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06089 雅昌公开课 > 党震《创作方法论》 >[第25集]党震:西方绘画史线索——现代、后现代

党震《创作方法论》

视频信息

名称:党震《创作方法论》党震:西方绘画史线索——现代、后现代
 

课程名称:创作方法论

第25节:西方绘画史线索——现代、后现代

现代、后现代是第五个环节,这里面要先把这份概念讲清楚,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本质区别。现代主义基本上还在审美的逻辑当中,而后现代是反审美的,是不以审美为核心的。而且现代主义是精英的艺术,而后现代人人都是艺术家,是平民的艺术,是现成品的时代,是观念的时代,这两个是很大的区别。

所以后现代艺术的作品从材质、媒介、体量,内容,到展示方式,所关注的观念与社会的关系,与观看者的关系等等,都和现代主义以及之前的艺术形态迥然不同,甚至有了像垃圾艺术,有了大地艺术,有了包裹艺术,很多,在现代主义时期还并不是这样,现代主义只是形式的变化和理念的渐进推进,并没有彻底的颠覆,这是它们的差异。

WKpAUZ66WqUqqllSAcvkQ5IFFGZMJyrAHPHjodx0.png

亨利·马蒂斯作品

马蒂斯野兽派的东西,还有看到这样有装饰感的东西,一定更自由、更平面化的一种述说。有人说西方现代派早期萌芽时期受日本浮世绘的影响比较大,我们也不用去否认,因为当时确实是有一股流行浮世绘的风格,很多人都直接画,马奈、梵高都画过,背景当中用了浮世绘的构图、色彩和形象。但这个时期,我觉得马蒂斯的绘画是一个非常突出的杰出代表,在现代主义阶段。

这张红色的这个大房间,创作就不是完全的是写生了,到后期印象派还留有写生的痕迹,但是到了现代主义开始,写生这个话题逐渐地淡出了我们的视野,或者说他们在画写生的时候整个的表达方式就变化了,更加的主观,就几乎完全的主观化,或者是叫更加的自由,自由到一种什么程度呢?像野兽一样不靠谱。

uisHUXRazhTIFAqwan33mQerCwQRDOGQmVnCcVjj.png

弗拉芒克作品

弗拉芒克,还有德朗等等,有一批像德国的表现主义等等的那些大师们的东西就带有更凶悍的画面,像刚才的红与绿的应用,在高更的画面当中还有一个比较舒缓的背景作为衬托,还依附在一个自然的优雅风景上,但是拉回到一个直线、横线穿插这样的非常有力量的构成当中来的时候,它彻底进入表现主义了,或者叫野兽派。

极端的这种控制,这个就是刚才我们说的色彩魔术师伯纳尔的作品。我们肉眼能看到的世界中会有这些颜色吗?我经常说伯纳尔的绘画是看见的吗?我们想一想,中央美院附中有一年还是央美设计系有一个学生作业展,其中有一阶段就是模仿伯纳尔的绘画,他们可以调出非常多的颜色在画面上,各种无穷无尽的灰色,绚丽的颜色,但是那一批课题结束之后,学生们进入下一个课题的时候就把这段学习色彩的经验给忘记了,但是伯纳尔不是,伯纳尔是抓住这个东西之后,它是永远伴随他一生的,有的时候我们向古代大师学习的时候,我们拿过来往往是即时性的,你到底学到了什么,这个特别值得再次追问。

jeqJedq1GsuyAjazpPbkFOaQNjKKHo3WLmL74q5m.png

乔治·路阿《醉女》

伯纳尔的颜色是看见的吗?如果不是看见的,那是从哪里来的呢?表现主义,这样的绘画我觉得就是在欧洲,欧洲可以有这样一个很宽泛的道德或者是社会的宽容度,比如说有这种像《恶之花》的诗歌,或者是到后来像暴力美学这样的,包括电影的分级等等,社会给予的这种展现整个人性的全面的东西会更加宽容一些,当然负面作用也很大,中国我就很难想象,我们国内目前的画家能有直接面对这样的一个主题进行创作,非常少,中国人往往就更含蓄,我们历代的作品都是这样的,非常含蓄,即使有这种狂野的想要释放宣泄的东西,也是假托于物,而并不是直接表现人,局部的笔触可能我们看到像山水画、花鸟画都有这样的,徐渭等等,但是我们没有直接画人,更不可能这么去画。

