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394 雅昌公开课 > 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冯原《文化漂变与视觉再造——20世纪的现代转型:绘画、建筑与声乐》 >[第5集]冯原:如何构建民族的声音

视频信息

名称: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冯原《文化漂变与视觉再造——20世纪的现代转型:绘画、建筑与声乐》冯原:如何构建民族的声音
 

主讲人介绍:

47BUJHmYCyIMNOBKFGNnr406iqm1IQGQps7IWdN2.jpg

冯原

冯原:中山大学人文社科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山大学视觉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硕士导师。主要工作领域为视觉文化研究、文化批评、建筑学与设计学的相关研究,空间设计与公共艺术创作实践,当代艺术与策展实践。现在同时兼任中山大学南方学院艺术设计与创意产业系主任,广州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硕士导师,广东省美协理论委员会委员,广东省和广州市文物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2009、2011年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学术委员;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学术委员会委员,《城市中国》杂志首席主笔等。2011年,主讲课程《视觉文化批评》入选教育部首批二十门中国大学视频公开课,也被列为国家第一批精品视频公开课程。专著有《样式的对策:建筑的符号生产及其象征的逻辑》、《被压迫的美学:视觉表象的文化批评》等。

导语:

20世纪早期中国的文化转变,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是如何引入西方—现代性文化,从自我的立场出发来看,成为转型的他者就等同于发生了“文化漂变”;第二是如何重新塑造基于传统的自我,这一重塑的策略带来了折衷主义的表现形式——以视觉再造的方式来融合传统—现代的矛盾性。诞生于1925年的中山大学因为中山先生的缘故,其校园建筑可以追溯到1900到1940年代,其三个阶段的校园建筑均很典型地反映了上述的两个文化转型策略——分析中山大学这三个校园建筑的背景与建筑遗产,无疑为我们重新解读20世纪早期的“文化漂变”与视觉再造的成因提供最具有连续性的样本。

主题:W.J.T.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文化漂变与视觉再造——20世纪的现代转型:绘画、建筑与声乐

第五部分:如何构建民族的声音

最后我想来把我们的话题从视觉文化转向跟它相关的声音的领域。我们来讨论一下,从声音角度来说,其实也同样埋藏着一个文化漂变的问题,这些问题其实跟刚才两个问题是一脉相承的。

如果说原来我们讨论是如何构建民族油画,我们如何构建一个民族的新古典,20世纪在声音领域中一个最重要的任务是,如何构建中华民族的歌声、声音。CCTV举办的“青年歌手大奖赛”,如果看过的话会知道歌手大奖赛按照歌声的历史是分组的,第一组叫做美声唱法小组,第二组叫做民族唱法小组,第三组叫做流行唱法小组,第四组叫原生态小组,我请问一下各位老师同学们什么叫原生态?按照字面理解是没有受过污染或者野生的叫原生态。

gLRtLjqbJnbSmRY7QB8Uchgc3SipKCVuoDJEhjlh.jpg

第十四届cctv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入围原生态唱法

其他三个就是人工栽培的,如果把歌声变成植物,有三种人工栽培植物和一种野生植物构成唱法的分类。其实道理非常简单,原生态就是民族唱法,是那些民族自己固有的唱法。民族唱法小组就是今天我们要讨论的内容,它是我们构建和栽培出来的,这是在我们20世纪文化转变中给出来的,这个问题正好构成今天我们要讨论的关于声音的相互性,不是这个原因,我就不讨论歌声的问题了。

我们可以讨论这样一个问题:声音的地方与族群属性声音地理决定论,最好讨论或者是印证一个民族,地理地缘关系变化就是文化,文化中最好就是他的歌声,即便是回到原始文化里去,原始文化的人没有文字,甚至没有绘画,他们一定会跳舞,某种意义上发现少数民族都被构建成载歌载舞或者是能歌善舞,都是跟今天我们说现代性所构建的人类谱系是有关系的。因此每一个族群都有一个声音上的属性,每一个地方都有歌声的属性,但是并不能满足一个问题,20世纪之后又回到这个画面,回到冼星海。

Q3VcvsdD51v8duSj1We2DeaCI2Fd36lqrfTiGHwk.jpg

意大利的美声唱法

当现代的歌声或者是现代的引用被横向漂移到中国,被取回中国之后,我们形成了一个这样的问题,我们如何把本民族原来的声音改造为一个能符合现代定义的声音和歌声。其实我们所有取回的现代歌声也是有民族属性的,今天所谓美声的唱法是意大利唱法,但是意大利在西方文化有一个纵向传统,某种意义上代表了现代唱法,所以我们取回来的美声唱法必须跟民族唱法之间形成融合。音乐里有一个表意性和符合的边界。

再回到20世纪的语境里边去,这两个画面同时讨论了在20世纪我们的文化漂变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政治因素,左翼和右翼的划分使得我们的文化被区分成阶级性的成分,所以左翼代表了阶级和右翼代表的阶级,最好的参考是美国刘禾老师的学生写了一本书《靡靡之音》,30年代中国的黄色音乐和今天我们都知道的红歌运动形成的历史是非常好的,可以演绎文化漂变中的歌声变异的。

所以我给出一个文化模型,建筑里面也可以给左翼和右翼加上文化含量,政治阶级态度加上文化含量,“文化含量”是唱法的分类,上面高雅的是现代或者是美声唱法,低的是大众流行唱法,结果分类出这样一个特点,民族的声音和靡靡之音就这么列出来,原生态在这个位置,这就是我们对于声音的一个基本判断。

最后会得出一个结论:声音政治的二元选择会筛选出一个民族声音,这个“民族声音”喜欢高亢。因为高亢能够代表游牧和农耕的双重性,所以听听看我们的民族歌声里面通常都是高亢的,喜欢悠长,看看这个图像,这个悠长和高亢都把中心和边疆地理关系包含进去。在声音所带来的文化漂变里,我称为“内向的分裂”,最后指向什么是中华民族的声音?到底哪一个是?

vxPgd2fS8FNHNy7iyQhXICMndPyi9OQyoVRMOLSe.jpg

《我的祖国》

《我的祖国》这首歌,一个音乐评论家李纨写过的一篇短评,在《读书》杂志上说中国某个歌舞团去美国演出唱了《我的祖国》,许多华人留下了激动的眼泪,那些流下激动眼泪的华人到底是哪些华人,我们有不同属性的中国人。这个意义上,还有另外一种中国人的歌声《情人的眼泪》,上海百代公司姚敏创作,所以海外中国人和海内中国人之间的歌声。

由于20世纪的文化漂变里产生分裂,我在课堂里教同学们这样唱歌,你唱《我的祖国》,但是填词填《情人的眼泪》,发现旋律和歌词中间产生重大的裂变,这个时候就能理解歌声其实是非常重要的。第一它可能是民族融合的媒介;第二它的文化漂变可能也会是民族分裂的边界。这是我们说声音所能导致的一个文化漂变中的特殊案例,我称为“内向漂变”。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9年01月0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