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5459 雅昌公开课 > W. J. T. 米切尔《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 图像学3.0:当下的图像理论)》 >[第2集]W.J.T米切尔:图像学3.0——当下的图像理论(上)

视频信息

名称:W. J. T. 米切尔《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 图像学3.0:当下的图像理论)》W.J.T米切尔:图像学3.0——当下的图像理论(上)
 

主讲人介绍:

LmcEyoNXkU5aUIjntPrKjVSJmwKoggtDh1diW45n.png

W.J.T米切尔

W.J.T米切尔W. J. T. 米切尔于1968年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英语文学博士学位,此后十年任教于俄亥俄州立大学英语系。自1977年起,米切尔教授在芝加哥大学英语语言文学系与艺术史系任教至今,被评为芝大盖罗德·多奈利杰出贡献讲座教授,曾三次在汇集了欧美诸多一流批评理论家的“批评理论学院”讲学。2017年,米切尔教授入选美国文理学院,晋身为美国院士级学者。

导语:

本场讲座和OCAT研究中心即将于近期开幕的“元图像”(Metapictures)展览直接相关。近五十年来,在对图像、媒介以及视觉文化进行的理论反思中,“关于图画的图画”一直是最主要的研究案例,而本场讲座将围绕它展开论述。其中涉及的话题包括:图像与语言、感知、思想的关联;图像作为历史纪念与政治中介的角色;新型技术(尤其是生命与信息科学)对图像传播及其效应的影响等。

主题: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

第二部分:图像学3.0——当下的图像理论(上)

德勒兹说过一句话句话说:哲学并不是完全独立的,它还是在代表。他的中毒其实是一个假象,他一直在追究的同样一件任务是符号学。一个哲学家说这句话是非常奇怪的,因为艺术史家的话,我们一直相信图像是非常重要,必须要进行研究。但是现代哲学的目的,其实就是要“去图像”。哲学家说:我们要的是真实,而图像它其实是虚假的。所以哲学一直都质疑对于图像的价值和意义。如果我们可以去比喻的话,我们可以把代表性去掉,就可以真正地发现到本质。所以哲学就希望可以把无止无尽的,浓缩成真正的真实和真谛。德勒兹觉得其实这就是哲学一个假象。他说他把整个东西都颠覆出来,他说哲学就应该是要理解图像。

而我觉得现在所谓的“故事”这也是关键,在我过去三四十年的体验中,我认为在我们研究图像这方面的工作,现在已经越来越偏向哲学,越来越理论化,但并不等于它越来越抽象。我的目的一直以来,就是希望可以让哲学变得更真实、更实质性,更有本质,而并不是完全脱离图像。我们应该要把它想为哲学的工具和理论的工具。所以我其中一本出版物,就是《图像理论》。

因为“图像”也可以产生它的理论,不需要等到文字来吧这些理论概括出来。所以我想做的是想要说故事,这个故事有几个部分:开始 中间 结尾。所以我把它称为“图像学3.0”。

这个故事很多方面都是我的自传,或者是德里达说过的,是一个自我书写的作家生平录。这里面牵涉到我的一些作品的名称,我希望你不会觉得太自恋。我们这里是想要概括过去50年我的工作、我的作品中所有的这些牵涉到的图像。它们所围绕的一个问题,就是图像到底是什么呢?图像跟文字的关系是什么?图像是怎么传播的?它们是如何影响我们的?它们是怎么得到意义的?它们到底要的是什么?这可能是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为什么说图像到底要的是什么这句话,好奇怪,我提起的时候会有很多人看着我说啊?到底在说什么。我们会对这方面进行探讨。

图像是怎么在社会关系中改变的,他们在历史时期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或者是记录这件事情,或者是纪念这件事情,我们对于图像的理解,我们想要创造图像的科学,或者是图像学这方面的做法,我们的这些理解是怎么来的?

