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7607 雅昌公开课 > W. J. T. 米切尔《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 图像学3.0:当下的图像理论)》 >[第4集]W.J.T米切尔:图像学3.0——当下的图像理论(下)

视频信息

名称:W. J. T. 米切尔《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 图像学3.0:当下的图像理论)》W.J.T米切尔:图像学3.0——当下的图像理论(下)
 

主讲人介绍:

UR316699dtRoj50ZSox0f4IPz7UrjkUhTF1SaTja.png

W.J.T米切尔

W.J.T米切尔W. J. T. 米切尔于1968年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英语文学博士学位,此后十年任教于俄亥俄州立大学英语系。自1977年起,米切尔教授在芝加哥大学英语语言文学系与艺术史系任教至今,被评为芝大盖罗德·多奈利杰出贡献讲座教授,曾三次在汇集了欧美诸多一流批评理论家的“批评理论学院”讲学。2017年,米切尔教授入选美国文理学院,晋身为美国院士级学者。

导语:

本场讲座和OCAT研究中心即将于近期开幕的“元图像”(Metapictures)展览直接相关。近五十年来,在对图像、媒介以及视觉文化进行的理论反思中,“关于图画的图画”一直是最主要的研究案例,而本场讲座将围绕它展开论述。其中涉及的话题包括:图像与语言、感知、思想的关联;图像作为历史纪念与政治中介的角色;新型技术(尤其是生命与信息科学)对图像传播及其效应的影响等。

主题: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

第四部分:图像学3.0——当下的图像理论(下)

我们现在进入第三阶段,初一个克隆的腹中,会有一个新的元图像的孕育,它会颠覆我们现在原来的,这个最初版本的一些本有的含义。这就造成了很多的焦虑,大家可以想到在1990年代初的时候,当时说到我们不能再信任图像了,因为数字图像太容易被操控了,因此图像已经不代表任何的真实了,我总是觉得这是一个很疯狂的言论,因为本来就没有人,从来没有人相信过图像,不是说突然间我们不能够信任图像了,不是因为数字图象的产生,让我们产生了这种质疑,因为这种诈骗和复制是从始就有的。因此这样一个言论好像只是引起公众的恐慌,没有太大的用途。

这里有一个莫里斯影片的一个小片断,声音也比较小,短片叫做《标准操作流程》。

我给大家展示这个短片是想要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发现,关于数字图像的,这当然是我们现在时代的一个热梯,一个演化的方向,因为所有的图像历史学家,都会看看这些电脑所制造的这些图像,在我们时代是扮演重要角色的。

第一阶段就是怀疑和焦虑,也就是说这个图像,完全是不真实的和现实世界没有连接;而在短片中我们可以看到,电子图像其实和真实世界的连接要更多,因为以前的传统的图像,只能够记录相机所捕捉下来这个具体的影像,而数字图像可以记录时间 地点、相机的设置。所有的这些都是被保存下来的,都可以去察看,每次按动快门都有很多操作在同时进行,很多信息都是记录下来了的。因此这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机会,来进行图像的生产。我们可以真正去看一下,这个相片是什么时候由谁来拍的,在什么样的场景下,让这种精准的侦查变得可能了。而且也就是说和传统的底片冲印的相片相比数码相片是保存了更多的信息。当然清晰度的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所以数码图像是一种超级复制品,它记录了时间、地点和各种各样的信息,能够让我们更加精准地去进行一些侦探性的研究。莫里斯这个短片向我们展示了反侦查的力量,你可以政府的这种力量剥夺掉,他们已经不能再去神秘化一些事件,因为你可以通过这些图像展示更多的信息,但是作为政府而言,他对精确、精准有不同的解读,他们的一个方法就是使用一些新的相机,飞行的相机就是无人机,无人机实际上就是一个飞行武器,它不只是像鸟或者是像飞机那么大,有的时候它可能就是一个小的飞行昆虫,你写入一些新的算法就可以控制这些无人机,甚至可以进行一些很多仿生学的设置,这是让人非常担心和害怕的一件事情。因为你不知道相机到底具备怎样的能力,它在战争中会扮演怎样的角色。而且无人机本身可能会进化成某一种生物。

