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6473 雅昌公开课 > 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冯原《文化漂变与视觉再造——20世纪的现代转型:绘画、建筑与声乐》 >[第1集]冯原:简述文化漂变与视觉再造

视频信息

名称: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冯原《文化漂变与视觉再造——20世纪的现代转型:绘画、建筑与声乐》冯原:简述文化漂变与视觉再造
 

主讲人介绍:

47BUJHmYCyIMNOBKFGNnr406iqm1IQGQps7IWdN2.jpg

冯原

冯原:中山大学人文社科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山大学视觉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硕士导师。主要工作领域为视觉文化研究、文化批评、建筑学与设计学的相关研究,空间设计与公共艺术创作实践,当代艺术与策展实践。现在同时兼任中山大学南方学院艺术设计与创意产业系主任,广州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硕士导师,广东省美协理论委员会委员,广东省和广州市文物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2009、2011年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学术委员;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学术委员会委员,《城市中国》杂志首席主笔等。2011年,主讲课程《视觉文化批评》入选教育部首批二十门中国大学视频公开课,也被列为国家第一批精品视频公开课程。专著有《样式的对策:建筑的符号生产及其象征的逻辑》、《被压迫的美学:视觉表象的文化批评》等。

导语:

20世纪早期中国的文化转变,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是如何引入西方—现代性文化,从自我的立场出发来看,成为转型的他者就等同于发生了“文化漂变”;第二是如何重新塑造基于传统的自我,这一重塑的策略带来了折衷主义的表现形式——以视觉再造的方式来融合传统—现代的矛盾性。诞生于1925年的中山大学因为中山先生的缘故,其校园建筑可以追溯到1900到1940年代,其三个阶段的校园建筑均很典型地反映了上述的两个文化转型策略——分析中山大学这三个校园建筑的背景与建筑遗产,无疑为我们重新解读20世纪早期的“文化漂变”与视觉再造的成因提供最具有连续性的样本。

主题:W.J.T.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文化漂变与视觉再造——20世纪的现代转型:绘画、建筑与声乐

第一部分:简述文化漂变与视觉再造

谢谢OCAT跟郭老师和小康老师。这个题目我稍稍做了修改,今天安排我最后一个发言,我觉得很幸运,因为之前能够听到好几个老师的相当具有信息量的分析和研究。所以我觉得正好,虽然语境的变化可能非常快,但是我觉得前几位老师所给出来的研究话题之好,可以给我这个话题作出了理论上和脉络上的一种铺垫,我非常幸运。

原来我想讨论的是2014年中山大学90周年学校委托我所写的一个关于中大在将近一百多年,实际上90年,按照中山先生开始在广州学医开始,中大的历史可以因为他推溯到140年以上,其实从最早西医进入中国以后,中山大学校园的建筑就已经关联到将近一百多年中国文化的变迁。

TcbV03OXjXCNoB6CHC5Ys5jaV2iiAqHdyd7N94BE.jpg

广州国立中山大学

我在写中大三个校园的变化的时候,其实是联系到我个人的主要相关研究,我讨论的问题是一个关键词“文化漂变”。

“漂变”这个词来自于生物学,我跟各位老师可能有一点不太一样的兴趣是,我是生物学的粉丝,当然我不是生物学专业,也不是生物学家,但是我总觉得我们需要用一个具有更广阔的框架,来为我们所研究的问题提供一种支持。我认为生物学就是这样一个框架,当然其实我本身之前对符号学或者对社会学也有很多的兴趣。

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把文化漂变作为一个词,文化漂变如果生物学的意义上来说,指的是有机体,它们的基因在传递遗传过程中的一种随机变异,这种变异其实今天已经有一个很好的对比,就是英国的理查德·道金斯生物学家提出的“文化基因”概念,他称之为“文化迷因”,跟基因有所区别。

文化基因的特点用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说,就是如果你喜欢唱歌,不是你喜欢唱歌,是歌声的文化基因支配了你的大脑,你成为歌声复制的运载工具,这个概念非常迷人。实际上各位老师,像张晓剑老师介绍格林伯格的时候,我想格林伯格跳进他的大脑,使得张晓剑老师成为格林伯格复制的运载工具,当然这其实不是一个贬义,是一个非常好的褒义,因为每个人都是知识的运载工具。

所以从生物学上来说,每一个小鸡都是一个鸡蛋,复制一个鸡蛋的运载工具,用文化概念放在人身上就是每个人都是一个图书馆,复制图书馆运载工具。这个概念对于我来说的话,我认为我们今天所发生的文化的变迁和变化都可以看成是生物学意义,或者是类比生物学意义上的文化漂变。所以我把它作为一个关键词。

stTOGkxykkHi2pbqy5Y4EGSUZnysqdfrxl8HCh3i.jpg

基因

所谓“视觉再造”要区别一个问题,在生物学里有两个关键词非常重要:一个叫基因,一个叫基因的表现性。好比说在座各位,你们看看我,我们每个人都是在生命获得过程中,遗传的DNA信息编码蛋白合成的生命,我们看不到基因,我们也看不到细胞里的DNA双螺旋结构,但是你有一个身体,你有长相,就这两个关系来说,你的长相就是基因的表现性。因此我们不必要去了解或者说我们可能不能完全了解文化驱动文化变异背后的机制,但是所有的文化产品都有长相,这就是视觉文化研究的一个基本的前提。