皈依的色彩,一个色彩就变得非常的古灵精怪了,或者叫匪夷所思了,之前任何古典主义、现实主义都不可能有这样的色彩关系。我们研究或者说我们展现西方的绘画史线索的时候,我是希望你们能够看到最后来的,就是现在的西方当代大师他们这些匪夷所思的作品的时候,一定要能够把跟以前的东西串起来,这一点特别特别重要。你要有自己的一个逻辑结构的连贯性,而且这个连贯性不仅是视觉的,一定是跟整个社会的发展、跟道德、跟经济、跟哲学一定都是同步发展的。你失去了这个土壤、这个逻辑,你直接拿一个西方的当下的结果来,你想用到你的创作当中去,只能是昙花一现,你跟自己的文化逻辑,跟自己的历史上的文脉线索接不好,只能是鼓噪一下而已。

所以我看到好多我们国内很火爆的当代艺术家活了几年,甚至十几年,后来为什么又渐渐地销声匿迹了呢?因为他没有可持续发展的渊源和动力,衔接不上,他靠的年轻时候的才华,那个聪明劲拿来的那种东西没法长远,这个就需要我们去考虑借鉴与拿来,怎么去寻找自己的文化逻辑、知识系统,以及我们对社会的具体分析,非常累,一定是这样,你要想画好,就要有高度,你想干好这件事,你必须这么累,因为没有一个人是活的能够那么轻松的,谁都不是天才。

86NGpMzL9mSHtwwjy724MBs2Ph8hKdxf3IwI033U.png

毕加索《静物》

这是当时的立体派的前期做的尝试,从写生中过渡到一种主观的平面的画面里来,这也是塞尚产生的契机,看看他们是怎么运用的。后来有一些拼贴,后来的结构主义等等的,都是有这样的东西,这是离经叛道的作品,当时巴黎充斥着这样的离经叛道的氛围,就是要革命,就是要极端个性,就是要反叛再反叛,回去看看那个电影,《莫迪里阿尼》,就能感受到当时的氛围,当时对艺术的追捧和对这种叛逆精神,人的自由的表达,社会给予了极大的热情,所以才造就了这么一批癫狂的艺术家。

混乱战争,这个可以追溯到伯西那个时代,也叫伯斯。刚才说过的表达地狱的画家,他有三联画,其中有一张纸就要是这个调子。我相信那位画家完全是从伯斯那儿获得的灵感,他也不是凭空产生,还是那个逻辑,文化的逻辑,要梳理好这个逻辑,他就敢这么画,而且也能画得这么好,没有这个逻辑,你只能是表面。

这个不是象征主义,叫超现实主义,后来还有超现实主义,还有未来派等等的,当时西方的派别非常快,有的时候一年两年,一个新派别就产生了,然后就过去了,有时候就一两个大师或者一个大师就足以代表一个流派,追随的人也很多,很快就过去。能看到他们之间的借鉴,巴尔蒂斯对超现实主义的借鉴,构成上、笔法上都有借鉴。

0Cpe0xO2kvvBP573iekaTv2cE0GyGnTdlykdQ6Zl.png

马格里特《原野的钥匙》

超现实主义的两种逻辑,马格里特超现实主义,你看玻璃掉下来了,但是玻璃里面还反着刚才那个树的影子,玻璃落下来是不可能再有,但是他把那个时间固定在这儿,所以马格里特的东西你记住,是针对时间在说话,他想表达时间的这种固定,他把时间固定在碎片当中,这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碎片,其实一个时间,刚才在那儿现在碎掉了,这个东西存在过,这样的影像后来没有了,对纯粹的质疑,对时间的追问,这是马格里特要做的事,很理性、很哲学化、很观念。

