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6255 雅昌公开课 > W. J. T. 米切尔《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 图像学3.0:当下的图像理论)》 >[第3集]W.J.T米切尔:图像学3.0——当下的图像理论(中)

视频信息

名称:W. J. T. 米切尔《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 图像学3.0:当下的图像理论)》W.J.T米切尔:图像学3.0——当下的图像理论(中)
 

主讲人介绍:

OGTD2ffpxUFbmG4j8YzShluHPzf6O9wX86b4DCAd.png

W.J.T米切尔

W.J.T米切尔W. J. T. 米切尔于1968年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英语文学博士学位,此后十年任教于俄亥俄州立大学英语系。自1977年起,米切尔教授在芝加哥大学英语语言文学系与艺术史系任教至今,被评为芝大盖罗德·多奈利杰出贡献讲座教授,曾三次在汇集了欧美诸多一流批评理论家的“批评理论学院”讲学。2017年,米切尔教授入选美国文理学院,晋身为美国院士级学者。

导语:

本场讲座和OCAT研究中心即将于近期开幕的“元图像”(Metapictures)展览直接相关。近五十年来,在对图像、媒介以及视觉文化进行的理论反思中,“关于图画的图画”一直是最主要的研究案例,而本场讲座将围绕它展开论述。其中涉及的话题包括:图像与语言、感知、思想的关联;图像作为历史纪念与政治中介的角色;新型技术(尤其是生命与信息科学)对图像传播及其效应的影响等。

主题: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

第三部分:图像学3.0——当下的图像理论(中)

哲学家也说到。除了文字和图像还有第三个元素,这是那样所描绘的:ICONS  INDICES  SYMBOLS,他的文章写到图像 像和指向,这些字体,皮尔斯的作品,他想说的是我们所指SIGNS,可能这方面的联系并不是那么清晰,这是我们给他的定义,也是说肯定会有第三个元素。在我的漫画中说的第三个元素就是人类,我们在思考的这个人。所以《Arbor》会看到这些雕像,还有在所指和能指之间的一条杠,还有这个椭圆形,当时他想象的,这是一个意义,像一个鸡蛋一样很容易破损,把它真正的意义暴露出来。所以你可以看到上面的是所指和能指。

KdC0PnInP6CTx2vlwWKIafjoHgiS9liPVZPjUK3q.png

《Arbor》

大家可以看到这个符号在这里的三个元素,都是完整的有相似、指向和规约符号,对于我们这个形象文字。所有的这些都是一些最初的研究,它是一个总结,我们作为人或者是说非人的一些图像的建立,就是本质可以回到这里,而这些图像就是我们文化的一个构建的基础,此外我们这个世界是有很多声音、图像和文字等等,所指和能指之间的一个连接,是我们人类自己是大家的一个会聚点。这也是指所有的秩序,刚才这张图表有一个问题,大家可以来思考,这里有多少个媒介?

