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465 雅昌公开课 > W. J. T. 米切尔 《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关于面孔)》 >[第2集]W.J.T米切尔:关于面孔(中)

视频信息

名称:W. J. T. 米切尔 《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关于面孔)》W.J.T米切尔:关于面孔(中)
 

主讲人介绍:

L77P8SJDm1MXP6O5Ih0DIGc4BQ2c0VjMpt55C5Dx.png

W.J.T米切尔

W.J.T米切尔W. J. T. 米切尔于1968年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英语文学博士学位,此后十年任教于俄亥俄州立大学英语系。自1977年起,米切尔教授在芝加哥大学英语语言文学系与艺术史系任教至今,被评为芝大盖罗德·多奈利杰出贡献讲座教授,曾三次在汇集了欧美诸多一流批评理论家的“批评理论学院”讲学。2017年,米切尔教授入选美国文理学院,晋身为美国院士级学者。

导语:

本场讲座将探寻人类面孔的符号学与现象学意涵。面孔在图像认知与识别中占据着最原初且最核心的地位,它象征着至高无上的统治力,又显现出某种可悲的脆弱性。在英文语境中“face” 一词既是名词也是动词,因而也具备了某种饶有趣味的含混性。本场讲座的主题将涉及:人脸识别系统等新科技的影响;从肖像到自拍的面孔演化;漫画像的威力;面孔作为荣誉与羞耻之隐喻等。

主题: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

第二部分:关于面孔(中)

所以刚才说到面向,就是五官的形状,头部的轮廓,这些可能在你的护照中,或者是身份证的照片里都会显示,你出国过关的时候大家就会看你的照片,而他们会认为官场的这些官员,会认为图像是真的,而你必须要对上这张照片,如果你对不上的话,你会有很大的麻烦。所以刚才举的这些例子中,这些例子中你可以看到我们的身份证照片,包括我们的驾驶执照和护照,这是一个所指,你是所指而照片是能指,这并不完全稳定。但是还有一部分并不稳定就是表情。你可以看到这两个面具,喜剧和悲剧的两个面具,这个表情所传达的,也可能隐藏真正的心情,可以是愉悦,可以是坦然的,可以是伤感的,这些情感都是不稳定的,而且写在脸上的表情也是会改变的。你的表情可能就是一瞬而过,而现代的脸部识别软件,主要是为了找到那些固定的面向特征,但是现在也有一些新的监管、监测型的软件,当然大部分做的不是很成功,它们的目的是想要扫描你的面部,然后来读到其中的情绪特征,比如说是否焦虑,是否在撒谎等等。大部分是在机场使用这样的软件,在屏幕后面会有一些人,在看你的面向不是在阅读你是谁,而是在看你的感觉如何,你的情绪如何,看你的面部有何表情,你是不是看着非常的焦虑,非常的内疚,如果是的话你可能是恐袭者,这个问题就是当我在安检线上的时候,我总是很焦虑,我会四周看一看,其实所有的人都很焦虑,所以我觉得这样的一个技术,可能目前还不是很成熟。

eD7k5NgnAqYTgCs9MNMJsVw3TY7nOHc3DEluvl0P.jpg

“表情符”

有两个最经常看到的,关于面的形象在当代的图像制作中,一个就是“表情符”,比如说你在发短信的时候经常会用;另外就是“自拍”。我发现这两者都有一个非常特别的特性,就是尽管说它们都是一些刻板印象,都是一些母版通用的,但是它们也有一些个性化的东西,也就是它们都是那种高表达性的特征,非常具有表达性,尤其是表情符,表情符就是为了表达你的表情,所以它才叫表情符。我仔细观察过这些表情符,想要找到一个所谓的情感匮乏的无情脸,好像就没有找到,可能是我没有看清楚,所以说我必须自己做了一个,在这里展示给大家,就是一张“无情脸”,这是一张非常不屑的麻木的脸,不高兴也不难过。一般不是我们想要表达的感情,我们想要说对,我很高兴或者是我非常的难过,所以这些表情符,都是极具表现性的一些表情。

