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6059 雅昌公开课 > 党震《创作方法论》 >[第28集]党震:形式语言规律——形式语言的范畴

党震《创作方法论》

视频信息

名称:党震《创作方法论》党震:形式语言规律——形式语言的范畴
 

课程名称:创作方法论

第28节:形式语言规律——形式语言的范畴

nJ3YMcUrSGmR8xWV4gOwH80bRQjk2OUhQ3wlzPnO.png

王嬴《海仙十八描画法图》

点与线,第一张图片就一下拽回到传统中来了。学过绘画的人都知道所谓十八描,在《芥子园画谱》中都出现过,中国古代的白描,选取了两种。左边这张看起来线条更圆容一些,光滑、圆容,弧线比较多,右边这张折线多,方形多,在线条当中,线我们说方与圆,这两个基本的线的性质要弄清楚。

圆线饱满、舒畅、优雅,带有这些情感。方线坚硬、坚决,性格极端这种感觉、硬朗,有骨气,就是这种味道。要能判断它的形态差别,这个很容易,同时要体会它内在的这种曲与直的意韵到底是什么,从意韵上讲,这种线本身是有它的不同的审美追求的。

这两个线很有意思,刚才是两张画,这个是一张画,可是你看这个边缘虽然也用的曲线,但是给人的感觉怎么样,方的意味多,这边用的整的线,这个袖子比较整,所以这两个人性格有差别,体形一个胖一点,一个瘦一点,脸是一个方一个椭圆,所以这个画家他很聪明,他把两个人放在一起,但是为了表达两个性格不同,他就用两种手法去画。

现在我们在课堂写生的时候也遇见过双人组合的写生,其实也是有这个目的,就是能不能我们的画不同性格、不同感觉的人,但是当我们陷入到什么比例、结构,一些所谓的细节,当进行到这些里面去的时候,你是否忘记了最本质的方与圆就能交代问题,但是有时候你控制不好,画的很雷同,画面就没有意思了,这是一个很典范的一张以线描的方式来表达这种视觉差异到性格差异,这里面又出现了,琴弦描。这个我们也没法判断,周昉的《捣练图》里面他用的是什么描,过去说叫高古游丝描。

pgSsUwraQpTqAIat2tAXOFp1hQmHoE0bQ5Co2LtS.png

PPT对比图

游丝描和琴弦描是不同的,琴弦描相对笔触略粗一点点,线条略硬一点点,高古游丝描稍微细一点,稍微远一点,这是它俩的区别。

好像在《捣练图》中圆线较多,线条比较细,在旁边这个十八描里边,这个叫琴弦描,线条较粗,方向较多,古代这个琴也像宝剑一样,都是古代文人雅士喜欢的东西,必须得有这么几个好东西,我得有一把宝剑准备随时有人能拔出来,绝对终身的婚姻大事,还得有一把琴,是否有人能听懂我弹的东西,来寻觅一生中最好的朋友,得有一些东西来判断这些,法器宝贝很重要,但是得有用的。

琴弦就成为一种象征意义了。首先我是曲高和寡的,我是一个文化人,没有文化你弹得了琴吗?对牛弹琴是不行的,然后我又很超越,很超脱,我周围不需要别的东西,我就一个琴就高山流水了,我要自己一个人爬到山里去,坐在松树底下,坐在石头上面,然后我等着,万一有人路过,也许是一个樵夫呢,他可能也能听懂,他也是一个隐居的高人,我就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朋友了,如果等一天没等到人的话,就第二天再等,总之他要与世俗不同流合污等等。

这个琴也就变成了一个象征意义了,就是一个文人雅士很自我,很清高的,清高不是贬义词,清高是一个巨大的褒义词,清又高,干净还品味高,所以这样一种象征意义。所以琴弦这种描法这种方式也就一定得画在画面上,要表达画家和所描绘人的一种高洁。不要小看一个线条的粗细差别以及方圆变化,这一点就能够传递很深刻的内容,如何变通呢?就是你用同样的思路,借鉴这个思路好了。

