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377 雅昌公开课 > 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张晓剑《现代主义批评理论中的媒介问题》 >[第4集]张晓剑:弗雷德的理想主义

视频信息

名称: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张晓剑《现代主义批评理论中的媒介问题》张晓剑:弗雷德的理想主义
 

主讲人介绍:

KoJbiMQs9v7mEGh0E8iHPnqxZyGY9z59zPc6Lsqv.jpg

张晓剑

张晓剑:于浙江大学取得文学学士(汉语言文学)、哲学硕士(美学)、哲学博士(美学),博士期间师从沈语冰老师,现为温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副教授、副院长,主要从事西方现当代艺术批评和艺术理论的研究。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1项,主持并完成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青年基金项目1项、浙江省教育厅课题1项,作为主要成员参与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西方当代艺术理论文献翻译与研究”;合作编著有《20世纪西方艺术批评文选》(第2编者),河北美术出版社2018年;合作译著有《艺术与物性》《杜尚之后的康德》,独立译著有《专注性与剧场性》(即出);在《文艺研究》《美术研究》《新美术》等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多篇。

导语:

迈克尔•弗雷德对极简艺术的“剧场性”的批判,是基于格林伯格式的“媒介纯粹性”“媒介特异性”(medium-specificity)的要求。本发言将从弗雷德、格林伯格出发,上溯波德莱尔、莱辛,讨论艺术中媒介意识的变迁,同时梳理形式主义的理论源流,试图说明弗雷德和格林伯格的形式主义-现代主义实际上扎根于现代性的分化的理论模型,并在此基础上对现代主义批评提出一种当代反思。

主题:W.J.T.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现代主义批评理论中的媒介问题

第四部分:弗雷德的理想主义

四、弗雷德的理想主义。回来到弗雷德这里很简单,对于弗雷德来讲,刚才讲到的极简主义是哪个模型?就是遵照的艺术史上前卫的模型,把他的媒介重新跨媒介。

作为前卫艺术的极简主义是追求种类间性或者是门类间性,跨专业,跨门类;第二点就是弗雷德讲的物性的凸显,挑拨艺术品与日常物之间的区分,在格林伯格、弗雷德那里,他都非常的强调或者非常警惕艺术走向三维,雕塑是另外一回事。他强调绘画的时候,非常警惕走向三维的一个模型,极简艺术,像格林伯格说绘画是平面的这样的一些走向三维抽象形式是什么样。

I8Hc2V0SBBjZFVspque5e7dM27lQdXNxPocGu1rT.jpg

托尼·史密斯:钢板喷漆  1962

强调极简艺术与环境的关系,与观众的关系,这些作品确实要在里面徜徉其中,在里面走来走去。换言之,作品没有内外之说,没有作品独立的封闭性。这其实也是弗雷德所反感的,我用这个来对比和对立地说明。

弗雷德那里我想做一个简要的推论:他的现代主义理论;他强调各门艺术的惯例,只有在这个里边,艺术价值才有充分,品质标准才有异议;

他认为现代主义艺术有一种在场性,Presentness,很不好翻译的一个词,在任何一个时刻,现代主义作品跟极简艺术不一样,现代主义是充分显示自身,他有一段话,我们稍微点开看一下。

弗雷德说:正是这种达到永恒的自我创造的连续与完整的在场性,被人们当做一种瞬间性来加以体验,我们讲的视觉艺术的瞬间呈现,一个单纯的瞬间,就足以让一个观众看到一切,体验它的全部的深度与完整性,被它永远的说服——它是艺术,是好的艺术。

有一个细节非常有意思,格林伯格是形式主义批评的代表,他在看艺术作品的时候是怎么看的呢?他到一个展览的现场或者是一个展厅的现场或者是一个仓库里面看艺术家的作品,或者是在艺术家的工作室里看作品的时候,他有时候背对着这个作品突然转身,感觉瞬间的冲击力。

