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8574 雅昌公开课 > 党震《创作方法论》 >[第14集]党震:中国绘画史线索——宋代绘画的造型趣味

党震《创作方法论》

视频信息

名称:党震《创作方法论》党震:中国绘画史线索——宋代绘画的造型趣味
 

课程名称:创作方法论

第14节:中国绘画史线索——宋代绘画的造型趣味

这个要说一下,其实讲西方美术史讲到静物画还是要单独说一下,中国人画的这种花鸟画,中国人概念没有说静物画,西方的静物叫安静的生命。有一个时期的静物画叫怎么说?虚空主义,其实是来自于一种对人生的悲观,桌面上画一堆东西,有书本,有吉他,有酒杯,有动物,或者是打猎归来的这个东西或者是有一块肉,或者是有一个头骨,或者是有一个蜡烛,或者是有一个灯,玻璃罩罩上去的灯等等的,把这个东西摆在一起,里面就有所谓的文学的成分,有书、有笔,有音乐,有酒,纵欲,音乐,酒,然后还有死亡,放在一起,人生是虚空的,这些都毫无意义。表达这么一种态度,通过一种丰富表达一种落寞,这个是西方静物画当中的一块能看到。

edV3EEvm8PuXDdcUjO6HfiaHmPE3rcyAPbvsXw3v.png

佚名《海棠蛱蝶图》

中国的静物画像这样的,两宋的这种册页形式的这种花鸟画,有的也画得繁花似锦很多,但是更多的并不是把东西拿下来放到桌面上,我们的花鸟画往往不去把东西拿来堆在一起画,很少有,大部分是什么呢?在自然中截取一个片断,树长到画面外面去,石头和树的关系是自然中的关系,我不是拿下来我摆放在一起,就这一点差别,实际上很明显,也是一个反映创作时候根本思想的差异,中国人崇尚在自然当中去体验,而西方绘画是我要拿来营造,以自然为本和以人为本的一个差异,中国人是放弃自我,我不重要,我尊重自然,我是自然中的一部分,西方的态度是我要改造自然,我要营造东西,我要创造人类的未来,我要去拿自然来为我所用,这种方式有一种差异性,当然不是绝对的,这不是完全绝对的。

WjtaZXVF864pO4JQJtRrvRd81esAiEGdaNUUG3q1.png

李嵩《货郎图》

这个要说一下《货郎图》,很遗憾,这样的绘画类型在两宋之后险有高手,为什么呢?因为画这种画比较麻烦,他得画多少东西,得画多少根线,得多么了解生活,是不是?只有专业的画家,只有从生活中观察,细致入微地观察生活的画家,只有有志于去表达这些繁琐细节,不去表达所谓的高大上,因为他就喜欢这个,我很性情,我喜欢民间的生活,我了解我家乡的这种生活,多么质朴的情怀,苏轼不会画这个的,赵孟頫也不会画这个的,董其昌更不会画这个,宰相嘛,文人嘛,我画画梅兰竹菊,我画大山大水,我清雅、高风亮节,我画个卖菜的,画个卖杂货摊、摆杂货摊的干嘛,不屑一顾。

所以两宋之后,此类绘画就鲜有高手,文人士大夫这么干,底下的人也得模仿,我们得附庸风雅,我们得紧跟历史潮流,我们得与时俱进,现在我们新的这个时代是文人画的时代,我们再画这个,我们都落伍了,我们都老土了,所以一种类型的绘画后来就没落了。其实我觉得这个非常了不起,这是来自于生活的,如果有谁能以白描的方式,画画你身边的这种现实生活,就以白描纯勾线的方法,还组织了津津有味,是高手,后面有,全国美展以前就有过,以白描的形式画什么水浒,画什么古代的故事,画什么早市、集市也有过,也不错,只是造型趣味流俗了。

