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53420 雅昌公开课 > 党震《创作方法论》 >[第16集]党震:中国绘画史线索——明清绘画

党震《创作方法论》

视频信息

名称:党震《创作方法论》党震:中国绘画史线索——明清绘画
 

课程名称:创作方法论

第16节:中国绘画史线索——明清绘画

明清绘画,明四家、董其昌、清四王、任伯年、吴昌硕,主要画家,其实美术史不要了解那么多的内容,典型画家,经典作品,解读透了,然后顺着这些画家找他们生活的一些小资料,了解他们的生活经历,然后再串起整个社会背景这么去研究历史、美术史。

jfAXyxlwmSZOy5MPIWSGgk5SAPGsXMloJYevTHEB.png

王履《华山图册》

又出现了一点现实主义,看这个像我们见过的,崂山或者是什么山,小华山之类的,又似乎有一点写实的回炉。但此处的写实和两宋的写实有什么差别,你们看一看有什么差别,都有点儿写实倾向,我的理解是因为我问问题是因为我先知道它有差别,这是设问。我故意放在这儿让你们看一看,这个景更贴近了生活情趣的真实感,两宋的真实,《溪山行旅图》、《早春图》等等,你会感觉那个地方有一种神性,虽然真实,但是一种理想主义的真实,高大上的真实,比如说范宽画的《雪景寒林》很真实,树林、山下过雪,湖面结冰,但是肃穆、威严,有这种气象,它是有神性的真实。

但是到明清时代的写实走现实主义,追两宋,但是始终感觉是烟火气重了,就像我们去驴友在旅游的时候拍的照片那种感觉。而两宋的是经过PS处理的,差了一点,差了一点点。用笔方法,自己的书法用笔和竹子的用笔故意放大了一块,能看到这种书画的结合,书画之间的关系,造型的趣味,非常复杂多样,你看仙鹤的身体、羽毛、边缘线,像这种边缘都很写实,这种起伏非常真实,注意细节,贴近生活。变化不太大。

ReFF3gp1Vw0UIjQgslx8bGhrwJEwP5TZVpJBilYU.png

商喜《关羽擒将图》

水陆画,开始变得俗了,年画,门神,色彩够从这儿开始的,开始大红大绿,然后比较复杂,看我们有一个近代,近现代的画连环画叫刘继卣,年龄大一点的老师会知道就是画孙悟空《西游记》什么的,后来也画《大闹天宫》什么的,刘继卣,他就继承水陆画的画法,用颜色包括勾衣纹都是这样的,复杂的华丽的这种趣味。也有往大写意里去接的,青藤白杨,也有往大写意里去接的,造型还有古拙之意也有。

多了很多生活情趣,你看一家人在一起伸着手那边呼应,多了很多温暖的东西,过去画的时候都是那种高古的,孤傲的,荒凉、冷峻,现在变得温暖起来了,就是看明代绘画你会觉得接地气,非常温暖。有很多现实的这种普通意义上的情怀、情趣。像这样的都很热闹,你看感觉繁花似锦的,感觉莺歌燕舞的,很好看。

这个也有鹊华秋色,缩小版的鹊华秋色。气势上我觉得还是弱了,写生,这张画要特别讲一讲,这一看就是南方的风景,稻田,水田,大面积地出现构图你看,然后笔法不厌其烦,这得画多少笔啊,密密麻麻的,很现实、很接地气,这边的田间小路非常接地气,所以我觉得明代画家他们在走近生活,应该比宋代画家还要走的多。

QcA8Sj8cDITPg0IWrwoHHZk0loA7IETXrXvsHztE.png

沈周《东庄图册之六》

两宋时期的画家往往他们那种追古的时候,他加了一点神性的东西,他不像明代的画家就生活在自然当中,两宋时期的画家都是画院画家,他们一年当中可能有时间出去写生,大部分时间就在宫廷里画画,在机构里画画,这个时期的画家很多都走向民间了,他们的山水之乐,表达朴素的这种山水田园,更接地气,更温暖。

又放了一个现代的,上面一张是古代作品,明代的花鸟画,看这个造型,造型。竹子这种造型,底下你看这种趣味,这种造型的理解想到了《五马图》是不是?《五牛图》还记得吧,然后这个又可以看到人物画当中那种曲线,画衣服的时候,像后来的像明代陈洪绶画衣服,外轮廓形等等的,然后花鸟画的外形处理都在借鉴学习。

这是70后水墨的画家刘琦画的,画猫,常玉也画过,我认为中国这种中国籍的画家,不管是留法的,还是什么后来去别的国家的,就是能把中国文化你以其他形式,西方的这种绘画语言形式表达的,常玉是非常顶级的画家,他是消化掉了中国的文化,很多人还不是,所以很多人很尴尬,到国外去之后,中国的东西没有吃掉,没有消化掉,国外的东西又接不上,最后又回来了,回来了又没有位置,就开始发发牢骚。这两个你看他在处理外形的时候是不是有很多地方是很相似的。这就是我们现代画家在学古的时候怎么去用,也在追古。

