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15055 雅昌公开课 > 党震《创作方法论》 >[第17集]党震:中国绘画史线索——近现代的变革

党震《创作方法论》

视频信息

名称:党震《创作方法论》党震:中国绘画史线索——近现代的变革
 

课程名称:创作方法论

第17节:中国绘画史线索——近现代的变革

近现代的变革:绘画语言变革,思想理念变革,两大变革,从语言到思想两个变革。

语言有变革吗?有。黑很多,乱画。到晚年就狂,这是一种性情,一种阅历、修养演变而来的,宣纸,生宣,点墨勾勒的方法,整个从过去的由表现主义的这种倾向扩大化,只是他这么历史上把他推出来了,我个人认为这样的这种用笔的力量、速度、结构等等无出其右者,这是不对的,也没有说黄宾虹一定是登峰造极,我讲错了吗?这个构图有没有变化你们看看,构图上有什么变化吗?还是这个造型上有变化,还是空间上有变化,还是用色上有变化,创新之处在哪里?

6LHGzAgncCPF9ynfGxhe1Mma5oWJwNhTby4lCR4o.png

黄宾虹《舟行溪谷图》(局部)

黄宾虹先生创造之处在哪里?为什么都不说话呀,这么简单的问题,大师,黄宾虹不是大师吗?他是大师吗?他创造之处在哪里,没有人敢说吗?我在那儿公然挑衅,向黄宾虹先生挑衅你一点创造性都没有。没有一个人这么多人都崇拜黄宾虹吧,敢说不崇拜黄宾虹?我也崇拜。可是他创造了什么?

反过来想想,有没有别的人创造过什么,创造不见得就是他最值得我们尊重的地方吗?黑,画的重是不是他创造的,乱,随性,他很随性吗?其实里面看我觉得不随性,都很讲究,他这种放达用笔从哪里来的?两个人,四王里边王原祁,他的老师,直接他学王原祁学了很多,早期就是追王原祁和王时敏,学四王里面的二王,然后这种比较乱的这种方法,密集的点,乱涂乱抹的方法从哪儿来的,四僧里面的髡残,破笔、乱笔、拖泥带水,这是我的判断。

其它的尤其在构图上,我认为黄宾虹老师没有一点创造,近处一个小山坡取一棵树,然后两个小房子,一个中景出个大山,驾到远处的远山完了而已,而且很多这样的构图,竖构图居多,这种类型的构图居多,只是山大山小而已,在空间处理上没有太大的创造,构图处理上没有太大的创造,有一点我认为是创造,就是扩大化了这种抽象因素,晚年的时候画的什么都快看不见的时候那种变法,包括局部,看他的东西的时候,那种酣暢淋漓的浓淡干湿在一起的时候,像交响乐一样的那种味道他画出来了,往抽象里走的多了,雄强、强悍、抽象画他做到了,他对理论的建树也比前面的好,更接地气了,教育家。

其它的我真没看出什么创造,用色上也没什么创造,无非是一个浅绛而已,连青绿都没有,对不对,色彩上根本没有什么创造,所以我觉得有时候对大师的追慕,因为那个时代太弱了,没有人画得过他,他在这一路里面就成了顶尖高手了,当然我这么说挺片面的,有的时候我也可以在某些场合使劲表扬黄宾虹,我跟黄宾虹下去笔笔见功力的深度像高山坠石一样的速度感和声音,你能听到交响乐一样感染心灵,震撼心灵,也可以说很的好听,我们可以这么讲,没有问题。

当然应该表扬这样大师,中国没有这么多好大师,这就不错了,说实在我个人也是仅此而已,我觉得能提出这样的问题,你看还不错吧,晚年很多人学他学的就开始越来越江湖了,抽象画,密集这个还是厉害,密集恐惧症。

22Q3yfYQkqqAL0ShV0sRvsTz8bUR5ZTuiCiSBjYV.jpg

齐白石《鱼虾嬉戏图》

齐白石画的虾和鱼,我觉得这个齐白石看到他的抽象趣味了,点线面,不要光说他的用笔用墨,我觉得他的抽象趣味很到位,点线面怎么组织,他也是走抽象趣味的,但是他更像一个什么呀?图案画家,他在编图案,所以他的感觉音乐感并不强,他像花纹,像图案,民间画工,原来是木匠,来自于民间的,他受这种剪纸,这种木雕,这种影响就更大。

