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060 雅昌公开课 > 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张晓剑《现代主义批评理论中的媒介问题》 >[第1集]张晓剑:弗雷德的极简主义批判

视频信息

名称: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张晓剑《现代主义批评理论中的媒介问题》张晓剑:弗雷德的极简主义批判
 

主讲人介绍:

KoJbiMQs9v7mEGh0E8iHPnqxZyGY9z59zPc6Lsqv.jpg

张晓剑

张晓剑:于浙江大学取得文学学士(汉语言文学)、哲学硕士(美学)、哲学博士(美学),博士期间师从沈语冰老师,现为温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副教授、副院长,主要从事西方现当代艺术批评和艺术理论的研究。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1项,主持并完成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青年基金项目1项、浙江省教育厅课题1项,作为主要成员参与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西方当代艺术理论文献翻译与研究”;合作编著有《20世纪西方艺术批评文选》(第2编者),河北美术出版社2018年;合作译著有《艺术与物性》《杜尚之后的康德》,独立译著有《专注性与剧场性》(即出);在《文艺研究》《美术研究》《新美术》等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多篇。

导语:

迈克尔•弗雷德对极简艺术的“剧场性”的批判,是基于格林伯格式的“媒介纯粹性”“媒介特异性”(medium-specificity)的要求。本发言将从弗雷德、格林伯格出发,上溯波德莱尔、莱辛,讨论艺术中媒介意识的变迁,同时梳理形式主义的理论源流,试图说明弗雷德和格林伯格的形式主义-现代主义实际上扎根于现代性的分化的理论模型,并在此基础上对现代主义批评提出一种当代反思。

主题:W.J.T.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二期|媒介·技术·记忆|现代主义批评理论中的媒介问题

第一部分:弗雷德的极简主义批判

非常高兴来到这里,也很感谢郭老师、康老师。我今天要讲的是现代主义批评中的媒介问题。实际上相对于视觉文化来讲,这是一个经典或者是过于传统了,是需要被解构的。当然我想这个可能也为后面几位老师的演讲做一个铺垫。

下面进入到论题本身:

我主要选择的其实是盛期或者说晚期现代主义批评,尤其是以格林伯格和迈克尔·弗雷德两个人作为要点,当然在这里面也会向上有追溯,有一些我自己的思考。

我会先从弗雷德对极简艺术的批判开始讲起,再往上追溯格林伯格,因为格林伯格比弗雷德要年长一些,相当于是弗雷德的艺术批评的引路人,可以这样来理解,他们在一些具体问题上又有一些分歧,我的论文里边对这一点有比较明晰的说明。

我今天的演讲是要在论文基础上稍微拓展一点,后面我会讲到现代艺术里面普遍存在的对媒介的特殊性的追求,不只是在视觉艺术里面,其实在很多其他艺术里面也曾经有过这样的一种冲动,想要确定一种特定的艺术门类,它的特异性或者是特殊性,最后我想又回到弗雷德他为什么要批判极简艺术,谈谈他的理想主义,或者说过于观念的一种色彩。首先我想说一下弗雷德的极简主义的批判,这个批判有一个背景,待会儿容我慢慢的道来。

8z4W0S53RPyHoF5pc8GmqsRR9s1hGbtbFOAlxL3E.jpg

《艺术与物性:论文与评论集》,张晓剑、沈语冰译,江苏美术出版社2013年出版

首先介绍一下迈克尔·弗雷德,他是1939年出生,他自己把这个时间叫做盛期现代主义,就是美国60年代从抽象表现主义到极简这一段转折的时间,这样一个代表的批评家,他的代表作简单看一下,《艺术与物性》批评文集,搜集他60年代的批评文选;后面进入到法国艺术史研究领域,有《专注性与剧场性》、《库尔贝的现实主义》、《马奈的现实主义》,重新追溯他所认定在法国绘画传统里的剧场性的问题。

还有其他著作,主要是这三部被称为“现代主义前史”,现代主义之前历史的梳理主要是法国绘画。到了新世纪他又返回到当代艺术的现场,研究摄影和影像艺术。这两本书,尤其是这本应该是已经有翻译接近完成,据说今年要出来。

