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8253 雅昌公开课 > 党震《创作方法论》 >[第15集]党震:中国绘画史线索——元代绘画

党震《创作方法论》

视频信息

名称:党震《创作方法论》党震:中国绘画史线索——元代绘画
 

课程名称:创作方法论

第15节:中国绘画史线索——元代绘画

aaslCHi3Mg3aMcUucV1zlrvcoZNfZFCTjdyv8J6c.png

龚开《骏骨图》

作为战马作为内容的也有很多,还有一类画的比较病态的,瘦弱的这种类型的也有,有点儿像中国文人当中体会到的一种像画山水画的时候画的那种箫瑟寂寥的这种荒寒的意境,像画古代的文人士大夫偶尔也会画一些很古拙的,带有一点拙趣地一种清奇之趣,这种趣味在翎毛走兽上也有这样的反应,感觉马画得很瘦骨嶙峋这样的状态。

体会它当中有一种别具一格的一种趣味,这个不能说是不是主流趣味,我觉得主流是因人而异的,就是你个人感兴趣,但是这种东西又不能丢了规矩,不能一味地追求一种新与奇,追求一种怪异,怪异背后还有很多符合这种审美的整体的一种技术含量,或者是一种审美要求,对于这个整体的技术含量与审美要求如果你了解的少,你只求新、求异、求怪,那个东西就变单薄了,所以此类绘画的创作一定要注意在求新求奇的这种过程当中,还要注意一些很内在的,很规范的一些东西。

比如说马的这四条腿它们之间的空白形,有一个形是梯形,在这两个腿之间,这是一个梯形。梯形的这个边是倾斜的多,这个边是垂直的多,所以这个梯形就不是特别正,看起来猛一看很正,但实际上它有一个倾斜角度,这两个腿的动态略有变化,到了中间这个形它又呈现一个五边形,一二三四五,五边形,五边形的这个角就偏的比较厉害,同时这边的线条转折比较复杂,角度比较大,所以这个形状和这个形状就不同,两个形状,一窄一宽,一个四边梯形,一个五边形,那么这个地方形的面积减少了,变得很小,一个小的形状,中间的大的小的,所以形的节奏有变化,而且这个形就是一个多边形,一二三四五六多边形,不规则的形,类似这样的一种图形的安排,是不是有趣味,是不是足够有趣味,要考量这个东西,有一个量。

所以你在画面上设计的形不要仅以内容判断造型,就是我画一匹马四条腿,两匹马八条腿,你画上十匹马40条腿都不见得能表达这样的趣味,关键是你中间的造型到没到位,跟画多少没关系,所以我看过很多人画的创作一味求多,就是画面的内容多,可是造型很空洞,反而不如画的少而造型很耐看的感动人,所以内容的多少和造型品位的高低,造型趣味的多少不是一个概念,要让造型趣味变得更耐品。

造型趣味一定是多样复杂为好吗?也不见得,这种趣味的这种复杂性,刚才我们在讲《泼墨仙人图》的时候我们也讲到造型的趣味,那个似乎比这个要显得简约,简约但是其中又暗藏变化,就比这个明显的有变化,更高一酬,但是这个观点是中国人的观点。东方讲究内敛,也不绝对,西方也讲究内敛,比如说西方的巴洛克艺术,就是复杂,一定要非常的繁复,多。但是西方我们看到文艺复兴早期的绘画,这个文艺复兴三杰之前那种宗教绘画的这种壁画,其中就有很多是以简约为主的,外形里面的内结构形都是很简约的。

那么到后来,西方现代的雕塑,现代主义的也有很多是追求简约当中暗藏变化,不是繁琐就一定是好,所以对多样性的认识,对复杂程度的理解和把握,对审美趣味这种品味的度,这个度的把握,自己要仔细体会。