MEDIA我有一个回答给了大家是三个,只有三个:Image  Sound  Text,图像不管是语言的还是视觉的,比如说比喻和图像,以及声音,比如说我现在就在创造声音,我现在没有在写字给大家,大家在听我说话;第三点是文本 文字,我可以看到有些人在记笔记,你就在创造这些文字,所以三个东西是同时被创造的:图像 声音 文字,可能不完全正确,可能有更多的元素,如果你能想到其他的一些元素可以告诉我,因为我一直在思考,有没有超过这三个元素之外其他的一些元素,但是目前还没有人能够提出来,也许因为如果你看一下,美学的整体的历史的话,看一下媒介的分类,你就会发现基本就是这三类元素,不同的排列组合,从亚里士多德开始,一直到索绪尔,可能都是这样三个元素不同的命名,实际上就是一个三元素,是我们整个美学历史的一个三元素。我们可以把每一个拿出来仔细来讲,比如说当时罗兰巴特写过一个,非常重要的书里面提到了,“图像 音乐 文本”,亚里士多德是用“戏剧”来描述,比如说观众 唱词 言语,或者如果我们看一下瓦格纳,他用歌剧的理论也是分成了三个方面,首先观众-音乐-剧本或者是诗歌本身。此外在我们精神,或者是心态学方面的研究,也是同样一个三类的分类。其中有一些象征性,有一些实质性的。从拉康来看像刚才我所说的这不是一个烟斗,但是图像说这就是一个烟斗,中间有一个对抗性,然后有一个实体。也就是所谓的“索引”,现在存在的这个实体。因此当我指着这个水瓶的时候,我说“这个”就在使用一个“索引”,而且我的指头,也是指着它作为一个索引的符号,这只是只在真实的场景下,在现在 在这里,这是一个存在性的一个实体。而凯特是一个非常好的媒介学家,20世纪末非常有名,他也有两个三元素的理论,关于科技媒介的:录音 尺寸科技、打字机和手机 储存盘等等,这实际上跟19世纪末的声音的录音的,是异曲同工之妙的,大家可以思考一下你自己,如果没有一个键盘的界面你能做什么。现在打字员实际上,已经成了整个电脑的操作员,我不会细讲了,如果你能想到第四个第五个和第六个媒介,不属于这三者元素之一的话,请你告诉我。

mdVpWeI4BS378gtW8At1ReELHl0c5oURgxNHkn8Y.png

所以说到其实我的故事还并没有开始,本体论是关于图像的本体论,这是一个快照。图像就是语言的一个基础,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们说到语言的时候,它是一个风向标,可以让我们很好地了解文化的形成,还有当时的历史背景,包括一些微不足道的,还有一些非常重要的,刚才说过的图像非常得多,有一些是划世界的,记录了一个时代。

刚才所说的可能会看到一些图像,这是在二战时期的时候,当时美国人一看到这个图像就知道,这个旗帜扎上以后二战就结束了。在打仗的时候,战争的时候常常会看到的事情是,在战争要结束的时候,我们就会需要一个纪念碑,需要一个非常有历史意义的一个图面,或者可能是象征着胜利,或者是象征是打败仗了。我们说到这些图像,其实如果要制造这样一个图像,完全地来记录一个历史时刻这是非常难的。

我们看到布什的这个图片,当时是为了几年在伊拉克战争的胜利,其实我们后来发现到2004年的春季,当时就会有这样的一个海报,《MISSION  ACCOMPLISHED》,当时说已经完成了我们的任务,但是我们看到在现实中伊拉克战争还在延续,并没有完成,也可能永远不会完成。但是可能失败的这个纪念,也是非常的有意义的。

当时看到有这样的一个图面《Age:14+years》,同时我们会看到一些图片,也会纪念一些战争,他们并不是代表了胜利,而是战争的羞耻。

比如Nick UT越南战争时候的照片,当时还是赢了很多奖项在1973年的时候,当时就有一个小女孩,当时因为战争炸坏了她的乡村,所以在逃离一个非常恐怖的图像,这个照片很多人说,因为有这么一张照片,所以越南战争才会结束,所以我们把它称为是一个,它是来象征着败仗的一个照片,战败的照片。

iMRc4powsR1lgVjXc8x5Of3sxNr1pY4QCRAGGCFX.jpg

在硫磺岛上插旗的男人

现在看到一幅漫画,也是基于之前的一个相片,《Dennis  Draughon》,我们把两种象征着战争羞耻的图像放在了一起,在阿布戈莱比,2004年的时候,在伊拉克的战争中在监狱中,所进行的一些酷刑的图片,这些图片都是在我的脑海中非常深刻的,包括今天我们也会看到,记录了很多历史时刻,他们也是非常有影响力的。

