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7287 雅昌公开课 > 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冯原《文化漂变与视觉再造——20世纪的现代转型:绘画、建筑与声乐》 >[第2集]冯原:什么是文化漂变

视频信息

名称: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冯原《文化漂变与视觉再造——20世纪的现代转型:绘画、建筑与声乐》冯原:什么是文化漂变
 

主讲人介绍:

47BUJHmYCyIMNOBKFGNnr406iqm1IQGQps7IWdN2.jpg

冯原

冯原:中山大学人文社科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山大学视觉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硕士导师。主要工作领域为视觉文化研究、文化批评、建筑学与设计学的相关研究,空间设计与公共艺术创作实践,当代艺术与策展实践。现在同时兼任中山大学南方学院艺术设计与创意产业系主任,广州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硕士导师,广东省美协理论委员会委员,广东省和广州市文物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2009、2011年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学术委员;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学术委员会委员,《城市中国》杂志首席主笔等。2011年,主讲课程《视觉文化批评》入选教育部首批二十门中国大学视频公开课,也被列为国家第一批精品视频公开课程。专著有《样式的对策:建筑的符号生产及其象征的逻辑》、《被压迫的美学:视觉表象的文化批评》等。

导语:

20世纪早期中国的文化转变,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是如何引入西方—现代性文化,从自我的立场出发来看,成为转型的他者就等同于发生了“文化漂变”;第二是如何重新塑造基于传统的自我,这一重塑的策略带来了折衷主义的表现形式——以视觉再造的方式来融合传统—现代的矛盾性。诞生于1925年的中山大学因为中山先生的缘故,其校园建筑可以追溯到1900到1940年代,其三个阶段的校园建筑均很典型地反映了上述的两个文化转型策略——分析中山大学这三个校园建筑的背景与建筑遗产,无疑为我们重新解读20世纪早期的“文化漂变”与视觉再造的成因提供最具有连续性的样本。

主题:W.J.T.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文化漂变与视觉再造——20世纪的现代转型:绘画、建筑与声乐

第二部分:什么是文化漂变

首先讨论什么是文化漂变?我觉得今天对文化的分类,大致上可以分成两个不同的维度:

mZlbT4FX8X5eUlD1nk8vwCS5pRxmmpBLABKBfVlZ.jpg

帆船

从广义上,所有一切都是文化。好比说帆船,我们想象一下,17世纪以来广州是中国和西洋联系的主要中心,那个时候来自瑞典的哥德堡号帆船满载货物来到广州港,经过珠江口,他们满载中国的瓷器和丝绸离开,最后抵达瑞典。帆船贸易能被称为文化吗?其实在今天来说,我们是可以把它称为文化的,最近有一本新书,加州学派的彭慕兰写的《贸易打造了世界:14世纪以来的社会经济》,这本书非常精彩,写了很多关于中国特别是关于广州的17世纪15世纪时候的贸易。今天我们讨论的问题还不是帆船贸易的文化,我们讨论的问题是所有文化是第二个维度。

第二个维度就是能够自觉为观念的文化,称之为文化。这个意义上,绘画或者是建筑、音乐都是这种文化的载体。这种文化的特点是在于我们把这个文化生产出来的主要目标,把它变成一种关于文化的观念,而帆船贸易没有这个目标,但是我们今天以一个文化观念的角度来看的话,我们确实是可以研究帆船贸易的历史,某种意义上它是广泛的文化载体,所以这里面我区别的意思是说,我们从它开始,但是不一定要从这里开始研究,也就是说当我们这样设想一下,文化发展可以这样来看,每一个文化在它自身的发展过程中都有两个方向:

一个方向称之为纵向:这个纵向的结果形成了我们的传统。在任何文化中都如此,比如讨论西方文化,他们就会告诉你说希腊文化是他们的开端;希腊文化、犹太文化,合并的文化就是西方文化的传统,中国文化我们都是很清楚,我们有几千年文明,我们的夏商周,到朝代的更迭就是我们文化的传统,这个作为纵向传统,似乎每个文化都如此。

我尤其要让大家注意的是一个文化的横向传统。今天我讨论的所有的文化漂变是跟横向有关,跟纵向只是作为对照,不直接讨论纵向问题。

文化纵向传统之间,为什么会形成一种纵向传统?因为文化通常在特定的地域中,以适应地缘条件下独立发展起来的,这就回到著名的人物戴蒙德所写的那本书叫《细菌、枪炮、钢铁——人类命运的逻辑》,我也是他的粉丝,他给出第一个前提是“地理决定论”,人类如同一把种子一样被撒在地球上,碰到水土好的地方就生长起来,你碰到不好就不能生长,这个决定文化纵向的一个开端。

