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605 雅昌公开课 > W. J. T. 米切尔 《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关于面孔)》 >[第3集]W.J.T米切尔:关于面孔(下)

视频信息

名称:W. J. T. 米切尔 《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关于面孔)》W.J.T米切尔:关于面孔(下)
 

主讲人介绍:

L77P8SJDm1MXP6O5Ih0DIGc4BQ2c0VjMpt55C5Dx.png

W.J.T米切尔

W.J.T米切尔W. J. T. 米切尔于1968年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英语文学博士学位,此后十年任教于俄亥俄州立大学英语系。自1977年起,米切尔教授在芝加哥大学英语语言文学系与艺术史系任教至今,被评为芝大盖罗德·多奈利杰出贡献讲座教授,曾三次在汇集了欧美诸多一流批评理论家的“批评理论学院”讲学。2017年,米切尔教授入选美国文理学院,晋身为美国院士级学者。

导语:

本场讲座将探寻人类面孔的符号学与现象学意涵。面孔在图像认知与识别中占据着最原初且最核心的地位,它象征着至高无上的统治力,又显现出某种可悲的脆弱性。在英文语境中“face” 一词既是名词也是动词,因而也具备了某种饶有趣味的含混性。本场讲座的主题将涉及:人脸识别系统等新科技的影响;从肖像到自拍的面孔演化;漫画像的威力;面孔作为荣誉与羞耻之隐喻等。

主题: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

第三部分:关于面孔(下)

第二种方式是相反的,接入了一个被隐瞒的身份,这些的话,这两个极端来看,就是在申请护照的时候的表格中,有一个空白就是让你把照片放上。

另外一个极端看到的,是奥巴马的一个讽刺漫画,他的面部有脱落,下面看到的是布什的面孔。这里想要表达的是总统在变,其实政治和政客一层不变,所以在《TARIQ  ALI》这本书,就是想要表达这一点,这两个漫画都不是夸张手法画出来的,但是它是一种层叠一种并列,而他所表述的就是在美国总统,虽然坐上这一位的人是不一样的,而且大家都会认为一届的总统,和另外一届的总统,他们的风格都是完全对立的,但是其实在现实中并不是如此。

比如在选举运动的时候,就会说将炸弹去掉,将丑闻去掉,将诚实 纯净带回来。所以美国的政治执政周期,其实他是有一个周期的,他会有上有下,而且就像一个精神病患者一样,从左移到右,又再移回。所谓戴着面罩的面孔,被隐藏的面孔,在反恐战争中已经变成一种象征,很多地方都会被面孔被遮住,戴上滑雪面罩,像政府的冲锋队员戴着夜视镜,就把脸遮挡住了。

Vm9WNNNs0o34msEzaGt6vcuMcHtIZaeN6mSeZQ3A.png

奥巴马被讽刺漫画

还有昨天也说到的《星球大战》电影中,克隆人的攻击这一集,我们看到有庞大的这些军队,他们都是看起来完全一样,戴上了他们的面罩。如果面罩掀起来的话,看到的是他们千千万万的,都是有一模一样的面孔的人。