就是这样看问题,这都是经典作品,我们往往解读的时候我会有很多的讲法,但实际上我就提醒大家注意它的外轮廓形以及内结构形,饱满很丰腴很饱满,同时又很机巧,里面有很多很有趣味的这种曲线,这些趣味是千变万化的,不雷同,它有很多的三角形、椭圆形、梯形演变而来,但是都不失圆容,都在一种饱满的曲线当中存在,而且形与形之间有呼应,有贯穿、有联系。

v6BQKVxI4nopIYKvZLvBpAMhEruq5AahLNYEtWFz.png

无款《出水芙蓉图页》

这种造型的这种难度就在这里了,从自然中来,很多摄影作品也能看到很漂亮的荷花,但是造型跟经典的艺术作品比较的话,我们还是能看到工匠就是画家自身的一种营造,它不会完全跟自然一样,所谓来源于生活还要高于生活,高在哪里,如何去高,他是有参考的,有法度的,这个创作方法论当中,我会提到很简单的一些道理或者是标准,你们听了之后会觉得老声常谈,但是我提醒大家就是这些看似很老掉的东西,实际上价值非常大,就看你如何去理解,不要小看这些基本问题,千万不要小看基本问题。

就像我们画素描的时候,往往老师讲过要用整体的观察方法,多注意外轮廓形,注意基本形,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是基本形画的够不够好,够不够有品味,是不是更耐看,这一关很多同学都没有过,都没有过,前几天在研究生阅卷,来了作品就很差,研究生的水准入学考试的水准,还不如本科考试的前100名画的都比这个好,实际上造型问题看似是写实能力解决的不对,其实是基本问题认知出错。对基本形的理解就很差。这个一定要经过实战,经过课堂写生,在写生中有好的老师给你引导、校正,引导你去发现哪个地方不对,怎么样更好,在实战中提高造型能力,也可以通过临摹,不要去考虑这个线怎么勾得那么细,颜色染的怎么微妙,这都是次要的,这是技术性的东西,造型的味道对不对非常重要,你临这个形如果能临得很像,而且不是拷贝出来的,不是拿着一个灯箱拷贝把它复制出来的形,这个形复制出来是忽略掉了一个造型的难度,然后如果你再用写生的方法,你也能从自然的物象当中总结出这样的形来,验证你的收获。可以试一试做一个小作业,去试一试还是有难度的。

fWbhlNvL7v2yRtLqpLUYdXuXaWExDX6rwkRKv4qg.png

赵孟《鹊华秋色图》

《鹊华秋色》,这种横构图的作品,全景式的横构图的这样的作品,在构图方式上再延伸一点就成为手卷,卷起来很长,铺在桌子上打开看,观看方式和整体一眼看到全貌是不一样的,这个不能叫手卷,这就是横幅作品,再有一些更长一点的可能就是要展开一段一段地看过来,这个观看方式的时间性很重要,后来的这个展览当中这样的方式就少了,因为过去没有展览,是文人雅士之间的这种交流,可以在书斋里边细细品读、反复研读。

但是展览上往往都是讲究一个很大,远观、气势,讲究这些东西,所以细节处理到什么程度,有多少的这种时间和心力去做这件事,古人说三日一石,五日一水,时间很长。还有说在写生中没有时间完全去写生,但是要坐在那儿看很长时间,看什么呀?感受什么呀?目识心记,记住了多少,然后在晚上回来转化出来多少,或者一段时间在心里回味,然后再慢慢地放出来,这样细节就不会空洞。

所以我提醒大家就是写生在生活中去我们有写生课,写生回来还要搞创作,往往就是说临摹、写生、创作是吧,这是现代学院中国画教学的一个基本思路。可是写生的时候,即时的对景的去画和去在山水中游历、体会、目识心记,回来再画,你能积累多少东西,你现在给一张纸默写一棵树,你能不能再画这棵树,非常感人,有没有这个能力呢,是否了解树的基本的物理上的规律,形态物理上的道理,是不是知道。第二笔法和造型的这种平时的修养能不能结合到你画这棵树的这种造型里面去,然后才是技法能不能跟得上,勾皴擦染怎么处理等等的。

所以我觉得这些问题看似简单,你画一棵树你试一试就知道了,现在每个人发一张纸,发一个铅笔你画一棵树你看看,这个东西画着画着就知道有难度了,所以我希望有时间的话大家要重视一些基本问题的一些习作,多画一些小物件,少量内容,但是画进去,或者平时在观察生活的时候多注意,认真体会这些细节,不是你非要快,一个鸿篇巨制,你就增长功力,不是,是平时注重细节,留心观察生活。

gKX00WkVqCgXRy6dwJnOgJjr562CBrBEArHLRQL6.jpg

赵孟頫《谢幼舆丘壑图》

注意细节,像这样的一种造型处理,你们看一看这样,这根横线,斜线一根横线,然后这边底下是折线,那么中间出现了三角形,这种三角形,三角形是怎么样从下往上跑上去的,一二三推上去,小大或者是中大,特别小,又变大了,节奏感是不是,强强弱弱,强强弱强,中强弱强这种节奏感,它在这种微妙的地方都有所体现,比如说整体形你看菱形居多,三角形和菱形是整体形,我们来看这儿,你看这是不是三角形,三角形或者叫菱形,这三角形,很多地方都是,这又是三角形,底下整个折线都是三角,折来折去的。