Upg9CLJbRusuyuagXuhZ9GRpRDdF7WYIK6X8FTPK.jpg

广州 十三行 景象

但是那个时候,文化之间相互并没有遭遇,所以横向的文化要到很晚以后才逐步开始,或者随着人类不断地相互的交流的过程才开始。所以我觉得这个阶段,17世纪18世纪以来,中国特别是广州成为全世界的贸易中心,中国的瓷器和茶叶不断地输出给西方世界,西方当时在广州按照皇帝的指令,在珠江边建了13个商馆,就是著名的十三行,皇帝当时在珠江边划了一个圈,所以其实20世纪深圳特区的建立是划了一个圈,这个圈是18世纪皇帝就画了,洋人在里面建商馆,洋人不能出去,有木栅栏围着,洋人建了很多西方建筑,尤其是英国商馆建的很漂亮,罗马式、希腊神庙式的拱圈和山花,但是他对中国文化毫无影响。

当皇帝能画圈的时候,十三行的建筑、西方的建筑和文化被框在木栅栏里边,我觉得那个时候就是这个情况,物质产品贸易开始发生了,但是它还没有发生文化中的融合,或者是横向的发生变化。

这就是我要讨论的问题,“早期的文化漂变它是一个怎样的状态”?我想作为一个例子,来作为20世纪以来为什么发生一个重大的文化漂变,而今天的文化漂变依然在发生,就在眼下,我们待会儿看到。

这里我要讨论早期的文化漂变,我们可以讨论一个局部和他者现象,刚才我说广州的十三行就是局部现象,由于各种原因它出现了,但并没有发生一种文化上的影响力。

同样也能看到在17 18世纪,当西洋帆船来到广州港,运回去丝绸和瓷器的时候,这些瓷器来到了法国宫廷,成为了特别影响当时的宫廷生活的一种审美风尚,所谓的“中国风”。你看伏尔泰、孟德斯鸠当年的描写,都知道当时西方人特别是法国人对中国的想象是充满了美好的,都认为这是一个拥有文化品味和财富的国家。所以中国的瓷器成为上流社会的象征或者成为宫廷的象征,实际上来自的是一个相互之间并没有发生文化漂变时候的一个早期,我认为是漂变没有发生之前的情况。

yYZb7AHdY83LYZJgfMVTP7Ls9hg85ftTbrwv2PJt.jpg

张柏春《明清测天仪器之欧化》

同样我们也看到在中国风在西方在法国宫廷里流传的时候,其实传教士也把西方科学带进中国,这是一本书的封面,中科院张柏春教授写的,他的题目叫《明清测天仪器之欧化》,我们看到“欧化”,其实某种意义上发生了文化漂变,当我们说到欧洲化和中国化这类词的时候,当西方的传教士把西方的天文学带进中国的时候,他们却穿着中国的官服,他们脱掉他们的基督教的服装,他们穿上中国的官服。

目标是什么呢?这里面出现了刚才我说的两个问题:一文化的表观(服装就是表观);一个是内在的文化基因。如果你把天文学看成是一种文化的基因,两者之间形成一个很有趣的反差,就带来了他者的文化的人,却穿着他要去传递文化人的表观。这个画面正好形成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对照。

v8sHtHbvtevUVA9xZpymo3jxka9mqHv51y83IGpu.jpg

北京古观象台

技术的他者外观。同时你看到这个仪器现在就在北京古观象台上,南怀仁或者是跟他相似的传教士用西方天文学的技术铸造的天文仪器,但是它的外观设计完全使用传统中国的图案和形状。这就意味着这里面隐藏着一个很有意思的文化漂变的策略,或者说是一个当时的社会条件,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社会条件就是我刚才所说的。

这就是广州十三行,这里面所埋藏的文化如同被圈禁,所以我称为“文化之笼”,这个笼子把文化装在里面,没有办法放他出来。看看史景迁写的《天国的儿子们》,写太平天国的,开篇第一句话就是:这些洋人们百无聊赖,他们从洋行里走出来,只能到广州城墙边往内望一眼,因为广州城的城门不能向洋人开放,洋人不能进城,他们在城外只能徘徊一下,然后走出去坐小船玩儿的时候,广州人民还用石头攻击他们,认为这些都是藩鬼佬,都是洋鬼子,所以这些场面告诉我们早期的文化漂变并没有发生。

