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1069 雅昌公开课 > 党震《创作方法论》 >[第19集]党震:西方绘画史线索——埃及、希腊、罗马美术

党震《创作方法论》

视频信息

名称:党震《创作方法论》党震:西方绘画史线索——埃及、希腊、罗马美术
 

课程名称:创作方法论

第19节:西方绘画史线索——埃及、希腊、罗马美术

第二节:埃及、希腊和罗马。这个也是没法解释,很多时候我可能确实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深入地研究美术史的线索,或者说到现在我的系统也看不到这个过渡。我指的是什么呢?就是从原始的美术突然到了埃及和希腊的时候,瞬间就变得这么好,中间怎么一点一点地变过来的,这个大家有没有记忆。

比如说我们刚才看到的这个,它往后怎么就变成这样了?这个跨度时间应该很长,它可能跟所谓的数学、天文学,经济、历法,跟整个社会制度的变化,说明在希腊时期出现了非常高度的文明,这个漫长的时间有没有一步一步见证它变化的资料,我没有找到,我看到的基本上就是从很原始那个概念的图形一下就到了非常文明的这个图形了。也有什么把金字塔说是外星人造的,说地球都经过好几次轮回了,毁灭过,这个没有考证,没有严密的逻辑,你也没法相信。

所以我觉得很奇怪,但到这个时期我们已经叹为观止了,他怎么能有这么完美的造型。这个能看到一点逻辑,但是比那个还是没法比,还是觉得稚拙与高度的精致之间这种关系,应该是慢慢发展的,在这个过程中,到底是什么使它那么好。

YzWl5hkiOLEYzCvOzCK5YKxCEc2j7liAuv1j0DY8.png

妇人木乃伊坐身像

埃及的东西,仔细研究一下这样的图形,我们来看一看从造型语言上分析,比如说这个构图这个框架之内,两部分主体是这个人坐在这儿,周围是道具,然后从左上角开始一直到右下角不是整个,分成了两部分,一个对角线,从头手臂抬起来也是为了连续这个对角线,手的位置,膝盖的位置到脚的位置,这个位置如果手打开会怎么样,这个三角形是不是就破坏了。

然后这边是很多琐碎的小的东西,这边是一个相对完整的东西,这个在《艺术与视知觉》这本书当中就有过这么一个图例,在一个天平当中,一根横线下边有一个支点,天平的一侧是一个小一点的黑色的球,涂满实心的黑,右侧是一个比较大的球,但是好多小的点点起来,它俩产生平衡,实心的面积的稍小一点,散点的面积稍大一点,产生一种平衡关系。

这个里面对角线的这个线画过来面积其实差不多,这个地方相对算是比较实的,这边算是相对比较虚的,散的,那么它有没有平衡呢?也有一种平衡关系,虽然面积上没有一致,没有做到刚才说那个天平的效果,但实际上因为它数量多,也达到一种平衡,对比与平衡这么一种关系。

48PatfuvltBf7qw8AUPtxtZwMZRgn3hpWoNn3CJu.png

埃及浮雕

埃及人这个造型中,他敢于用长线,敢于用曲线和直线,长弧线、直线,这种造型到后来都少了,到什么时候开始绝迹的呢?文艺复兴中期,这种线就开始绝迹了。文艺复兴早期还有,早到什么时间呢?弗朗切斯卡,再往上是乔托、马萨乔、马尔蒂尼都有这种长直线、长弧线的造型。现在又开始我们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开始往上接,比如说咱们首师大的段建伟老师画的造型,他的外形是不是经常有长直线和长弧线?他用雕塑追这种古风的造型味道,手臂抬起来,不管里面的衣服怎么变,不管里面的结构怎么变,他都要概括成弧线,长弧线简约,就像这个手臂一样。

这种非常强的概括的意识,你要有一个文化的线索,你就不会觉得它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你也不会觉得惶恐不安,因为审美就是这样下来的,我们可以延续它,同时你要发挥它的力量,使它产生新的力量,在这里是什么?神性的东西,到了宗教时期,到了中世纪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一种东西?现在画民间的东西,段建伟老师画的是不是北方农民?他里面是否也有一种宗教感,或者也有一种什么味道的另外的东西出现。这种拙朴当中是否带有一种民间意味,民间意味和神性的简约放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产生了新东西,这个很重要。

