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443 雅昌公开课 > 吴琼《斜视:拉康与图像阅读》 >[第6集]吴琼:他者之凝视(下)

视频信息

名称:吴琼《斜视:拉康与图像阅读》吴琼:他者之凝视(下)
 

主讲人介绍:

vhvcQqtBHQQqKiOMAdFZWFWnJARyOMRdtwPqwUkB.jpg

吴琼

吴琼,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导,主要学术兴趣包括西方哲学和美学、视觉文化研究、艺术史与艺术理论等,代表著作《雅克·拉康:阅读你的症状》,目前学术主攻方向为“意大利文艺复兴早期艺术”。

导语:

但凡图像必有其视觉逻辑,这一逻辑不仅关联着图像本身的形式方面,还关联着观者的视觉无意识。但如何在图像中去认识视觉无意识的工作机制?这是图像阅读的一个重要任务,拉康的精神分析学可以为此提供某些启示。

主题:斜视:拉康与图像阅读

第六部分:他者之凝视(下)

那么同样会看到马萨乔。我们刚才讲到对图像的切割,同样实际上关于这件作品,我们同样经常看到的是,一个被切割的部分就是上面的部分,下面的部分实际上是这个画的构成部分之一,就是下面这个墨地的部分经常是被切割掉的,可是这个图像的意义,必须是这样一个整体才能够获得整体,这是一个笔画,是一个画在新圣母玛丽亚教堂里边的一个笔画,是一个赞助人,赞助人就是跪在礼拜堂前边的那个夫妇,他们就是出钱的,画这个作品的,这样一个人。同样这个作品当中我们时间关系,不再去讲的太详细了。就是在这个他的题目叫马萨乔的这件作品,叫《圣三位一体》,他被视为是透视法最经典的一个教堂,那么我们看到就是圣父 圣子 圣灵在十字架上,然后下面是圣母和圣约翰,然后外面是赞助人的形象,中间下面我们看到的一个石块,就是这样的一个东西,我们如何来讨论这样一件作品,其实在我们不去讲他这个作品古典的素材,比如说这个彩绘的神龛,古典的动机的使用,这种罗马拱门等等这样一些动机,也不去讨论这个透视法对图像的内部的秩序,空间的深度的一种建构。我们要说的是这个图像基本的语图,这个图像本身的基本的一个语法,这个语法是什么呢?这个图像我们看一下它是6米高,6米高你需要站在比较远的一个地方来看它,那么你的视平线在哪里呢?我们的视平线是一个区域,我们的视平线的区域在哪里呢?在这一块,也就是说你站在四五米开外的地方,你看到你的视平线的范围,视平线不是我们视线,我们说视平线的范围是这个,也就是说在视平线里首先映入你眼帘的是什么?是一个墓地,墓地里有一个棺材,棺材上面有一具骷髅,骷髅上面有一行文字,那个文字写着我的今天既是你的明天,毫无疑问每一个看到这个文字的人,我们都知道这是死神的语言,这是死神在说话,所以这个死神的在场,死亡的在场,实际上用拉康的词来讲,这是一个图像内有的一种刺痛,就是图像,这是一个让我们的视觉,感到十分刺痛的一个东西。所以如果我们视觉上是不会让自己停留在,这样的一个不确定的东西之上的,我们世界是需要寻求一种稳定性的,是要凝定在一个有价值有意义的东西之上,有价值和有意义的东西之上,所以这是一个创伤性的凝视,死亡的凝视,来自己她们者的凝视,来自他者场域的凝视,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凝视,来自一个不可能的世界的凝视,我们可以说是这是这个死亡的凝视,这是一个来自他者的凝视,把我们引向了一个欲望极度匮乏的状态,这个欲望的匮乏意味着,我们要寻找到一个新的欲望的停泊之地,那么这个现在的地方在哪里呢?我们视觉会视平线的范围里边,我们必定会看到的就是委托人,那么当然这个时候,我们的重心一定会放在男人的身上,因为女人总是一个配角,那么男人实际上我们会看到,这个作品如果从一个图像的层面,我们会看到这个委托人,和那边的约翰的服装,和这个女委托人,和圣母的服饰之间所有一种,其实这些有什么意义呢我不太清楚,知道这个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意思。就是说委托人,委托人面向里面按手作祈祷的状态,目光向上凝视,所以我们沿着委托人的目光和手势,我们的视觉被影像,那么在金字塔的意义上,我们这里看到一个金字塔的构图,里头还有一个金字塔的构图,所以我们看到由我们刚才讲的,这是一个召唤结构,由这个引到这里,圣母。圣母的眼睛看到哪里呢?圣母的眼睛看着我所处的位置,圣母的眼睛看着我们所处的位置,而圣母的手指向基督的方向,同样圣母告诉我们往这里看,还是一个他者的凝视。