但是除了这个大形之外,所有的细节怎么样,你看里面的细节,这种细节你看,强强弱弱的这种感觉,然后又碎了,整整碎碎,碎当中还有转折,这个方向这个方向转下来又游走下来,大的S线里面还有小的变化,这些安排都是古代的高手花了很大的心思认真组织出来的,你能不能有这样的心力去认真组织这些东西,这就像你画很多人,在人物画创作的时候,头与头之间的关系,脚与脚之间的关系,人物的外轮廓形,几个人组成的边缘线,整体大的结构会怎么样等等的。

而这些东西像什么呢?像园林,像古代的经典的园林,走一条路穿过来看一个景,一片湖水的岸边,一个什么样的一个图形等等的,是不是也和这个有相同之处,或者我们听音乐,音律的这种起伏变化等等的,包括衣服等等的。包括举止形态都是这样的,所以要从这当中体会文化的这种微妙之美,宏观之美,微妙之美,打进去研究透,你画东西就不会那么概念,不会那么匆忙,不会那么不耐看,一定是这样的。

这些都相对简单,这些画跟早期的《五马图》,跟李公麟那个时候比,相对弱一些,这个羊还好一些,羊的图形,黑白关系,可以说能跟丢勒那个相媲美,但是中国人追求的更多的还是形而上的东西更多一些,没有局限的那种细节的繁复刻画上,他是在外形的趣味上找得多,细节的趣味上找得多。

c3fOX2IaHoUSoQooOaVDwnjmU1Znqa3fM1HcnnXQ.jpg

黄公望 《富春山居图》

《富春山居图》长卷,手卷,在节奏感上这样的作品我们现在看到的优秀的长卷、手卷非常少,我最近也在家里面正在尝试画手卷,以素描的方式,以我写生的这种技法来组织这种长卷,可居可游的一个引导的一个过程,去编织这样的画面,还是很有趣味的,他给你的空间很大,你可以组织很多这种景深的变化,视点的变化,景深,短距离的长距离的,视点,俯视的、平视的、仰视的,然后内容与环境,走进来树林,进山,然后幽潭,出山,路边,最后消失在河边,概括了好几个地方,不同的景收纳在一张作品当中,这样的趣味性还是很不错的。

所以我觉得现在山水画,很多后来的创作,从李可染开始往往是一个景一张画,因为李可染最早也是对景写生很多,一直后来影响到了我们以现场对景的一个角度来组织画面,这样的很多。南方的中国美院后来他们追古追得多,从构图上也讲究经营,也讲究挪移,编排、安排主观的营造也很多,但是有能力去画一个通景的手卷,安排多种审美趣味、试点趣味的确实有难度,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个点,有兴趣的同学也可以做尝试去处理这样的东西,单独看,你看这样的画面结成几段之后,构图上其实有些画面是有问题的,比如说从上面看第二张横线,你会感觉到很纤弱,这张画面就是组织起来一根横线,很多密集的小黑点会显得单调。

第三张看起来有点儿满,有点儿堵,整个画面全是山堆满了,所以这个东西不能分开看,分开看它就有缺陷,但是在整体当中大开大合的这个势就出来了,它就不是弱点,所以有时候局部你要营造错误,局部有时候故意往突破极限里画是为了整体的一种平衡,是为了整体更好地平衡。就是这种绘画。

GjnKzfVvob70HMaXF9UKHphHt2yC46SYiQkFFxW7.png

倪瓒《幽涧寒松图》

这是开始有书法了,元代绘画,书法、诗词都出现了,不足以觉得光靠画已经不足以表达他的这种能力,我能写诗我能写字,我有情怀我是文人,我要写上这些东西,表达一下。也挺好,也开创了一个这样的风貌,西方绘画有吗?偶尔,一类型的有,正式的这种载入美术史的所谓的这种大创作,西方绘画当中有很多出现英文的吗?阿拉伯文的吗?有吗?少是吧。他们更多的画就是画。

