头部往另外一侧方向歪过来,产生一个弯曲的弧线,这些力量你把它画出来,把这些圈、人都画出来,包括像这样的三角,这个位置切了一个大的三角,在这个地方切下来的,整个把左上角切掉,右边的人从脚到手怎么样,这个从下面这个脚可能脚盖子一直往上到手,一根斜线,这根斜线太明显了,整个沿着腿太明显了,如果把红衣服盖进来就完了,这个形就破坏了,他红衣服怎么转,没有离开这个斜线,通过这只手到这个手都在这个斜线上,然后接近人的头,通过头发连到人的头上来,所以这个构图当中的力量很强。

这样上去到头,又从那个头从那个腿下来,两根斜线产生一个弓形,中间一个人顶上去,像往天上拉弓射箭。看到了没有,弓被撑开,左边一个弧,右边一个弧,中间有根箭撑着,所以这个画特别有力量,这张画放在这儿,就是它饱满的一个力量,有内在的一个结构在支撑。这是讲的构图。

水平与垂直,十字架,水平与垂直,有十字架的感觉,太多了,要分析起来,这种缠绕的S形,蓝色的斗篷,圆线,人体相互缠绕、衣服相互缠绕,两层缠绕,就感觉这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完全缠绕在一起,运动感就特别强,动态非常强,配合着静,中间的人物静,左右两个都有动,衣服在被风吹动,动静之间,画面就要用一种,但是没办法真的让画面动起来,现在高科技了,放一段影像全是动的,旁边放一个鼓风机吹着,也可以全是动的,古代绘画没有,只能用这种方法研究造型。

对称中的不对称,这个也很有意思。中国人用的点线面,用的色彩与肌理,这两张画左边这张色彩比较温和,看起来是这种很柔和很温和的室内光,右边这个蓝颜色很重要,这个蓝颜色不是天空之蓝,而是情怀的,心情的一个心理上的蓝,纯净。然后勾线。

mGYjkvWevCkF7TCb9F5Oa45JyZyy1XKViiJntbQS.png

何家英作品

何家英是这样一个人,他在中国的绘画历史当中现代绘画史当中承前启后,很重要的一个人,他用的所有的方法都是所谓的古法,就是勾线分染,线条也都能从十八描中找到出处,基本上就用的是高古游丝描、兰叶描这些方法,分染、罩染都没有什么新奇的地方,只是他做了两个贡献。

第一,他使写实的人物造型与传统的古典的写意的优雅的仕女画的造型有一个比较完美的结合,在这里面他既保留了学院派或者是西方素描教学当中的结构、比例,人的肌肤这种肌肉、骨骼、解剖等等的修养和学问,都有,同时他又赋予了一个相对比较整体的有意象审美的、有情感的这么一种传统绘画的审美意味,他把这两者结合的特别好。

第二个贡献是他所画的题材贴近生活,是在现实主义中国的现实主义美术创作中表达唯美现实生活比较成功的画家,他在题材方面作出了一定的贡献。在这个点上,他使普通生活具备了形而上的审美高度,使普通生活戏剧化或者理想主义化,做了这么一个工作。

你看看方法是不是跟古代绘画很相似,勾的线,这种圆线飘动的感觉,但是这里面的肩膀,这里面的腿,这里面的手,都是传统意象结构的,是符号化的、概念化的,但是在何家英那里是写实的、写生的,是这种区别。

N7fHt7jFXysRsBfy2PnbxBENkj42LfOPHwebxRAM.png

PPT对比图

西方绘画中也有这样以擅长用线为主的,他们的这种线描中也有我们所说的十八描中这样的一种所谓曹衣出水,像琴弦描,也是这样的味道,我觉得也是达到了这样的高度。那么他们的这种绘画中,其实古典画法和工笔方法很接近,都是层层罩染,方式方法很像,同时意境方法也是这样,他的庄严感、神圣感,这种弯曲的形体产生一种饱满的力量感,我觉得安格尔还是要认真看,安格尔的造型太高级了,他画面的这种宁静、优雅,这样的一种品味特别高级,咱们学校的王海斌老师也是喜欢安格尔,文艺复兴时期这些大师的东西要常看。

体会一下这样的弧线,黑色过来到这个地方绕上去,肩膀这样一种弧线我觉得它比真人模特一定是提炼概括了一些。像肩膀这个弧线,饱满的程度,弯曲的程度一定是概括过的,概括之后会有更强的一种表达。起稿子一定要改,改一点退远看看,再改一点再退远看看,多看一会儿是否能再改一改。一定要有这样的状态才能造好型,不要太容易一挥而就。

我现在画的是情绪化的东西,我觉得我内在的情感会释放一种力量,它会在无形中指导我造出一个很匪夷所思的形,这个情感的力量我无法阻挡它,它要流淌出来也行,你就这么画吧,但是我很怀疑,因为像我这么聪明的人,我都不敢随意一弯脑袋就流淌点儿造型,我都得一点点地猛抠持,这个时候我会稳重一点,把它搞的踏实一点。

a59Vm34pCUX3z4Rq2liHHNE9bx7ZLNNGm6zwwz7o.png

PPT对比图

然后我再去想破或者是什么,那个时候我有底子,我手头不会软,下手会比你还狠,但这个时候你还没有琢磨透,你还没有理性、感性、反复平衡过,你出手的这个狠太表面了,这个东西看起来是没有力量的。不信你试试,我见过高手,比我还聪明的人,反复改一个大拇手指头,改四遍,改一圈觉得又胖一点再胖一点短一点,改来改去就改了15分钟改了一圈,改完了我说田老师你这个手指头怎么越改越胖越短,这个人你看他的气质、形体他像是干体力活的,手变得很粗大、很笨重、厚重,我把他的手改短粗一点,特别能表达那种坚实的感觉,他一点点地改,改的还不够,琢磨,这个时候一琢磨怎么着,他的体会,他心里有杆秤在测那个温度,在测那个劲,还应该再好一点,这就叫严谨。

造型一定要严谨,尽精微,内心当中想的是致广大。我感受那种浑厚的形的美,内心揽山抱月,我心里装成一个大山,我要把这个人画成山,细节上我很讲究,一点都不粗糙,这样一个人,这么聪明的人都在那么慢的改形,我有什么道理一挥而就就能画的很好呢?不可能。以前你看那个谁评价那个大师的时候叫灰稿改了又改,灰稿木炭稿说是任伯年,任伯年这么聪明的人,他起形的那个稿子改了又改,读一读任伯年画传里边,肯定有这一段就是说在家起稿子。

任伯年画过一个《吴昌硕纳凉图》挺个大肚子坐那儿,后边有芭蕉,有一个在室外的,有一个在室内的,都叫《吴昌硕纳凉图》,那个完全是一个稿子出来的,线的衣纹、造型完全一样,说明它是有底稿的,是拷贝着画的,那个底稿他改了又改,就像田老师人体那个都是改了又改了的。造型是我个人挺看重的一个环节。

上传日期:2019年03月1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