《RFMEMBEB》纽约的世贸中心,现在看到的是两个空白版面,取代了原来的世贸中心,因为它已经完全的被毁灭了。

《无面孔》还有很多伊拉克战争,所记下来的这些照片,还可以讨论很多,我在下一讲的时候,还会来继续探讨这件事情,因为这是一个无面孔的照片,这个人戴了一个头罩,你看不到她的脸,她也看不到。人脸被遮盖住的时候,会产生一些很奇怪的现象,我们是怎么把它盖着的,戴着头罩的人是否看得见我们,这些图片对我们的观感都是有影响的。这张照片也起到了另外一个作用,有一个我们都说变成一个网红的图片,现在所谓的网红,当时就出现这个现象,戴着头罩的人,完全像一个病毒一样到了每一个地方,一直不停地再现,以不同的方式呈现出来,而且还会跟很多广告图像融入在一起。所以这是一个文化的即兴演出。这是苹果的一个广告,竟然融入了戴着头罩的人的图像。

4wfYKfa4L3R3HY2p6qEAaUYERvPidGLyXiOh9knc.png

戴面罩的人与战争

还有很多的一些细节,让我们可以看到苹果这个产品,和伊拉克之间的一些共同之处。因为我们在苹果产品上看到这些电线,就是为了让大家可以听音乐,为了大家开心。但是在伊拉克的时候,他们就会有一种用途是来进行酷刑。戴着面罩的人他也在这个漫画中,变成了一个机器人。这个机器人变成了大规模毁灭武器,所以你看到这个漫画中杰夫森,在华盛顿,还有各个以前美国总统的肖像。

《That  FREE  Dom  Foy  Bosh》,这是一个讽刺性的地图,这个人和女神并列,这个女神戴上了头罩,他就变成了白人的一种优越感 优越主义。所以我们说到胜利的时候,其实也是非常讽刺的,有时候我们看到战争为我们很好的展示了,人类自以为可以控制世界的,这种想法是非常荒谬的。

qniviFlzB1KaQLqnlI1hS15RqCt2AjtQE4vxfsNk.png

戴着面罩的人

现在这个图:戴着面罩的人和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重叠,还有基督教的一些图像中,还有一个平行的共同点,大家也可以看到,他把这两个层叠起来之后的一种观感。我们看到这样的形象,并不需要任何一个说明和标题的,在历史的某一个时刻出现了,就变成我们对于这个事件的,集体记忆中的一个代表和象征。在这方面我其实还有很多可以说

QdM9feRTSSXxAJNvW2Cn0t5FUtLzpxLijzWOSEbN.png

戴着面罩的人和耶稣

我们在上世纪90年代,看到一种新的图像,这并不是因为战争所引起的,而是在电影里所看见的《Star  Wars:Episode》,当时有很多电影,采取了所谓生物图像,是把一个生物是有生命的,就是一个克隆,最有名的是在《星球大战》里的冲锋队,当时有成千上万的这些复制品,它们是在实验室里制造的,变成整个一个军队,如果把他们的头盔拿掉会看到,他们的面孔都是一模一样的。而克隆的这个肖像,就是我们人类的一种幻想,人类幻想在开始制造图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刚才看到的这个绘画之源,有一个妇女在画她亲爱的人即将离开的情人,当时的想法是,不仅可以把这个人复制出来,其实这就是一个克隆,你永远都不会失去什么,不会再有死亡,因为我们可以克隆。这是一个科幻的幻想,在过去30年一直有很多,关于这个题材的电影,而麦卡迪的作品中,也看到了一个恶梦般的境界,这是他的一个作品。