看这个是唐寅画的造型,跟刚才我说的动物的外形这种曲线找到联系。看到这样的技法一下子想到谁了,倪云林。他们就直接以学古人技法作为自己的一个能力的展现,我可以学到他,我就向他学。但是宋之前没有,宋之前没有可以参考的范本,我是向自然学,师造化,师古人,是不是,两种学习方法。有没有可能我们现在去师自然、师造化,创造技法有没有可能?皴法还能创造吗?试试,试一试。但是它不是肌理,一定不是肌理,不是效果,它有对用笔的理解,怎么用笔,这个理解在里面。挺难的。

W2vQKbzQ7XBuUUi4lia7v5nD5A04pcHFZ5aygAD5.jpg

唐寅《四美图》

唐寅《四美图》,造型趣味,包括“三白法”,古代这种染色的方法,额头白、鼻子白,下巴颏白,染高,高处亮,染厚,白粉厚一点。到后来的工笔画里面,好像叫俞致贞,还是什么有很多央美的老的,像有一些画家,民间的画家也在继承这些方法,但是我觉得都学死了,很多方法学的太死板,因为他们会给你事无巨细地讲这些技法,什么材料,什么属性,第一遍怎么染,第二遍怎么染,先上矾后来又怎么着怎么着,技术性太多,但是这些东西你往往按照他来你认为是经典,是很符合规范要求的,但他同时也限制了你,他使你在这个范畴之内不敢去逾越。

有时候我在想唐寅画的工笔人物画,他的勾线、设色的方法一定和两宋时期画的工笔画方法一样吗?程序一样吗?我觉得不一定,我们说三矾九染,什么意思?以前的工笔老是说必须画工笔要三矾九染,你一次染就是闷,很明显是这样的,一次染就是闷。一次一个黑碟画九遍,九代表多,不只九遍,很可能是十九遍二十九遍,才能把那个黑染得又重又透,我觉得有道理,技术上他解决了一个问题,提出了一个规范化的操作,效果一定是要有规范化的操作才能达到的,但是他反过来讲那种一次性的东西,见笔的东西或者是轻松的东西工笔画里怎么体现呢?

我有时候看宋代的绘画,那种工笔画,我不觉得它麻烦,我没觉得一定要三矾九染,我觉得很薄,染两遍可能就能染出来,试一试,所以现在的理解可能都有的时候会有误区,当然这是我的一个态度。

pmFEkXzPWzqlgZFGOC2drNSDgKP39vlMDCtLxusP.jpg

蓝瑛《华岳高秋》

构图上的变化,构图上的变化,这里面我们要找出它的规律,近中远,然后竖构图、横构图,对角线,斜线等等的一些方法,总结一些规律,但是回来这个规律到四王时期就很僵化,我们后来能看到明清绘画,有的时候近处出一个角,出石头,或者有的时候带水,有的时候不带水,接着出树,几棵主要的树,然后树的对岸,河的对岸、水的对岸就是一个中景的山,中景的山再转向来是远景的山,往往从一个角起转过来再转过去,最后在上面收尾,就是这种图式近中远这种搭配太多了,模式化,套路化,公式化,要小心。

两者类型的刚才说陈洪绶,两种类型的造型,一种是古拙的,一种是唯美的,放在这儿了,他有两大规律。底下还有要讲的,这些经典作品就看一看吧,有时间再读,精读。

这四个画家就是四僧,为什么说他们是有个性的画家,在清代的时候,这四个人还是属于在整体没落的这个大格局之下,我觉得还是出现了几个大师,首先是他们的绘画,羊毛,完全不一样,形式一样,这个特点完全不一样,这个特立独行的形式语言趣味,这种特点非常值得我们去学习,这种态度值得我们学习,而不是学他的具体的法,你学他你就失去了意义,反而学他就失去意义了。

pIm33V0ceDKrMWQP9TR9wG2wJsgqPMtXRjuvaufz.jpg

弘仁《雨余柳色图》

但是我要讲这个人,我觉得弘仁还是值得讲,尤其是造型,弘仁的方法是这几个画家里面,我觉得相对来讲最容易入手去学习的方法,勾线,简约的皴擦,基本是中锋,偶尔偏点儿侧锋,就这么勾,皴擦染都很少,染的相对也少,皴擦也相对少,勾勒为主,这种方法相对比较简单简约,但是他通过造型处理的这种趣味弥补了这个不足,看前面的画你会觉得技法多样,勾皴擦染,很多法,但是到这儿好像只有一个框架,像一个细铁丝拿着弯出来的一个框框一样,但是呢里边的各种三角形、梯形,一种对位置的安排,这种转折,位置的安排,弧线、转折、造型上的处理,这种边缘线的处理,节奏感,包括这种大小关系,这种图形的一种优美程度,我觉得他比任何人都好,个人感觉是一个容易上手地去研究造型的一个画家。