如果说民间的东西,我们就往哪儿找,往杨柳青绘画里找,往门神里边找,那个民间就是在民间本身,但是你把民间的东西,你画农民,你往罗马里找,往埃及里找,往文艺复兴早期找,你画民间无形当中还有宗教的意味,还有神性的东西,它产生另外一个感觉,所以创造一个东西的时候,不能仅在哪一个当中去找力量,它会在跨越时空当中去转换挪移,变通另外的东西,把两三种东西揉在一起,揉好了,这个新东西有可能产生,这是我个人的态度,没有问题。

我一再强调创造方法论这个课不是一个可以现在盖棺定论的,拍板说没有任何问题的教材,是我个人的态度,仅此而已。大家再来好好看看,这边这根线,这个蛇,也是在希腊的原始宗教当中的图腾崇拜,都有神性的力量,这个蛇的头,往前走平,下来直,拐了一个弯往上,角度又往下,这里面两个变化,从横平到竖直两个变化,完后微微的倾斜到比较强烈的倾斜,两个角度又变了。

长短变化,前面这个点非常短,后面这个比较长,然后这一节和这一节相对比较对称,或者说后面是一根线,短、中、长,这个曲线是这么来的,它就会很好看,充满力量,像不像拉起来的一个弓,这像不像一个古代的挂窗帘的钩子,挂衣服带子的钩,马车上也有类似这样的钩,中国人和西方人在审美上对这种曲线审美有时候完全一致,大家都认识到这个力量。

SDpz4W4DWKfRXRxEPUsZl90O346Tih5yX8xpztna.png

埃及浮雕

这些曲线仔细把握把握,为什么这么好看,尾巴的处理上很有意思,他做了一个很细的三角,这个三角像一个针一样,非常尖锐,但是它底下又补了一块,外围又变成了很敦厚的一个线,敦厚的图形当中又暗含着一个尖锐,这个很有意思,这个尾巴就跟常规的不一样了,能不能在一个图形当中再附加一个形,他就把两个力量放在一起了,这个很有意思,你看方圆还有三角,这三个图形都有,这儿是不是圆,圆后边是直,方的、圆的,然后敦厚的、尖锐的,都有了,这几个审美,一句废话也没有,每一根线说明一个问题,这个就厉害了。

如果我们读造型的时候,不去这样看造型,你就不知道它为什么好,你拿这个再跟我们古代当中画鹰,明代是不是也有画鹰的。两宋时期也有,画飞禽走兽的,一比你会觉得我们那个稍微弱了一点点,太过于圆滑,太过于巧,太过于复杂,没有野蛮的力量,野性的力量,但是也好看,那个就是经过修饰的一种美。所以追古风,我们喜欢说高古,高度古代,有高度,往后怎么样,低俗,越低越往下,他就俗,什么时候开始变俗的,明,没办法,为什么会在那个时期变得俗了一点呢?

以前讲过牙山之后无中国,南宋牙山之战所有精英都跳海了,一次死了10万人,宰相背着皇帝投的海,三万官兵投海,还有七万老百姓投海,有点儿骨气的精英全部都淹死了,都被蒙古大军驱赶到海里去了。海外来的是现实主义的,我得活着,我可以生存,我可以低头,我可以想法,我可以化妆,我可以先吃口饭活下来再说,我可以先奴颜卑膝的,苟延残喘的先保留我的命。这个时候节气、骨气就没有了,标准原则都改变了,往后变成了无利不起早,变成不吃亏,就是这种关系了,存在这种方式的。

怎么能活着,适者生存,变成了这种方式了,生存第一位,这个时候就没有道德底线了,中国社会变得开始低俗,文明的角度开始变化,整个社会形态也是变化。这么说有点儿太极端,但实际上就是这样的。比如说我们知道中庸之道,中庸之道是一个什么样的道呢?是不是很适合在社会生存的道,外圆而内方,这个话说的非常巧妙,外圆而内方,你里面可以不丢骨气,不丢你的贞操,但是外面要很圆容,这叫牌坊,我把外边都处理得很好,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叫圆容,拿此来标榜我觉得非常不对,是不是最初是这样的呢?在孔子阶段的儒是这样的吗?再往上唐宋时期的儒是这样的吗?我不知道商周百家争鸣的时候,饿死不食周粟的那两个人,他们是这样的人吗?为什么后来变成了外圆而内方,中庸之道成了我们要遵循的为人处事的最牛的道了呢?