后来我们讲弗雷德非常反感这种剧场性,有人说他这个行为是不是很有剧场的意思,所以这里非常有意思,他的这个瞬间,弗雷德对瞬间的强调也是跟格林伯格有一脉相承的地方,他认为艺术作品在画面里边是非常完整的,完满的呈现,这个概念在《艺术与物性》前面,他引用了清教徒的文字,讲到了上帝的存在,上帝在每个瞬间都完全的存在,这里你就突然会想到他有一个宗教的背景。换言之,他认为现代主义的艺术作品像上帝灵在,我问了宗教里边的朋友,他们把“在场”翻译成“灵在”,上帝到这里,每个细节里边,上帝是非常完整充分的在那里,有那么一个意思在里面。

所以哈尔福斯特后现代主义批评代表,有一篇很有名的文章《极简主义的关键》,认为弗雷德所强调的时间瞬间有完满的存在的一个体验,有他的宗教性,其实是宗教里神圣时间的意思;而极简艺术是世俗时间,像戏剧一样要时间里流淌才能充分的把握,他认为弗雷德是有一种宗教的背景,可能有这样的一个意思在那里。

然后他说:正是因为这样的在场性和瞬间性,使得现代主义绘画、雕塑击败了剧场,击败了一定的表演性。所以现代主义的理想和观念,具有一种非常理想主义的色彩Idealism,也可以翻译成观念论,非常观念,好像是城市之外的一个空间,有这样一种关键,在他看来有一种观念论、理想主义的色彩,所以有人认为他的这篇文章达到了形式主义美学的顶峰,把我们以前说形式主义美学,确实强调跟日常生活的区分,但是在他这里有一种刚才讲到的瞬间,或者是完满的在场,诸如此类,他的核心依然是一种艺术的自主论,这种自主论我想回到一个论题,它是基于艺术媒介的一种理解。

5rZuUsLcgVXvnx04RVIhHk1xlpE6sGe3cEVf3YyO.jpg

活动现场

第一个是不同门类的艺术的媒介是各不相同;

第二个是借助媒介转化而成的,艺术作品与世界与我们的现实是有差异的,他强调这样一个问题,媒介是中间物,它跟我们的日常物本身是有差异的。所以我们刚才讲到他的理想性观念论,都是从这里可以做一个嫁接对接。这是我想说的弗雷德的一个基本的情况。

他这种讲法我们今天觉得已经非常过时了,因为我们的视觉文化、新艺术史研究、后现代主义的批评理论,都认为好像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我想稍微说一下,是不是有另外一种可能?阿多诺有这样一个意思:艺术是在自主之时,在与社会现实保持距离的时候,才反而获得一种批判社会现实的力量。

现在很多当代艺术强调介入社会,过于介入可能你的批判力量也许有可能会受到损伤,这是阿多诺基本的意思。

另外一个研究者哈李斯,他把弗雷德、格林伯格、克拉克都是并列来提,讲到艺术史的书里讲到,他这个判断蛮有意思,他说当弗雷德使用剧场性这个概念批判极简艺术的时候,我相信一种平行的社会批判充斥于1967年左右对文化和社会的透视之中。他看起来是追求一种很理想,反过来对剧场性的反感批判,一种当时的社会文化或者是整个社会的走向,我的意思是在他追求艺术自主的形式主义里面可能是一种特有的方式,对当时的社会和文化作出了他的反映。

我自己会认为他这个反映里面其实有一个思想史,现代很重要的一个说法是本真性的问题。他认为这些极简艺术是在挑逗观众,在设置观众,这种意识他认为已经脱离了艺术本身。艺术家会过度地考虑社会效益,考虑后果,不考虑作品本身,有一个叫“本真性”,那个问题讲起来也是理论的,这是另外一个话题,这里不予以展开,我要讲的就是这些,谢谢大家,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上传日期:2019年01月0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