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2486 雅昌公开课 > 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周诗岩《视觉媒介? 真的有吗?》 >[第3集]周诗岩:批判的图像学——阿比·瓦尔堡的激情程式

视频信息

名称: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周诗岩《视觉媒介? 真的有吗?》周诗岩:批判的图像学——阿比·瓦尔堡的激情程式
 

主讲人介绍:

xe7rEwLiiJCKAqdUtLyXhnDGSUDx4RneegKKbgs1.jpg

周诗岩

周诗岩: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副教授,视觉文化系主任,博士生导师。同济大学建筑学博士(2006),复旦大学传播学博士后(2006-2008)。研究兴趣集中在批判性的媒介理论、图像研究与文化批评的交叉领域,著有《建筑物与像:远程在场的影像逻辑》(2007),译著《包豪斯舞台》(2014),近年代表性的学术论文包括《重读

导语:

“视觉文化”就其发生而言首先是一种话语,而非一种文化实体,它在很多时候凸显了那种被称之为“视觉媒介”的中介方式的重要性。而悖论在于,尽管就感知模态而言,所有媒介都是“混合媒介”,我们却坚持强调某些媒介和视觉感知的特殊关联,就好像它们完全是视觉化的,并且主导着一种仿佛现代世界特有的经验和认知,在这种经验和认知中,社会世界和主体的建构总不可避免地同视觉实践和观看机制紧密相连。本次发言将从20世纪三位在不同领域深刻探索媒介/中介问题的思想家那里出发回应这一悖论,并据此解读米切尔为“视觉文化研究”给出的任务。

主题:W.J.T.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视觉媒介? 真的有吗?

第三部分:批判的图像学——阿比·瓦尔堡的激情程式

在图像研究领域的内部,有没有这一类的典范呢?这是我想讲的最后一位思想家,阿比·瓦尔堡。

nYxgKuh7PELJVMO9azO1YyEAyLFehaiC6UkOucRL.jpg

阿比·瓦尔堡

我们知道瓦尔堡,我们谈到图像学这个概念,如果是有专业的同学可能会有一点印象,图像学这个概念最早应该是从瓦尔堡那里来的,潘诺夫斯基把它发扬光大,或者是成为一个非常系统的学科化的东西。瓦尔堡那里,传统的图像志变形为一种新的方法,就是图像学的方法,今天我没有时间细讲这个方法,我也是画了图,在去年的文章里,我用图解勾勒了一下我所理解的瓦尔堡的遗产,尤其是他的重要概念“激情程式”。

简短地讲三个重点:即兴、中介、决断。我做PPT一般是西语,这样词和词之间的关系比较清楚。

先谈即兴:瓦尔堡把两重特别基本的常见的二元的分立,二元分立的结构转换成了即兴结构。一个是在主体的精神领域常说的激情和理智,在貌似客观的表达领域就是图像和符号,纯粹图像和纯粹符号,设立出来原本是二元分列,他认为是两极。在瓦尔堡图像里,双重的即兴结构又是联结在一起的,有一个穿越主体精神领域和客观的外界的表达领域的这么一个复杂的回路,或者是穿越主客体的这么一个复杂的回路。

简单来说,瓦尔堡的主张是什么呢?他就说你与其被二元分列,我们在这里可以看到尼采的日神、酒神,一个二元对立结构的变体,瓦尔堡也是受尼采和哈特的影响很大,但是他做了一个即兴转换之后,就说我们要么是在二元结构当中分列,要么可以习得一种本领,自由的摆荡在两极之间,这种摆当一定是穿越在另外一个节奏中再回来,形成这么一个基本模型,这是即兴要承担的任务。

g8qc9wRltxIfQuRzAtg3sR17rVSMzlSjqh3MOiyL.jpg

瓦尔堡的激情程式

再谈中介:瓦尔堡对中介运作的所有的理解都集中在他的“激情程式”这个概念当中。激情程式在瓦尔堡那里是一种中介过程,它能够把一切容易成为物链对象的往昔的遗产转变为一个中介性的场所,翻到我们平时日常用于是把死的知识转换成活记忆,这样好理解,不是在那儿的一个物链,他通过这样的中介转换为活的记忆,调取出来,在特定的时刻突然调取出来的活的记忆。

所以注意,这样的一个结构当中,最重要的一点在中介的位置,一端是极端的情感,最激烈的情感和最刻板的程式,这两个东西拉在一起的中间地带,这就决定了中间的间隙是非常大的,这两极拉在一起是一个词,因为中文表达不出来,觉得是激情的程式,不是,它是一个词,同时具有高度的激情,但是使用的又是非常程式化的这种过往的遗产,或者是把过往的遗产极度的程式化这样来使用,他是这样一个中间地带,决定可以维系最大的间隙。

