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438 雅昌公开课 > 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冯原《文化漂变与视觉再造——20世纪的现代转型:绘画、建筑与声乐》 >[第4集]冯原:如何构建民族——新古典建筑

视频信息

名称: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冯原《文化漂变与视觉再造——20世纪的现代转型:绘画、建筑与声乐》冯原:如何构建民族——新古典建筑
 

主讲人介绍:

47BUJHmYCyIMNOBKFGNnr406iqm1IQGQps7IWdN2.jpg

冯原

冯原:中山大学人文社科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山大学视觉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硕士导师。主要工作领域为视觉文化研究、文化批评、建筑学与设计学的相关研究,空间设计与公共艺术创作实践,当代艺术与策展实践。现在同时兼任中山大学南方学院艺术设计与创意产业系主任,广州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硕士导师,广东省美协理论委员会委员,广东省和广州市文物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2009、2011年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学术委员;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学术委员会委员,《城市中国》杂志首席主笔等。2011年,主讲课程《视觉文化批评》入选教育部首批二十门中国大学视频公开课,也被列为国家第一批精品视频公开课程。专著有《样式的对策:建筑的符号生产及其象征的逻辑》、《被压迫的美学:视觉表象的文化批评》等。

导语:

20世纪早期中国的文化转变,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是如何引入西方—现代性文化,从自我的立场出发来看,成为转型的他者就等同于发生了“文化漂变”;第二是如何重新塑造基于传统的自我,这一重塑的策略带来了折衷主义的表现形式——以视觉再造的方式来融合传统—现代的矛盾性。诞生于1925年的中山大学因为中山先生的缘故,其校园建筑可以追溯到1900到1940年代,其三个阶段的校园建筑均很典型地反映了上述的两个文化转型策略——分析中山大学这三个校园建筑的背景与建筑遗产,无疑为我们重新解读20世纪早期的“文化漂变”与视觉再造的成因提供最具有连续性的样本。

主题:W.J.T.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文化漂变与视觉再造——20世纪的现代转型:绘画、建筑与声乐

第四部分:如何构建民族——新古典建筑

在这个关于绘画的问题之后,我们转入到关于建筑的讨论,回到20世纪早期,也回到中山大学。这里面其实我主要讨论20世纪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如何构建出一个民族新古典建筑,这个就回应了刚才关于绘画中变异的问题,绘画所讨论的是如何把西方文化中国化。这个问题其实广泛产生于20世纪早期中国所有文化,无论是文学、音乐、美术还是建筑。

5DH0zYb5Nl8bnKCxF9hmkZ7yDGIJ2Ic5IphyAb7X.jpg

巴黎凯旋门

n6XP0Xo5Indhvns2zA6tJxDdpHm7DC0fSHQRgPk6.jpg

朝鲜凯旋门

建筑有没有发生文化漂变?最好的例子是这个,特朗普和北朝鲜的高峰会刚过,可以看看这两个建筑,一个是巴黎的凯旋门,一个是1980年代北朝鲜建的凯旋门,这两个都叫“凯旋门”,很有意思,这就是文化漂变,一种文化原形从西方被搬到东方来,但你说它是凯旋门吗?它是,但又不是,你用遗传学或者是基因漂变的关系来想象一下,这就是建筑的漂变。它的表观的改变其实也意味着它的内在的文化理念的改变。

我们用这个方法来讨论,可以看看这几个建筑:中山大学校徽上的建筑,这里有两件很重要的事情: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发生在这个建筑里面;著名的鲁迅先生曾经住在这个地方钟楼的二楼的地方,住了大概有三四个月,他的热恋在这里发生,他爱上许广平也是跟这个有关系。这个钟楼非常有价值。

DAEYNSzYkE2i5JemNIvvW5lR4rvD8jANVHhgQ1MH.jpg

两广优级师范学堂

其实这个钟楼原来不是中山大学,它是1907年由两广总督岑春煊所建立的,两广优级师范学堂,1907年要建师范学堂,换句话说,要建新的国民教育。后来我看《美国国家地理》杂志1910年代有一期专集“世界的儿童”,其中有一张图片是中国的三四个小女生背着书包脸带笑容,解说词说的很简单,中国的女孩子可以上学了,类国民教育,或者是把真正男女儿童变成国民教育的对象,变成义务教育的开端,就是20世纪初期,要建师范学堂。

而岑春煊建师范学堂,这个是原址,这个是钟楼,这个院址是广东省的贡院,几百年以来考科举考了几百年。岑春煊要在1907年建师范学堂,他所作出的选择很简单,把贡院推倒,在今天来看不保护文物,过去没有这个概念,他建立一个新的学堂,这个学堂就是一个拿来主义,就是一个文化漂变,就按照西方的,我们看到在沿海地带,海关洋行基本上都是用殖民地的样式建的钟楼,或者是拱圈圈廊的状态形成的,对于岑春煊来说这个选项很简单,就是换制服。

所以文化漂变基本在建筑上的表达是脱掉过去的旧制服,换上新制服,贡院推倒,废黜科举制,建设新的师范学堂,这个任务完成。1910年代20世纪初期的时候,岑春煊面对的选项是非常简单的,向前就是推倒贡院建立穿上西方的制服。

pcVCoGH9X6jwCFiqEFNp7tb9gP3GcsfnyWoMPbGn.jpg

国立广东大学:1924年

但是往下发展又不一样,又回到这三张图:1910年代梁思成还没有开始学建筑,1920年代之后他们学成归国,1920年代之后,尤其是1925年,不仅是中山先生刚刚创办所谓国立广东大学一年,他就去世了,1925年之后国立广东大学改名国立中山大学,这个时候国民政府就要选择一个,跟民族的自尊相匹配的一个表观,所以必须要表观民族,这个时候1920年代,成为一个很重要的任务被提出来。