造型趣味为什么会流俗了呢?时代不是进步了吗?对不起流俗了,明以下造型趣味越来越俗,世风如下,看古董,对不起明代就最后结尾在这儿,清是以后坚决不能看,甚至说明代不要看,唐以后都不要看,甚至唐都不能看,高古,高和古放在一起进来就低,也不知道为什么人类历史往前发展,科技什么都在进步,可是审美品位反而降低了,这个要去研究的,这个趣味不见得是后来,比如是我们说明代有一个造型大师谁呀,陈洪绶,造型很厉害的,可是你把陈洪绶的绘画你放在这儿完蛋了,我的态度,再强调一遍,是我个人的态度。

jvDD7EEwpz32n92CYDHaVPRH0r7FWqTbvDXB58nX.jpg

陈洪绶《仕女》

我认为陈洪绶的画画方法在这儿的时候就像有了书法家书法就消亡了,什么意思?书法家是干嘛的,专业写书法,成家,写的漂亮,好,以前的书法家是干嘛的?书法是生活的一部分,没有刻意地想要成为书法家,对不对,这个时候的画家画画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他不画画不行,但是现在的画家要这么画画要成画家,我得参加美展,我得卖钱,所以我看见陈洪绶的绘画放在一起的时候他再追高古,他已经没有高古之气,孱弱了很多,变成表演,腔调、动态都有,但是就是没有高古味,这是我个人的理解,有点儿像什么呢?

当然有点儿特别太贬低陈洪绶了,这个不至于,陈洪绶也是很厉害的人,只是跟他比可能就不行了,就怕比,你们自己再比比,你们可能有你们的态度,你说党老师你讲的不对,我个人觉得陈洪绶还是最厉害的,我也没问题,因为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成你的理解,你也成大师多好呢?你也不用非得说,党老师讲的对,他一说我看来还真实,确实陈洪绶厉害,也不要讲,我讲的是我个人的态度而已,仅此而已,但是我不能讲假话,我不能明明知道我个人因为这个好,我非得说陈洪绶是那个时代的大师。唐代只有一个吴道子,宋代只有一个李公麟,后来就出了一个高峰就是陈洪绶,不是这样的。

陈洪绶的高峰再高,他只画过一张最厉害的画,就是屈原,屈原那张画人就这么大,但是那个往后,所有的屈原都是根据这个来的。陈洪绶还善用什么呀?两个方法,一方一圆,一丑一美,丑很拙,画的很拙,很丑,方的质拙的,圆画女人,柔和、柔软,圆从哪儿来的,顾恺之,顾圆线,游丝描,顾恺之来了,对吧,跟顾恺之这一比怎么样,顾恺之那是仙女,陈洪绶那是美女,陈洪绶那个画的美女老有一种市井花魁的感觉,闻见一种脂粉香气,我就这么说了,但是你把那个顾恺之的画放在一起,你闻不见人世间的那种脂粉气,这是我的理解,高了一级,仙女,虽然都很漂亮,甚至是顾恺之画的人还不如陈洪绶画的漂亮。

oddflH5s9xuySxAf2xCxOuKkW85WVCnVpLuY7fWp.jpg

顾恺之《洛神赋图》(局部)

因为明代是一个怎么说?贴近民俗的时代,那个时候艺术越来越多的是为人民服务,越来越多的为人民服务了,在早期的艺术是干嘛的,为少数精英服务的,是为皇帝最大的官是最喜欢文化艺术的格调最高的人,下边的画家能有敢格调不高的吗?可能不高就开除了,饭碗就没了,可是后来的饭碗是给谁的,谁给我钱,谁能养活我生活我才给谁画画的,对不对?