你回去画写生或者画照片,或者画某个人,当你想表达某种意味的时候,你要想办法在线条组织上和线条形态上下下功夫,你可以反其道而行之,都行,只要你跟你设立的那个东西有关系了,这个线怎么用法可以借鉴古人的思路,为什么说《捣练图》也有类似琴弦描的作用呢?就是你描绘的对象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不管身份是什么,当画家本身想要借此表达你的清高的话,即使你画一头小猪也可以用琴弦描来画,小猪也是能表达你的这个所谓的高洁,比如说我画一个桌子,上边两本书,画一个竹子,画一个古代的建筑,还是我画《捣练图》的妇女,还是画个小鸭子没关系,画个小鸡小鸭子,只要你语言用的线是类似琴弦描的线,它同样能产生一种品格比较高洁的意味,一定是这样的。

但是语言上你画小鸭子、画小鸡,如果是太硬的线,可能味道就变化了,这个可以从宋代的花鸟画中看到,那个时候处理动物这个题材的时候,他其实画的并不是一味地追求那种活泼可爱的感觉,比如说他们画几只小鸟飞来飞去,在树枝上停留,但是那种感受可能不一定感觉是那么亲切,你会感觉到这个东西也是文人雅士,有一种很高古冷峻的意味,这种冷峻的意味其实是因为画家要迎合皇帝的品味,迎合一些较高位置的知识分子的品味,所以把一切东西都往高古里画,都往肃穆庄严里画,有这种意象。

O9eFotGPM37vhgD3DxH9Q3aG9nYEeUxXHJ8IAwRt.png

李公麟《五马图》

《五马图》这里就是琴弦描,又细单纯,没有那么多变化,这个变化是粗细变化和这种线条本身的形态变化都少,简洁,琴弦嘛,绷在那儿直直的有弹性。所以你看上面人物的衣服,曲线长长的,也没有什么拐弯的变化,也不需要那么多左右穿插,很多都平行线下来了,平行线我估计上课特别反对,不能老用平行线,但是在《五马图》这样的画面当中有很多类似平行线的方式,有很多的交错,接头都少,穿插更少,平行下来像琴弦一样。

这个时候,感觉一种舒朗飘逸的感觉特别强,画马的后背,马的肚子,马的腿和画人的衣服,基本上用的是一种线,你说不对了,马的后背那个线有骨头的感觉,马肚子肉很沉的感觉,马蹄子的感觉又很硬,它表达了马的质感,你非要这么说也行,我也不去跟你较真,也没问题。

但是形而下的东西好,还是形而上的东西好。肯定是高手类的得讲形而上的东西,马也变成一种神圣的,人也都是一种品味,气质,主要看气质,这里面我觉得要理解这个琴弦描的含义。你说要追求物体的物理造型的味道,他比不上丢勒那样的画家,比不上欧洲的现实主义的画家,人家画的那个线才叫栩栩如生,所以我觉得评论中国人的线描不要用栩栩如生这个词,因为这个词相对比较低,栩栩如生指的是比较真实,很像,但是中国人从来没把像作为他的追求,我们要求的是神,更高级的东西。

所以后来讲线描,在初级阶段给学生上白描课的时候,也说过你要画的像,上眼皮、下眼袋、眼睫毛、头发丝、鼻梁骨、这种质感的差别你得勾出来,线条怎么柔软,怎么有松弛感。为了训练你的敏感性,你手头勾这个线要有差别的时候,你的手会很敏感,但是这个一定不是最高境界的追求,最高境界就要忽略这些细枝末节的所谓的物理性的差别,你要通过你的画体现对道的认知,一定是这样的。

MpNjq67oL5zBXOOZrT9Ws2EcCsqvibGMmFY42apw.png

范宽《溪山行旅图》(局部)

这个要讲点与线的关系,积点成线,线是点的无限排列连接,好多点密集排在一起,最终形成线,有方向的排列,点的有方向的排列形成了线,你看很多点点上去,路面上也有一些点,在这个位置能看到,有的断断续续连接。还有一个要说的就是这时候的线在山水画当中,它的线条跟人物画是有明显区别的,第一有了很多的粗细变化,中锋侧锋的变化,第二宽度和干湿变化,它表达了一定的质感,这个土壤、石头它有一定的质感,树皮一种苍老的感觉。

宋代的山水画我们原来讲过是比较倾向于写实的,它要可居可游,能在里面居住,能在里面游玩,能够看见真实的东西,如在面前这样的感觉,所以它要求下笔出现的这些语言,披麻皴、斧劈皴等等的这些皴法,要表达真实的质地,要画出来石头的硬度,画出来树皮的沧桑,所以它要求在求真层面的东西多,你刚才不是说这形而下吗?对不起,它并不形而下,因为它是宋代大师画的,它就不形而下,这样说又牵强了是吧,其实为什么说不形而下呢?是因为它里面有气,这个东西不光追求真实,它有真实感,但实际上下笔的时候,有一种雄强的势与气在里面。