这就是1920年代左右,我称之为“民国十字路”,这是著名的中山医学院的红楼,这个建筑前天正好也在讨论,因为我是广州规划委员会的委员,我们规划委员会开会,中山医要扩建两栋大型楼,中山大学校园规划委员会,规定这个红色要成为新建建筑必须穿的制服颜色,所以我前天的会议上把这个历史说出来了。其实这个建筑在今天来看它就是一个文化漂变,就是一个拿来主义的建筑,谈不上有建筑学上的价值,当然它作为历史建筑非常有价值,但是那种历史建筑是建立在20世纪中国的文化漂变上。

到了20年代,中山先生去世以后,他被尊为国父之后,问题就出来了,由于中国传统不能直接转成现代,可以看到西方很有意思,西方古典主义,这是16世纪帕拉·迪奥的圆厅别墅。在15世纪以后,古典主义开始复兴,哥特式开始淡出,帕拉·迪奥通过考古复原了古希腊罗马的建筑。19世纪,意大利变成一个新的民族国家,意大利要为他们祖国建立一个国父纪念堂,很像后来我们要建的中山纪念堂,右边建筑是新古典主义,从帕拉·迪奥对古典主义的复原到新古典主义。

可以看到两个问题,发现其实如果看成是一篇作文,发现它的单词没有变化,它的主文方式、句法方式发生了变化,从古典到新古典的变化,实际上是西方的文化脉络中的一次升级,它并不是一次革命。但是中国的问题是怎么样?中国问题和这个问题是一样的,我们再想象一下,回到1920年代的包豪斯,从意大利的国父纪念堂能转成包豪斯吗?这就是包豪斯。

qpXQCLjeue0wNMIMlrWxgoON7NBYGxjcrZZEW74b.png

太和殿

这两个问题,今天在宣传主流价值观的时候,写上所谓的富强民主的时候,经常海报上用太和殿作为广告,为什么会用太和殿做广告?因为传统中国社会最精美的建筑都给皇帝垄断了,今天我们把皇帝推翻了,但是建筑不能被推翻,建筑转成了民族的表征,这就是民族表征的来源。因此看到从太和殿,这像跟西方古典一样,不能直接转成包豪斯,所以现代主义和古典主义之间是一个不兼容的关系,是一个革命性的关系,因此在不同的条件下,古典和民族之间都有了不同的答案。

这个是来自苏联的答案,1910年代之后,其实整个20世纪现代性文化分成两条线路:这个是苏维埃的所谓的社会主义形式和民族形式的一个结合;这个被西方称为斯大林结婚蛋糕,把俄罗斯的民族建筑加上高层建筑之后的一个合并,旁边那个蛋糕像不像?非常的像。

其结果是这样:一个折中之路由此而诞生,来自于梁思成先生这一辈人,正像这个方法,如何旧古典变成新古典?西方新古典,如果把太和殿变成旧古典,两者之间必须变成一个古典的加法,如何把古典转换成新古典,最后的结果就产生了中山纪念堂,我们看看中山纪念堂,就是中国的“新古典主义”诞生,因此可以把它的诞生看成是建筑的文化漂变的第一个模式,这就是我对中山纪念堂的一个定义,因为我在前几天专门再次看这个纪念堂,内部有一个很详细的展览专门介绍李沅芷先生,如何在当时那个文化语境下设计中山纪念堂,今天来看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一栋建筑。

D6b9KbEdKmxGbqKATMrql6ffjbVdG8wR04zl9s8Z.jpg

武汉大学

以它作为案例不难理解,1933年国立中山大学建立。那个时候国民政府时代也建设了武汉大学,他们都无一例外采纳了民族新古典样式,这就是在建筑学上发生文化漂变其中一个很典型和代表意义的一个例子。统合起来就能看到意识的现代性和民族国家文化自觉之间的关联,就会理解20世纪会不会发生这样的一种选择,文化漂变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发生,它跟民族国家的文化自觉是密切相关的。

这个图像之下,今天文化漂变依然在发生,我在前天参加中山大学医学院的新建建筑的规划委员会的讨论,2017年-2018年新建中山大学深圳校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中山大学现在变成三个:中山大学广州、中山大学珠海,中山大学深圳,珠三角整个中大变成三个大校区分布。中山大学深圳是全新建设的,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理念来建设呢?非常有意思,所有中大新建筑全部符合文化漂变的说法,它们依然是在当下条件下依照原来的文化模型进行变化。

这是学校所设计的新校区,模仿的是民国早期中山大学的校园所在地,但是今天中大校园所在地是1952年才给中大的,之前是美国教会大学叫岭南大学,是由一批美国建筑师设计的。他们的主要目标就是传教士要穿上中国的服装,所以美国设计师为教会大学所设计的建筑都是具有中国亲和方式的,他们用西方的红砖加上中国的琉璃瓦,构建了一种中西合璧的,在当时来看应该是一种非常典雅的建筑。但是今天经过80年90年,它转变成了国立中山大学的文化基因。

文化漂变的符号转喻。各位老师原来没有讨论过,这样的建筑放在21世纪的语境下怎么看待它,就非常成问题了,但这确实就是事实,的确出现这样的情况,这就是新校园,也是经过非常多轮的竞争,最后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获得设计方案的中标权,正在建设过程中,这个案例非常典型的表达了这一百多年来文化漂变的演变和形成的机制。

上传日期:2019年01月0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