IPrxtOadC6ImiIb0Azcbvf28bCEczK3IGtcLiV1Q.jpg

军用无人机

此外除了相机的武器化,就引起一种侦查学的兴起,尤其是在战争中广泛使用,韦兹曼Weizman教授提出了“侦查建筑学”,他觉得空中摄影,尤其是低配版的一种无人机的监管进行这样一个实验称作“风筝摄影”,因为这样一个风筝摄影,让人感觉是非常无害的,这样一些无人机飞跃当时被人摧毁的村庄,拍摄了很多照片,进行侦查研究。通过这样一种图片的采集就能够把这些东西都保存下来。

此外这些图像还会和其他的信息整合起来,这也是我非常感兴趣的,尤其是在当代图像制作领域就是侦查学,信息的真实性以及侦查,尤其是被作为一种对抗政府的工具的时候。是非常有力的,这也是Weizman整个项目的一个想法。是一种“反侦查”的一个理念。我们使用这种图像。以及来曝光政府的一些武力、暴力行径有很多很好的项目,这里有一个例子。就是Weizman用这种方式。在中东和北非之间作出了一个冲突线,非常有趣,这里用无人机拍摄下来的,冲突线跟地理、地质学上划分的界限,干湿气候区之间的界限正好是一致的,大家可以看到在沙漠区域和绿色的区别期间,是一个地质的区分,跟冲突线正好是吻合的。他也可以展示整个北非地区南北之间,拉锯战的一个现状。

这种侦查照片也引起了,很多当代艺术家的兴趣,比如说哈兹本当时拍摄很多黑暗场地的照片,以及展示了很多国安部门的一些监测,他收集了很多军队的资料。此时还有一个所谓的“生学侦探”的一个项目,我们已经不再看这些蒙太奇图片的组合了,所有这一些侦探的图像,往往是把不同的图像叠合起来,Lawrence  Abu  包括摄像影视制图类全部结合起来,找到一种解读。这就改变了建筑艺术、建筑设计和侦查的方式和意义,刚才说的这些不同的摄像、影视制图,包括所有的这些证据都集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总和。所以我们就看到的是图像,已经变成了把人们和证人都聚在一起,以不同的一些形式,不同形式的证据全聚一堂。所以我们也会看到他所制作的,这是一个证据构图墙,我们在形式学中也会常常到的。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图像学3.0侦查的一些图像,我们现在以图像来了解真相。

这也是Weizman的一个作品,他把所有不同的学术跨界地拉在一起,作出了这样一个东西,可能看起来是没有任何的理论,没有任何的秩序,其实是非常精确的。

还有一个新的发展现象,在图像学3.0中是双精度焦点数,《Data  Self  DaTa  Double》这并不是产生于国防的监控所产生的现象,而是我们自身产生的,像我们说到faceBook面书有很多信息,包括很多的图像,你的照片,都是你自己上传上去的。我们说到脸书,整个数据库的一个小部分。这个现象现在来说,其实我们还不是有做很多的研究,我们就形成了一种数据的双形。现在就会看到比如在这里开会的时候,现在已经有人有个艺术家,正在探讨这方面。而我们在制造图像的课题上,说到的“双行”,其实是会有很多危险 潜在的隐患,像数据的偷窃 盗用,包括你个人的身份也会被盗用。所以克隆会有一个实体的装形。现在我们是一个数据的装形,它也像一个魔鬼一样缠着我们,不管是在服务器或者是电脑手机上,并不仅仅是一个肉体。如果大家喜欢更了解有一个英国的电视片,叫做《黑镜》,它探讨了很多这方面的一些理念,非常有意思,在网上可以找到。因为可以给我们一种预判以后,我们一直面对着屏幕,会有怎么样的一些后果,他们现在已经扮演了非常落得角色,再过不久会发生很多事情。

u1LZRYdcglSCLy35LFEbYhsvsMS8HLtibvQglrAr.jpg

《黑镜》

现在做一下总结:我答应大家明天的演讲会更短,说到图像,图像学其实就是来了解,我们为什么会想要制造更多的图像,来让我们了解更好的世界。《圣经》宗教都会说到,在我们制造图像中,其实都非常质疑我们喜欢作图像的行为。认为我们面对图像,就会对他有一种崇拜的情感,而我们在批判理论上其实也是很快着这一种思维质疑我们集体的这种幻想。从暗箱的时代就开始了,科技我们都一直在以科技来想象着,科技可以来控制我们的环境和整个周围和地球,而艺术的化就在探讨这方面,在我们的思考方面,在图像的思考意义方面,还有图像真正的意义。艺术其实想说的是要把我们的偶像,都用一个锤子来重力地敲打他,并不是想把他毁掉,而是希望可以听出他里面的空洞。