2rCs16Desc1Pow9hHk9E4R2HWfbXNNqyOQk3md0U.png

“表情符”

此外还有一个非常好的有趣的例子,也是跟大家分享一下,也就是在进行面部扫描的时候,我们一般是从左向右扫,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全球都是如此。但是因为英语的阅读习惯,以及所有的拼写语言都是从左到右,所以我们觉得当然了,扫描面部的时候也是从左到右,我知道在中文也是这样,但是古汉语可能是纵向的,从上往下来读。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左边这张图,大家觉得是非常难过的,而右边这个大家觉得是开心的,这个理论就是你的第一个认知,会影响到之后的认知,脸是一个物体,其实呢它也是一个暂时性的移动的物体,因为它永远是在动的,永远是有情绪的。所以说我们用这种图式理论,来读这些表情的这种现象是无处不在的,我们在研究面部的时候,总是用这样的一种图式理论,比如说在这里有一些超级表情,非常具有表现力,像这个就是高兴的心都笑到眼睛上面去了,而唯一我们可以接受情感匮乏的,无聊脸的领域可能就是时尚界,所有的这些时尚模特,她们总是有一张消沉怠倦的脸,一张没有表情的脸,为什么呢?因为这是整个时尚界的一个习惯,就是这些模特从来不表达情感,她们总是看起来非常的倦怠,为什么呢?我只是在发问,我不确定我是不是有正确的答案,其中一个答案,可能就是这种消沉 倦怠的表情,能够激起消费者和观众的情绪。就好像是一种临河的博弈,你面部表情的匮乏是可以提升观众的情感的。也就是说我们是因为她看起来很倦怠,我们就希望她能够笑一下,让她知道我们很关注她的表情,这样的一种反刺激,比如说流行音乐的一个歌手,当时在我的这个年代非常有名的是鲍勃·迪伦,如果你去过他的演唱会,你就知道他正好是布伦·斯丁的反面,布伦一到台子上就是激情四射,但是鲍勃总是低着头、低着眼像我这样转过来,他总是背对着观众,然后观众的掌声就会更加的激烈,因为他们想要他转过来看一下他们,他会说快点儿看我们一眼。我们这儿有5万人在等着你唱歌呢,所以有的时候一个演出者,如果说他们能够第一藏起他们的脸,藏起他们的眼神的话,他们反而能够激起更多的激情,那么我想在时尚界,在模特身上也会有这样的一些理论,但是别的有一些别的理论,如果你有这个想法也可以告诉我,我也很想知道你的想法是什么?如果说面是人物最重要的一部分的话,那么面部的最重要的器官,可能就是眼睛。比如说意大利人所称的单眼现象,在蝴蝶翅膀上的这种眼睛,一般人会觉得这是演化中的,一种适应性的发展,因为它给到这些捕食的鸟类一种错觉,有很多眼睛在盯着你,比如说猫头鹰想要出来找一顿晚餐的话,这个单眼就告诉你,你不能吃我,我在看着你呢,我可能会反咬你一口,这个眼睛似乎就代表了,我有牙我有嘴巴。不知道这个理论是否正确,但是这的确是自然界经常看到的一个现象,有一些动物,它们的这种构造,它们身上的花纹,甚至看着像一张脸,一张盯着你看的脸,其实这样做并不难,你只需要一个圈再加上几个点,就可以制造一张脸。

7El5IRFLQ6FWywpq4A8PqR1lpagIS8pbTPDVtMhN.jpg

蝴蝶背部“眼睛”