间隙在麦克卢汉那里有一个共鸣的间隙,在瓦尔堡这里也特别喜欢用间隙,他甚至希望,他想不出来他所构想的方法,或者是这门学问应该叫什么名字,最后勉强的说是“图像学”,实际上他也想过一个名字叫做“间隙的图像学”,为什么他会强调间隙?是跟麦克卢汉有类似的地方,因为间隙是保存张力最大的位置,虽然是一个静止状态,但是保存了最大的张力,所以我们一般说的平时想的这种跨界也好、什么也好,大家共鸣或者是共同联合,我们讲的是他的一致化。

但是在他们这一套论述当中,永远不是说相互之间是一致性的,永远是在巨大的差异当中形成的中间地带,那个是具有张力的一个静止状态,是随时可以把它激化的,出于各种的不得不如此的需求,也许是一个艺术家,也许是一个思想家重新激化的。所以瓦尔堡就说这样的一个地带,用他的原话讲是能够提供人们最大的辩证的可自觉辩证的能量。

ALiI3aaphPAajOboKQjg0lyYoj1gHvnZMbjLokZd.jpg

阿比·瓦尔堡的书斋

最后一个决断,通过激情的程式这样一个中介,把往昔的遗产、往昔的记忆化为己用,这样一个过程已经不再可能是一种中性的图像研究了,它必然里面是包含着有历史决断的。所以瓦尔堡的图像学从来不是完全学究气的,中性的,谈谈过往真的发生了什么,他不是这样的一类研究,是每一刻都有包含着历史决断,这里面的记忆本身也包含了这样一种历史决断,这才让瓦尔堡和他心目当中伟大的艺术家,比如说丢勒、瓦尔德这样的伟大艺术家具有了亲源性。在他们那里,形象和语词关联的言说都是生命形式的组成部分,生命形式的组成要素,所以他们非但不是供人崇拜的膜拜的对象,不是神秘化的对象,反而应该是我们在其中进行认识和决断的一个实践的场所,这个决断可能关乎美学,但一定更关乎伦理和政治。这是在瓦尔堡的语境下面,也是在当代的思想家,如果还要重新的来找回瓦尔堡,重访瓦尔堡,往往是在这一点上。

我不是很确定米切尔多大程度上受瓦尔堡的影响,因为他的引用,引用麦克卢汉,引用本雅明的非常之多,但是他引用瓦尔堡的次数,在我看到的文本当中少之又少。但是在他的《视觉媒介不存在》这篇文章里面,他在最后的位置是非常难得的,引用到瓦尔堡的研究方法,而且把他放到了一个极为特殊的位置上,他认为在偶像崇拜和偶像破坏这样的两极之间进行的各种名目的视觉战争,对当代人来讲意思都不大了。

然后视觉文化研究应该把自己的目标,但是他关心的是视觉文化研究,我们可以用另外一个词,无非是我们关于视觉和我们的文化,或者是图像眼睛跟我们文化之间,我们重新去理解的这么一个工作。

这一类的工作应该把目标设置的更高远更精准一些,他应该提供一条超越各类视觉战争的道路,把我们引向更具有生产力的一个批判的空间,所以他认为这项事业要求我们要把艺术史也就是我们现在老是显得有点儿自说自话、自娱自乐的艺术史,重新开放给广阔的实践领域。这恰恰是瓦尔堡在当时的工作当中曾经预见的景象。

基本上我是从媒介和中介的这样一个问题上面出发,然后我就必须选择这三位思想家重新来理解和构想米切尔的贡献。当中不是完全实证的部分,不是说我是证明了米切尔真的铁定是受到瓦尔堡的影响,我才来讲的,我还是看到他们当中有某种像是共鸣或者是共振的一个东西。

在米切尔的写作当中,我发现有这三个观念意象的共振:在瓦尔堡那里是激情程式,本雅明的辩证的意象和麦克卢汉的共鸣的间隙。所以可以这么来理解论坛的三个主题词,最开始我知道的这个论坛的主题词是“视觉媒介”,视觉媒介我们可以用各种的技术分析和历史材料来说明视觉媒介不存在,但是这样的说明是我们认为技术总已经是或者是总会是社会化的终结,它不是技术本身,它一定是有社会性的中介的这一面的。而记忆也总是包含着历史化的决断,它不是往昔过往的那个存在在那儿的石刻。这是我今天发言的主要内容。

上传日期:2019年01月0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