bdBEgP61Ql4kwUuQqUkG8q2fH4kEUxFg8IwNNFsd.jpg

《Star  Wars:Episode》电影截图

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垃圾袋,做的一个人的身体《Paul  McCarthy》,所以克隆的另外一个观点,我们可以用克隆制造许多其他的部件,比如说我老了肝脏不好开始衰退,或者是肺或者是其他的部位,如果我有克隆可以有这些部件,来取代这些在衰竭的肾脏等等,所以克隆变成不仅仅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科技上面的问题,而是成为一个文化关注点,也可能是一个恶梦。可以追溯到我们开始绘画 描画之前,图像的制造之前,刚才说到人类起源,根据犹太《圣经》、基督教和其他的《圣经》里面的形容,都是神祖根据自己的肖像做了一个复制,就给予他生命。所以我们说到所谓的,有生命的图像在《科学怪人》里面,科学家把很多不同人类的部位都拼在一起,制造了一个科学怪人。其实他就反映了当时社会,对于这种做法的一种恐惧,但是在克隆的时代,这种恐惧就受到了无限的放大,尤其是在美国的克隆,看到了另类的关于性别主义,当时在美国的男同性恋者,有一个新的代表象征就是克隆,这个克隆就是像一个,直男的一个完全的复制,跟他上的一模一样,性格特征跟他一模一样,穿着打扮其他方面都和他一样。所以他们把他命名为《Gay  Machol》,同性恋直男,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阶段。而我们当时同一年代,也看到了第一个克隆绵羊叫做多利,当时还有宗教方面很多的担忧,许多的宗教都认为,这就是人类想要扮演神祖的一种象征,科学家就变成了现代的神灵。包括在《侏罗纪公园》,这个电影就是基于这种想法,把以前已经灭绝的动物,让它可以重新活过来,可以看这是它的基因的代码。在这里大家可以看到蛋白质合成的,主要的DNA的编码全部印在恐龙的身上,这也是一种象征。

BCYBITjzM0grIS7hE3QbBwnN21A9FBE4h9eTn7co.jpg

《侏罗纪公园》

下面再给大家播放一则广告片,关于把复死回生的一个广告片,不是通过克隆,而是通过欲望的释放,因为不管怎样广告的目的,都是为了激起你的欲望,告诉你所卖的就是别人的欲望所想要拥有的。

大家看到了这个意思,就是因为闻到麦当劳的薯条太香了,所以恐龙就活过来了,这样一种复死回生的方式,不仅是复死回生,而且是已经濒临灭绝的生物,让它们也活过来。这也是在《侏罗纪公园》,这部电影上映的同时发布的一个广告片,告诉我们如何把灭绝的生物如何重新复活,这在剧院是非常受欢迎的一个主题,比容说恐龙,有很多这方面的电影,都是把已经灭绝的恐龙复活起来,这方面的电影是非常多的。

其实克隆就是一种元图像,或者说一种生物控制的复制的产物。之前本雅明有提到过所谓的机械复制,由机械来创造这些图像,或者是一些物品,然后马上进行复制,实际上是现代主义的一种元比喻,而且也是跟媒体和媒介的现代主义,是紧密相连的。但是现在已经不是机械复制,而是一种生物控制复制,它是基于遗传学和高速计算的一个结合,网络科学和生物科学的结合,它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一些新的事物,引起的认知论和道德伦理上的一种恐慌,因为你的复制和翻版,可能已经不是原始版本的忠诚复制了。如果大家读一下《生物控制论》,可以看一下这就是两大机器:一个是DNA的双螺旋;一个是计算机程序,在我们的时代,其实就是这两大机器控制一切,生命科学和信息科学。这种结合所有的这种创新,都会给我们带来焦虑和恐慌。

dtTHoeRsEIlDWImXXEMaUY2kAnYXAG6ZLGl62uY3.png

DNA的双螺旋

这也是为什么在《THE EVIL DEMON OF IMAGES》,这本书第一次提到,克隆和所带来的问题。

rLDMp5bQge3QKfslTRFkom91q2a0TV4pZ5VWhAWV.png

《THE EVIL DEMON OF IMAGES》

它说克隆带来一种单一的思考,让每个人成为一个单一的复制品,就是你在克隆的时候违反了并不是忠诚的版本,这是一种背叛,是一种恶魔。但是克隆如果给到一个新的元图像,比如说在这本书的第一部分,有提到我的一些理论,在第二部分是一些对图像的概念的解释,然后还讲到了生物控制论,这个事情在我们的时代正在发生。这就让很多的有生命的图像,得到了一种有生命的复制。

上传日期:2019年01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