后来有,到了涂鸦艺术,到了后现代艺术当中有文字出现,哎,文字、图形、符号、可口可乐的标志都出现了,但那个又不一样,那个态度和中国文人写字肯定是不同的,唯一相同的一点就是趣味,他们可能都觉得有趣,挺有意思,其它的就大相径庭了,所以我觉得文人画在中国诗书画在一起出现也是中国画的一个特点,确实是中国画的一个特点。

如果是宋画,就是这张画,我提一个问题,交给范宽去画,他会怎么处理呢?我们看这样的画,你会觉得始终他有一种不完整感的感觉,不像宋代五代时期看起来真实的,这个内容没有改变,是吧,树、石、云水,但是你觉得它是剪切下来的,是洗掉了东西,把周围的东西给PS掉了,是吧,大面积留白,这个留白是真正的留白,是回归原始意味的,而在五代两宋绘画是也出现过大面积留白,但那个留白是什么呢?是天空,是云雾,是水,是有内容的,他造成的感觉并没有觉得是露了白底,但这个是给了你一个意象空间,你也可以想象这是水,这是天,但是实际上他真正的给你是完全留白的方式出现,就这一点是有差别的。

从这个时期开始,文人画不再追求真实、自然的那种面貌,只是作为一个图式拿来画一画,所以中国画讲究留白,对不起留白是不同的,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方式,画的很密,两种审美,前面是简约的审美,后面是密集的审美,复杂的,从审美的整体感上要体验到这两种不同的美。

hFA8Aia0Gre5HGdKScNv6IVWIj6VPZhS9Fd7wFnO.jpg

王蒙《葛稚川移居图》

但是这种美的问题是容易太罗嗦,你看这样的画,我都觉得有问题,看来看去你都看烦了,一个山一个山,看了之后密集恐惧症,看一会儿就觉得难受。也并不是所有古代的绘画都是经典,我觉得其实很多大师的画,我个人不一定那么喜欢。就是这张画比的话,我觉得左右两张我觉得有点儿过,太繁琐,我个人觉得看起来挺堵的感觉,我的心里装不下这种东西,太多了,有点儿过。

宋代绘画画的内容相对就简约,你想一想,五代,两宋,即使画这样通景的占据面积很多的这种绘画,相对布置的繁琐、复杂的成分比那个要少得多,相对还是简洁一些,《溪山行旅图》、《万壑松风图》李唐画的那个,是不是也简单,对不对,近处是一片水口和一片松树林,远处出一个山,就完了呗,对吧,没有说再给你层层叠叠的布置这么多东西在里边,所以说我觉得到了元朝、明朝,元四家、明四家,有时候趣味太复杂,过于复杂,这一类型的东西,这更是这样的,这种绘画看起来你会觉得铺天盖地的。

dTz50KdcbsSxHm989F4XLQJq4w3pNofMfrabXh2C.jpg

刘贯道《消夏图》

壁画,都去看过吧永乐宫的原作,一定要看原作,进现场看原作会比较好。小图片肯定是解决不了问题,生活化,这里面其实这种类型的绘画最早一张可以追溯到哪里呢,就是带有生活场景这种意味的,《韩熙载夜宴图》,他把大量的道具用上,像后来的像《清明上河图》都是加了很多具体生活的道具,这里面就展现一个文人生活,有乐器,有床榻,有古画,还有植物,喜欢这个东西还有美女,觉得少不了,一样都不能少,理想的现实生活,理想主义的前提是要有钱,第二还是生活不能太忙碌,他又能享受这个的时间,要过得慢,这种感觉你看躺在那儿多舒服。

