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5264 雅昌公开课 > 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孙松荣《记忆的影形力:论影像艺术的思性》 >[第2集]孙松荣:以《恋恋风尘》为例阐释影像如何召唤记忆

视频信息

名称: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孙松荣《记忆的影形力:论影像艺术的思性》孙松荣:以《恋恋风尘》为例阐释影像如何召唤记忆
 

主讲人介绍;

j3Fgnl909cSmMQ7mqjPZ4nzY3KUw6wKlh1RFJWhQ.jpg

孙松荣

孙松荣 :法国巴黎第十大学表演艺术研究所电影学博士,台湾台南艺术大学动画艺术与影像美学研究所教授。现任《艺术观点ACT》主编。曾担任“不只是历史文件:港台录像对话1980-90s”(2018)、“启视录:台湾录像艺术创世纪”(2015),第八届台湾国际纪录片双年展“纪录之蚀:影像跨界的交会”(2012)策展人。主要研究领域为现当代华语电影美学研究、电影与当代艺术,及当代法国电影理论与美学等。著有《蔡明亮:从电影到当代/艺术》(2013),《入镜丨出境:蔡明亮的影像艺术与跨界实践》(2014)等。

导语:

一个世纪多以降,电影作为召唤记忆的机器,展现其极佳位置与态势。当戈达尔(Jean-Luc Godard)的《电影史》(Histoire(s) du cinéma, 1988-98)问世之际,不仅推进此论题,更借录像质问了电影-记忆的优位性。电影与录像之间的爱恨情仇,尤以该隐(Cain)与亚伯(Abel)之间的关系被譬喻着。接踵而至的数位影像,一定程度消弭了两者的媒介特殊性,并进一步将宏观至私密的记忆转换到影像艺术。本次发言将从电影与录像之间关于记忆的记录,至数位影像如何重新拟构记忆的历史系谱,审视当代中西影像艺术的影形力及思性。

主题:W.J.T.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记忆的影形力:论影像艺术的思性

第二部分:以《恋恋风尘》为例阐释影像如何召唤记忆

XkC5rZ3KmjBnhcx4O2C7DX8NUToJPOBfyCeWMmx7.jpg

侯孝贤《恋恋风尘》

首先第一个,我要给大家谈论的影像组合出自于《恋恋风尘》。这是侯孝贤1986年新电影时期的影片,根据吴念真的生命经验改编而成的作品。另外我会在《恋恋风尘》之后,接着播放两个很短的片段,这部分各位肯定比较陌生。

看完这三个片段,尤其是《恋恋风尘》,各位应该可以猜得到我播放这个片段的原因。《恋恋风尘》的这一段跟《卡铎岩石的秘密》有些惊人的相似,都涉及了观看者在影像前倒地的画面。

第一个影像片段讲的是男主角坐在营区边吃饭边看电视,他正在观看的电视节目内容,描绘矿工在地底下采矿的画面。黑白色的电视屏幕传来车子震动的声响,和屏幕里搭配灯光的摄影机,往矿坑的顶端拍摄的画面。就在这个时候,侯孝贤剪了好个连续镜头,分别是:

(一)男主角的父亲和工友们搭着矿车,迎向刺眼的光线;

(二)母亲和小时候的男主角一边慢动作地在隧道口奔跑,一边母亲大叫着父亲的名字;

(三)营区内看着电视的男主角突然脸色一白,四肢瘫软,晕眩后倒地;

(四)小时候的男主角和妹妹跑入坑洞口,喊着父亲;

(五)工友们背着父亲走在吊桥上。

(六)男主角躺在床上被法师收惊,他慢慢地醒了过来。

这个让男主角昏厥倒地,或者说引发他创伤记忆的电视节目,其实是一段引述的画面。这段画面出自艺术家张照堂、杜可风跟阮义忠等人在1980年制作的《映像之旅》的第十二集《矿之旅》,也就是刚大家看到的第二跟第三个片段。

4ibDy4bgeP0i4Wz9CnZrRbELliHrLEKddPrHBjvN.jpg

侯孝贤《恋恋风尘》(1986) 电影海报

《恋恋风尘》作为吴念真的故乡记忆,成为侯孝贤发展新电影关于身分认同、社会意识和历史变迁的杰作。然而影片对于矿工的待遇跟工作环境刻画很有限。而张照堂跟阮义忠等人在《矿之旅》中对于煤矿工人的困苦跟危险工作,并在当时引起政府当局高度关切的电视纪录片,可以说在无形中弥补了新电影无法直接再现被官方压制的现实主义内容和精神的遗憾。

所以就某种程度来说,这部纪录片不只早在六年前,也就是1980年,就预先为新电影提供了深入底层的田野材料,也进一步透过了纪录片的媒材实现了画家洪瑞麟早在1930年代开始以煤矿工人为主题的现实主义画作。右边这张图片是在当时电视纪录片的拍摄现场,画家洪瑞麟在煤矿场写生的照片。

如果从一个症状的角度来看待男主角的晕厥,除了意味着纪录片让他回到童年的创痛之外,更富有象征意义,也是我觉得很重要的地方,其实是从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初期,这一套关于纪录乡土的作品,以一种义肢记忆赋予了新电影重回不可重回,想象不可想象,以及再现不可再现的历史现场。

我的意思是,就像是在《卡铎岩石的秘密》中,心理治疗师为失忆的女主角重拍意外事件那样,实际上侯孝贤在《恋恋风尘》中重构了《矿之旅》纪录团队事先拍摄好的历史现场,我们可以看到纪录片的顺序和声音明显被重新配置了,让剧情片能在多年以后重建矿工的历史样貌。所以可以这么说,如果《恋恋风尘》中没有《矿之旅》突如其来的历史现场,男主角不可能晕倒并退回到他的童年创伤,《恋恋风尘》更不会有恢复历史记忆的可能。

上传日期:2019年01月03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