金农这么厉害的人也是要卖钱的,因为他要养很多老婆,任伯年不是还要抽很多大烟,他的生存一个人请他住一个月给他好吃好喝带一堆金银走了,他给人画一堆积达到画画好多好画给人家。人家就说你给我画一个什么什么吧,太正常了,命题作文太多了,这个整个变化就是这样,一定是跟社会生活息息相关。

我们的创作方法如果是一个空头上的文章,你不了解创作跟生活的关系,你回过头来你画这种画的时候你是没有着落的,对不起,请你继续画能卖钱的画吧,如果你能把怎么能卖钱卖得更好,卖给哪些有钱人,想挣谁的钱都分析清楚的话,你的创作方法论要研究透了,研究透了才能知道怎么能在这类绘画里面博出你的一席之地。否则你创作的文不对题的,你说现在所谓的富二代什么年代的?80后吧得是,70后有官二代,少有富二代,因为70那帮人生存的时代我们都还小,没有赶上中国的经济浪潮发展的那个时间对不对,富二代是有富一代才行的,一定是有富一代才有富二代,富二代一定是80后,甚至是90后,他们喜欢的那种审美口味会和前面的审美口味一样吗?所以你再用功富二代不会买你的画,富二代喜欢买谁的?

日本的有一个画一个大头大眼睛,那叫什么?什么奈良美智,是不是,动不动上千万,我的天哪。你说这个画呢,真的。我觉得拿一张明清的山水画未必能拍到几千万,对吧,除非是名家的,所以想一想,撇撇嘴,这富二代太傻了,没文化真可怕呀。一点办法都没有,就是文化的侵略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我的孩子现在他00后就喜欢日本动画片,每次只要一开开电脑一定是日本动画片,他最喜欢使劲喊使劲打的那种的,不停地喊,他屏幕对着他我只能听着声音,全部在喊,各种声音在喊,然后他学了好多日本话,就这么学会了很多日语,很奇怪。然后审美趣味完全是日韩范儿。

这确实没办法,我让他看《三国演义》,《水浒传》,痛苦啊,太痛苦了,爸爸我累了,我今天想早点儿休息,没办法了,文化就这么潜移默化地改变了,所以我后边会喜欢奈良美智一定是这样。怎么办呢?孔子学院管用吗?孔子学院管用吗?也可能会管点儿用,不好办吧。这很麻烦在哪儿你知道吧,我们的教育,你现在给学生们上课,你讲一下这种东西,学生们喜欢吗?感兴趣吗?他们按照这种方式去搞创作需要很艰难的一段时间,才能完成这个修炼,才能使语言变得厚重,甚至还是什么,而达到这些审美的理想主义成分之后,又未必能在社会上生存,未必能融入这个时代,你老师教这个有屁用,学生根本就不愿意学。这也是我个人的一个障碍,但是没关系,我还会变通,咱们讲的这个之后还要讲别的,这个反而告诉你知道这个茶怎么好喝,然后我们再喝点儿可乐也行。

HwFRFt44CtySaoyFT09RSrv0ug1vpUqMs5at1IOv.png

李嵩《货郎图》

喝完了好茶就不愿意喝可乐了。前两天去阅卷,王珂老师带了一罐好茶叶,说老百姓能见到最好的茶,喝了红茶,老树茶,云南的那个,喝完了什么反映我告诉你,昨天晚上没刷牙就睡觉了,早晨起来醒的时候嘴里边香甜,睡了一夜,口里边很香很甜,茶的香味还在嘴里边呢,一点都不夸张,没有任何问题,那个茶太好了,没有说喝很多,因为这样的东西很珍贵,王珂老师很厉害,喝茶的高手,改天你们要跟他上课的时候,本科生、研究生可以王老师听说你茶很好,你拿你的茶也不错的勾引他一下,肯定不如他那个喝,你再好的茶也比不过他,他说你这个茶不行,我给你个好的,他就来了,就把好的拿来了,你得先有引进落空,太极拳讲了,先引诱他,其实不引诱也没问题,你只要说王老师您人太好了,你说王老师听说您茶好我们想尝尝,而且是党老师在公开场合下讲过的,没有问题,开开玩笑,但是也不能每个人都要,这么多人把他好几罐存老底都喝出来了。