你看全是图案化的,水的波纹都是图案化味道的,简约、单纯,他不会那么多东西,他确实不会那么多东西,但是他把这一两个东西扩大化了,这个会得多,这个素描油画什么都会,所以他能画得题材更多,齐白石的题材相对就少一点。

近现代的变革,技法上的变革来源于思想的变革,去欧洲留法的两路,一路是学的法国的现实主义,一路是学的野兽派,回来就产生了两大类型的创作,这一类似的,后来影响到中国的现实主义创作。怀着对故国山河的眷恋,怀着对国破山河的沉痛什么什么,可以附加给他很多的理论,我们不去评价,权且不去评价,就像当年蒋兆和画《流民图》的时候那种争论一样,我们不再去评价,都是已作古的人了,我们只去欣赏。少评价这个。

唯美的形象、质朴的这种笔法,所以你看这样的油画,这样的素描,才有了后来的蒋兆和这一路的水墨,整个这种变法技法到观念影响了中国后面的几十年,整整快一百年了,几十年下来,学院教学,尤其是中国画的水墨人物专业的教学,包括油画的现实主义创作,现实主义创作一直延续的这种方式,那个时候的技法还不是很完备,用的是古法,他的素描、油画拿的是欧洲的,法国的,回到中国画他想借鉴,于是勾线、分染、皴擦,还是这些法,没有太多其它技术的辅助,但是气势憾人,还是很厉害的。心气在这儿放着呢,有这种心态哪怕用最简单的方法也能画出很震撼的东西。

jDwZ4ho1jDKLlnKWfL7q99jk0fVaKizpRK6xf90B.png

徐悲鸿《牧牛》

造型还是有真实的这种意味的造型了,现实的造型,你看这个时候的结构,这个时期的结构明显是受这种现实的造型的这种解剖的影响,他画的素描也是这样的,更多解剖出来很写实,和《五牛图》的造型趣味就不一样了,这是他画的马,多写实,郎世宁也是那种味道的,相结合,反正中西结合往写实里走很容易走上这个方向,很容易,小心。

这是往表现主义里走的,这个也是大师,刘海粟,很多假大师,我个人认为这个也没怎么地,这个确实我不认为怎么地,拿点儿蓝颜色、绿颜色往上泼一泼而已,山水勾勒有什么创造,画的云彩很真实,就是创造了吗?那不还是郎世宁那一路的吗?模仿光影、模仿照片了吗?山石的勾法,山石的结构超过弘仁了没有?也没有,简单化了而已,江湖了,没办法,那个时代他是综合的,后来出大师都是综合的,我们历史上的大师当时也不见得是大师,对不对,历史当时可能就是民间的嘛,对吧,但是美术史是看作品的,因为这个人没有官本位的这种干扰,现在不行,后来的美术史是受官本位影响很大的。

你看这个颜色你觉得好看吗?泼彩的颜色我真没觉得多好看,红和蓝和绿这么鲜艳的颜色你又比不过油画,比不过马蒂斯,你又追高古青绿也不是青绿的味道,是民间味道,是年画的味道,所以很尴尬,画这种好的还是林风眠相对好一些。

你看那个时期的山水,写生,也借鉴西方的这种补色关系,表现主义的关系,用这种方法来画写生,很有意思,一批30年代一批画家,上个世纪30年代一批画家在尝试着去解决新问题,提出新问题,能不能把水彩和什么结合一下呢?疑问句。对吧,能不能这样呢?这样行不行呢?他们在想这些问题,提出问题,然后他们身体力行地去尝试,解决不好没关系,尝试去解决,提出新问题,这个时代有吗?你们提出什么新问题,你提出过什么新问题吗?如果没有对不起你可能不是在搞创作。