4asUp5fdRBh6OiumCWQJSPNRvURMqhrQdAKYogHb.png

收获纸莎草 浮雕

所以说南宋之前,中国人不是外圆而内方的,方就是方,圆就是圆,圆你去做你圆的事情,方就做方的事情,你要是是一个史官,你写东西就得方,我死也得把真话写下来,史官死掉的还少吗?我得说真话,他要圆的就不行了,现在还有这样的人,现在我们全是这么美好,都得圆一点,方的都不行,方的就打死,还有的方变成了标榜自己的方,以骂人以显露方作为他的方式,这样的也多,那个方没有意义。

但是创作也很为难,你要市场就得圆,否则画都卖不掉,这也是艺术走向低俗的市场原因。确实你的销售对象,你绘画服务的对象改变了,对象本身就比你俗,你说你怎么办,你想画雅的他又不要,所以最后画家慢慢的就开始外圆而内方,最后又变成雅俗共赏,很可惜,雅俗不可能共赏。为什么我们的绘画现在面临这么多问题,有的时候雅与俗确实没办法,太难。

SGJPppQanjWxYl56x4hw9D1Yub2QUq0fxr82G0BY.png

埃及石像

这个肖像是不是感觉很写实。我觉得好像这个人当时就应该是长的是这样,非常写实,这个跟中国古代的意向造型非常接近,以前还有一个老师,我在上中央美院的时候,他在上线描造型的时候单独跟我说过,说一定要注意边缘线。就这一根边缘线,所谓学院派的老师慢慢拿这个来显摆,显摆他的知识,方与圆的这种决绝的处理方式,或者是叫明确,用了一个词,这是圆,圆下来之后这个角尖锐、方,从一个非常圆的地方到一个非常方的地方,一个很大的变化,到这儿非常小的小弧线,底下是个大弧线,底下鼻子一波三折,看着是直线,实际上是一个膨胀的线,往外扩张的线,到鼻子这儿啪出来一根线,之后圆润的下来,到这个角拐得稍微明显了一点,上面还偏圆,到这儿就偏方了,还是圆,然后底下这个就变成方了,但是这个转角并没有完全90度,到这儿变了90度,拐了一个角很硬,底下又很饱满地下来,这个嘴唇三角,开始转折是三角,底下是圆,下嘴唇像个小方块一样,但是方块的棱角也不太明显,也有点儿圆,到这儿一波三折的线又出现了。

这个下巴是不是跟刚才那个牛的后背很接近,跟刚才那个蛇的身体很接近,他把一波三折用在了蛇的身上,用在了牛的后背上,也用在了一个人的下巴上,就是这么优美的一个饱满的一波三折的曲线,审美的共性放在这里了,规律放在这儿了。

刚才看这个图形当中的转折是不是一目了然,很决绝,很明确,只有这样的造型我们说很高级,很明确,所以我在给学生上素描或线描课的时候,经常说注意外轮廓的方语言。一定要明确它,不要含糊,这个你画出来含含糊糊是不对的,方圆,方就是方,圆就是圆。倾向于方的圆和倾向于圆的圆是不同的两种弧线,要弄明白,不能画的弧线都一样,弧线都一样说明你没有分清楚,哪种弧线,哪种味道你不懂。现在告诉你了,回去好好总结,外轮廓的时候用一用,这都是很实用的一些方法。

WxX4U0VvtiatwrnEQXMR3fijzv9F5dpayIKZKEnC.png

埃及壁画

雷子人老师去年上课我请他来做了一次讲座,他还专门讲叫《埃及人的心眼》,有这么一个小标题,我很佩服他的这个语言文字的能力,因为我们说心眼儿,但是当加儿话音的时候,就是心里想的事你的那个聪明劲,这个人很有心眼儿,但是把儿话音去掉,心眼就变得比较有意思了,为什么这么说呢?眼睛你看正面是不是,正面看人,但是侧面的脸好像没看你,但是正面看你又有一个正面的眼睛看着你,所以不管画多少人,不管什么角度都在盯着你看,正面看你什么感觉,一下能看到你心里去,它有一种很强的对你的一个产生力量的作用,注视你目光是有力量的。目光是带着力量看你的时候,所以这话充满力量,他的力量是通过眼睛观察带来的力量。

