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887 雅昌公开课 > W. J. T. 米切尔《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 图像学3.0:当下的图像理论)》 >[第1集]W.J.T米切尔:“元图像”展览综述

视频信息

名称:W. J. T. 米切尔《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 图像学3.0:当下的图像理论)》W.J.T米切尔:“元图像”展览综述
 

主讲人介绍:

L77P8SJDm1MXP6O5Ih0DIGc4BQ2c0VjMpt55C5Dx.png

W.J.T米切尔

W.J.T米切尔W. J. T. 米切尔于1968年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英语文学博士学位,此后十年任教于俄亥俄州立大学英语系。自1977年起,米切尔教授在芝加哥大学英语语言文学系与艺术史系任教至今,被评为芝大盖罗德·多奈利杰出贡献讲座教授,曾三次在汇集了欧美诸多一流批评理论家的“批评理论学院”讲学。2017年,米切尔教授入选美国文理学院,晋身为美国院士级学者。

导语:

本场讲座和OCAT研究中心即将于近期开幕的“元图像”(Metapictures)展览直接相关。近五十年来,在对图像、媒介以及视觉文化进行的理论反思中,“关于图画的图画”一直是最主要的研究案例,而本场讲座将围绕它展开论述。其中涉及的话题包括:图像与语言、感知、思想的关联;图像作为历史纪念与政治中介的角色;新型技术(尤其是生命与信息科学)对图像传播及其效应的影响等。

主题:元图像:图像及理论话语

第一部分:“元图像”展览综述

首先我想说一下刚才巫鸿教授的介绍,我真的是跟中国渊源很久了,我在1988年就来到中国,在北外进行教授,主要是教授英国文学的博士生。我们研究了很多东西,比如说基茨 雪莱等等,各种各样的英美文学的大师,我一共有20位博士生,其实也是应该要来听讲座的,然后他们也会把他们的所学分享给别人,但是我觉得其实我的学生给我的影响,要比我给他们的影响更大,所以我真的是非常喜欢中国。因此我尽可能经常回到中国。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文化的深度。你们的文明、语言都非常得棒。因为美国是这样一个年轻的国家,我们真的非常崇拜那些历史悠久的国家。因此非常高兴能够再次回到中国,看到这么多的人对我的著作是感兴趣的,我非常开心。

巫教授刚才也指出了时间差的问题,也就是英文文献和欧洲文献出版,与中国文献出版之间的,这样一个时间差的问题,我觉得这个时间差现在正在快速缩短。我也是想要祝贺大家,祝贺OCAT研究所,感谢你们这样一个年度讲座,这个年度讲座就可以帮助减少,这样的时间差,我相信只要有这些讲座就不会有时间差了。同时我们的英文著作可以马上地翻译成中文,相反也是这样,大家有一个没有时差的这样一个分享。

对于在座的各位,可能今天的讲座比较难以理解,这些概念非常得复杂,有很远的溯源,那么我会尽可能地讲得清楚一些,讲的慢一点,这是非常难的内容,因为大家知道你讲自己的母语的时候,总是很容易讲快,我会尽量把语速放慢一点。

首先这个其实不是我讲座的一部分,而是一个概览,对OCAT研究所展览的一个概览。所有展览的内容,都可以在这个屏幕上看到,尽管说有点儿小,但是我想说首先整体的一个构形,大家可以看到,这是按照云来分布的,然后由闪电把不同的云块连接起来,这样的一个想法,就是想要来审视今天的这些图像,怎么审视呢?我们把它想象于它们是存在于云端的,数据的云端 虚拟的云端,以及那些充斥着信息和能量的这些云端,然后在这些云之间的联系的时候,是没有时差的,是时实的,这也是我们现在当下的世界图像的现状。

SIPCnJddFpAhvRi0ZqZ81tkNfHly4VXO6lfqAKgE.jpg

“云”分布图

如果我们思考一下世界范围内的图像,想一下这个整体的生态圈的话就更难了,我们很难在图像中去思考图像,因此我们不只是在审视这个图像,而是在思考图像在哪儿?在哪儿出现?它做了什么?它如何影响人们?以及它为何如此重要?或者说在很多情况下,大部分的我所看到的图像是不重要的,我看到了以后马上就忘了,只有一些图像对我来说是重要的,有的时候是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棒的艺术家的非常棒的作品,或者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事件。因此可以说在这次展览会展出200多幅图像,同时还会有很多文字,因此你如果来看展的话,你会看到这些展示,这是以一个preza这样的概念来形成的,我正在用这样一个软件,我也在学习如何使用这个软件,在这个软件下可以放大和缩小,然后进行导览,大家可以看到第一个云是讲的“描述/图像描述”,这些图像都是在其他的图像中,或者有的时候,只是同样的一个图像的反复的出现,比如说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这个图像展示的是一个艺术家,在画一个螺旋的圈,这个螺旋圈变成了他所生存的一个环境,所以你可以看到这个图像,就是关于他自己的,告诉你这个图像是如何被拆卸出来的。其他的一些图像是展示了其他不同的理念,比如说这幅漫画中,大家可以看到两位男士在看着一个窗户,一个人说 噢,这一定是一个高清晰度的屏幕。大家知道如果我们对高清晰度,对4K的屏幕这么依赖的话,我们就不需要玻璃,也不需要窗户了,我们只需要屏幕了。所以说未来的世界,很可能一个人看到了窗户,会感到非常的惊讶,因为他们太习惯于不同的高清屏幕了。所有的这些图像,旁边都有文字的描述,在这个里面的文字就说:这不是一个元图像而是一个元媒介,它展示了高清图像正在代替我们的窗户。这样的一个认知。这只是两个非常简单的例子,给大家展示一下,所谓的元图像的概念是关于图像的图像。另外一个是一个照片,是我最喜欢的一件是美国摄影家,艾伦·斯库勒的作品,他展示了一个放在椅子上的扳手,大家可以看到被挪了3英寸,因此后面就虚掉了,而且已经在生锈了,因为有四年没有用过了,所以说大家看到很多的铁锈。如果你一旦移动这个扳手的话,它的生锈的铁锈就会留下一个痕迹,简直像一个化石的遗迹一样,所以说这是时间的作品,是腐朽的作品。