wEFN4l744ONc5ek38YfwYVzI04FsmiLP4f08hOqu.png

刘海粟作品

这个画的多好,你看跟于特里罗画的也没什么区别。用笔的感觉,画的故宫的树,画的什么画得非常好,你看于特里罗放了两张放在一起看。色调感觉是一样,油画,看这个,造型,简约趣味,又有传统的,又有西方的野兽派的东西,相结合的,构成感,这种对角线,斜线、菱形、直线、横线这种构成关系明显的硬朗,硬朗的东西像西方的东西直接,中国的东西是曲线多,绕着弯的多,你看这个造型明显是受马蒂斯的影响,那个时代我觉得还是格很高,很重要,这就是格,我们看到格局了。

那么这种简约的东西只有从野兽派那儿来的吗?不是,我倒是觉得是从中国的简笔大写意里边来的,从八大那儿来的,这种很淡的颜色从哪儿来的,顾恺之那儿来的,高古,顾恺之画的《女史箴图》的颜色是这种感觉,透明的,淡淡的,很虚幻、很干净,修养是从自己的传统里来的,格摆在那里了,方法构图,用笔可以借鉴西方的,这是那个时代的人探索的问题。

这就是放了莫迪里阿尼和马蒂斯的人物放在一起看,色彩,有色有墨,晚年的时候又笔墨更多一些。这个色彩就高级一些,这个色彩我觉得不光是艳,还有很多挺丰富的灰的成分在里面,而且有黑压着,整个技法也变得酣暢淋漓,很浑厚,不是那么做作,这也都是经典,好好看这些经典,又来了,你看这里面这些图形,我个人造型上比较较真,我一看就看到这些空,还记得刚才说那匹马吗?是不是马蹄子,马腿之间的形,小小大大这种间隔、节奏感、运动感,还有这种边缘线的图形,想起来《五马图》的马屁股了吧,你看那种饱满的味道,很饱满的曲线,这就是传统,他虽然画油画,但是传统审美的格放在这儿了,他没有丢。

NcuSjJfCyzLjm7P6C7lpaqtuq53pyYfjzGzxjeHd.jpg

关良《德国风景》

现在我觉得都丢的差不多,但是还有人追,二段老师也在往回追,二段老师在陕北画的写生,曲线很大气,有中国传统意味的那种形,那种美感,所以他们喜欢研究雕塑,研究什么的,当然未必,我可能是误读,改天和段老师聊一聊,但是我看他画的有一些动作,力士,肯定是研究中国古代雕塑我觉得,不然不会画出那么简约而有内涵的东西,而且那个东西和中国古代和西方文艺复兴早期是相通的,文艺复兴早期一定是和那个是相通的,所以段老师经常到德国,到哪儿,到意大利去看,他看的也是早期的东西,他不喜欢文艺复兴后期的,高古和中国相通了。关良当时的尝试,西方的表现主义,刚刚萌芽的时候中国已经有一个表现主义的大师了,这是当时德国的理论家说的,这是指的关良,你看看,看到相似之处了吧,西方的表现主义。

很表现,画的很野蛮,很稚拙,有一种拙趣在里面,现当代的多元国画徐蒋体系,走向当代。

徐蒋体系,画的这么结实,画的这么厚重,确实很不容易。

这是卢沉老师的作品。这里面有很多其他专业的同学,又过一遍,下一段美术史讲西方的时候可能讲油画会多一些。但是这个一定要了解,这是两个人画的《总理在人民中间》,哪个造型显得更硬朗你觉得?这个硬朗,都是高手,但是一过招就知道谁是真正的高手了,这个就显得软。

红光亮,这是苏联的创作,现在是俄罗斯,以前叫苏联,现实主义创作,中国现实主义创作就受他们的影响比较大,直接学俄罗斯的,后来又学了一些立体派的东西,所以近现代的转国画走到一条非常艰难的,不断提问题,不断想变革,又找不到北,不知道党在哪里,找啊找啊,尝试,你看各种尝试,这种朦胧的画法是不是也像西方的什么,有很多一些方式学习,画得迷迷蒙蒙的那种效果,向西方的表现主义学习,画的《呐喊》那个蒙克,版画,点线面这种趣味非常多样。

