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0712 雅昌公开课 > 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孙松荣《记忆的影形力:论影像艺术的思性》 >[第3集]孙松荣:以《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和《烟火(档案)》为例阐释影像如何重现历史

视频信息

名称: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孙松荣《记忆的影形力:论影像艺术的思性》孙松荣:以《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和《烟火(档案)》为例阐释影像如何重现历史
 

主讲人介绍;

j3Fgnl909cSmMQ7mqjPZ4nzY3KUw6wKlh1RFJWhQ.jpg

孙松荣

孙松荣 :法国巴黎第十大学表演艺术研究所电影学博士,台湾台南艺术大学动画艺术与影像美学研究所教授。现任《艺术观点ACT》主编。曾担任“不只是历史文件:港台录像对话1980-90s”(2018)、“启视录:台湾录像艺术创世纪”(2015),第八届台湾国际纪录片双年展“纪录之蚀:影像跨界的交会”(2012)策展人。主要研究领域为现当代华语电影美学研究、电影与当代艺术,及当代法国电影理论与美学等。著有《蔡明亮:从电影到当代/艺术》(2013),《入镜丨出境:蔡明亮的影像艺术与跨界实践》(2014)等。

导语:

一个世纪多以降,电影作为召唤记忆的机器,展现其极佳位置与态势。当戈达尔(Jean-Luc Godard)的《电影史》(Histoire(s) du cinéma, 1988-98)问世之际,不仅推进此论题,更借录像质问了电影-记忆的优位性。电影与录像之间的爱恨情仇,尤以该隐(Cain)与亚伯(Abel)之间的关系被譬喻着。接踵而至的数位影像,一定程度消弭了两者的媒介特殊性,并进一步将宏观至私密的记忆转换到影像艺术。本次发言将从电影与录像之间关于记忆的记录,至数位影像如何重新拟构记忆的历史系谱,审视当代中西影像艺术的影形力及思性。

主题:W.J.T.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记忆的影形力:论影像艺术的思性

第三部分:以《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和《烟火(档案)》为例阐释影像如何重现历史

接着,第二个我要给大家谈论的作品是泰国导演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的电影《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和录像艺术《烟火(档案)》。在我进一步谈论之前,我们先来看两个片段。

这位曾经说到台湾新电影和自己的影片一样,都是会让观众睡着的泰国导演,相信这样的电影有一种很特别的力量。我想要进一步问的是:阿彼察邦所指的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电影,以及什么样的力量呢?

i0qItddJtPX6vtNYwFDxMAwj4OQTXTOR5VfKZUxn.png

泰国导演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的电影《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

《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是一部很奇特的作品,说的是一位患有肾脏病末期的布米叔叔,他拥有记忆前世今生和看见未来的超凡能力。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在片子里,从水牛到丑陋的公主都曾经是布米叔叔过去的化生。

在刚刚我给大家播放的片段中,讲的是布米叔叔失踪多年的儿子变成了一只猴灵回来的段落。这个猴灵并不是鬼怪或幽灵。在他的回忆中,他讲述喜欢摄影艺术的自己如何被山林的猴灵所吸引,进而追随了他们,以致于最终成为了他们的一员。

《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当然不是像好莱坞系列电影《猩球崛起》要表现的科幻和复仇。猴灵事实上是一种形象的隐喻,更确切地说是一种对不可说的以及不可再现的形体的替代,指的也就是共产主义者的化身。于是《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想要讨论的其实是从1960年代到1970年代期间,泰国军政府剿共的这一段,到现在的泰国历史中还是禁忌的历史。

关于这个部分,有两个历史事件的日期非常重要,值得一提:一个是1965年8月7号,另一个是1976年10月6号。在1965年8月7号,泰国军政府派军到东北部的那布哈村屠杀信仰共产主义的农民,甚至还进行了屠村。布米叔叔在片子中讲到自己会得肾脏病末期就是因为自己以前杀了太多共产党份子而遭到的报应。这是导演阿彼察邦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片子中提到跟共产党有关的字眼。

RRAtLKOBFJ9Po9RPDyPz9uB3h9IJuNiPsgCnyooq.jpg

“法政大学屠杀”( Neal Ulevich,1976年10月6号)

至于1976年10月6号就是所谓的法政大学屠杀。整个事件背景的细节很复杂,请容我简化地说,就是为农民工人争取权益的学生被军政府视为共产主义份子,封锁在校园内进行屠杀。画面上是一位美国摄影记者在当时现场所拍摄到的一张著名照片:学生被杀死后,被群众私刑。

在这个历史脉络下来理解《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中的猴灵,布米叔叔的儿子进入山林跟随其他伙伴,其实要说的是在这几起屠杀中生还下来的学生,纷纷进入了山林中躲了起来。只要稍稍对冷战的东亚和东南亚的共产党运动历史有点概念的人都应该知道,山林基本上是共产党躲藏的地方,例如从台湾马来西亚到泰国都是这样。

Go2a0QROlvmdF0R1OrZMrFpubJY3PQGR3AUfg9PG.jpg

《烟火(档案)》

所以为了剿共,军政府有时会进行夜袭,在夜空中施放信号弹。目的是当敌人在烟火中现身时,立即开枪扫射。刚给大家看的《烟火(档案)》中,在暗中不停闪耀的光,这个几乎像是在《卡铎岩石的秘密》中的光影,可以说是一种为了显影出暴力历史的光影。

说回《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这个能记忆过去和未来的能力,说穿了其实就是阿彼察邦为了赋予电影能够招唤记忆的力量,特别是到现在为止,还被泰国历史所压抑的这一段关于屠杀共产党的历史。所以可以这么说,阿彼察邦这种能在前世和未来穿梭自如的电影,其实就是一种反抗失忆并试图展开抵抗的电影。

上传日期:2019年01月03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