此外我们说眼睛是灵魂的窗口,它不仅可以帮助你看世界,还可以帮助世界,来审视你这张藏在脸的背后的灵魂,所以如果说是恍惚的眼神、拒绝进行眼神交流、往下看或者是躲避的眼神,往往是给人的一种感觉不可靠,一种不诚实的耻辱感或者是社交无能,但是如果要装出一幅冷酷、冷漠的无表情的脸,大家就觉得这是一种你要撒谎的迹象,在美国的语言中,我们叫做“赤脸谎言”,比如说斯戴文当时有人说他是间谍,当时保加利亚政府称他是间谍,他当时给了这么一张脸,我们说这是“赤脸谎言”,这是美国的俚语,当然你丢掉这种尊严和可信性的时候,我们也一般称作丢掉了脸面。另外的一个阶段是你定着看,一直盯着看,大家可能会觉得你这是一种,恶性的恶意的一种表现,表达了一种憎恶,我们当时说这是一种憎恶的表情,据拉康所说这种眼睛和注视,可能会吸干母亲的乳汁,他当时就是说你有一些非常传统的祖母,她可能跟你说过这些话,在意大利尤其流行。比如说一个新婴儿诞生,每个人过来都说:啊 宝宝好漂亮;宝宝好聪明。你的小宝宝太美了,但是非常智慧的祖母会说别说了,不要再给予赞美之词了,因为你要看一下这个邪恶的眼睛,如果你他们教养的不好的话,他们就会有嫉妒之情,就会有这种嫉妒的恶毒的眼睛。因此在这些极端之间,也就是所谓的恶毒的眼睛,和刚才所说的恍惚的眼睛之间,是有不同的看的,比如说只是一瞥,或者只是看一眼,表达你的关注和尊重和接受。比如说看一下大家注意了,非常的简短,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面部表情,真的是转瞬即逝的。

那么音乐,其实中国翻译过来是“勇敢的面对”,是一个比喻,他就是指你有判断,正当的进行了接受,也就是说你对你的行为和言语承担了必要的责任。

lISC4neW9LZKj36aLoQRfLwRYgpaeZfoYic7v5Mh.jpg

克里斯蒂娃

此外眼睛有他自己的语言,比如说交际性的表达或者是日常的寒喧,比如说 你好,嗯嗯对的,当然 点头。所有的这些其实并没有真正的交流,只是一个嗯 好的。他只是一种寒喧交际性的表达,他是一种社交必要的维系的方式,和彼此承认的一种展示。这些小的东西,比如说在斯堪诺维亚有一种习惯,就是“嗯嗯”不管别人说了什么,你都这样回应表达你听到了,我不能给大家展示,可能会让我开始打嗝儿的,他其实的意思就是听到了,听到了,你这样吸一口气相当于表达你接受了,听到了。再比如说你点一下帽子,有一个眼神的交流非常的简短,就是一秒钟的事情来表达你看到他们了。因此在这里我们看到面对面,正对着面对这个人的认知性的特点,有很多政治和伦理上的内涵。可以说对人面的一个最大的投注,就是《总体与无限》这本书,作者是列维纳斯。他里面讨论了面向的一些实体,和寓意性的现象学,而这些是所有人类关系的基石。他当时说是“面安装建构了伦理关系”,也就是说他译过了图像,比如说这里是意大利画家,Luca  del  Baldo给我画的一幅画像,一幅油画一幅照片,Luca花了很长时间来作这幅画,油画在画脸的时候、画肖像的时候,每一个细小的瑕疵都必须非常的注意。比如年龄所带来的一些迹象,油画家必须要非常仔细的来观察你的脸,就像一个医生在观察他的病人,其实非常的不舒服,看到自己的肖像以这种方式,白打出来是非常不舒服的,就觉得好像面部所有的地方,都被人摸过了一样的感觉。

回到列维纳斯所说的,他认为脸部就设置了道德关系,他可能就会他的意义在图像中溢出来,这一本人禁止我们杀害。我们会有无助的眼神或者是抵抗,这种赤裸的话,其实就可以让人们对我们作出主观的判断。我们这里并不是要说的很详细,但是有时候,有一种不适就会充满,你看这一张脸的时候会有一种不适,觉得每张脸可能后面是无止无尽的,会看到很多的内涵、很多的幻想、很多的梦想。所以呢这是列维纳斯所指的“无界”。虽然一张脸看起来,并不是一个无止无尽的物体,也不是特别的神奇,但是他的背后是有个灵魂,而这个灵魂是无限的,所以他的这个作品就命名为《总体与无限》。