U7tUqDX8BF7Z7lGDVGrszDwBm5GIX2kmgc7MD3eh.jpg

《圣三位一体》

我们先看到一个刺伤视觉的刺痛,就是来自死亡的凝视。接着我们就看到一个安慰性的凝视,还是来自他者的凝视。但是这个来自他者的凝视,是一个充满慰藉的目光,他告诉我们往这里看,往哪儿看呢?往上面看,我们看到了什么呢?我们看到了耶稣上十字架,或者说我们看到了什么呢?我们看到了一个死亡,或者说我们看到了另一个死亡,但是这个死亡不称之为死亡,称之是受难,我们看到的是救赎,而不是死亡。这是他的基本的视觉语言,这个语言的逻辑在哪里?神圣和世俗,死亡是救赎或者是信仰,这是此生,这是他最基本的逻辑,图像 而是我们重新整理,我们刚才是按照一个视觉的逻辑来说的,从下面往上看,沿着图像的指引,近大到那样一个地方。我们现在看图像的语义,语义有一个逻辑,彩绘的神龛,圣父 圣子 圣灵 圣母和圣约翰,这些神圣的形象他们处在一个神圣的空间,那么在这个神龛的外面就是世俗的赞助人,供养人,我们中国人叫供养人,他们处在神、世俗的空间,观者一样,跟这个委托人是,我们都处在世俗的空间,所以图像我们要注意到,从前往纵深的发现,他形成了一个神圣的空间和世俗的空间,观者所处的这个事件是一个世俗的事件,这个事件有一个是由必然性来主宰的,什么样的必然性呢?求主 死亡 主宰着这个世界,我们每一个人,不管你生前有多少的繁华和富贵,最终都会化为这么一坡朽骨,所以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他昭示了一种死亡,昭示了一种必然性,我们此生所处的世界是一个必然性的世界,必然性的世界是要把每一个生命,最终都转化都带向虚无,所以永生,神圣的世界可以带给我们永生,那是用信仰所完成的一次救赎,所以耶稣的死,耶稣的死我们刚才说了,他不是一个个体的死,他不是一个肉身的消亡,耶稣的死是一种受难,耶稣是以自己上十字架的方式来完成,对人类的救赎,或者说是以他上十字架的方式,来给人类的救赎提供了可能性,所以耶稣上十字架,是给人类的救赎铺平道路,这是耶稣之道。

fb62IK14arqyZkkK6ufiG9uQ3Ox527RzMWjr6dNR.png

小霍尔班 《两大使》

耶稣的道路是一个上十字家的道路,是一个对人而言,对罪人而言这是一个救赎的道路,这是一个救赎,是一个通向永生永恒的道路,所以那是一个神圣的世界。那是一个神圣的世界,即便我们的肉体会形消肉蚀,但是我们的精神会随同基督一起复活,这是这个图像的语义学逻辑,他是视觉逻辑和语义学的逻辑是不同的,视觉逻辑是从下往上的,语义学逻辑是从前往后的,从前往后的。然后整个的语义就是神圣的,神圣与世俗这样的一个逻辑的世俗信仰的,这样一个基本的这个图像,因为一个宗教绘画所谓干的是什么事情呢?就是去对信徒、对信仰者进行修养之兼顾,这就是宗教绘画的根本,提供教义的解释也好,道德圣道也好,等等无非是要去刚强每一个信徒,每一个信仰者的内心,是要去扶持我们每一个脆弱的内在世界。