但是那是我有生以来喝过的最好的茶,因为平时我太不讲究,讲究的人早就可能对茶道对什么很有研究了,比如说我们山东的刘奇老师79年的,他泡茶的时候是滴水不漏,整个烧水、沏茶冲出水来送到你面前,桌上一滴水都没有,茶壶不会露出水来,整个过程全都不露水,滴水不漏,很稳很稳的,在那儿做,很有研究,分出好多茶叶,什么各种类型,也挺好,我觉得像茶、诗词歌赋、围棋、太极拳等等,有兴趣都研究一下,都多少懂一点点。

x4KnsyvnRYB32Wx4BE429zvj7ctJFCLQbLNAd8Gh.png

梁楷《泼墨仙人图》

创作方法论,时不时地得把它拉回到这条线上来,这都是说的是南宋的绘画,我们往下面讲,大写意,这个能看到吧。也是在两宋时期出现的,这种从《泼墨仙人图》梁楷开始,后来就演变成一种禅画,这个东西流传到唐代开始往后走,流传到日本去,日本人把这个东西拿到,学会了这种方法,简笔大写意,甚至后来咱们印象当中有没有简笔大写意的高手学中国画的,同学知道吗?谁是后来近现代的简笔大写意的高手,有没有?齐白石?还有吗?还有没有?徐渭不能算近代,明代。我说的是近现代以来。尤其是画人物画的非常少,为什么呀,为什么呢?现在全国美展有这样的东西吗?肯定没有,对不对?

只有一个还是变化了的,朱新建。艳情、艳俗绘画,简笔大写意。而且还没有这么写,还是以游戏、调侃的方式画着玩儿,但是此人境界颇高,存有争议,一般女性,正直而善良的女性都很反感此类人物,正直而善良的女性反感此类人物,但是聪明而什么的女性可能也会理解这样的人物,因为有很多人,也有很多女性朋友喜欢朱新建,虽然未必真喜欢这个人,你坐在一块你未必就喜欢他,但是这样的人在我们的理想中可能是有他的光彩的一面,或者说有魅力的一面,有可能。就是这个人要有毛病才行,一个人要没毛病你怎么和他交往呢?你敢和一个一点毛病都没有的人交往吗?这个是圣人,佛陀,还是觉得他会伪装一些东西,什么时候他都会摆出一幅毫无破绽的这种东西给你,不大可能,这种人你不好交往,有点儿毛病的反而好,爱说点儿口头禅,爱吐个脏字的,有点儿小毛病的,有时候有点儿小气都不怕。小气最起码他在你面前他小气的真实,他不是装的。都不怕。脾气坏一点都不怕,真实。你了解他,你敢和他交往。

画画也一样,有的时候你直抒胸臆有点儿毛病都不怕,就怕你完全追求尽善尽美,最后搞的很累,非常累。这一类绘画我觉得目前少了,但这一类绘画特别容易走向江湖,小心。所谓这种大写意到后来变成江湖杂耍,有啊!很多,我刚才问你们,你们都不回答,实际上各个地区的某些地级画院、文化馆都有这样的民间高手,夸夸就来,大和尚喝醉酒什么钟馗什么的都是这样来的,都是从这一路绘画演变而来的,过去说石涛、八大开江湖,我觉得不是,是从这儿就开始有江湖。这儿就开始有江湖的端倪了,为什么?