达利,达利说艺术家要具备两个条件,一个是西班牙人,第二个是要叫达利。他就狂妄到这种程度。他的世界是什么?这种幻觉的梦魇一样的世界,做梦,在梦的画面当中,空间被解构了,空间是错乱的,有平面、有立体,在一个真空环境中,也有纵深,有重量与失重,所以他对重量、质感、物质的这种存在产生质疑了,一切都像熔化掉了一样,被一种时间的东西扭曲了、熔化了,消失了,然后建立一个新的无序的世界。

所以他对空间的变化,对物质存在的这种转换感兴趣。所以我觉得这些大师们,他们的奇思妙想,当时整个欧洲是一个思想特别活跃的时刻,他们以电影的方式,以文学的方式,以绘画的方式呈现出来。我们往往是统一的东西多,就是比较老实,东方人比较不敢破坏。

ZNnh9oRSAyGYpNWd0Hda0fuOt1FqYH6UTF3adZTk.png

卢梭《弄蛇的人》

卢梭,有人说叫象征主义,也有说叫稚拙画派,还有其他的说法,他们的组织叫星期天画派,就是周末画家,平时是医生、邮递员、银行家,其他的工程师,干别的角色,到了周末画点儿画,这是克利早期的水彩。

米罗,康定斯基,这是热抽象,就是激动,高兴、兴奋下的抽象。然后冷抽象,安静的、冷静的抽象,分两种。热抽象后来又和表现主义相结合,产生了抽象表现主义。其实你想我一个画,我单位在首师大美术学院的中国画系,但是我个人对西方的现当代美术史相对比较了解,我上学的时候就是这样,你记住,人无论如何他其实营养就在他青年时期20岁左右30岁之前,他吃的那一两个馒头最管用,你无论如何都超越不了,有时候非常奇怪,就是那口营养你给好了,基本上你后半生的位置就差不多了。

我在上本科的时候,正是85新潮的晚期尾声阶段,社会上有西方的学习、观念的开放等等的争论,革命意识等等的这种东西在谈,所以我当时就接受了一个叫中西合璧的思路。中西方相融合、相借鉴的思路。从那个时期,我就没有只单纯关注中国的传统文化,所以一直到现在,我也是了解西方,或者是我保持一个了解的状态,我不会封闭,耳熟能详,聊起这件事情来。大家学西方美术的要看中国传统,学中国传统要看西方美术,趁年轻赶快看,慢慢随着年龄,随着观念会老化、会固化,你的思路再也打不开了,甚至年轻轻的都有一些人已经感觉打不开了,很容易你就被禁锢住了,成不了没关系,可是连释放的这种状态,连尝试探索的经历都没有,你连去碰壁面对一次失败的经历都没有,你就没年轻过,这很可怕。

画画也得这样,你得敢于去作一次,不作不死的尝试才行。对不起,很多人早早就开始追求完美、完善、中规中矩、符合要求等等,还有目标的,我得怎么怎么样,所以艺术家一定要有单纯的一面,要有执拗的一面,要有狂野的一面,违反常规道德逻辑的一面,这些话说在讲座当中也没有关系,我只表达我个人态度而已。