所以这是一个这种图像的一个最基本的东西,它没有什么特别的玄奥的神学,我们只是在这样一个意义上,我们所看到的这个图像的一个逻辑、视觉逻辑的一种论作,就是在拉康所讲的来自他者的凝视,来自他者的凝视,他者的凝视构成了一种循环,构成了对自我的一种循环的一种功能,他通过这个他者他把我们从一个现实的主体,现实的主体就是那个必死的主体,建构为一个理想的主体,那就是救赎的主体,这实际上,这就是我们作为观者、作为一个信徒的观者面对这个图像所获得的。

死亡的凝视,来自他者的凝视,我们这个作品以前在艺术研究院,应该多次讲过,同样 这是一个关于这个作品的背景,我们不去讲,它涉及到英国在这个16世纪初期,英国的宗教改革,就是因为这个国王的离婚案,没有被教皇获得允许,所以教皇宣布国王宣布跟教皇脱离关系,跟罗马教廷脱离关系,他宣布他是这个国家的宗教的最高领袖,他要求他的所有的主教向他宣誓效忠,那么英国的宗教改革就因此而呈现出来,那么在这个时候,因为这是一个西班牙崛起的时代,西班牙充满了野心勃勃,想要在欧洲横行的一个时代,所以英国和法国多次联手,要去跟西班牙抗衡都被西班牙人打的粉碎。罗马的教皇也想联合意大利的各个城邦,来跟西班牙抗衡,也被西班牙人干的粉碎。罗马的文艺复兴1526年戛然而止,到1530年代米开朗基罗去世以后,文艺复兴在罗马就算是停止了,虽然后面还会有艺术家在那儿生产,但是那种文艺复兴盛期,我们说什么叫文艺复兴盛期,就是艺术家那种极其旺盛的创造力,在米开朗基罗,在拉斐尔他们身上,所呈现出来的艺术的创造力,毫无顾及,没有什么陈规,不受任何陈规约束,那么那样的一个时代一去不复返。