现在我们都有时候会追慕一下,也有画家喜欢在案头上喜欢得有红木家具,然后有好砚台,还要焚香,那边还放着琴,偶尔弹两声或者放点儿音乐,放点儿古琴的音乐,画两笔也挺好,追慕一下这种生活方式,追慕完了该出门开车去,去喝啤酒,吃烧烤也得去,不一样,突然间怎么到了现代了。

u9AqpA1u7p37mHOyBtltMErrHZefxhLnvwMO4M66.png

谭军《白猿》

对,这是两个70后水墨的画家,有一个是80。这个工笔、新工笔,郝量新工笔年轻80的孩子画的,卖的也很贵。画这个《白猿》叫谭军,柒舍的画家。这个拼贴,好多地方有拼贴,拿那个毛边纸叫什么皮纸是什么的,什么什么日本的这种纸,撕下来贴上等等的,这个就是染的很细,然后细节很讲究,他的法全部是古法,追摹古法,但是造型借鉴了印度画的造型,你们去看看印度绘画有这样的造型,动作有点儿像什么?基督教的动作,但是这个动作像古代的这种道教,是不是也有啊,佛教、道教壁画也有类似的形象,为什么要放这张画?

看看这边这张,这张,很暗这张画,关了灯看也很暗。中国人尚黑,在最早的时候在战国时期就有,秦国是喜欢黑色,两汉时期也喜欢黑色,崇尚黑颜色,包括巫楚文化,黑色和红色的搭配也有,后来有一种说法叫幽冥美学,幽邃之地,玄之又玄,众庙之门。玄是什么?黑。深不可测,暗、黑,很暗、很黑。就是让你觉得神秘、深沉、冷峻这么一种美学味道,它是要靠重、黑、暗来表达的。

紧跟着是什么呢?晦涩、神秘,这种感觉,所以发展到现在,你看这是追求所谓幽冥美学的,带有一点冷飕飕的寒意,很深沉、很神秘这种味道,两宋绘画现在我们看也是这样,颜色重了,还记得刚才看过一张山水画,我说感觉到有下雨的冷的感觉,也是一种清冷、荒寒的美感,郝量就是追求这个味道,他说要穿透时间,他写的文章里面能看到对生与死,对时间他要表达一种这样的一种宇宙观。生命在宇宙中的脆弱,或者是生命的一种很玄的东西,带有一种宗教的潜意识在里面,仪式感。

qXDqX5uljhgsoD5SVfV1IfZBDx5h3sdJ7OUF2A5E.png

任仁发《二马图》

这是马,现代人画的和古代人画的,现代人画的这个马的造型也是简约的,但是这个马的造型怎么样?是不是卡通化了,可爱,看这样的马的提醒胖胖的很可爱,底下还有花有花瓣,踏花归来马蹄香,其实这个是向古代绘画致敬,画院考试不是这样嘛,出一首诗,但是这样的造型我说跟上面比就不高古了,造型的古意就减少了,这像哪里?这像商店里卖的玩具马,简单了,气味就变了,气息改变了,很难,这个时代追一种很有意味的造型是非常难的,不信你画画试试,把一匹马画的很写实是很简单,画得很耐品的味道、造型味道是非常难。

抚琴,这个也是中国古代文人雅士的生活,哎这也是抚琴,四个人形成一个,再加上他,不是四个人,菱形,一种菱形。这个菱形它不对称,上下两个点不对称,斜线,左右两个点也有点儿斜线,这个菱形就在一种运动中不稳定,静中欲动,如果你想想位置变一变会怎么样,对吧,另外你再看人的头,这个是侧面,有点儿低垂,这个是仰,俯仰,完全正侧,什么3/4侧,这个又是什么2/3侧,头的角度、俯仰关系是不是很有意思,这些细节很微妙。

色彩怎么样?色彩,这个主人是怎么样?暗颜色的,高贵,黑的吧,很有意思你看,我说古代尚黑,笔墨至上,他穿了一个薄纱很黑的颜色,这边蓝和红都是很雅的颜色,放在那儿。在这个环境当中而且你看人很少,就三两人而已,知音很少,很寂寥,你就感觉这个音乐一定不是一般人能听得了的,如果人一多了就变了,一个乐队完了,所以中国人有时候不追求交响乐,中国发展出来很宏大的交响乐有没有?编钟算吧,那个时候乐队也有,民族乐器也是一大堆人在奏乐,但是中国文人后来追求这个吗?并不追求这个,文人追求的是少,是简约。所以这个也是一个差别,现在我看画油画的人喜欢听巴赫,喜欢听交响乐,但是中国画家往往听点儿什么古琴什么的,这个也是一种趣味、内敛、静观,讲究一个人的修行。

竹子,俯仰。曲线。

上传日期:2019年02月2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