觉得喝多点儿解衣磅礴,到现在都说画国画听说喝了酒以后能画好,这完全是扯淡,经常出去当时多喝几杯你大开笔开始画,那是骗我的,知道我喝多了酒出手快,快如闪电,能多画几张他们就都分了。那都是蒙人的,其实那个时候画的真不行,酒醒了一看全是垃圾,千万不要误以为喝多了酒就能画好,只有少数人能做这件事情,极少数人,才能在喝多了酒才能画好,大部分人是不行的。

所以创作状态不要找,自己适应什么状态就是什么状态了,这一类绘画当中讲究的这种不求形似也给文人画的端倪助了一臂之力,因为这种大写意的方式直抒胸臆的成分多,接近表现主义,有很多抽象的表现意味在里面,所以它很容易就走向江湖,要小心。这个《泼墨仙人图》。

DUKIN8h3NEHnsPsXfLsk8z5SCNGR5e6fmo0uGrqb.png

梁楷《泼墨仙人图》

那么什么东西使它没有列入江湖之内呢?为什么它不江湖呢?就是因为它讲究,这些讲究的地方如果你研究透了,你拿这些讲究的法去看另外的绘画,你就能看到差异,就知道哪些东西不讲究,也就知道品味在哪里了,那么你自己的创作,也要去有一些法度来扛,不能光是图一时痛快画下来,知道大气就行了。

我们讲讲它法,还是不太清楚由于光线的原因。我们来看一看。我们看一笔下来,这肯定是一笔画下来的好吧,浓淡干湿,这四条都有了,起笔浓,逐渐侧锋下来的,这不是中锋用笔,不要迷信中锋用笔。这一定是侧锋下来的,是笔尖浓墨,笔肚子上淡墨,一笔侧锋下来,最后水用干了,变成干笔了,看到了吧,然后这个笔是怎么样一波三折看,下笔是从这儿来的,转了这么一下,啪一下,笔是往这方向来的。然后就开始转弯,最后往这儿收,对不对,一波三折。来龙去脉,而这个收的方向是什么方向你看,接哪儿啊?通畅的一个斜线,很通畅,力量很贯气,然后这根线接哪儿?是不是引着这儿上去打了个折在这儿?那儿去了,两根斜线,看到了吧,里面构成感很强。

那么再讲这一笔,内侧边缘线是怎么样,弯的再变直,弯的变直了,这边是怎么样?接近直的,这边是斜线,这边是直线,三角形开头,方形结尾,造型很讲究,老师他画的时候请问党老师他画时候考虑这么多了吗?对不起他肯定没考虑这么多,但是他平时考虑过,多少年修养致使他下笔就可以这样有修养,所以不江湖。是不是?你下笔的时候你知道的少,你在卖弄一些小技巧,关键是他不含糊,他不是卖弄出来的,他是下笔如有神助,速度在里边,情绪在里边,又那么讲究,高手就是这样,所以很难,他比平时很理性。

接着讲边缘线,刚开始是浓墨,往下干,浓淡干湿又出来了,那么这个边缘是怎么样,一个大的变化,就是从浓到淡,从湿到干,是不是,这个边缘是这样变的,这边的边缘怎么变的?浓墨到淡墨……然后还有更多的节奏,这儿还有一个点你看,看到了吧,这个边缘怎么变化多一些,所以两侧大的边缘怎么样?又是对比,简约与复杂的对比,这个你们想到过没有,估计临的时候你可能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你就是浓墨临浓墨,淡墨临淡墨,我想说的是怎么安排,他怎么安排布置的这个东西?不是说浓淡干湿,毛笔,笔尖上蘸点墨,笔肚子上是清水,下去之后,横着一戳就出来浓淡干湿了,这个反而简单。

但是你怎么去安排这些边缘线,安排里边的这些变化,这个难,所以你也玩浓淡干湿,但是玩出来就是一团糨糊。他玩出来就是有变化的,那么讲究的,而且还有软与硬,这哪里是软与硬呢?像这种线都近似于直线了吧,看到了吧,饱满的弧线,这个形像什么呀?如果在这边再有一根横线上来,再有一个对称的形下来,这是什么呀,梅瓶,插梅花的瓶子,知道吧,这不是瓶子的肩膀嘛,在这儿,你想这个形是多么,你看《泼墨仙人图》这个形是不是画的很丑啊?可是你看这个线多么优雅,看到这些线了吗?加上上身,这是腰,这是肩膀,腰、胯、腿,像不像青州龙兴寺的雕塑?青州龙兴寺的雕塑啊,想起来了吧,优美的曲线,这么优雅,太优雅了,这叫法度。

