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709 雅昌公开课 > 吴琼《斜视:拉康与图像阅读》 >[第2集]吴琼:拉康精神分析学与图像阅读

视频信息

名称:吴琼《斜视:拉康与图像阅读》吴琼:拉康精神分析学与图像阅读
 

主讲人介绍:

vhvcQqtBHQQqKiOMAdFZWFWnJARyOMRdtwPqwUkB.jpg

吴琼

吴琼,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导,主要学术兴趣包括西方哲学和美学、视觉文化研究、艺术史与艺术理论等,代表著作《雅克·拉康:阅读你的症状》,目前学术主攻方向为“意大利文艺复兴早期艺术”。

导语:

但凡图像必有其视觉逻辑,这一逻辑不仅关联着图像本身的形式方面,还关联着观者的视觉无意识。但如何在图像中去认识视觉无意识的工作机制?这是图像阅读的一个重要任务,拉康的精神分析学可以为此提供某些启示。

主题:斜视:拉康与图像阅读

第二部分:拉康精神分析学与图像阅读

第二个要稍微讨论,就是说我们对拉康的理论,实际上是要在刚才我所呈现的,这么两个最基本的大语境当中来理论。那么就是说到拉康的理论,拉康的理论纷繁复杂,并且精神分析,为什么我说,我刚才说我很少很少去讲拉康,因为精神分析是一个移情的技术,我们不去讨论什么治疗,精神分析首先他是一个怡情的技术,就是说你要去理解精神分析,实际上是需要有某种移情的情境,才能够获得对那样一种理论切身的,一种更好的一种把握地所以这是一个,因为移情是很容易带来问题的,移情会建立起一种奇特的主体间的一种关系,移情很容易让演讲者自身,变成一个移情的一个对象,在这样的一个主体建筑关系当中,实际上会形成一个伤害的关系,这个伤害不是指我会伤害到谁,而是说在一个精神分析的理论,当我们进入移情的状态时候的,进行一种自我阐释的时候,实际上会产生一些出乎意料的一些效果,我们不去,关于这个理论本身的这样一个特质,我们不去讲它,那么我想退缩到单纯的理论本身,拉康以艰涩著称,那么我们怎么去理解这个理论,我这里给大家提供几个最基本的,我认为让我们能够比较好的,去把握拉康的理论的几个最重要的方面:

第一个方面就是,我们经常去看拉康研究的时候,会给你整个的就是呈现拉康的三界理论,就是所谓的象征界 想象界和实在界,因为给人一个印象似乎三界,就是由拉康精神分析最核心的内容,我这里首先给大家强调的三界,只是拉康的一个理论阐释框架,只是拉康的一个阐释框架而已,不是拉康的精神分析的内容。拉康的精神分析是讨论欲望的,而不是讨论三界的,三界是主体行为欲望行为的,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三界来解释,都可以用三界来阐释,比如说父子关系,母子关系等等,所有这些他认为都需要用三界,三界是一个阐释框架,用三界来讲,三界就是处理主体和主体之间的关系的,处理主体和主体之间的关系,所以这是首先大家一定要记住的一个东西,具体的内容我们时间的关系就不去多讲。

qfkJsMgr0llPd3YC58NfrkOgnVxiVVHbPgmUyrqA.jpg

雅克·拉康

第二个呢拉康理论的运作的场域,拉康的理论,我刚才讲的他是关于欲望的理论,而这个欲望任纵,他总是会把它放置在场域当中来讨论,那是什么样的场域,是一个他者的场域,或者我们把它称之为是一个主体间的场域,拉康所有的概念,所有的问题一定离不开一个他者拉康,离不开主体间的关系,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把拉康的传统在西方还有在国内,喜欢把拉康的称为叫主体哲学,恰恰相反我认为拉康的理论,更确切的来讲,是在讲一个主体的间性的问题,它是一个主体间的科学,主体是不可能的,主体间的关系也是不可能的,为什么主体不可能,为什么主体间的关系不可能,拉康说爱的关系是不可能的,性的关系是不可能的,那么为什么这些东西会变得不可能呢?就是因为主体间性。什么叫主体间性呢?主体间性我们说一个主体和另外一个主体,NO 这是传统的哲学,黑格尔的哲学讲主体间性,就是一个自我意识和另外一个自我意识,现代激进理论说在一个主体,和另外一个主体之间有一个东西,那个间性是一个结构,主体和主体之间的那个“之间”,inter那个东西是一个结构,一个语言的结构;所以主体和主体是可以邂逅,但是永远也不可能相遇,我们两个面对面,我们相爱,实际上两个人,我所爱的和你所想要的两个东西,是没有办法重叠在一起的,重叠在一起的,这是因为所有的我们的欲望发送,都是发送到一个语言之墙,发送到一个屏幕上,我们透着那个屏幕看到了一个理想的我,我们透过那个屏幕去建构了一个理想,想象的理想的一种关系,对方所有的欲望发送,也是发送在那个语言之强的,他也通过那个语言之墙,建构了一个所谓自身的理想的自我,和理想的一种关系,所以主体和主体之间的一种相遇,一种邂逅实际上是一种措施,是一种擦肩而过,实际上是这样的一个,这是拉康的理论当中,最为奇特的一个东西,就是拉康理论当中,最最奇特的一个东西,所以在这个层面上,我把它称为是一种主体间性的科学,主体间性的科学,实际上是一种不可能性的科学,它让一切都变得不可能,所谓这个不可能说性关系,或者是爱是不可能的,其实就是指我们传统所以理解的,爱就是主体和主体之间的心心相印,你爱我 我爱你,我们就到这儿,爱的关系其实就是一个差异性的关系,差异性的一种关系,这个我们不去具体展开这个问题,我们就是给大家提示这样一个理论的一个基本的一个特质,基本的特质。