VswSZcq3OKMi1SJAl4uN92UDRC4fJEipn4AEOfQZ.png

高金龙《傣女》

中国差不多有将近四十年的时间,三十年的时间,三四十年,因为前面的十几年也在红光亮为政治服务的大环境里面,我们的创作是在同一口径下,艺术为人民服务,艺术为我们的社会主义服务,为了我们的政治服务,所以这种要求下,我们创作出了一批具有时代意义的好作品,不能说为政治服务、为人民服务就不对,谁也没说它对不对,我在这儿更不能说它不对,肯定它有它的时代意义,而且出现了很多优秀的作品。

但是时代过去了,在新的时代里面又会提出新问题,什么是人民,我们为人民服务,我们引领一下人民的审美行不行呢?是不是也是为人民服务呢?我们不能老是顺着人民的口味来,人民爱吃炸酱面我们就研究炸酱面,厨师永远会往下面去走,我们要让人民吃到别的东西,我们要让人民一开始看不懂的东西也让他们看懂,这才叫为人民服务,如果经过十几年的教育了,经过我们的美术教育的努力,出租车司机能再说齐白石不是画虾的,徐悲鸿不是画马的,还能说出别的来,我们的美术教育就成功了,我们就真正为人民服务了。

所以不要老给大众讲一些简单的东西,大众需要,所以一有机会坐出租车的时候,司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认出我是一个画家,而且就会你是画什么画的就开始和我聊天,我是画国画的,你是画虾的画什么就开始聊,开始聊张大千等等蹦出来,他也得显摆他知道,尤其是北京的司机,北京的司机比谁都得厉害,还真有这样的,我以前我爷爷怎么着怎么着还给叶浅予还送给我画了怎么着,我心里想真的假的,还没关系,聊我就告诉他,你诗书画印喝点儿酒吧,这都是发生过的事情,我说你不要错误地理解画国画的人,我们不都是酒鬼,山东人也不能都能喝酒,我是山东的画国画的,代表酒量大吗?不是这样的,我说那都是误解,我说在元代之后有了文人画的概念,不是职业画家了,他们是文人,他们要写书法,他们作诗他们才显摆这个,才要题诗写字,之前宋代之前都只画画不写字,我说不要理解画画的一定要写字,一定要怎么样,这么回事啊,他至少知道这个道理。

6fBnEL3k8VWb6jgTt4MaV3OzuHIwH6dILIWwtfwu.png

赵卫《峰回路转》

所以要利用很多与老百姓接触,与人民接触的时候你传播点儿正能量,好不好,好吧,这才叫为人民服务,与时俱进。现在习书记不是说与时俱进嘛,而且我们尊重传统,我们不要为市场迎合,这都是很重要的问题,这次讲话我觉得这一点说的很对,不要被市场牵着走,不要让我们的理想被市场给拉低了,格不能降低了,但是这个不代表又画成红光亮,不代表我们非得歌颂就是格高,对不起,歌颂有的时候格是低的。歌颂约等于谄媚,约等于没有格,这个话不用删减,这个话保留就行。

犯错误了,讲到最后了,你看这个接地气,亲亲爱爱的也有,表现主义的,反正就是大家都追来追去,包括田黎明老师我的导师,其实也在向西方的很多像高更,他也喜欢这样的,雷诺阿这样的有借鉴,但是这个你说他是偶然的,或者是别人误读的吗?现实是这样的,能看到一种联系,但没有问题,我觉得中为本,西为用,然后化西方,田老师们写过一篇文章叫熔化的化,不是西方化,是《化西方》,专门有这篇文章,你们从网上找一找,既然要写,不管他说中学西用,西学中用,无所谓,没关系,总之田老师考虑过中西之间的变通的问题。这个没有问题吧,要不然他怎么会写一篇叫《化西方》的文章呢?当然括号他反对西方化这是毫无疑问的。这是田老师的态度,田老师是很智慧的一个人,读一读想一想。不管大家学什么专业,学设计的也罢,读读这篇文章。

