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9842 雅昌公开课 > W. J. T. 米切尔 《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关于面孔)》 >[第1集]W.J.T米切尔:关于面孔(上)

视频信息

名称:W. J. T. 米切尔 《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关于面孔)》W.J.T米切尔:关于面孔(上)
 

主讲人介绍:

L77P8SJDm1MXP6O5Ih0DIGc4BQ2c0VjMpt55C5Dx.png

W.J.T米切尔

W.J.T米切尔W. J. T. 米切尔于1968年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英语文学博士学位,此后十年任教于俄亥俄州立大学英语系。自1977年起,米切尔教授在芝加哥大学英语语言文学系与艺术史系任教至今,被评为芝大盖罗德·多奈利杰出贡献讲座教授,曾三次在汇集了欧美诸多一流批评理论家的“批评理论学院”讲学。2017年,米切尔教授入选美国文理学院,晋身为美国院士级学者。

导语:

本场讲座将探寻人类面孔的符号学与现象学意涵。面孔在图像认知与识别中占据着最原初且最核心的地位,它象征着至高无上的统治力,又显现出某种可悲的脆弱性。在英文语境中“face” 一词既是名词也是动词,因而也具备了某种饶有趣味的含混性。本场讲座的主题将涉及:人脸识别系统等新科技的影响;从肖像到自拍的面孔演化;漫画像的威力;面孔作为荣誉与羞耻之隐喻等。

主题: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

第一部分:关于面孔(上)

大家下午好!很高兴第二天回到这里,和大家进行分享,还是想要感谢各位的耐力,昨天是三个小时,昨天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讲座,里面有很多的概念是想要去总结一下,50年来我自己的研究成果,以及其他人的一些研究成果。想把所有这些东西总结在一起,和大家分享一下,视觉文化 媒介理论以及图像理论等等,非常的丰富。我希望今天的讲座对你来说,可能更容易消化一点,不像昨天那么难。

今天的讲题是“关于面孔”

首先想要给大家从两个视角来解释这个命题:

首先是“关于-面孔”,也就是我需要讨论关于面孔的思考;

另外一个话题是“向后转”,在英文中ABOUT  FACE有另外一个意思,是军队上用于训练口号,就是向后转,如果我说ABOUT  FACE向后转,你就要像我刚才说的那样向后转,因此ABOUT  FACE关于面孔,或者说向后转它既是一个话题,也是一个军事口令。让你完全的调转方向,面向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而在法语中这个意思是完全缺失的,在法语中关于“面孔”这个词组,是没有向后转这层含义的,因此在法语中是没有这样一个双关语的,而在英语中你可能会有一些困惑,就是我到底是要和你讨论面孔,还是要跟你讨论这样一个军事命令,这样一个双关语的存在,可能会让你有点儿困惑。英语这个语言是有这样一个双关在这里,因此我们今天的这个命题和军事命令之间,可能会有一个混淆。但是它有另外一层含义,就是你对一个物件正面的审视,或者是反转过来审视它的另一面,在这里这也是我今天想要探讨的主要的方面,在这里说“方面”或者是“面向”这个词里面,已经包含面孔 面这个意思了,每一个物体,比如说一块钻石,它有不同的切面,有不同的面向,你可以不断地拿着它旋转,观看它不同的角度,也就是说一个物体可以从不同的方向去审视它,不管是从哲学的理论,还是从现实生活中行为理论上来讲,都是这样,因此我今天想要讨论的方向,就是逆转 导致和辩证的内爆的动力学,这些都是包含在面孔这个概念之中的,当然不只是人脸,还有很多不同的面。