我首先要讲的是围绕60年代的批评来谈,他对极简艺术的批判,这本书我跟沈老师一起翻译,书挺厚的,但其实核心的文章我个人认为是这三篇,如果有朋友愿意去读,可以围绕这三篇把他的基本理路看的比较清楚。特别是1967年的《艺术与物性》,这个人是性格异常固执个性鲜明的人,他对极简艺术的批判激起很多当代艺术家的不满,但是几乎所有的研究者都认可他对极简艺术的某种特殊的感受力的概括,当然他们都反着他这个概括而来,最后走向了反面,但是他的概括是非常到位的,被认为是很经典的一个概括。

urjhSaPVpwOubTusEED66qAwBDYgHSo5jbdbf9TV.jpg

作画时的杰克逊·波洛克

我稍微介绍一下背景,50年代到60年代美国主要是抽象表现主义向极简主义的转变,这时期同时出现了波普艺术、新前卫艺术,很有代表性的一个艺术家是波洛克。他的创作手法跟我们传统的完全不一样,这个叫做滴洒画,格林伯格叫做满幅的滴洒画,整个画面没有中心,也没有原先的构图,是一种充满个人激情的创作。

劳森伯格把这个叫做行动绘画画派,最后出现画面的效果可以看到里面的细节依然是非常生动的,被命名为“抽象表现主义”。一个是“抽象”,一个是“表现”,这个意义上讲意味着艺术家本人非常强烈的“在场”,艺术家的一个主体意识的表现,类似的艺术家还有霍夫曼,是他启迪了很多美国的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还有像德库宁,像纽曼,一般笼括为抽象表现主义,像罗斯科,这是50年代主要的发展。

到了60年代的时候,绘画领域里的“反叛”也开始出现,刚才讲到前面是叫“表现主义”,到了这个时候有一个叫弗兰克·斯特拉的艺术家画条纹画,黑色的条纹,我们可以看他的画法,中国人很难接受这样的一种制作,他是打了格子在上面用画笔来画,画出来都是非常均匀的。中国讲法非常机械和刻板,还出现像后面有色彩的,这里面其实就把个人表现的一面基本悬置了,一般人们把他认为是启发后来的极简艺术的重要人物,非常有意思,你会发现这个艺术家格林伯格非常不喜欢,但是他在参加展览的时候前言里面讲的话竟然就跟格林伯格的理论是非常像,这是一个题外话。

4OeQxObve8U8bO1KMKXsVJ61b8ySEOz2Rzw36WDs.jpg

托尼·史密斯《黑盒子》

另外一些艺术家把这种“抽象”推到刚才讲的机械的抽象,从画布推广到三维的空间,变成这样一种纯粹的立方体,一块一块的放在这个空间里面,用的是工业的材料。还有像贾德非常有名,像莫里斯有点儿光效应的艺术,还有像安德烈用煤制作的方块,另外一个画家托尼·史密斯的作品,他制作了一系列的《黑盒子》,放在不同的空间里面,也有放在美术馆的空间里面,也有放在室外的空间里,有一些方盒子是有名称的,《死亡/死》有这样的名称。这样艺术的出现对于弗雷德来讲,他是极度反感的,他认可抽象表现主义,但是不能认可这类的作品。我就把他的结论先告诉大家,他在《艺术与物性》里面批判这些极简艺术,我理了几点:

第一,他认为这些艺术凸显了物性,objecthood有人翻译成物体性,也有道理,体现物体的特性,这种主义叫Literalism,这个词也很不好翻译,literal是指直白的字面的,是其本然的,本来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我跟沈老师琢磨,沈老师觉得就用“实在主义”吧,实在主义这个翻译搞哲学的人马上跳出来说这不行,因为里边有一个词,“现实主义”哲学里一般翻译成“实在论”或者实在主义,这个词把那个词给重叠了,容易引起混淆,我们琢磨来琢磨去总觉得没有合适的,上次在北京开会有一个人大的朋友说应该翻译为“如实主义”,我后来说不对,因为如实还有一个“如”在里面,如意味着本身不是,其实他们就是那样,这个物质就要是这样子,直接呈现出来,是这个意思。他把它叫做“实在主义”其实是一种很贬低的一个称呼,认为极简艺术就是我们说有点儿像现成物品一样拿到现场,当然只是一个几何的抽象的一个形象。

所以弗雷德认为又走向日常物品和现成品的危险。他非常忌讳这个,我最后会讲这个问题,为什么现代主义艺术家,尤其是格林伯格脉络上的批评家,他们为什么会非常的警惕艺术品或者是艺术和日常事务的混淆,其实本身就是要分开来,但是他们要走向一种混合,他们有这个危险,这是第一个,刚才大家已经看出来,能感觉得到。