qfkJsMgr0llPd3YC58NfrkOgnVxiVVHbPgmUyrqA.jpg

雅克·拉康

这个戛然而止,就是由西班牙人造成的,西班牙的国王挥兵南下,你不是要搞意大利同盟嘛,我先把你灭了再说,所以他直接挥兵南下,他把罗马变成了火海,把教皇变成了阶下囚,所以是这样的一个情境之下,法国人就觉得有机可乘,于是法国人就派了两个大使到伦敦,去跟英国人表面上是去做说服工作就是,就是同中国人在南北朝之间的疏通一样,明面上是去做沟通,英国国王和罗马教廷的关系的,实际上这是两个密使,这两个密使有另外一份特别的任务,游说英国人跟法国人,再做一次联手来对抗西班牙,而这一次法国人邀请到了一个,特别重量级的合作者,什么人呢?奥斯曼,奥斯曼帝国,伊斯兰,我们要知道在16世纪,伊斯兰是前欧洲最恐惧的敌人,伊斯兰是整个欧洲带有极大之野心的,但是法国人为了先把眼前的这个威胁者干掉,不惜冒如此之风险,要引入奥斯曼帝国作为联手,先西班牙人灭掉,所以就派了这么两个密使,所以我们看到这两个密使是,刚好小赫尔拜音,刚好是在英国的宫廷做宫廷画室,就给丁特威尔汇总就说给我们来一个纪念照,于是他们两个留下了双人小像的纪念照,现在我们看到,所以我们看到在这个桌子上边,桌布有一个土耳其桌布,这就是一个暗示,这是一个暗示,这个作品我们在艺术史里面都很熟悉,经常会看到,那么我要说的是这个图像的基本的语言,我们怎么来讨论他呢,首先我们撇开我们通常把他放置在,文艺复兴的人文主义的情境之中的一个讨论,这个讨论我觉得是不妥当的,那么我要说的我们讲图像,就讲的是图像本身,而不是随缘的意象,那么左边丁特威尔,右边是一个教士,这两个大士,那么左边是贵族,所以雍容华贵,手上拿着一把代表其身份的一柄短剑,然后叫我们看到他很自信,目光十分十分的仔细,然后佩戴着他的勋章,然后目光十分的自信,然后这个右脚踩在地板上,我们看到地板的这个图案,方形和圆形的装饰,实际上是西斯敏教堂的,西斯敏教堂是一个什么地方呢?西斯敏教堂是英国国王,今天英国的王太子举行婚礼的地方,是皇家教堂,而这幅画的背景,这幅画的幕后故事就是那个国王,那个英国的国王,他要把他正室,他的第一个老婆给修掉了,然后他的一个后宫,就是我们甄嬛那样的一个后宫,就是那个后宫是十分有心计的,就是他给国王下了个套,就是国王本来就是他的老婆没有生育,所以国王很着急,不生育,王朝要中断了,所以国王就在后宫四处寻花问柳,但是就是想找个人下个种而已,但是这个宫娥,这个宫女就是典型的甄嬛,不一样,所以她使用各种各样的,最后弄的国王竟然爱上了她,当国王对她爱不释手的时候,这个宫女告诉我,你要我去给你生孩子没有问题,名分名分名分,所以国王没有办法 离婚。这就引发这场婚姻之战,所以我们看到最后国王就直接宣布,脱离罗马教廷,我们不受你领导,你能因为他的离婚案需要教皇来批准,那么然后就把他的王后直接打入冷宫,把她送到乡间的别墅,在那儿,然后他就带着他的宫女就跑到了西斯敏,搞了一个简短的一个婚礼,然后强迫他的他主教给他们主持,这样呢,所以这实际上是有这样,那么这样的一个图案代表了,中国人所代表天圆地方的概念,也就是说它代表宇宙,所以我们看到这只脚像熊掌那样,踩在这个世界的中心,所以这个形象代表什么?代表中国,代表 而对应这个形象是退缩的,是内敛的,是紧张的,它是一个克制的,它是禁欲主义的,我们看到它的形象是往后退缩的,它是一个更加内敛,他的胳膊下面放着一把《圣经》,放着是一本《圣经》,所以他的整个的姿势是往后撤的,他代表克制,他是一个信仰,他是一个教士,他是一个神父,所以他代表的是一个信仰,欲望,代表信仰,世俗和信仰。这是一个水平上的基本的语言,这个语言战后在这个图像里面重复。

20urt1fZdyeSDvncmnUDdQ6ny4rD1VvYSsN91Hqy.jpg

奥斯曼帝国

我们再往上,从上往下看,上面有一些仪器,下面有一些仪器,上面的仪器是代表当时科学技术最新的仪式,天下仪 航海仪,圆柱的和方形的日晷,所以是代表当时的那样的一个,最先进的一个科学的技术,而这些技术是如果从某种层面上来讲,它代表对时间和空间的一种测度,日晷 航海仪它代表了,对空间和对时间的一种测度,或者说代表着对时间和空间的一种控制,对世界的一种控制,下面我们看到了圆规 直尺 算术书、《圣经》 乐器,所以他代表了我们通常所叫的四艺,它代表了人文,它代表了人文,人文是什么东西呢?音乐厅,音乐 数学,数学也算成了,音乐 数学,这边是福音书,唱赞美诗的诗篇,所以这些人文代表什么?代表精神的制度,代表对精神世界的质疑,我们看到了吗?所以上边表达的是被物质世界的质疑,时间和空间的质疑,而下边代表了是对精神世界的质疑,我说了我要刻意去背离,我们通常把这个作品表现了文艺复兴,人文主义者的一个人文趣味,对人文主义的爱好,这个我可以去背离了这样一个解释,那么这个解释里面,他只是利用了那一个时代一些人文主义者,经常会出现的这种图案,但是我们说的是这个图像的逻辑,因为这个里面有很重要的一个东西。就是说这根四弦琴,这个有一根琴弦,因为这幅画保存的十分的好,有一根琴弦是断的,那么如果琴代表和谐的话,琴弦的断裂就代表了和谐的破裂,那么和谐的破裂为什么这个琴会断裂,其实他形成了一个图像内部的互文参照,就是这个弦的断裂是有解释的,这个解释就在图像的内部,他有一个互文的参照,这个互文的参照就是旁边打开了赞美诗,这个赞美诗是代表宗教,但是这个赞美诗是马丁·路德的赞美诗。