我们今天已经把这一个铁锤以音差来取代。所以图像3.0到底是什么呢?这是不确定的,这也是一种猜测,对我来说第一个阶段图像1.0的时候,其实就是有了照相科技以后就产生了,我们就看到了一种跨文化的图像的聚集。这其实跟我们最原始的图像的制造是有关的。潘诺夫斯基的一些理论也提到这一点。

还有一个非常有名的,Aby  Warburg的作品,就是“构图像”,他把所有的图像都聚集到一起,而艺术史最早的是草根的一些图像,让我们产生了关于图像的一些科学原理,哲学和批判学、测向的语言,现在已经改为测向图像,他也扮演着在认识学和在伦理、本体学中一个非常核心的部分,对我而言,当时就是图像和编码和代码的关系,是非常关键的。因为他扮演着非常核心的角色,我们很少会看到无代码的信息,那个时候我们认为照相,就是一个无代码的信息,但是符号学和解析现象学、批判理论这些同时在80年代的时候,就已经转移到新的一种探讨的目标,我们已经从依赖底片和模拟的拍摄方式,现在已经变成了数码的方式,就是因为这个新的科学的进步,现在也给予了一些新的特征。

UMfxOFr14KMPNazr71FoCQgA4PP5yQu0IV2Zr5HE.jpg

阿比·瓦尔堡|Aby Warburg.webp

图像学2.0其实在我来说,当时我是觉得这是一个数模的一个辩论性。本雅明曾经说到过机械复制,他当时就说他是被取代了,并不是被数字取代,而是被生物控制论所替代。

图像学3.0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所有的人如果你想要把你的历史时刻,嵌入到一种透彻里面,我就发现我自己陷入一种矛盾的漩涡,这可能是因为3.0并不是和过去划清界线,我现在不是说,我要反对过去的一切什么东西,要推翻一切;而是说3.0只是把所有之前的画时,集结起来赋予它们新的生命,联系当下,所以我们不能说元图像的范例和范式到底是什么,但是这是这里面给大家提供一些选择,这是把图像和实体的一种新的连接,一种新的侦探视角,就比如说像克隆,像刚才提到的很多例子,比如说双方精度浮点数,最后想要跟大家总结的时候,说到一个非常老的论题:就是世界-图像,并不是觉得世界本就如此,当时维特根斯坦是这样讲的,也不是因为技术傲慢而带来各种各样的问题,这是海德格尔的理论;新的世界图像,并不把我们世界看作一个统一的整体,而是关注这个行星的环境来看一下,我们宜居的局限,布鲁诺拉图尔把这个称作盖亚原则,我想要联系到一个古老的比例就是愚人船,我们对它进行再阐释所谓的太空船地球,我们把我们的地球想象成一个飘忽的孤岛,在这样一个艰苦的空隙中努力生存,这也是布莱克所说的时空海洋。在这样的一个小岛上,如果说这样一个愚人船,如果无法超越人类自身的愚钝,我们就可能像恐龙一样,成为地球上另外一种化石群。

Q67YwOZnT2D3ecPpchDM7MhjH9Z22GKm1NCAg8KP.jpg

恐龙化石

在这里给大家有很多的图片,其实还是想展示给大家,只是提醒大家我们现在身在何处,以及我们之后的方向。我们可能会像恐龙一样多少年之后,也是成为这样的一个化石埋在地层上,如果说我们不超越自身的弱点的话,但是改变这些境遇很难的,因为我们知道恐龙灭绝,并不是因为它们很蠢,而是因为来自外界的干扰,我们作为人类自己呢?我们现在的科技发展也是非常的快,不能说可能是一些不可控的因素,会导致这样的一个结果,我们需要从自身找原因,来促进这样的一个发展,我们要纵观整个人类的历史和整个人类的文明,谢谢!

上传日期:2019年01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