所以这样的落笔叫重如高山坠石,这样的词用上了,它就是形而上的了,它达到了一种力量的形而上,而且是相对把符号概括化之后,它又很多用笔是非常强悍的,这个强悍并不是真实的强悍,而是一种情感认知、理念认知上的强悍。方的这个线比较多,比较硬朗,这里看你看方形用在人身上是表达性格的决绝,那么画在树和石头上表达也是一种人生的决绝,性格上的倔强、刚强,其实自然也得表达我,所以天人合一,不是人从属于天,这个概念我觉得太降低人的位置了。

我倒是觉得是就是物我相融,没有彼此,在这个境界里你为什么非要分出来是我融合了他呢,我向自然膜拜呢?也未必,有的时候是自然借我表达,自然需要我,所以叫“相看两不厌,惟有敬亭山”。我俩是平等的。说明只有高人才能这样,一般人是不敢这么说的,一般人到了华山就得磕头,看见泰山就得跪下,皇帝都得下跪,祭天,所以只有文化人能超越社会这种属性,社会分别的属性,可以达到与天地怎么样相齐齐物的这么一个位置上,所以当文化人比当皇帝还要好,你内心产生了骄傲感,你自我的认知是非常大的一种自我认知。

iEgkOfVhuiWNzaljGoKSkxbz8VkwBFNyE1TFDGfc.png

PPT对比图

这里举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把梵高画的素描和范宽画的《雪景寒林》山水画放在一起比较。是不是有很多相似之处?非常相似。以前有人说过,这样放在一起比对往往带有强烈的个人主观色彩,没错。我讲课为什么不可以主观一点呢?你们希望我讲一些客观的所谓的道理吗?所谓的大家共识的东西吗?有什么意义呢?我带着我个人的腔调发音,我觉得是最好的。

你看是不是很像,而且我觉得你要说他不会写书法,他可能不会写中国字的书法,但是他懂用笔的气与力,他明白这个肯定是,下笔只要连贯就有气,高手都是这样的。这也是梵高的,短线,点与线之间的界线有时候是很模糊的,短线,一段一段的涡旋状像漩涡,有弧度的这种方式很像中国的太极拳,中国的武术,曾经有一个朋友说西方的拳击是直线,点到点之间,直线进攻,所以拳击一般是直拳比较多。

但是有一个很奇怪的说法,说点与点之间是直线距离最近,还是弧线的速度最快。是直线速度快,还是弧线速度快,这个很有意思,他们做过一个实验,一个圆形的轨道上面放着一个球,球从轨道上下滑,球上面还有一个球,是垂直下落。结果呢?弧线比直线快,到底下,他说在弧线运动过程中由于旋转产生了更大的加速度,我没做过这个实验,我也没看见过,只是听说,但是中国人讲拳的朋友说弧线进攻的时候,好象不会对肩膀挫伤,运动下来之后有一个缓冲,会减少直线进攻返回来力量,容易打伤,反作用力更大,直接的硬对硬的反作用力就能够把你的手腕和肘部和这儿容易受伤,但是弧线进攻的时候,它有一个顺过去的力量,能避免这儿受伤,有放出去的力量,所以中国人喜欢走弧线,一笔一笔地走弧线,梵高也是喜欢画弧。这个挺有意思。

IJw2M0QcbRrUgQNk828yRMdUQn3JdP9LFATB2LTw.png

大卫·霍克尼作品

短线、弧线,这样的点线面,突然间又穿越到英国的当代艺术,这个我们不能说它是现代艺术。像这样的作品里有装饰性,也有很多涡旋状的短线,下面一些图案,后面还有更明显。像这样的你看,这个画家向毕加索致敬,向梵高致敬,喜欢这一类的大师,尤其是他直接画过和毕加索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坐在一个桌子上,然后有窗帘,有窗户,有的时候他有一种拿古代语言,拿我们共识的某些语言来用,转变一下方式成为当代艺术。

你像这个景色,树林里面有一条红泥巴小路,两边花花草草,这个长江是不是太多人见过了呀,在座诸位是不是应该没有一个没去过类似这种地方的吧,可是为什么在这张画里面就能展示的如此的当代,如此的耳目一新呢,为什么我们一画就能画成那样呢?这是一个问题。