石涛,石涛就觉得在整体的构图上构成上创意特别多,近景远景开和大的完整性的都能画,所以我觉得灵活多变,技法全面,石涛是这四个人里最全面的,而且他很实用,我们可以从他那儿学了很多方法,学了很多处理画面的一些技术性的东西,所以研究石涛就要实战地去用,拿过来就要去变,在写生中你去外面写生,如果是画中国画的同学,带本石涛的画册会很管用的。

WBiZElqSdPH4EZh3vTEcEqV1V8qOCMghG8Qn7hTd.jpg

袁耀《汉宫秋月》

界画,袁江袁耀界画。精致的,细腻、严谨、工整这种趣味,这也是整个中国审美趣味没落的表现,到了景泰蓝时期,这种物件器物的时候审美品味就降低了,刺绣,这种苏绣,这种繁复,这种讲究工艺的这种复杂,趣味实际上降低了,包括这种中西绘画的结合,这种素描的方式、油画的方式进入中国,有这样的一种创作,我觉得是好事,只是后来人们觉得格调低,觉得格不高,格是什么呢?一定是画细腻的画真实的,就是格低吗?你说这个人的染法,就是郎世宁的画法跟两宋时期刚才我们看到那个画很多花的工笔画比,他一定是这个技法上有很多差异性吗?那个差异性重要吗?那么格是什么吗?我觉得技法也不见得说郎世宁的技法就多么低、多么差,我甚至觉得他技法挺高的,技术性没有问题,可是为什么说郎世宁的画格调低,这是我们要考虑的。

格高格低怎么判断?你说他复杂,复杂的就格调低?不对,古代绘画也有很复杂的,格调也不低。到底什么是格调低呢,想一想,留一个问题回去你们思考。我们说这个格调高,这个金农,这个叫格调高。我们得这个东西的赞美,对这种格调的赞美,远远超过郎世宁那种画,几个月一张画的赞美,这可能几分钟就能画完。

中央美院壁画系的武艺老师就追求这种高格,画东西简约、很快、很轻松,但是格调高。他敢于放弃很多东西,敢于能够判断,能够舍弃这些格调不高的这种方式方法。整个从作画方式上就推翻了这种格调不高的方法,这很值得大家去思考。但是我觉得格高不见得是一种思路,不是只有这样简约才叫格高,这不格也很高嘛,但是往往对格的判断有的时候走到误区里会影响你的创作,会变窄这个路子,想一想格的问题。

Zme0VWBq55bGjJmChEccsntpL6eGQH76S4LDXPpj.jpg

罗聘《墨笔金农像》

罗聘,勾的你看头部的画法跟金农那个很像,这个画的应该是金农看书。金农写在信里边就说过朋友向他索画,说我给了你钱这么长时间了,你画的怎么样了,我什么时候能拿到这个作品啊?金农说哎呀最近我这个太忙了,我的助手罗聘就回老家,他家里有事他得过半个月才能回来,等他回来了我这个画就能给你画好了。其实很多替他代笔的,金农自己比较懒,罗聘是代笔的主要人物之一,他的学生,画的好多是金农最后题的字或者是什么罗聘画的,还有就是金农的小老婆画的也很好,好多画是他那个小妇人画的,他培养了很多……

他是一个很好的老师,他是一个教育家,所以有的时候我让助手画画也是为了教育他们,这是一个教育家,锻炼他们。信札里面就写的很清楚,他就是告诉你,我告诉你代笔你也得买,因为我也很实在,我很真诚,我告诉你确实我最近忙,我画不过来,但是他画的好,没有问题,最后盖我的章就行。有的时候过去这个收藏画的藏家也是到了这种程度,趋之若鹜,即使知道是代笔的,对方都明白的告诉他,他还得要,有金农的章就行,所以附庸风雅,过去就是这样,明清时期市场开始好起来了,画家都很忙,现在也是很忙。