k0CplbF0JRPwMpVv3f61JcIwsqrRuMMREGKzSpzR.png

耶稣被嘲讽画

几年前华尔街占领运动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代表面具,不管有多少个被抓起来,还是会有取代他们的无面人《OCCUPY》,不仅仅是施暴者,行刑者戴着面罩,还有酷刑受害者也会被戴上头罩,像阿布 戈莱布监狱,当时戴着头罩的这些酷刑受害者,这其实和右边这张基督教的图有相似的地方,这是耶稣被嘲笑的图,“瞧这个人”,他的眼睛或者是面部都会被蒙起来。蒙面人,当时因为和基督教中的图像非常的相似,所以就引起了很多的共鸣。而穆斯林女性把脸蒙着,其实在反恐战争中就引起了很多的混乱,在阿尔及利亚战争的时候,法方在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就会对女性蒙面这种做法有很多的舆论,而Harem法农在他的上世纪50年代的作品中,当时提到这些戴头纱的阿尔及利亚的妇女,变成了一种恋物,同时也成为了一种淫秽的幻想,充满了色情的物体。而西方的女权主义看到这样一种蒙面的女士,就认为她们是需要拯救的对象,所以我们就质疑,就想知道,蒙面女士她到底是权威的象征,还是一个男尊女卑的代表,还有人类的历史中,万能的神传统中,脸部都是不会被画出来的,因为在《圣经》里曾经说过见过的面孔,是没有人见过我的面孔,因为见过我的人活不下来,现在还有另外一个方面的争议是,阿拉伯女士在法国是需要被迫摘掉头纱,而且她们在海边的时候,还要被迫露出她们更多的肉体。

XFe5eoDgh4bmlzePi52dMq0H7cK7R8kaG51Kpiw1.png

《星球大战》克隆人

我们在马里克阿鲁拉的一些图片中,也看到殖民地后宫的这些描绘。实际上关于我们所说的夸张漫画,他们是撕碎了面纱摘掉了面具,想要把这些知名人士的脸,进行一些丑陋化的表达,比如说奥斯卡瓦尔德道林格雷,就有这样一个作品,其实现在自从这个兴起之后,所有的政客都是备受这种公众的贬低。比如说在政治讽刺之风兴起的19世纪,就得到非常多的推崇,当时用很多图像的技巧,来贬低这些家喻户晓的面孔,而且经常把他们,和动物寓言集里面的生物进行拼图,总是可以看到人脸,然后把他换成动物,比如说蛇 猪 牛斗犬,尤其是在英国牛斗泉非常流行,狐狸 蜘蛛 虫子等等,但是在这里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这个时代最有名的一个例子,大家可能能猜到就是特朗普的脸,特朗普这会儿肯定是听到了不开心了,而且也可能是他在发Twitter的一个声音,我选择特朗普并不是因为,他是构成了一个丰富多彩的,夸张漫画的一个全景,而是因为他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在漫画界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对特朗普来说,我们必须要说他好像是完全有免疫力的,没有什么漫画可以触动他,或者是能够揭露他真实的本性。因很简单,特朗普不可能被漫画揭露,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是一幅漫画,而且是一个漫画大师,因为我们可以看到他有非常精湛的语言,和视觉讽刺的技巧,比如说撒谎的希拉里,到他对残障记者的讽刺等等,我想说他的这些表演真的是非常的出彩,如果我们可以看一下视频的话。

i0iuJnt0QMALATBRxp8kjb8LgE1rgiJTQxUQRa1M.jpg

特朗普讽刺画

他并不是在表演,这就是他自己,但是他是在表演别人。如果你自问一下,秘密在哪里?他的政治能力到底在哪儿?那是因为他无耻!他非常善于讽刺别人,他很擅长去攻击别人。我不是突然这么讲,这是大家都公认的,尤其是这些漫画家。因为漫画家的工作,就是要找到一个有效的,找到一个非常好的漫画来进行创作。我们可以看到特朗普和奥巴马之间的对比,非常的明显,奥巴马在任期间,对他的一些漫画是非常敏感的,所有的那些旧的政治漫画,所有的那些反对非洲裔美国人的政治漫画,都用在了奥巴马身上,这些漫画没有能够把奥巴马赶下台,但是他的确是掀起了哪些原本隐藏,和被否定的美国选民中种族主义的兴起,而因此就让他的下一位总统,这样的一个有良好记录,恬不知耻的种族主义者当上了总统。我们必须要记得这一点,特朗普之所以能够掌权,实际上就是源于两起主要的种族主义事件:一个是出生地怀疑运动,当时他们认为奥巴马是一位,非法的非洲穆斯林移民,并且认为所有的墨西哥人,都是强奸犯和罪犯,而特朗普对于漫画的免疫力也被大家看到了,这些政治漫画家都发现,很难再去把这个目中无人无耻的人,再进一步的夸张和揭露了。