我们如果布置个作业,每个同学铅笔、水彩发过去,画一条林间小路,我估计画出来的十之八九都可想而知会是什么样。能不能画点儿匪夷所思的林间小路,你的世界当中的林间小路能不能不那么常规,没敢说庸俗,这就是考验你的时刻了,有本事你拿一个最不起眼的命题,或者最常见的命题来考验一下自己,如果你有这个能力你就是天才,你可以试一试,我就画张肖像,我能否画的与众不同,而且还是美,他也不是不美的,是不是,以前有的同学认为画的强就行。

但是有的画家就是杜马斯就画得很强悍,南格丁就非去拍非正常人,南格丁就要拍那些吸毒的人,同性恋,拍一些得艾滋病的人,他对拍社会边缘人,还有一个美国的画家好像是俄罗斯人,美国的摄影师叫尤金专拍畸形人,他对一些受过伤的,没胳膊没腿的人放在一起,拍一些让你觉得难受的状态拍出来,畸形的畸变的那种人。我觉得他们认为的强还是像刚才讲拳法,西方人认为的强是特别直接的强,比如说50斤,100斤比50斤强,1000斤就更厉害,他是讲究这个有数字的,做加法,他一定是要有这样的一种方式表达强。

所以西方的强到最后成了什么呢?尺幅越来越大,巨幅作品,颜料都堆的特别厚,这种直接的强悍,中国人追求的强就不是那么直接,要以柔软的方式,以少胜多,我没费那么大劲产生最强的力量,这才是高手呢。所以王芗斋先生在站桩的时候说踢翻沧海,我站在那儿我只要出脚没出脚,我心里边已经把沧海都踢翻了,这个西方人你要再大的力量你也办不了,但中国人往那儿一站,我心里就有了,我用最少的力量,我没动,但是我踢翻沧海,当然他也没有踢翻沧海。他可能没有给他时间,如果能再活几十年可能就能踢翻沧海了,这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王芗斋先生没有对手,还有像郭云深这样的高手,叫半步绷拳打遍天下无敌手。打了几百场,上千场,没人打得过他。就是这么站出来的,站桩站十年你就有工夫了,一定是这样,很简单,过去同学说不用练什么拳击,散打都不用练,每天站半小时,站十年你是高手,开始不信,后来相信了,你们就可以试试,还有同学有不止十年的工夫。

下面的点,有一种连贯性,旋转,直线,直线里面最简约了,琴弦描直线,然后粗细变化有节奏感,像音符一样,粗的线高音,细的线低音,你也可以反过来讲细的线是高音,宽的形式那个低音,形状,然后粗细线条粗细形状,哆来咪发唆拉西开始变,音乐出来了,高高低低的有对比,有呼应,颜色怎么样呢?冷暖,绿色铺底子,蓝色作为背景,冷调子,树木暖调为主,红颜色,橘红、橘黄比较多,偶尔有点儿紫,黄与紫是补色。橙与蓝是补色,红与绿是补色,用补色,但是补色是强对比还是弱对比呢?有强有弱,基本是弱对比为主,他没有拿特别明度高的那种红来,他的红与橙都是相对低一点的,明度更低,深沉,绿色相对高,但是你仔细观察一下绿色背后是墨绿色,墨绿色打的底子又低下来了,所以这张画看起来既明朗又沉稳,它有很沉的低调子的补色关系做了对比,局部加了点儿明度高的,一点点你就会感觉很鲜明,春意盎然。

U5YdoyND9QrUtYfH3yj9VG3wPrxmM9cRqPKHkg9b.png

大卫·霍克尼作品

然后用了接近抽象的方式,虽然画具象的内容,但是线条任何一个局部都是什么呀,抽象化的、符号化的,点线面的,本质的东西,他就一下回归到一种高度上来了。然后对称当中的不对称,一条小路过去了,对称在中间,谁敢这么画,在中间画一条路,画不好就画傻了,但是他没有,他把这根线组织的很有意思,两边对称中的不对称,要找一个趣味,中间还有一个更加跳动的,那个树叶飘起来了,那个有点儿匪夷所思,这是很厉害的。