孱弱的文人生活,你看风光绮丽呀。这种生活谁都想要,正直而善良的女同志们,你看好看吧,这四条屏就已经很接近当代的审美趣味了,这想起什么呢?有的时候装修的时候你看玻璃画,很多的门上镶块玻璃,就是这样的感觉的。晚清这么高级的大师他的趣味就感觉到已经明显低下来了,时代的问题,因为商业,人民要买他画的人喜欢这样,你看漂亮,我们从看美术史上短短的几个小时看下来,你就能感受到整个时代风尚的变化,看到这儿你会感觉到挺鲜艳,挺复杂的,春光明媚的那种气息,这才一个多小时就离着那个残山剩水的那种神性的肃穆已经远去了太远,那是一个梦,那是一个听不见,渐渐远去的脚步,好远,已经够不着了,所以现在我觉得看看你持什么态度吧。

viXYNrhG8fWvZwV5BKgxYGUlGozmdj1SOMHRiQw5.jpg

赵之谦《花卉图册》

当然这个新的这种血液也流进来,西方的这种印象派的色彩,素描的造型,也会给我们的绘画增加新的力量,注入新的血液,启发新的思路,我觉得也没有问题,总是要往前走,过程当中可能会有偏差,可能会有高低的这种格的差异。但是我觉得每一代人都在思考,都要想解决问题,都在提出问题,这个没有办法,我觉得还是希望大家能够通过对美术史的一种通读,一种理解,要想一想我们这个时代的问题是什么。

这个问题包含几个层面,第一我们的缺点是什么,一说问题你知道他是有一个,你这个人是有问题的,这个问题不是疑问,不是疑难,是你优缺点,这个问题等同于缺点,我们这个时代有没有缺陷,或者说你提出了一个什么问题,你发现了这个缺陷之后,你是否能有想办法改变它,或者你提出一个真正的问题,提出一个疑问句,问号,是否能提出一个问号,疑问句,然后再去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我觉得是要大家思考的,千万不要在一个没有问题的状态里重复重复再重复,高兴高兴再高兴,那样仅仅是绘画娱乐了你,这个时代这个娱乐的时代还有什么是不娱乐。

老是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是啊,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可是仅有这一个老师是不够的,你仅有兴趣你就是老年大学的学生,我们图一乐,夕阳红,高兴就行,我们可不是高兴就行,我们可不是抹两笔自己高兴就行,我们得有生命感,我们是在大学里面,大学,研究生,研究生知道是哪个电影里边的台词吗?《手机》里面是一个搞美学的研究生,那是那么说的,四川话,研究生。这个是什么?《少林足球》,周星驰说的,我是致力于少林武术叫发扬光大的研究僧,僧人、和尚,周星驰调侃,他是用西方的后现代的观念做黑色幽默,是骨子里面还是一个很传统的人,所有的片子都是一个类型。

就是这个,要么是从一开始的非常显贵的人物,突然间没落了,被人害了,下到下九流最下层,然后慢慢地奋斗,重新辉煌,这个过程太多了,所有都是这样,《食神》,什么什么《苏乞儿》,全是这种套路,就是土鸡变凤凰,或者先是凤凰,再是土鸡,再变凤凰,就是这个过程,人都需要救赎,所以这个电影是很亲民的,因为大多数人都需要救赎,渴望救赎,我们需要这样的东西温暖我们的心灵,所以周星驰就是心灵鸡汤,然后又那么幽默,所以他是一个大师,这个时代还有深刻的含义在里面,我觉得他还是加进了很多对爱情的理想主义的成分,但是同样一个具备,同样一台戏不是周星驰演就完全不行了,《美人鱼》我就觉得完蛋,烂片一部,虽然挣了那么多钱,但是我觉得太烂。没有看点,笑不起来。

这个什么说着说着又跑题了,又说到周星驰那儿去了。

GhOrsC8tvOZHWhsBvaH1nNMBKXyYVXyySAMBw5GA.png

任伯年《写于碧桐书院》

任伯年,中国近代美术史,近现代美术史,最后一位大师,有人这么说过他,他的大师的这个大字是怎么样,是扩大化,他的多样的能力,他每一都不见得是顶尖高手,但是他会的招太多了,能够把川菜、粤菜、淮扬菜、鲁菜全都能会做的,能够山水、人物、花鸟、翎毛走兽、工笔写意全方位都能画,唯一一个,这是厉害,还有没有这样的人?中国古代绘画史上有没有这样的人,赵孟頫是不是算?想想,山水能画吧,人物能画吧,花鸟、走兽都能画,但是赵孟頫画过大写意吗?有过吗?小写意有,大写意有吗?没有,没有吧,不算大写意,我觉得,大写意的概念那个时代就基本上没有,那是简笔大写意,赵孟頫不画那个,但是任伯年有,所以他还是挺厉害的。

造型趣味当然也没办法降低了嘛。这个不错,这是谁画的,我都忘了,清代的画家应该是,但是这张画有没有想到那个谁画这个技法,你看人物勾线的方法,想到近代的一个山水画大师,偶尔画点儿人,湘君、湘夫人、九歌。傅抱石先生,有没有这种感觉,勾线的感觉,人物的感觉,其实都是传承,一定是传承,没有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大师,一定要传承,向古人,向附近的人学没有问题,临摹,模仿,没有问题。

上传日期:2019年02月2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