FmiwDvgvdJoIt0ZNj8dzD4TGPKI9jeGgOaOKHSUd.jpg

马丁·路德

马丁·路德的赞美诗代表什么呢?你在这个时代,你要知道1517年,马丁·路德宣布了宗教改革,1533年的这就是新教改革的时代,新教改革代表了北方宗教,北方传统的天主教下面,罗马天主教拜拜,告别。所以他代表了他这个,宗教改革就是天主教的现代化进程,就是基督教的一个现代改革,所以马丁·路德的赞美诗,马丁·路德除了那个时候的老百姓,是不认识字的,是读不了《圣经》的,马丁·路德做了很重要的一个事情,就是把《圣经》翻译成方言,翻译成普通老百姓能够读明白的,市民能够读懂的德国方言,所以他的赞美诗,因为这个翻译所以我们知道当时罗马教堂,因为天主教的势力在西班牙这个地方,都十分之强大了,西班牙有所谓的叫审判所。那么就是你这诗出来,你这个赞美诗,因为赞美诗是每一个信众都要用的,每一个信众都要用的,那么你这个赞美诗你出来他就没收,然后就烧掉,没收就收掉,但是这个时候有一个技术,保证了马丁·路德的这个东西迅速地传播,那是什么呢?印刷术。所以说我们要去讲艺术史的东西,就会扯进来十分之多的一个东西,印刷 活字印刷术,1453年左右,50年代西方人发明了所谓活字印刷术,然后这个印刷术就在这一次,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所以你烧掉了500本,我明天在市场上就会出现1000本。印刷术让图书的印刷变得十分之快,这个不再是一个抄写的时代。一个抄写的时代,这种一个马丁·路德是掀不起任何的波澜的,因为在一个偏僻的城市小城镇,在一个教堂的大门上贴出一个大字报,这样的行为算什么,在天主教的世界里面从中世纪每天都在发生,贴大字报,教会的人又不是马丁·路德第一人,骂教会马丁·路德又不是第一个骂教会,为什么马丁·路德对教会的骂,会在欧洲掀起一个,迅速燃起在欧洲燃起的一个革命之火。这跟印刷术的传播有极大的关系。印刷术对马丁·路德的这种思想,会有很大的看法,我就讨论这个问题。所以我们看到这个赞美诗,在这个地方就代表了一种革命,代表了一种断裂。所以这个和谐的破裂是怎么造成的呢?这是宗教改革,而英国的这一次的行为,国王结婚的这一次行为,就是英国的宗教改革,就这样的完成了,英国他的教会不再叫天主教,我不再叫天主教,我叫什么呢?我叫英国国教,大公教,把天主教叫大公教,国教 英国国教,也就是后来我们叫新教,英国的新教。

所以这一切都是对历史的一种暗指,但是在图像里面我们会看到,它是用一种图像互文带,完成对这些背景的一种暗示。所以我们说到上面代表着对自然世界,时间或空间的某种质疑,或者是处理下边代表了对精神的一种质疑,但是这个精神的质疑是发生了断裂的,一个是科学一个是人文,一个是物质的世界,一个是心灵的世界。物质的世界的征服和心灵世界的控制,所以我们看到这样的一个,上下的结构的语法结构,和左右的语法结构是一样的,它代表了物质的层面,它代表了精神的层面。所以这是一个结构性的重复,这就跟我们写作一样,第一段和第二段有一个结构性的重复,只不过我使用的词语不一样,这是一个结构性的重复,重复出来就是重复传达同一个主题,就是欲望和精神 对吧,或者叫物质和精神,物质和精神。