很遗憾今天时间太短,没有办法讲田老师画面的细节,我还可以拿这种类似讲《泼墨仙人图》那样的方式,再翻两倍的时间讲田老师一张画的细节,你们会认识到这个大师是多么的厉害,但是今天确实时间有限,回去读一读田老师的画,争取有时间看原作,印刷达不到原作震撼的程度。这才是高手,太厉害了,以前经常看田老师画册,看到夜里面不停地叹气。

1DL5pzjkNAlFvKZpfOSSAZ1bD3hOlY4FJIsXpY9g.png

刘庆和作品

刘庆和老师的画,一脸茫然,大家都同时抬着头往上看,为什么要同时看,以前有一个漫画是不是,一个人抬头看过了,一个人又抬头看,后来很多人看,看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个时代的迷茫,人就像蝼蚁一样,这么大一张画,芸芸众生,水里和岸上,岸上的人想跳到水里,水里的人想游到岸上,向西方学习,语言上也借鉴了杜马斯,流行的德国的女画家,没问题,老师、大师都在借鉴西方,也没有问题,借鉴就是了,这是刘老师的,强悍的太厉害了,绝世高手敢这么画,不起稿直接来,太难了,没有一定的功力是玩不了这个的,绝世高手。

这是70水墨,肥胖的,这是叫秦修平,在南艺。

这个叫徐加存,早期的作品《握手》系列。

黄丹,女画家,中央美院毕业。她父亲是黄格胜,也是书香门第,画的孤独。这张画特别好,叫《江湖》,名字叫《江湖》,怎么样,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抱在一起叫相濡以沫,拿着口水喂一喂,渴的不行了,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所以相濡以沫不是好事。所以最好不要遇见。以前不是徐志摩写的诗嘛,是吧,我们相遇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如果你记得最好你忘掉,相遇时互放的光亮。就是夜晚行船,两只船远远地互相放放光,如果你记得最好你忘掉,你看多替对方考虑,一个画画的人是要有情怀的,一定要有情怀的,要有感触,没有感情了,没有不能在老的时候不能在你这个70岁有可能还活得到,70、80岁的时候要像孩子一样高兴,要像孩子一样流泪,要表示出那种童真,保持那种童真,要活的始终很年轻,你才能画的画有感情、有温度。

但是这个呢,也是随缘,有的人可能到最后是这样,但是他追的方向未必是这样,40岁不追这个,40岁什么呀?追理性,40不惑吗?40岁追理性,50岁追雄强、浑厚,壮年时期知天命之后,我的责任感就明确了,但是慢慢身体不行,又开始任性了,随遇而安,无所谓了,反正退休了,正教授也评上了,就那样了,所以到后来就变成孩子气了,你像老头有时候吵架,老人好吵架,因为他没有顾忌了,40岁不能吵架,40岁是吧,不能动气,理性,控制住自己。

8H7jpl67S3WRL7yw6mSfg7NKZfmQYf7l7ihAZWTY.png

曾健勇作品

这是70后的水墨画家画的,这是张兼工笔画家向西方学习,向文艺复兴学习,你看中国画家多么不容易,学了那么多东西,搞水墨的人非常不容易,曾健勇学的是卡通一代,什么西方的这种卡通文化里过来的,插画里面过来的,现在不这么画了。

沈勤老师这是50年代的,和田黎明老师是一个时代的,画的是南方的园林,简约的水墨,氤氲弥漫,这个是大师,这个一定是大师,简约的,又有西方又有东方,他很多西方的东西,他早年是85新潮美术的参与者,当时很西化的一个人,点线面,叫沈勤,三点水的沈,勤劳的勤。

这叫梁铨,这个人更大,70了,向西方学习抽象的构成、拼贴,而且把拼贴融到日常生活中来,他拿每天喝茶的水氤在宣纸条上撕下来,每天喝茶的水,茶、时间、熔化在里面,生活方式熔化在里面,你明白背后的道理和他的生活有关系的这种简约才变得有价值,能听懂吧。你撕个纸条没有用,他是喝茶,他天天这样干,干了多少年,人格力量体现出来的作品才有价值。

上传日期:2019年02月2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