c05wADbs9PZIn44BRHcDNBJgIyiGdmpupKZnlFTM.jpg

索尔·斯坦伯格,《螺旋》

这个图:看到风格之迷。有一些文化在画人像的时候,是有一些固定做法的,古埃及的这些肖像,我们就可以看到在一个作品中也提到过,就是埃及是没有深度的他们的描绘的方式。所以一位漫画家拿着这个想法和概念,说这些古埃及人并没有在观赏、观看事物的时候并没有这种深度。他的视角是不一样的。同时他所显示的是这里有一般学生,他们其实是有视角的,你看他们一般人,都是跟今天的这些美术学生一样,他都会用铅笔来测量,但是以前的世界就是平面的,所以作画的时候就反映了这一点,所以在我们这个展览中会有很多的漫画,有点儿好玩的,但同时也会让我们很清楚地看到,在图像中的图像会是怎么样的一些例子。

Y07YSK60nAZVmSoTbVzQm8l5ULaU5mHzBy076sYK.png

阿兰 《埃及写生课》

我刚才说到“描述”这一部分,还有是“视角”这里讨论的是我们怎么观看的,我们是怎么看世界、怎么看其他人,我们看到第一件东西,可能是我们母亲的面孔,有很多的图片都希望可以很好的,描述我们是如何来观看,所以这一部分就会在探讨这方面的一些想法。

巫鸿也说过,我们说到“语言”和“图像”之间的关系,“连接”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在展览里也会有这么一个部分,“图像跟语言”是有怎么样的连接?怎么样的关联?如果我们加了文字加了说明,是不是就会改变了这个图像,改变了它的意义,或者说加了一些标题,当然大家也会到过美术馆,看到一个图。所有的人看到图以后,就马上会去看旁边的说明,他们似乎不太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如果没有文字说明来核对的话,他们就觉得自己可能没看好,这其实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这个我也觉得非常有意思,这是福柯描述过的马格里特的作品,非常有名的作品《这并不是烟斗》,文字说的这不是烟斗,但是图像中明明就是一个烟斗。所以他的文字跟图像是对立的。

这次的演讲中,我也会谈到这个展览的两个部分,我要感谢OCAT和康翀女士,邀请我来做这个展览,因为如果没有邀请过,我是不会想到要做这么一个展览的,现在做了这个展览以后,我就觉得学习了很多,因为这个思考的方式,需要做的思考和思维方式,让我深深地体会到,我们是如何用图像更好地来理解整个世界。

K020YSB3G8t67qsjq58rnpvIVvqfm4eCZxLFw7Co.png

马格里特 《这并不是烟斗》

所以在明天的演讲中,我会探讨的是一个非常原始的一个图像,就是“人脸/面孔”,大家都有脸,大家都可能丢失面子,或者是说我们都对它有责任,它是一个实质的东西,但同时也已经得到了一种形而上的一个物体。我们所有的表情都反映在我们的脸上,整个世界和我们的第一关系,是从我们的脸看出来的,我们的面孔会给世界制造一种印象,所以明天我们就会来探讨,我们看到这里有奥巴马的面孔,我们看到不同的面孔,还有皇帝的面孔,皇帝之下的人民,这些面孔我们明天都会说到。如果明天不能来参加的话,其实我们这个展览,一直会从9月9号开始一直到12月末,你不用看我这里放大缩小这些图片,你自己可以去探讨自己玩一下。

最后一个演讲,之前本来是想要说“无尽方块”,这一个作品会在一个展览的收集中,但是此刻我是觉得还有一个,比较恰当的一个课题,我们总是会用图像来想象整个世界,来理解世界。海德格尔说过,我们是住在了一个“世界图”的年代。整个世界已经变成了一幅图。

我们知道世界星球是圆的时候,就已经出现过了。所以第三讲将会探讨这方面,“世界图”有关的一些题材。这些就是总结性的图片,我觉得这个现象我们说到,就是一个图表的一种依赖,我们大家都喜欢说极近落,这里有很多人是做研究的,跟我一样,所以可能在图书馆花的时间非常长,你也很喜欢地看更多的相关的材料,还有存档的这种题。比如我们看“归档热潮”,你看到这个图片在所有的这些图像上跳舞,他觉得这些图像完全覆盖了整个艺术世界,所以这是第三讲叫做“愚人船”,我们会把我们的地球想象成一只船,不是一个世界或者是一个宇宙,而是这一小部分,我们的星球其实就是一个孤岛,我们所有的人住在这个孤岛上,非常大的一个空间、荒地在宇宙的某个角落,我们现在应该以这种方式来思考,就是我们的这个星球其实是一个孤岛,不能想象成是无止无尽的,因为我们现在正把它慢慢地毒害掉,慢慢地充满垃圾。所以我刚才说的愚人船是第三讲。就是把我们的整个星球变成了一个太空船,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就已经开始有这个概念。所以我今天要说的就是,关于元图像的展览就是这些。

上传日期:2019年01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