fRc62GFKhlQ4XUoWtZ6g3EEgGgjaqJ32PqapClKQ.jpg

英国天主教教堂

那么这个作品当中我们需要注意到的就是,有一个超现实的图像,那就是在前景当中你一眼就能看到那东西,但是这到底是什么不知道,你一眼就。当然今天我们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具骷髅,是一个骷髅的变形,那么它像一个飞之来器一样,漂浮在前景的半空之中,这是一个,但是我们有没有想过,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图像里面插入这样一个不可思议,这是一个不可思议之物。因为它是不符合我们任何的经验、物理的经验、视觉的经验都不符合,所以它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东西,漂浮在那个地方,它漂浮在那个地方,那么为什么?到底是什么?我们知道说它是一个骷髅,一个骷髅。那么我们从哪儿可以看到它是一个骷髅呢?我们在它这个画的下不往上看,或者站在这方向往下看。但是你说我在这儿可以看嘛,这个不是画,这是一个图片,他是一个严格用了一个在这个时代正在兴起的,就是那个叫什么?我们叫透镜,就是今天我们光学里面所讲的透镜,透镜在这个时候,它是在威尼斯被制造出来,透镜我们知道它跟平面镜很不同的是,透镜带来变形之效果,这是严格按照透镜的变形,就是透镜就是凹镜 凸镜,这个凹度和凸度,这个图形它是严格,按照一个凹度来处理出来的。就是说你这个是实际的图,然后你站那个位置你看到的就是一具骷髅,这是你现在这个地方你看不清楚,是看不到的。那么好 就是说你站在一个位置,这是我今天的这个演讲里面,有一个主题叫做斜视,斜视实际上是来自于这个,这件作品的斜视这个概念,实际上是来自拉康在他的第11期研讨班,对于这个作品的一个提及。但是拉康只是用几句话就带过去,并没有讨论这一件作品,这个我们说到就是说,你需要看待一个不可能的位置,你才能看到这个东西,这个东西为什么会有我要说的不是这是什么,而是为什么在这里会画这样一个东西,我们说他是一个骷髅,按照我刚才前面所讲到的这是死亡的凝视,来自他者世界的凝视,他真是来自于一个,跟我们所不同的另外一个世界的凝视,真正意义上他者的凝视,真正意义上他者的凝视。但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就是这个作品当中,我们大家注意,这个作品左边的上角左上角,我们看到这个作品的背景是一个帷幕,左边的上角有一个基督像,这里有一个基督像,我们看到这个基督像,基督上十字架,我们看到又一个死佛像。又一个死亡的佛像,基督在十字架上,这样一个从帷幕的后边半个身子。那么这里当然会涉及到,其实这个基督像在这里,存在他的一些特殊的功能,这涉及到整个比如说汉斯,就是赫尔拜音对于帷幕的处理,我们这里把这个环节给略掉,赫尔拜音是背景的帷幕,有他特别的处理的方式,我们把它给处理掉,我们说这个骷髅,所以骷髅是一个死亡,其实骷髅空洞的头骨,Hoben是什么呢?赫尔拜音。所以这个骷髅是另外一个东西,是画家的签名,在德文当中骷髅是空洞的头骨,空洞的头骨就是空洞的头骨,但是德语里边,Hoben是赫尔拜音的读音重叠了,所以他实际上是画家的一个签名,画家的一个签名,说这个要讨论,这个原因太复杂,因为这个涉及到一些到文艺复兴时期,西方的这个画家里面,他们在玩的这种所谓的,我们今天称之为叫视觉游戏,是有它特别的一个历史,但是同时它也代表一种死亡,它跟那个基督上十字架,毫无疑问他跟基督教上十字架,就构成了一对语义关联,就如同我们在这个画面的左边跟右边,上边跟下边。

XcpSi6RY5Ikb4n0hYBGLBn5QZixBvEsBxKj1rD51.png

小霍尔班 《两大使》

西方有一个中世纪以来特别悠久的传统,就是叫画谜。这个在中国我不知道中国有这个场景吗?就是画谜这其实就是这个传统的一个高级版,它是开脑洞的一个东西,画谜其实就是一个开脑洞的一个东西,它是这样的一个在民众文化当中,十分之流行的,就是特别流行的,就像我们中国人那种猜字谜一样,猜字谜一样,实际上是填方格一样,那样字的游戏一样,就是这种所谓画谜,其实它并不完全是一个,我们觉得是一个空穴来风的一个创造。

上传日期:2018年12月2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