今天我会讲到动物的面物体的面,而不只是讨论人的面。因此到底什么是“面”,什么是“面孔”?可以是一个表面,在这里我们再说到surface,“表面”这个词的时候要分成两部分:一方面是指面的表层,以及表层下的深藏的东西。就像列维纳斯这位有名的哲学家所说的,面就是人体的一个部分,而这个部分是坚持要裸露在人的视线中的,因此你戴上面纱,甚至戴上太阳镜,就会马上让你感觉有点儿气势汹汹,因此面孔是最容易隐藏和携带虚伪的。因为你把面遮起来,就会是给人造成一种凝视的恐慌。就像潘诺夫斯基在他的论文中,《图像学》的论文中就有提到,在中世纪所有的这些骑士和战士在互相问候的时候,都会把他们的头盔取下来,来互相问候。这样的一个含义就是我们不准备和你打仗,我们要和你做朋友,而潘诺夫斯基就把它延伸为,如果说你戴着帽子,你在跟人打招呼的时候会脱帽,或者是点一下帽子,即使说现在我们戴帽子的人不多了,但是我们仍然这样做,比如说我戴着帽子,早上在散步,而在北京可能有的时候,人们互相彼此路过都不会打招呼,但是如果像我今天早上这样,我就是非常慢的在散步的话,我会和人有眼神的交流 会点头,而人们也会有所回馈。我们什么都没有讲,我们只是说啊,我看到你了,你在那里,我在这里,我们都是人,所以要互相质疑。这是一种友好的和礼貌的一个行为,你要看到别人和看到别人的面孔的存在。但是如果你不去看的话,如果你直接把眼神离开 移开,避免眼睛的对视的话,你就会知道这个信息,噢 你不想看到我,因此脸不只是你所拥有的一个人体的部位,也是你所做的事情,你的行为。

agwvR2QoBNXe9198e1UvqVqlilZLoBMJieqDbcfs.jpg

《潘诺夫斯基图像学研究》

此外脸也是我所拥有的东西,我有一个脸,因此我也可能丢掉它或者改变它。

同时它也是一种行为,我可以采取这个行为,或者是拒绝采取这个行为。比如说我可以直面选择所带来的后果,或者拒绝面对这个结果,直接逃离。你面对就意味着你要承担责任,而拒绝面对就面对就意味着逃避责任。

还有其他的很多表达在英语中,也表达了同样的含义,比如说我可以听这收歌,用英语也是用face脸这个词。也就是说你要接受它,你要承担责任,你可以接受这首曲子,你也可以堵上耳朵,我可以和你面对面的交谈,就在现在和你交谈,或者采用某种媒介。比如说写作的形式,写信 录音或者是一个可视电话的方式,来远程的和你交流。那么对于媒介理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面对面”的这个概念,这是一种局限是一种界限,是媒介的界限。当我们在讨论媒介的时候,我们总是指不是及时的需要媒介连接的,比如说我在芝加哥大学教授媒,介理论的时候我总是说,我们可以把这个称为媒介研究,把它称为一个非及时的需要媒介嫁接的研究。因为如果我们需要媒介,就需要为一些非及时的沟通的,嫁接一种连接和媒介,比如说你要打电话就需要电话的媒介,否则你就听不到也理解不到,你需要通过电话这个媒介,直接接触到声音的信息。因此去除媒介面对面的交流,才是成为可能的。那么就让我们面对这个现实吧,我们的命题既是一个名词,也是一个动词,在这里有一些文字分享给大家,这是一个物体,也是一个行为,是一个隐含意义,也是一个直接的意思。此外我不想用“货”来描述这个概念,因为它是一个“和”的关系,它既是一个名词又是一个动词,既是主语又是谓语,比如你在说一句话的时候,你说“脸”这个物体的表面,以及面对,也只能由面来实现,即使是在一个无声的物体中,比如说一个建筑,像这个建筑,它是矗立在此面对世界,而它面对世界就是它的正立面,每一个物体都有不同的面向,有些是有物理特征的,比如说像水晶和钻石的不同的截面,“截面”这个词很重要,或者这也是一种注意力的框架,就像维特根斯坦所谓的,“面向观看和看成”这两个概念。