4BAEJNIZ1wgCWVV1O1LultHvItKcRmz7yUhWUsYh.jpg

《总体与无限》

南希的一个作品就跟列维纳斯的作品,有一种呼应的效应,他谈到在绘肖像的时候,我们的习惯是不会把肩露出来,让大家很清楚地知道只有脸是裸露的,如果在这张图中,我的肩膀是露出来的话,大家可能就以为我当时就是裸着被画的,是个裸体模特,可能也并不是你们想见到的。就因为人脸就成为了是一种,道德方面的注释,充满了道德方面的含义,所以很多时候,需要在亵渎 侮辱罪,表达出最严重的侮辱的时候,都是在脸上进行的,1984年的这本小说中,当时就形容了一个政权,当时我们的世界是一张人脸。但是是有意被磨损的一张脸,不停地在被磨掉,所以面部的价值有时候是得到被毁掉之后,才体现出来的,偶像的破坏就是以暴力来破坏偶像,很多时候都是以去面化和无头化来开始的。如果你不能把他整个头都去掉的话,你只要把他的鼻子给毁掉就可以了。所以到希腊的时候,你会看到有很多这些古典的肖像,如果是一个男的雕像,你会看到他的鼻子都被消灭掉了。而兰卡在面对面的图像中,他就已经给我们描述了注释的这种暴力,这是一个镜像阶段,如果你照镜子的时候,你就会意识到你是被看的,是有一个人在看着你,你并不完全掌控这个局面,是还有另外一个人可能掌控的局面。

eu8EwGSLIcO8L3KRt6RZf0kBfNWnOKR3JRgqiCTE.jpg

伊曼努尔·列维纳斯

还有一种说法就是被面孔出卖,被你表情出面,我们现在人脸识别的技术,并不仅仅是为了要辨别身份,也是为了要察觉不经意的流露的一些焦虑,可能会流露出你这种恶意的,你的恶意。在萨特来说,他有关于注释的一个作品中,形容的最恐怖的时候,是当一个人发生自己被观察,或者是地板出的声音,让你知道有一个偷窥者,偷窥者被抓到了那种羞耻,他把偷窥者形容为,就是在一个洞口中在偷看,突然间听到一个关注,是一个声音让他意识到,他身后有一个人在偷窥他。

而我们这种血充到脑子,让整个面部赤红的时候,大家都把这个视角尴尬的表情,大家都知道的一个尴尬的表情,所以要自然表情就是要让自己保持一个冷漠脸,如果你喜欢玩扑克牌,就知道冷漠脸非常重要,如果你有4个A并不能表露出来,并不能把喜悦表达在脸上,大家都知道了,你必须要摆出一个冷漠脸,可能知道你肯定赢了,但是你也不能把自己的喜悦表现出来。如果手上的卡片好的话是最重要的,如果你抽到的这些牌特别差,必须要表露的非常喜悦,让人们以为你的牌非常好,所以其实如果要成功的撒谎,必须要摆出冷漠脸。

我们在日常的交涉中,必须要摆出一个非常表达同意的一种表情,如果你一直是否定的表情,或者是一直口头上否定的话,很快会没有人想和你交际,或者你在对话的人不想继续跟你交流。

还有实体的面具也不是,和我们正常想要抑制自己、控制自己的表情跟他有任何的不同,这只是用一种物体,来实现抑制自己表情的一种方式,我们也会说到一句话过上快乐的表情,其实这是和其他人社交非常有力的,和自己相处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看到有很多作品的广告,就是说要把脸画上,这也是大家非常理解的一句话。所以这里要总结就是有两个对立相反的去面化:一方面是我们可脸遮挡着,用头纱或者是面罩;还有另外一种是扭曲脸部的一些特征,这是在讽刺漫画手法。有时候我们说到,刚才也说到刻板印象是一个归类,而我们刚才说的漫画,其实是另外一种手法,他是把人脸的特征进行扭曲,而刻板印象可能是针对种族,或者是其他方面,但是讽刺漫画是不受限于任何的归类。

上传日期:2019年01月1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