首先我想说一个跨历史的事情:

在每一个阶段,我们在说故事的时候,说图像的时候,其实这个“图像”都是在说一个集体,在形容一个集体。就像今天一样所有的人围在一起,就比如像大家都聚在这里,来一起看一样东西,来思考一样东西。最古老的这么一个,我们看到最古老的描绘这个图景,就是柏拉图的图像洞穴。最古老的图像可以追溯到柏拉图的洞穴,这实际上是最古老的影院,这边这群人是观众,他们也是被监禁的罪犯,他们就在这个剧院里无法离开,大家可以看到阳光可以从外边照射进来,还有上面有火堆所产生的亮光,然后会有一些雕塑在这些洞穴的墙壁上,投下一些阴影。

2X56SwNNrpHMhk66xpXMXdynDkg3TbjiUQjTmx5Q.jpg

柏拉图图像洞穴

我们在看的时候其实就是一种寓意,我们看着他们在看这个光,看着他们在看里边的这个图像。但是我想要表达的是大家可以思考一下,这实际上就是一个原始的场景,这个图像的原始场景,总是所有的集会从溯源都是这样的,一个人看着一个东西,这也就是所谓的观众,大家可以思考一下,你这样的一个图像由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视角来看,然后被赋予不同的情感和阐释,这里就是一个部落在火堆边,聚集看着这些阴影互相交换讲述着故事。这就是一种场景,这些故事可能是一些幻想,或者是一些启示性的故事。然后在过去这一个世纪中可以说,影院就是我们这样的一个聚集地,我们通过一些移动的图片来进行娱乐和阐释。此外在宗教仪式上也有很多的影像,我们聚集一个所谓富有神性,或者是崇拜的偶像周边,就充满了一种神域感和神秘感,这里就是一个经典的图像,是金牛事件,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图像,或者是场景中观众之间的意见是对抗性的,一边是以色列人在庆祝,如果大家仔细看的话,在黑暗的部分,摩西正拿着《摩西十诫》从山上走下来,这个《十诫》写到你不能来创造这些图像,因此摩西看到这样的聚会非常得生气,因为中间就是一个图像,是一个金牛图的图像,他就准备把这个十戒给砸烂,表达他的愤怒,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图像可以把人们聚集起来,也可以把人们分裂。因为背后的故事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摩西正在从上面走下来,他要做的是把人群分成两队,把其中的3000人屠杀掉,因为他们使用了这样的一个图像的崇拜。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图像的力量非常大,可以是积极的,也可以是消极的,而这里的图像是先把人们集聚起来,再把他们分裂开。或者这样的一个集会,可能是一个国家级的,而一个国家由意识形态和政见会一分为二。

lq4WBx37ceGxXkXB6sdTtLTCE0kgnk7N4onwYgPu.jpg

《金牛的崇拜》

比如在美国就是这样,我们现在有这样的两个图像,目前是当代美国的政治政坛的名人。这是两张非常有名的海报:第一张是奥巴马是积极的一个寓意,是希望;而特朗普就是不!

                                             

WBRCCnpg3L49lRhkrGoMgjgiRNsAqsBXy0T7Ryw9.jpg       EtNJPM1AfjdO2kqXJet2kbpH0ewxJQ0W62K10wGS.jpg

                                                     奥巴马海报                     特朗普海报

此外这样的一个集会也可能是学术型的,比如说在这里是一些牧羊人聚集在一起,想要来解读一个墓碑上的石刻,这个上面大家可以看到指向不同的指标,他在猜测这些到底是什么样的意思、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大家可以看到这个图像中,这个语言是位于核心部分,以及作为语言本身尽管说我们可以阅读它,但是它还是带来很多的迷惑和不解,很多无法的未解之谜。此外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牧羊人正在读的时候,很多细节的描述,一个人在认真地读,另一个人在质疑他,在发问。