PnDDQCumcYzjcWn2E7P37fhsZRBeFNwxKVTEM6MX.jpg

鸭兔图

维特根斯坦认为:新的事物能够得到认知,就是你突然发现了一个审视它的不同的角度,你看到它的一个不同的,你之前忽略的面向,这也就是所谓的“看成”。那么有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也是大家都已经看过很多遍的了,就是我们非常熟悉的鸭兔,这是一个《鸭兔图》。是非常简单的一个图像,是在《哈沃特》杂志上有发表过,在中国1976年期间,也有介入到中国,这个小的面实际上并没有面向你,它是一个照片,它是看着另一个方向,没有看你,不是直接面向你,而是一个90度的角度,因此这个《鸭兔图》,不仅改变了它的身份,因为你从不同的视角来看,它的身份是不一样的,同时它也颠倒了它的这个视线,鸭子是向左看的,兔子是向右看的。因此有一个非常有趣的一个悖论在里面。跟它确实的动物是有关联的。如果你看到维特根斯坦的这个简化的话,这个鸭它的重点在于它的嘴部,只有眼睛位置是固定的,眼睛就变成了一个固位,我们从左看从右看,眼睛都是在同样的位置。再说兔子的时候,你可能看到嘴巴是非常小的,因为其实兔子是不发生的,它很少会发出声音,但是鸭子是非常吵的,发出很多声音特别爱叫,所以你可以以这种角度来想象,它其实还有另一层含义,就是关于声音的一层。一个动物是非常吵的,另外一个动物是非常静的。所以像这种多重含义的图像,它就是以这种模棱两可的方式,来强调它的对抗性,就像我们看到花瓶,这其实有两个面孔,但是这两个面孔是相对的,我们可能正面看到的花瓶,我们这个版本会有一些装饰的细节,但是如果我们在不同的时候,他是有不同功能的,这些装饰的细节,直视的话,把它视为一个花瓶可能是一个装饰的细节。但是如果你把它视为两个面孔在互对,你就会看到这是在两个脸之间的这条线,连接了他们的眼神和他们的嘴部,所以这些线就是转眼间就会改变功能。所以如果把它作为两张脸的话,它们其实是在对视,而且眼睛 眼神都是有交流的,我们并没有看到耳朵,耳朵不动,耳朵是静态的,是来迎接这些信息的。

VX6rJxsmqGN5IpB4o7qn9IDuJJbPUkdPBD6enYqp.png

鸭兔图

在蒙太奇的理论中,电影中的蒙太奇也是引用了这一个概念,你看到在眼睛这些线切出不同的截面,就像在电影中一样,很多时候摄像机是会动的,当然有一些导演,他是不让他的镜头转换,但是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电影,它的画面是一直在更换,而且一直在动。所以说了这个图片,你把它视为花瓶或者是两个面孔,其实它有很多不同层面的含义。

sPksY8IVsVFRXgg1pUsV9rGYmT1sufL4oyhB6ewf.jpg

展览现场 花瓶图

下面这一张大家也是非常熟悉的,是一个少女或者是一位老妇女,这里面有很多的细节,少女她的目光是转移的,并不是直视的,我们看到的只是她的面颊和她的眼睫毛,但老人似乎是转向我们观众的,没有一张脸对我们是直视的,但是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时间的表达,和我们生命的时间点是一样的。青春正背离我们,而老年就快要迎来了。

这里有没有人是看不到少女和老人的呢?大多数人都看得到,有一些人可能只看到少妇,或者是只看到老人,我来给你们一些暗示,这里有看到老人吗?你要怎么样来帮助一个人,看到少妇又看到老妇女呢?是有改变的,看 这部分变成了老妇人的嘴巴,她是少妇的时候,她是少妇的项链部分,锁骨链,这是少妇的下巴,老妇人的鼻子,所以这种面向观,就可以看到不同的图片,不像《鸭兔图》不是往左或者是往右。眼睛不是固定的,这里是有一个在转移的一个动态,就像一个门在开启的那种动作。