第二,我们之前从来没有把它用在视觉艺术领域的,这个概念叫做“剧场性”,theatricality,有点儿勉强,因为可以翻译成剧场,也可以翻译成戏剧,皆有两重含义在里面,翻译成剧场的时候,有的时候戏剧那一面会有点儿丧失掉,当代戏剧都是强调剧场性,但是弗雷德在1967年认为极简艺术走向了剧场性,就像过分的戏剧一样,他也在演戏,他认为有这个意思,很重要一点这些艺术既不是绘画也不是雕塑,好像是揉合这些艺术的门类,走向一种艺术门类的综合,这个也是弗雷德非常反感的。他认为这是艺术堕落的一个开始,或者是腐败的一个开始。这是他讲的剧场性的特点。

CysYOKKp2nGL8hMzyqkghf67U3kIeZkBCaBDXy1A.jpg

哈尔·福斯特

剧场性的第二个特点:剧场性里面我们对于作品的感受是在时间里边展开的,你要对着这个作品放在一个空间里面要反复地围着它看,走来走去,他认为这种时间的绵延,按另外一个批评家哈尔·福斯特的说法是“世俗时间”,这是跟日常时间有点儿类似的世俗时间。而弗雷德认为视觉艺术应该是空间的,应该是瞬间呈现的,不应该在时间里边反复的被我们揣摩,当然你可以反复对一个艺术作品进行反复的体验,但是那个作品本身是不遮掩,是瞬间完全的敞开在我们的面前,我们讲的“空间艺术”的特点上,实际上就是一个瞬间的呈现,这里当然有他很有意思的一个,可以追溯到拉奥孔,待会儿我们讲莱辛拉奥孔视觉艺术与时间艺术的差异,在弗雷德这里要秉持启蒙以来的分类方法。

第三点,综合性艺术没有标准,没有先例可以那个,他们只追求一种有意思好玩有趣,没有视觉品质的保障,或者没有参照系,没有自己的先辈,没有伟大的作品作为参照,一个核心的观点,只有在一个门类的惯例系统里给出一个艺术评判的参照,这是他的核心。今天回想非常保守,今天很多当代艺术就是跨界,跨界成为今天从艺术到文化,明星也跨界,大家非常强调,在这里强调媒介的专一性或者是艺术门类的专一性,自己的系统里边找到品质的标准或者是参照,这是他的一个大致的说法。

现在说假如以媒介这个概念来说,我们来看弗雷德怎么理解这个问题,他在他的文章里边并没有非常明确的提到媒介这样的说法,只是非常批判物性。

110GttFcjhs2ikl2FMYw4ob9qEkKL6rMMCPHUDAh.jpg

迈克尔·弗雷德

联系到弗雷德这里,这个词本身有中间物、中间人、工具、手段、方法的意思,米切尔他的图像何求里边有一部分话说媒介有提到这个问题,威廉·雷蒙德也有这个说法,这个词本身有中间状态、过渡状态、媒介物。在弗雷德看来,他所捍卫的现代主义,他把现代主义和极简主义分开来,尽管我们看起来都是很抽象,需要克服和击败这种物性,物质实在的特点。

绘画的基底,绘画的画布本身,材料本身作为媒介,作为媒材,其实实在的特征,实际的物的特点是要被中立化,被抵消的。刚才看到波洛克的滴洒画,认为抵消平面本身依然塑造出一个特点,这个特点是束诸视觉的线条的变化,而不是回到一个纯粹的平面,他认为不是这样的,不是回到这个实在的。换言之在他这里,媒介是艺术得以达成的手段,物质材料是手段、工具,不是作品本身,不应该直接放在那里,他认为现代主义承认这个物性,但不凸显这个物性。

格林伯格说从马奈开始绘画就开始变得扁平了,强调平面性,这是格林伯格很早提出来的。但是弗雷德认为现代主义只是承认,我确实是在一个平面上作画,但是没有说平面就是一幅画,这是有差距的,他认为这样一个问题,现代主义那里是艺术的方式,克服这种物性,这是他要做的一个区分。

我想一个理论家或者是批评家很重要一点是辨别区分的能力,在我们看似差不多的东西可能要区分出差异来,或者在我们认为差异很大的上面要看出本质上的相同,有时候他们就在做这样的一个工作,他就要区分极简和现代主义。

上传日期:2019年01月0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