如果你很喜欢的一个人,你又不敢给他讲话,没有表白,你敢看他吗?你生怕他看出来,他又不喜欢你。你不是感觉很难受吗?所以你都不敢看他,怕和他对视,如果你不太喜欢他或者对他不太在意,你怎么看他你都不会怕,所以如果两个人能够互相对视,超过几秒钟而相互都还不害怕,那就比较有意思了。

spEJjrERnz36CyBXo1Z0Or0iRhVzWV7wVVN7bT0l.png

埃及壁画

这也是图案,底下一个小的人物,上面一个很大的头,然后点线面,这个又想起了草间弥生,草间弥生是从希腊艺术来的。后现代有什么了不起的,不是说把很多小圆点变成很多大圆圈,变成立体的球摆满不就完了吗?没什么难的,而且重新再说一遍,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没有什么东西是完全是创造的,一定有传承,有借鉴,没有谁是完全是说我这个智慧我发明的,我创造的一种图形,一种观念或者一个图像。你要找到他的传承,你破解他的这种创造的来源,然后你可以用相似的方法去借鉴他的方法,但是你不要重复他的形式,重复形式就叫“似我者死”,找到他的方式,借鉴他的方式叫“学我者生”。但现在恰恰相反,往往我们学到都是表面形式。

然后看看雕塑。这个也很有意思,这个有没有研究过埃及美术的,能不能给我讲一讲底下黑色躺倒的带翅膀的图形是什么关系吗?底下写的是这个灵魂出来了,我觉得我挺有智慧的,其实刚才我真没看下边的字,但是我想到的是不是说他又变成另外一个自己,他升华了或者说灵魂出窍了,或者说他变成神了,这个说的很好,这个说的是死者的灵魂,看生死,是古代的人是猜的这样还是他亲身经历过这样,现在不是有人证实地说人刚死的时候,后来又被抢救回来了,说心脏停止跳动了多长时间,又被电击又回过来的,然后谈他的感受,他说他能看见什么什么,你看在原始时期没有这种仪器观察,也没有先进的科学,人们想象当中出现的,还是那个时候有巫术能够验证就是这样的呢?是想的,还是巫术通过验证知道,推理是逻辑思辨出来的,巫术是能够验证他真实感知他的存在的。

比如说中国人讲,佛教讲有重音身什么,这个不是读到一个知识,可是最初告诉你这个人是什么?他是体验过的。他还是感知到了,叫实际证明,那好,他的观点是古代的人通过巫术或者通过什么方式确实感知到他的存在,不是靠想象出来的,他是建议这种方法,支持这个方法,我估计可能占多数,这就挺有意思。

IPS7ilyqXn35fsAuNBalsK9Yman3AJWHuLg79IWi.png

埃及壁画

这个挺壮观,这个要看的是什么来着,中间这一片有鱼,鱼上面站着一只鸟,鱼和鸟平行,中间还有植物,还有别的东西,人物可小可大,大中小三号人物放在一起,左右是什么样的构图呢?对称当中的变化,这招很重要,不光对称,还要注意它的变化,你看这两个人,两个手朝下,一个手朝下一个手朝上,这个人坐着,这个人往下,这个人裸体,这个人穿衣服,这个人倾斜一根棍子,这个人两只手往上。所有的人物对称中都有变化,底下重复形的变化使用,排列看似是重复排列,但是每个都不一样,中间方向还很有意思,从左往右,底从右往左,这么错着来构成。

这样的构图方式很有意思。现在很少看到这样的绘画,我说现在很少是指什么呀?上个世纪中叶开始,中国美术中就没有了。因为现实主义创作占据了最主流的方式,我们要按照造型的结构关系,叙事的这种人物与时间的线索,画一个空间当中的远近关系,画出真实的光影效果以及立体感等等,全部是表达一个现实命题的,按照这个方式是不可能出现这种随意组织的构图。

所以看全国美展也几乎没有这样的东西。后来有了,85新潮美术以后会有一些,但不多,大部分还是现实主义创作,因为现在我们开始教的创作基本上也是按照现实主义方式来教的,还是按照那个为主流,慢慢的可以改变。几何形的运用,人与动物这个题材很有意思。

ffJ1YvdstAQb4J0L12n3vPdJj70tcrGLgyjLA1Bp.png

基克拉泽斯雕像

希腊早期的造型是这样,跟埃及早期有很多地方很相似,但是又有自己独特的意味。像这样的一个造型还是来自于埃及的,这种侧面的脸,正面的身体,底下又变成侧面,这个曲线很有意思,前后两个曲线,包括手臂的方向也很有意思。