两张脸我们都不是直面的,但是我这里要强调的一个是图像的开始,我们也说到比如说病症的开始,最开始的阶段你可能觉得自己要感冒了,喉咙有点儿痒,鼻子开始有点儿呼吸不顺畅,这就是一个病症的开始阶段。我觉得其实我们在观看图像的时候,也是有一个不同的阶段的一个路程。图片的话它并不是静态的,它在某一层次上是动态的,你不是一子就看到了,可能是有一个开始的阶段,所以这里我也是要把他这层意义引出来。

3ujImiKfi1KFRopcpA0YLLJwUMw5YJ7grax2quVQ.jpg

少女或老妇人

我也认为脸其实在我们的视觉文化中,是最富含意义的,不管是在怎么样的一个图像中都是如此,因为这是非常独特的一张脸。在人类的意识中,认知论中,还有在伦理中,很多的这些理念都聚集在一张脸上,感知还有判断,真假 认知学 伦理学,都会牵涉到面部。包括我们在每天的生活中都会是这样。有很多的研究显示其实人脑是与生俱来的,他对于人脸是特别敏感的,不管你在一个多么复杂的环境中,第一看见的只是一张脸,而新生动物最早的时候看到母亲的面孔,形成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如果我们在图像和在视觉的观看中,把它可以分类的话,我们可以看到有一些是比较主导的元素,会有一个主要的主导的元素,边上还会有其他元素,我们通常会脸给予他这种主导的一个地位,给他的身份,以他这个脸部来命名,所以我们看到如果有一个风景画,并没有任何的人像在里面的话,我们通常就不会把这个人,把他放在这组作品的中间,这其实就是和以前的做法很不一样,就把重点放在了环境而不是在人身上。所以很多时候有个人,就会在画中以这个人的存在来命名,尤其如果是肖像的话。说到这个人形 头部当然是最重要的,头部当然是脸最重要。因为这个脸和观者是对抗,给予整个画一种生命,我们说到平面的一些图像的话,比如摄影和绘画,其实表面非常的重要,我们很少会看到这幅画,或者是这张照片的后侧,除非你是有这方面的偏好,比如是侦探或者是收藏家等等,最重要的通常都是表面。像罪犯的肖像,如果看不清脸其实是完全无用的。所以可见的脸其实是有两个面向,首先的面向是包括了我们的五官,眼睛的形状、头形 嘴巴的形状,额头的大小,还有下巴,还有整个头的轮廓,刚才吃饭的时候,我还问在中国是不是可以一看人家的脸,就知道他是哪个国家来的,是不是有一些刻板的印象,其实刻板的印象,就是一个让我们可以很快的来辨别事情的捷径,我们有时候看到一张脸,就会判断他是个男士还是女士,我们并不需要花很多时间来思考,因为我们在心中就有刻板的印象,当然刻板的印象也不是永远是对的,而且会造成很多的,如果你最近有到美国的话,你可能知道我们有一个非常热议的舆论,就是对于性别的模糊,现在我们有一个跨性别的运动,有一些人他们可能会想要变性,他们在变性的时候,可能要做的是改变面部的一些特征,还有当然是衣着方面的改变。使用化妆品来改变他们的身份。所以其实面部我们是可以掌控的,你可以说一生下来就有这张面孔,但是索尔也曾经说过,每一个人过了40岁以后,他们长的什么样子都是他们自己的责任了,他什么意思呢?他其实想表达的就是,如果你一生都做了很多坏事,都是不正当的行为,其实在脸上就会看得出来,因为表情也会流露出这种,眼神飘忽的一种迹象,当然有一些部分是与生俱来的,但还有很多时候,也是你一生中的经历所造成的。

上传日期:2019年01月1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