如果视觉文化研究没有长相,我们研究什么?我们就变成分子生物学层面的研究,我们必须研究表现性。所以“视觉再造”指的是我们对所有文化变迁的产品,或者是遗存,或者是载体的表观进行研究。这样我们就能够把两者连在一起,通过表观的研究来推测或者是来理解变迁,文化发生变迁背后的机制是什么,这是我对两个关键词的解释。

我们要讨论的时间,或者是把视觉文化放在人类史上来看的话,这个历史非常长,其实我可以在这里稍微简单地把刚才各位老师的话题连续一下。

比如刚才孙老师放了那么多电影,实际上关于电影的研究当然汗牛充栋,但是我认为不管是电影也好,还是视觉图像也好,实际上最重要的来自于两个问题:

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意识如何能构建一个内心世界,这就意味着我们首先得理解梦境,想象一下,大家闭着眼睛,我们的内在的意识就能造出一个世界出来,如同我们自己放电影,我认为这个过程是我们人类能够创造视觉文化的第一个条件。如果说我们没有一个内心意识如同放电影的过程的话,我们就没有办法创造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各种各样的人造产品。

S8g2XXRiSShUkw3aJZ9JUV8is1WWFIB90HTHvwRX.jpg

拉斯科洞穴壁画

第二个问题就是要归到我们如何创造产品的技术?从电影也好,绘画也好,它都有一个起点,绘画最早起点今天都知道,当然这还不是今天所发现的,从考古学来说,今天的发现可能未来考古学还会有所发现,西班牙拉斯科洞穴的壁画大概三万多年以前,就是今天我们能找到的起点。那么好了,这个起点非常重要,这个起点意味着一旦人类发现图像绘画的时候,人们就会把内心的梦境和电影能够画出来,得以共享,就是我能看到,你能看到,一个共同画面。

除此之外,人类无法观察到他的内心,我告诉你我内心是什么,无法观察,这就是绘画和图像发展的一个基本的双重关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人类画出来第一张画在三万年以前,人类就一定会创造出电影。那么以这个道理和逻辑来推论的话,今天人类生活在20世纪,像哈斯克所定义的电影的时代,哈斯克认为电影比绘画更代表20世纪。依据刚才我说的道理不难理解,未来不管多久,人类一定会创造一个绝对更大虚拟的或者说根本没有虚拟和真实的世界。换句话说,我们人类创造的世界就是一个以假乱真的世界。

这一点我稍稍可以介绍一下,各位老师可能没有介绍过这个问题,20世纪以来视觉文化的发展其实是跟心理学有关系的。

我觉得心理学分成两个阶段,就刚才张晓剑老师是所讨论的格林伯格和现代主义的兴起是跟现代心理学之间有密切的关系。我认为还有一个问题是心理学转变成现代的认知神经科学,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脑科学,这个跟丹尼尔·丹内特他们的研究相当有关系,最近我看一个介绍,丹尼尔·丹内特刚刚推出一本书《从细菌到巴赫》,讲的是大脑的演化自我意识的问题,这个问题太迷人了。

UYIuVvhxNm1u3HBSzwA7xkh0OipJrEndPEpIokRF.jpg

丹尼尔·丹内特《意识揭秘 从细菌到巴赫》

我认为我们今天讨论的包括电影,周诗岩老师讨论的媒介各方面的问题,也包括唐老师讨论中国19世纪末期康有为这些人如何观影看电影的过程,我们的视觉所有这一切都是来自于我们的大脑和意识,那么我们如何理解或者是如何从另外一个框架,或者从生物学和一个新的综合框架去理解,带来的结果肯定会带来巨大的颠覆性。

所以今天我可以这样说,我们今天所讨论的视觉文化可能是基于18世纪以来人文主义所奠定的基础。随着20世纪的技术发展到今天,我觉得恐怕我们也正在站在今天这个高峰向未来观看,就是一个新的技术革命所带来的一个词,我们说的就是新的,我们认知上面的一次革命。这是我展开发挥的一个道理,还没有讲到正题上去。

我锁定的20世纪现代转型跟唐老师的说法很有关系,我们不能讨论那么长的历史,不能讨论拉斯科洞库壁画,我讨论的就是现代的中国,中国在一个转变的过程,如何通过转变来分析文化漂变和视觉再造。

所以我选择了几个例子,绘画、建筑和声乐,建筑就是中山大学建筑史,我还把音乐放进来。也就回应了周诗岩老师所说的问题,真有视觉媒介吗?要真有视觉媒介,音乐就应该排除在外,当然我认为电影就没有排除在外,无声电影当然可能排除在外了,有声电影之后,其实从丹内特关于我们的大脑意识的问题的研究的话,正像我们这样所说的,我们如何能够把我们的五官的某一官跟别的感官排除在外,这个不太容易做到。

TtwqSUbtCKmpdR7283NltcFqnh1nFyyw5IMmqyOT.jpg

左右脑分工图

刚才不知道哪位老师说到是文字和图像之间的一个相互作用,周诗岩老师说的,其实这个问题的回应非常具有生物学的背景。我们的大脑分成左右两个半脑,我们的左半球是管文字和逻辑,右半球是管图像和想象的。因此,我们让大脑分成两个半球,为文字和图像之间的关系奠定了生物学基础,当然具体内容非常多。

我想我用前面的开场白讨论回应各位老师的一个话题。

上传日期:2019年01月0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