jw9EmFvN2kvf8jlQA6MkceK7spIlw7SNKSuDrn2Z.jpg

演讲中的特朗普

比如说这张画就展示了这个意思,这个漫画家正在创作一幅漫画,而他的太太突然开门说:“别画了,你想要画的特朗普今天早上已经真实发生了”。所以说他可以是一个小丑、一个怪兽、一个性爱狂魔,一个法西斯主义者,所有的这些视角,似乎都是给了特朗普更多的关注力,他需要这些关注力,来增强他的桔红色的这种人形。他所吸取到的这些关注力,似乎对他来说就是氧气。我想不到其他的任何掌权的人,能够有这样一种能力,真正的是去抓住这些漫画为其所用,这种能力只有特朗普有,特朗普现在也是媒体的聚焦点。

lwxrWJFnRJ60xXv66h0gQlHM4ByADGcBPLpbFdys.png

漫画家正在创作一幅漫画

在过去两年中,很多人都说美国的政治,简直就像一个全天候的真人秀,每一次丑闻,你还没有来得及讨论这个丑闻,过几天又发生了新的丑闻,比如说他对少数群族的攻击、对妇女的攻击、对移民的攻击。没有间歇的这种丑闻,这也给他带来很多电视流量。在美国现在政治新闻,已经变成了一场真人秀。现在的美国电视业其实是有两大新闻群体:一个就是关于俄罗斯的丑闻,会让像我这样的一些,自由可以不断地去看这个时实的谍战大片,我们记得在奥巴马在位的时候,有一个非常热播的剧,叫做《纸牌屋》大家都看过吧,他就是关于一个,非常无耻的人成为了总统,是美国最糟糕的总统。他当时是非常有名的非常受欢迎的一个电视剧,我当时在想为什么他这么受欢迎?因为这简直就是一个丑闻聚集的电视剧,而奥巴马总统他对老婆很忠诚,他是一个很好的父亲,没有丑闻,也没有说过太多谎言,我们知道每一个总统都得说谎,这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但是好像奥巴马非常的诚实,而且他非常有尊严、非常有理性、非常的冷静。他是想要扭转大家对黑人男性的一个刻板印象,就是非常的愤怒,奥巴马都避免了这些,而特朗普正好是非常愤怒的一个人,总是在Twitter,总是在攻击别人。那么《纸牌屋》之所以在奥巴马在任期间,这么的流行,就是因为我们当时缺丑闻,没有丑闻可看,因为美国人就像其他人一样觉得丑闻是最有趣的,我们想要看到丑闻。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有国王王后,有一个王室家族让他们来为大众,提供足够多的丑闻,因为这对于大众来说是一种娱乐。如果你是王室就要遵守不同的规则,比如说你的一种保守和忠诚,但是你比如说话一个电视剧的话,这个男的就是对老婆很忠诚,那还有什么可看的呢?因此在这种角度来看出奥巴马非常无聊,是一个非常无聊的总统,如果从TV的角度来看的话,而相反特朗普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同时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

这是艾雷特,他想模仿特朗普,如果大家看周六晚上的这个节目,他当时模仿特朗普,但是他现在已经不想做这件事情了,因为他笑不出来了,他已经无法再夸张了,因为特朗普本身已经夸张到极致了。这是在上次总统大选的时候,我不知道刚才大家听到了多少,但是你会如何再去夸张他的个性呢,已经没有办法,他已经夸张到极致了,而且这种夸张的方式在模仿别人。所以说特朗普对漫画的免疫,实际上就是被人看作是一种背叛,就是喜剧已经无法超越特朗普这个行为了,在一大群观众的面前讽刺残障的记者。那么我现在觉得人群,为什么人们会喜欢这种东西?当然不是大多数美国人,因为大家可以想一下,特朗普没有拿到300万的选票,但是有一小部分人会觉得,特朗普这种行为非常的棒,非常的赞。