bFk2RNvo20FPr1B5x1JFeVWiCg7UAxP3hf9pzD2B.jpg

《阿尔卡迪的牧人》

《Joseph》此外不只是政治或者是艺术,科学界实际上从本质来讲,也是由图像组成的。他们要进行公众的展示,比如说在这个情况下,大家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公众的展示,这个展示就是要向人们展示一下氧气,或者是缺氧会给人们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这里这个人是在空气泵中,放了一只鸟来进行实验。其实科学实验我们都知道,必须是可复制可展示的,这样才能够证实这不是魔法。也不是夏洛特或者是魔法师能够做的事情,这是科学。所以说氧气的发现也是属于这一类事件,有的时候我们需要做这样一个实验,把人们聚集起来,让他们一起来看,这可能让人们非常惊讶,大家可以看到观众之一正捂着脸,他不愿意看,因为这个鸟正在死去,这是一个动物实验,而这个实验会最终造成动物的死亡。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个,聚集在某一个物品,或者是某个图像周边的,聚集是科学实验的核心理念之一,同时它也是科学伦理之一。这里有的时候图像可以非常的抽象,可能是我们人眼无法看到的,比如说是一个图标或者是一个模型,一些我们可以理解帮助我们理解,人生命演化的秘密的这些东西,比如说DNA的双螺旋,如果我们不知道DNA的双螺旋模型,我们就根本无法知道生命的复制和繁衍。此外我们也无法去解读,不同人之间的个体化的差异,其实都是因为DNA和遗传学造成的。

rI4WQhvFgf0B2UFLklNp5Uh1EPcskO73ij5MIp3O.png

experiment with the air pump

最后《A.L.  The  Origin》,这也是一个很好的特例,这只是两个人一个小的聚会,不是大的聚会,一位女士和她的情人,这个男人可能马上要离开了,永远也不回来了,我们把他称作绘画的起源。也就是我们为什么刚开始的时候,要创造图像来进行绘画呢?根据罗马的历史学家来称,是因为我们想要记住这些东西,想要把这个现实保留下来,如果不把它画下来的话,我们就会忘记,因此,我们如果说为什么会有图像,我们会说是因为爱,因为欲望以及害怕丢失的这种恐惧。这和我们绘画的起源是一致的,大家可以看到中间是丘比特爱神,他就是爱的宣言,也就是第一个图像的创造是因为爱,大家可以看到他举着火炬,同时他正在跟这位女士进行互动,他把他的爱之剑到这位女神,而这位女士就用爱之剑,还绘制她情人的形象。如果我们问一下图像到底意味着什么?来自于哪里?为什么我们要创造图像?可能很简单最早的一个回答,就是这位罗马历史学家的理论,就是爱欲望和想要保存回忆的这种想法,其实很多当代图像,都是这样一个背后的驱动力。

lsuCdX4wbtdLC18OC2yIhpw2bIXO4ULOW4nNX3Wm.png

A.L.Girodet-Trioson

自从1950年之后有一个新的产业叫做广告业,而广告的目的就是创造欲望,让你想要拥有某件东西,所以这里我想给大家播放一个广告片,这个广告片展示了广告图像的产生,这个广告片也是想要戏谑一下这些广告片,所以它是一个元广告片,下面大家可以自己来看一下。

这是一个非常经典的所谓的元广告的例子。而且其实关于不同的观点,你作为观众的话,实际上是觉得你已经太聪明了,不能只用图像来诱导你,而是需要创造一种欲望。因此这个广告告诉你,他们如何来制作广告,从而激起你的欲望,而图像本身是一个非常小的slok,他会嵌入到是一个鼻涕虫,他们刚才说把鼻涕虫放在不同的物品上,而我最喜欢的部分是他把这个东西扔到墙上,然后他就用了一个非常反讽的方式告诉你,现在是不是就想买了?这实际上是用一种反讽的方式,非常负面的一种评论来引起你,非常正面的想要去拥有这件作品的欲望。这些图像其实无处不在,从商标上,到一些抽象的图像到处都是。再比如一些元图像。关于视觉认知的一些元图像,大家之后在展览中也会看到,比如说花瓶的两面、以及鸭兔图等等,这实际上揭示了一个图像的本质,它们总是有双面性的,它们总是有扩展性的,而且非常得模糊,感觉这个东西在又不在,而对我来说这也是图像的本质之一,它拒绝给你一个清晰的答案,这个东西到底有还是没有,不管这个图像像《鸭兔图》,以及其他的很多图片都是这样的,此外还有一些复制世界,但是同时给你创造了另一个世界的一些图像,如果说我们走到最早的人类起源的话,到洞穴期,一直到今天的数字动画都是同样的一个本质,在这里大家可以看到一个数字恐龙。大家可以思考一下,可以这么来想,图像实际上就是人类意识的蝴蝶,它从一个地方飞到另一个地方,从语言界飞到摄影界,跨界的飞跃。

jOug1Y9KprTd0oY1ndjU3DjYcocjtBnYuiyTETmh.jpg

《鸭兔图》

此外它还可以停下来拥有一个很长的生命,超越人类的生命。有的时候它可以创造一种情感,把我们带走。此外图像可以展示我们的幻想 回忆、梦想和洞见。而且它会拥抱人类的整个文明的历程。