记不记得电影《阿甘正传》里头开头是羽毛在飞,那个羽毛是人工做的,做那个羽毛做了好长时间,当时的科学技术就是科技的能力想做这么一个东西是很难的,耗费大量的,现在无所谓,现在建议你们看《奇幻森林》,里面细节做的特别好,现在这样的这个都不是问题,当时是一个技术攻关,羽毛在转,那是像风吹起来的,是人的精神在吹动着它,中间这个树叶是风吹起来的吗?不是,是大卫霍克尼自身的一个灵感,他的思想唱了一首歌在这儿,告诉你了,你理解到这个高度了,你会觉得这个树林是有灵性的,所有的草和花都会唱歌,童话世界那么美好,等等都来了。

所以内容与情感之间要有互动,然后以高级的形式呈现,另外这张画有多大呢?回去查一查,喜欢大卫霍克尼回去查一查。不会太小,这张画至少和咱们这个墙这么大,至少是这样巨大的,他当时画过一批很大的,一块一块拼起来的,视觉你放在这儿那么大,一个人静静地站那儿看一会儿,太美好了。

所以现代艺术的一些他达到了这样的极致,又符合人类向往真善美本质的一种爱好。千万不要觉得要搞当代艺术搞的很有力量,一定得搞得到血乎里拉的。不是,搞的可以很柔和,这种会非常棒,其实现在特别缺少这种正能量的东西,我一直鼓励正能量,虽然有时候讲课讲邪恶的东西多,讲歪门邪道的多,但是正能量何尝不好呢?非常好。

展厅里面看过的他们本科生的作品,都很压抑、很迷茫,很痛苦,很彷徨,都是这种氛围,这个太遗憾了,你们生活真是这样的吗?你看看中国最近这几部电影,当然我们也有愉快的,还有邓超和谁演的叫什么流氓抢银行,你们觉得特别搞笑,但是笑点不知道在哪儿。

中国人拍的片子,《白日烟火》不错,邓超还演了一个《烈日灼心》不错,凡是中国目前的好电影都倾向于彷徨、迷茫、痛苦,变态等等的,这一类型的就好点儿,很奇怪,早在若干年前,《放牛班的春天》、《巴黎夜未眠》温暖人心,好片子,描写普通人的正能量的好片子,包括《国王的演讲》,中国就没有,中国拍的是《夜宴》、《满城尽待黄金甲》,就没有拍《国王的演讲》,《国王的演讲》也是和政治有关,但是拍的是一个人,如果战胜自我正能量,他口吃这个太好了,朋友之间的帮助与信任,你得相信我等等,他拍这个,拍人性,中国人也拍人性,但都是戏剧化、虚拟的、假的,离我们都太远,他觉得那个东西刺激,又说多了,愤青。

今天穿着这身西装的时候,还想今天要表现的温文尔雅一点。讲着讲着又变成愤青了。

TAnZsA8EPxj0A9jDE9IAS7QHOK9MUMHuDR0KKfL4.png

大卫·霍克尼作品

这个点线面是吧,你看这个调子又变了,变得非常的梦幻,玫瑰色、紫色特别梦幻,清清冷冷的,黄昏或者黎明。总之我觉得最后这个霍克尼画这笔森林叫《最后的灵感》,他写过一篇文章叫《最后的灵感》,我不明白他这个最后是因为自己年事已高了,可能再也不能有这么强大的动力,工作的身体的能力去画的吗?是不是,是不是还会有最最后的灵感呢?最最最最后的灵感呢?孩子们爱这么说,说明霍克尼返老还童了,我一定觉得他可能还会,上帝可能会赐予这个天使以最最最最后的灵感,还得有。让他多活十年,至少的,我们一起默默的祈祷吧。

我以为这时候大家都可以双手合十,闭上双眼,看来我还是没有号召力,祈祷他多活十年挺好的,他还来过北京,很短时间讲了一些很简单的东西走掉了,没有办法,年事已高,我们能见到真人就不错了。当时还有网络上评论的文章,为什么中国人这么喜欢霍克尼这么一个同性恋,你不知道吧你看,真粉假粉就不一样,老牌同性恋,老牌摇滚愤青,嬉皮士,到美国的时候耍酷那种感觉都是最销魂的,最颓废的生活他都经历过,到老了之后变得很温和了,失去性别了,老头也好,老太太也好,挺时尚的,然后挺温和的,就这样,大师可能都到晚年的时候最后都是这样。

上传日期:2019年03月1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