wqD8Xt6RQJBnZZEpllflpNELVQd5L2dKRCjKB4QX.png

艾雷特模仿特朗普

我觉得这个时候可以给大家展示另外一个图片,就是一个领导者的脸是怎样的,他和大众的关系是怎样的。比如说皇室 国王 总统 主席,他是一个个人,是有自己的脸的,他也是整个国家的脸面,整个国家的东西是赋予他身上的,就是路易十四曾经说过的“我就是法国”,而英格兰的国王也告诉英格兰说:“我就是国家”。那么在这里主权是承担了这样一种,多面性的,这里有一个比喻:在这里这个主权正看着我们,但是他的身体上是全部面向他的小雕塑,而不是看着我们的小雕塑。你只看到他们的背部,他们是大众,是没有脸的。这里在发生什么呢?这种大众的心理,刚才也看到了,说到面孔,我们说到羞耻,就是比如当你说到耻辱的时候,这种尴尬的表情,而特朗普其实有很多人,他们在这么一个集体曾经不受尊重,可能会有一些像我这样的自由主义精英,这是我们特朗普特别讨厌的人群,特朗普特别讨厌大学,特别讨厌大学教授,研究人员,不喜欢记者,不喜欢所有的知识分子。只要那些指责过他的人,指责他这些所谓的粉丝这些的做法不对、观念不对,只要我们把他们指责出来,他们就非常的生气,觉得自己不受尊重,他们反对宗教信仰 堕胎这些问题,对枪支的迷恋,特朗普深信气候变化是没有科学依据的,是一个中国的阴谋,所以中国你们这一点要负责。就是因为你们来哄骗整个世界,让我们以为有季候变化,特朗普他到底魅力在哪儿呢?他就是在演绎如何摆脱掉任何,所谓的自由主义负罪感,是一种无耻,无耻就是关键!

OOf6BVKHBjfaSckPXVfBEsANw2SydmYzFg09MVmP.jpg

路易十四

在选举运动的时候,希拉里当时犯了一个大错,他说特朗普的这些跟随者就是糟透的人群,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因为这是一个选举时刻非常关键,不要将对方的支持者说成是怎么样的一些人,你当然要表示对他们的尊重,就算是你对他们心里是不尊重的,但是也不能公开地说成这么糟糕。但是希拉里当时就是这么直白地说,把他们说成是糟透的人群,竟然相信这些谎言。所以他们当时是有一种耻辱,否定了科学依据,相信的都是一些谎言。他们怎么可以,当时希拉里就觉得很奇怪,他们怎么可以看到这么多的报道和依据,还是进行否定呢?所以特朗普其实就是给这些,所谓糟透的人群一种自由,让他们可以真正地所谓做自己,把他们的情绪转到自由主义人士身上,自由主义人士也继续骂着这些人,说他们是愚昧的,说他们是被误导的,说他们无知。如果有了这个耻辱让你产生焦虑和自我厌恶的话,所以我们说睁眼说瞎话这种行为、这种虚伪就变成美国民众运动的代表。特朗普主义是不会随着特朗普的离去所褪败的。

MzV2r1fjjovE2IcgyUKNhJMhCJLL2zIlMpiKByZW.jpg

希拉里·黛安·罗德姆·克林顿

我觉得它是一个美国特质剩余的大缺点,每个周期的时候就会时不时地冒出来,定期地会爆发这种右翼民粹主义、军国主义和种族歧视,特朗普把这一奴隶时代的特质,称之为原罪,他说的是对的,但是我们所看到的这种固定的仇恨,是导向精英和知识分子的仇恨,或者是任何比你聪明的人的这种仇恨,这其实也是除了刚才说的奴隶时代的原罪,这也是美国大众的一个很大的缺陷。我觉得我们喜剧讽刺剧并不是说要摒弃,我们还是很喜欢看俄罗斯侦谍片,当然非常的好看,但是我认为真正能维护拯救美国民主的,其实是比较乏味的一个体系,就是政治和法律,这才是可以真正拯救美国民主的,这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

上传日期:2019年01月1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