8ugLX9S31QmZXY6hHkX7qHRP4HlDXP3Y2R2DKZeC.png

保尔·德尔沃作品

德尔沃,他是把古典主义的东西、把超现实的东西、象征主义的东西都综合在一块了,很有意思,也是黑暗画家,画东西比较灰色,比较邪乎。

弗洛伊德,我觉得他是很凶悍的一个画家,人格魅力很强,他死了之后就火了,出了一本书叫《戴蓝围巾的男人》,这本书的名字现在看都起的有意思。

弗洛伊德当时田黎明老师喜欢这个画家,想象不到吧,田黎明老师非常推崇他,给我们研究生上课的时候一再讲弗洛伊德,田老师画的画跟他怎么样?是不是完全相反,境界、造型、语言,各个方面都不一样,但是田老师巨喜欢这个人,田老师说二战以后,他先从欧洲的历史、社会史角度去切入话题,弗洛伊德怎么怎么着,所以研究艺术家不要光研究画面,一定要研究他的社会背景,你才能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干。基弗尔也是,就是战争、政治、历史、生与死这些问题。一切高大上的东西,一切沉重的东西都被他们挑起来了。

还有很戏虐的方式,这都看过了,我们早期以前就看过这个东西,绘画是这样的。这是一张肖像画,可以这么说吧。归类是不是可以归类在题材上叫肖像画,那么弗洛伊德的肖像和这样的肖像都有力量,弗洛伊德那个是真实之力,很凶悍的力量,但这是一个巧妙之力,他以柔和,以唯美的形式,以模糊感形式会直接呈现力量。

这个东西以前有过吗?这种审美的趣味有过吗?波提切利?还是伯纳尔?还是透纳的风景里有过?等等,对时间的不确定的追问在以前的画家里有过吗?我觉得其中的好多因素都有过,只是他把它们给转化了,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出来,所以既是创造又不是创造,这个非常重要,我不知道我说清楚了没有,你们如何珍惜已有的历史上的那些经验,如何再创造,这个非常重要。

e0DTDPSlV7Ns7wAUY7a9WzK8w6Wbaufi0HAE9Jd9.png

李希特《阅读者》

这张脸的侧面是否让我们想起文艺复兴时期大师们画的那些侧面,只是那个脸是总结出来的神性的脸,而这个脸是照片的一个脸,但是他的神性的光芒是一样的,这样的颜色和这样的背景在拉图尔的时候是不是有过,侧面光等等的,顶光,都有相似之处,只是人家知道拿过来用,用成自己的,而我们不知道,我们会觉得他创造的,并不是。没有突兀的创造,一定都是有渊源的。

劳森伯格,他把印刷术综合在一起,就是后来的我们叫现代主义还是后现代,怎么定界,劳森伯格应该是后现代,玩观念、玩现成品的等等。

塔皮埃斯,这种综合材料,这种使用。我个人也是特别喜欢塔皮埃斯,我当时最早一批抽象风景创作的时候,第一课介绍我的作品的时候说过,当时把克利早期的水彩和塔皮埃斯的这种肌理,包括很多构成的东西用在一起。

波洛克,抽象表现主义的极致。

RkpdzTF3yv0dWmlyvVVsNtBHZUbWX5QwXETMD6zH.png

威廉·德·库宁《女人1》

德库宁,抽象表现主义的极致。他俩的画是不是很像,一个玩点,一个玩线,是不是?其实他们内在的构成是不是特别接近,构成感非常像,都是各种斜线切割,非常多的动荡不安的斜线切割,造成画面的一种混乱的、涌动的东西。所以内在的规律有特别相似的地方,而外在的形式又截然不同,这就是他们的相似与他们的差异。

你要懂得从上面拿东西,特别重要,我觉得刘进安老师的局部也有这种东西,刘老师局部上的那些线,学了好多这种东西,但是刘老师出发点又是针对传统的写意的那个点,出发的不同。

安迪·沃霍尔,古灵精怪的一个奇葩。匪夷所思,这个人是真正的玩艺术,我觉得就是他,别的人都拿生命死磕艺术,他是在玩艺术。没办法,天纵之才,他有这份才华,他可以这样驾轻就熟地玩了,就搞出来。

大地艺术,是在一个海滩上摆的东西,人为的改变自然,现代的工具、现代的思维,现代的东西。

上传日期:2019年03月0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