反过来倒是十三行背后的同文街发生了一个局部的文化漂变,同文街生活了将近3000-4000名画工,他们每天作通草纸绘画或者是今天所说的类似于水彩画的画,那个年代没有摄影,也没有电影,所以各位做摄影和电影研究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没有出现,全是绘画,这个绘画也不是今天所说的带有文化观念的绘画,那些绘画都是旅游品,就是西方人要带回去的广州人说“手信”,就是他们的纪念品,这些画广泛传播到全世界,非常有意思的是这种画在广东在中国一张没有,现在全部藏在英国和美国博物馆,尤其英国博物馆藏的最多,大概前三年广东举全省之力,在英国和美国把这些画全部收集回来,出了一套六卷本全集,这是洋洋大观,其实也是冰山一角,过去这种画不知道有多少弥漫到全世界。

那么画这种画发生的文化漂变最重要的是这两个人物,很有意思。

TPb6CUzZtl0GBINI7WvX4mvRgy3SgwdUhLZbC23C.jpg

钱纳利 (左) 关乔昌(右)

画面左边那个人是英国人,他是首先把油画带进中国的人。他带进中国的时间大概是在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期,这个人叫钱纳利,英国皇家美术学院毕业,首先到达印度,他这个人喜欢赌博,赌输了钱就到澳门,当时澳门还不是堵城,他跑到澳门可能是为了躲债,澳门和广州之间,澳门也是一个笼子,洋人只能在澳门这个笼子和广州的笼子里之间移动,所以钱纳利住在澳门,他在那里教画画,也教会了中国人画画,就是这个人。

这个人叫关桥昌,其实关桥昌就是刚才我说同文街上的中国人,这里面有一大堆像关桥昌这样的画师。这两个人画的画都是自画像,这是关桥昌画的油画,那个是钱纳利画的油画。我认为这个情况下,文化发生了一次局部的横向的漂变。也就是说某一种文化从那种文化的母体中走出来,到达另外一种文化,而无这种文化的人接受了另外一种文化,但是又没有办法能够在这个母体中遗传下去,遗传学概念,你们想象一下血缘和血统,就像遗传概念,这个文化漂出来了。

最近我在看一些关于基因的书,讨论早期人类两个因素:一个是基因;一个是古人类考古学。发现人类就是今天的智人,现代人都是在五万年前走出非洲,全世界70亿人都有两个共同的亚当和夏娃,一个是大概在五万多年前的亚当,和一个在十五万年前的夏娃,这两个人都是我们全人类的父系和母系基因的来源。这个结论我们不去讨论它,但是这个给我们今天讨论文化提供一个参照系。

所以我认为这就是一个文化横向漂变的横向比较,我用一个比较拗口的说法来给大家总结一下,什么叫横向比较?

就是一个文化类型,我称之为A,它具有一个文化使者,称之为B,传给另外文化类型C的一个文化接受者D,ABCD这样出来。我们通过它作为一个基本模型,可以再往下走。

BUuYXFsrpmepU4ptcFIRYEvHEI9uu1m2JbzMOndW.jpg

广州十三行街-清代外销画

我认为在早期的情况下,像这样的一个情况就是我们说从关桥昌以及包括广东发生的外销画,所形成的这种文化的横向漂变,还是没有自觉为文化的文化,还是跟帆船和贸易一脉相承的,他们还没有办法上升到观念层面。所以这个就是早期的文化漂变的一个案例。

那么在这里面对比一下纵向漂变、纵向发展。在这个案例里边这样看,钱纳利就是第一位画家,英国著名的画家雷诺兹的学生,雷诺兹英国绘画发展到后面的庚斯太勃尔、到透纳,我们都知道透纳是大师,再往上走影响到印象主义,从雷诺兹到印象主义,这就是文化的纵向的变化。大家看看,这就是文化纵向的变化。

我问大家一个问题,康斯太勃尔为什么不到澳门来?或者为什么不来北京?我们说在三百年前或者是两百年前,你会发现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发现文化传递中重要人物,似乎他不可能离开,他们的文化母体到达一个远方,如果他们真到达一个远方的话,就会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就失去了对这个文化母体的贡献,他就可能会变成仅仅只是一个文化使者。

所以西方文化框架体系里只记载这个框架。因此那个因为赌债逃生跑来澳门的钱纳利,没法进入西方的美术史框架里去,但是他对中国的文化产生一定的局部影响,这个关系可以成为我们思考文化漂变早期的基本模型,这里我们不展开它。

上传日期:2019年01月0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