还有包括我们的未来,我们未来的可能各种可能性,可能这时候人类已经不存在了,这个就是我最喜欢的图像之一,这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他就意识到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地球,他已经回到了地球,而人类文明已经早就不在了。

几年前我有一个学生当时他就想画我的图像,他的名字是费里达高科斯福克斯,他想画我的肖像不仅仅是画我的人像,是让他围绕着我还有我所之前工作里面,所用到所有的这些图像,这是我还有头发的时候,首先会有很多的动物,因为我非常的喜欢动物,我觉得我们在做图像的时候,最初做的图像画的都是动物,当时也没有人清楚地说为什么是这样,但是我们会看到刚才说的,鸭兔图 恐龙 克隆绵羊,包括我们看到暗箱 盲人手杖,还有潘诺夫斯基拖帽子来打招呼的这些图像。在绘画里还有一个划时代,有代表性的非常灾难性的毁灭的偶像,制造了一种恐惧,大家也可以清楚地看到,这就是当时9·11事件被毁掉的世界世贸中心,当时世贸中心的毁灭,并不是为了要侵略一个国家,他当时的目的就是要制造恐惧,所以这中的意义,其实想要制造的是偶像的恐惧症,当时选择了一个有代表性、象征性的建筑物然后把它破坏掉。这必须是要在公众的目光下所做出来的,并不是要在暗中毁灭的。所有的这些图像它有一个共同点,它并不仅仅是图像,他们反映了图像的制造,也就是我所谓的元图像。

DjUr06g8KxFmTjCYRVVHU5RntMwfJXRUxtxjQeQQ.jpg

9·11事件

元图像它的目的其实是要抵制,尝试中把这些图像视为一些静态的物件,让我们以文字来进行翻译。你看我的第一本书,叫做《图像学》,当时我就提到了标志起到一个主导性的作用,第二本的时候已经颠倒了这种说法,第二本书我是叫做《图像理论》这一本,认为图像是有自主权的,是有抱负的。讲我们的理解是以这些比喻,来把它画出一个框架的。所以我们说到,最早原始的洞穴里的壁画的时候,就可以看到刚才提到的图像,是福柯谈到的作品中,烟斗的图像,文字跟图像是完全对立的。图像跟文字之间的挣扎是不会有一个结果的,这是一个持续的争斗,一方会出击,另一方会回击,就这样的持续下去。在马格里特的作品中还有一个层面,我们看到这个说明是在图的下方,“这不是一个烟斗”,但是这两者之间是有空间,这个空间到底意味着什么?这是一个比较独立的空间。“烟斗”在空间中浮动,它是中立的,所以这些空间,但是他所说的这一切其实是非常基础的,我们试问自己的时候,在思考的时候到底是怎么进行的,我们是怎么样会产生一些梦想、一些幻想还是一些记忆。这些都基于图像以及文字。所以当我们看到这样的一个构图的时候,就很清楚的可以看到或者是另外一个。

这也是非常有名的一幅画《Arbor》,提到的问题是文字到底有怎么样的一个结构?他的回答其实是非常矛盾的,语言并不仅仅是文字,除了文字以外还有很多其他方面,还有一个成分就是我们说的“所指”。

v7lF6M2GkjFUnqq75E7mOi5WjCOCUwE6vBWr6w7L.png

《Arbor》

我这里有一幅小漫画,希望可以很清楚地解释这一点,发言人在说Arbor,这个泡泡也是他想的,一棵树,所以就是所指和能指,左边的是所指。两者之间的连接是什么?所谓的能指和所指到底是什么呢?图像还有文字,连接就是“人类”,我们就是这两者之间的一个媒介。

上传日期:2019年01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