后来的江湖画罗汉、画什么,真丑,就画成那个市井泼皮了,这里面不是,这里面是阳春白雪,看似好像粗涂乱糊的涂抹了几下。但是处处讲究,强对比体现在哪里?你看黑白分明,这根线这叫强对比,白与黑这么分明,这里面就是弱对比了,好多层次,若隐若现的层次,每根线的强弱都不一样,看到了没有,里面至少有六七根线吧这个地方,每根线是不是强弱都不同,然后到这儿啪给了一笔强的,然后这边是湿的多,在湿里面找墨韵,这边怎么样,干笔里面,干裂秋风润含春这样的吗?讲究太讲究了。

然后再说一下,两边是墨,侧锋铺开大笔,两头怎么样?见线,这又是笔与线,线与面的这种对比,两头见线,中间铺墨,又是一种设计,为什么下面不用细线呢?为什么头上用细线勾了勾呢?因为底下站的稳,所以底下就着这种结合起来,从皴擦渲染一直到勾出这几根线来,断连似断非连画了这么几笔,很稳,沉,上面就空灵,虚灵顶进,太极拳讲上面要往上引,底下要往下松沉,可以说我引申,这不对,完全是瞎编的,最后多这一句,前面都靠谱,但是听我说的好像也头头是道,松沉、虚灵顶进行。

没关系,你还可以讲很多,要再看细节的话,还有很多具体的好在哪里?这就是他的讲究之处,还可以继续分析,很多越说越玄了,但是这是修养,下笔的时候很快,来不及考虑,本能反应就出现了,可能稍微设计了一下,顺势就设计了一下,编了一下,我相信他完全不可能在真空状态下蒙着头喝醉酒画的,不可能。一定画的时候也会有点儿设计与安排,理性和感性要有平衡,但是只有高手能做到这样游刃有余,反正这一路子都是这么来的,对角线干湿浓淡分析去吧,按照我讲的这些法去卡这些东西去,凡是有趣味的,尤其是造型,造型的差异非常大。

0v5mT7l6E37HjIXHT6e1VdtsgWcAWsbQNXSqrm8Z.jpg

唐代雕塑

雕塑唐以后就不要看了,你多研究唐之前的,唐代的勉强可以看,唐代的力士做的特别好,勉强可以看,唐代的马做的很好,勉强可以看,往上追,看了那些雕塑,看了那些两宋时期的造型,你再跟现在的比,后面的你就完全不能看,先把眼睛洗干净,一定要洗干净,不去追这个好东西,后面不可能画的好,一定是这样的,那就是说党老师你画东西什么水世界,什么灰色寓言,你第一节课不是给我们放那些东西吗?后来还画的什么荒石,还有什么写实的风景,也没看出你怎么追这些古代的东西来,你不是素描用在写实风景里边,西方的表现主义用在了你的抽象作品当中,水世界是用的卡通的,平面化的,你学了好多别的,怎么今天讲美术史的你又开始端起架子来了,竖了一个牌坊学这个,你底下好像不是干的这个事吧?

对不起,变通,我那里边的修养我还没告诉你呢,改天我要拿我个人所谓跟那个不沾边的东西讲给你听,我是从哪儿来的,好不好,你再看看我画的石头,有那些转折的东西,有虚实,全都有,只是我用别的方式画的,只是给了你一个错觉你不注意,我要是不知道这个东西,我不可能画得那么好。这对不对,一定是这样的。所以好好研究传统吧,虽然我画的好像看起来不那么传统,你画那么传统你死路一条,但是你不学传统你一定也是死路一条,你走不长远。

上传日期:2019年02月2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