希腊文明是三个阶段,早期有一个很好的阶段,突然间变简单了,变成古风了,黑色时期,突然间又变好了,经过好几个变化。

装饰性在里面起的作用很大,也有一种民间的趣味。看这样的东西还是很愉快的,能看到原始跟这个时期的关系,刚才洞窟壁画逐渐到这儿来,传承很明确,但是这个时候开始更理性了,同时开始更婉约、优美了,像民间的剪纸。出现这样的几何形、几何化,这个时候说明数学的作用,几何学的作用在上面发挥的作用,这个有点儿了,能看到那个雕塑有一点演变的意思了。这个时期稚拙的古风时期的东西还有,慢慢越来越贴近一种人与神结合的优雅、优美的状态,但是大的感觉还都是有联系。

EgIAxSuFgYmmQsXpnSf0Mk6JJI3bkNOcnwnS1bRB.png

双耳盘

我个人觉得还是这个时期的造型高度高一些,到后来我觉得一繁琐可能也会变得弱了。点线面,一种形式语言的趣味。还有反向黑底白画,白底黑画,这是反向的图与底的关系。挺宏大的一种画面结构,像这样的一个横向的人躺在这儿,然后左中右三个人围绕着,这上面的斜线和水平线用的特别好,还有图形的存在,借助道具出现的圆形,道具上又有人,这个图案实际上也是一个人物,它增加了一个对比关系,所谓阴阳关系,黑白关系。这样的线往下来,它有一种连贯性,一种运动,包括这里面的图形,没有太罗嗦的图形,都比较简约,小的图形也都比较简约,这样的图形,这样的构图在后面还可以看到,这种有组织的很理性的这种构图关系。

方与圆的运用,这个手臂,转过来往上数,这是曲线,曲线和圆的运动有相似的,圆是往前往下,这是往前往上,这是两个力量,这儿开始产生一个三角,这个力量走到角上来,圆往下,角往前来,它往角上走,这个往手走,抬起来,所以一个是往右上角的,一个是往右下角来的,但是起点都是从这个角开始起,所以它无意当中跟这个对角线又产生关系,跟那个斜线产生关系是从左往右来的,圆是从这儿往下来的,产生这么一个关系,对角线构图,圆偏一侧,身体往这儿来,圆的终点在这儿。圆在这一侧,身体在这一侧,所以它有一种左和右的平衡,如果人站在正中间,这个图形就变得很板了,它这样产生一个运动,人往这侧运动,还是很耐看饱满的造型。

sNM19acy5RWVMeomeAD9lbL8LyngK1j1W45sYtBy.png

陶盘

后来的欧洲绘画中出现过很写实的场面,人物众多,细节画的很具体,其实反过来多往这个阶段追一追没坏处,很饱满的构图,我们中国这种古代的战争题材或者说传说题材,神话传说怎么没大又好的作品出现,现在好像更多的是倾向于画当代、画现在的近距离的生活,要么就画你去过的什么少数民族地区,要么就画工农兵,现在是画什么宿舍,画时尚的男孩、女孩,没有人能画历史题材了,这是一个空白,所以现在能画好历史题材是很厉害的,特别难,中国画上有,但是画的是古人喝酒什么的,那叫民俗题材,民俗的历史,真拿历史事件或者是拿着一个来回味一下,多用古代方法的这种高古的方式来画,而不要用现代、近现代的方法画,用近现代的方法一画这种古代题材就变得很俗,因为方式方法语言是俗的,你画这个东西再古雅也没有用,一定要用高古的语言去追,所以这个点是没有人做的,如果有人做会很厉害,没有人尝试这么做。

这个放了一个罗丹的雕塑。青铜时代能看出向古希腊学习的过程;这是英国拉斐尔前派的绘画,跟古代希腊的关系,没有哪个是独创的,直接学。拉斐尔前派的大师都这样,咱们为什么不这样呢?不要眼皮那么薄,直接学。图案化的,图案纹样。

上传日期:2019年03月0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