hfKJGuyrMAqM21zbyftnh8Z2Vq9PCaCOK5HfGVC4.jpg

拉康理论

那么第三个就是拉康的理论运用逻辑,你去读拉康的书你会发现,就是没有办法进入刚才我说的很重要的一个,拉康的精神分析的理论,他的很多里边的逻辑,实际上是一个分析逻辑,或者说是一个临床逻辑,他不是不符合,我们通常去讨论理论问题的那种思维方式,因为他是来自临床。他是来自他所想象的。他所理解的临床就是一个分解的分裂的主体,他是面对一个一个分裂的主体,所以拉康的理论很多的逻辑,其实我们之所以觉得他不太好懂,是因为他不是来自理论自身的逻辑,我们用逻辑来进行推演的是遵循一套方式的,我们认为是可理解性,是理论推演的最根本的条件,你从一个条件推到另外一个条件,这个推演是要可理解的,不可理解这个推演就说明是失败的,但是拉康这个恰好不遵循这个原则,他认为他符合的是一个症状逻辑,他符合是的一个临床逻辑,一个分裂的主体的逻辑,分裂的主体的逻辑,所以这里头就有一个,我们怎么去把握拉康理论的这样一个逻辑呢?这就是我们说到的就是他的任纵逻辑。

拉康基本的问题,就是他核心的东西就是欲望,在这个主题之下,在这个下面有很多无数的主题,爱的问题 恨的问题,移情的这种问题,快感享用的问题等等,就是在所有的这些都是在欲望的总题之下,一个一个的主题小的主题,他对所有的这些主题的讨论,其实我们会看到有一个最最重复的,频繁的在使用的一套逻辑系统,这个逻辑我把它归纳为三个最核心的环节、匮乏 切割和剩余。所有一切的欲望行为都来自于匮乏,主体的匮乏,欲望的匮乏,匮乏是欲望的本质。这个匮乏不能把它单纯,它是一个本体论的概念,到拉康那儿就是一个,带有海德格尔色彩的本体概念,他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缺乏,不是我们缺了什么。欲望的匮乏是一个本体意义上的缺失。如果在精神分析的玄学里边,认为这个缺失源自人的诞生,所有的个体都有一个诞生创伤,因为在所有的动物当中,人是唯一的一个早产儿,我们身体的机能,我们的感官的机能,我们心智的机能都没有发展到成熟,所以我们就早早地来到人世,所以我们就需要由我们的父母,由这个社会把我们的成熟期,就要经历一个漫长的阶段,我们的法律规定十五岁十六岁十七岁,我们才能够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可是一直老鼠生下来只要三天就成熟了。所以人是这样一个意义上的一个早产儿,所以这种早产就意味着,人过早的离开了那个伊甸园一样的,那个温暖的那个充盈的安静的那个世界,就是子宫。所以个体跟子宫的一种切割,其实就构成了个体的一个原初性的匮乏,而那个子宫想象就成为人类,对于一个失去的乌托邦,永久失去的伊甸世界的一个想象,所以这就是欲望,欲望就来自于人的这样一个,我们说这是一个玄学,不是一个精神分析的经验,那么欲望的本质就是匮乏,我们因为匮乏而欲望,我们因为欲望而匮乏,这是一个双重的东西。

zUSImO5t4M3isgnEDbScu6tvHbWzPMVzBFvqijXc.jpg

雅克·拉康

然后因为匮乏而欲望,所以我们就总要去寻找一个东西去补偿,对这个匮乏进行一种补偿,我们就需要去进行一种认同,拉康说,我们所有的认同都是符号对主体的一次切割。什么意思呢?比如说我们讲到说,我作为一个存在,我们会说比如说我是谁这个问题,我们会给出各种各样的回答,比如说我是一个男人,我是一个父亲,我是一个丈夫,我是一个什么什么,所以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上,是有无数这样的身份来叠加出来的(从理论上来讲),那么我到底是什么,我们把所有这些身份加起来,并不能构成对我是谁这个问题的回答,我们没有人知道我是谁。那么好,拉康说我们用减法来讨论这个问题,就是说我不只是一个男人,我不只是一个父亲,我不只是一个丈夫等等,减掉以后剩下的那就是我,减掉以后下的就是我。剩余,这个剩余是什么东西呢?就是中国人的人渣,所以我是谁?人渣。人渣表明他是被弃之的,表明他是没有用的,表明他是无法被命名的,表明他是混沌的,那么拉康说那就是主体之真相,所以主体这样的一种状态,所以我们为了去不断地去回应,我是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就需要去不断地完成认同,我现在说我要证明我是一个成功的人,我怎么能证明呢?我们可以用我作为一个好父亲来证明,像我们在大学里要做一个教授,你不做教授你混到50岁你还不做教授,你混的不成功,所以我们要拼命地去让自己做教授,好什么叫教授呢?他者 主体是一个,这个时候这个身份就是由他者世界,他者世界关于教授是有一整套的指令的,这个指令是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发送出来的,不等于说他者由哪个地方,到底确定界定了什么就叫什么?没有 没有一个地方来界定,但是社会的场域,这个他者的场域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会发送给你一个关于教授的讯息,某一个地方说一个教授他是一个博学的人,是一个有专业知识的人,某一个地方说一个教授意味着,他是在讲台上可以怎么怎么样的人,或者另外一个地方说教授,就是传道授业的人,还有一个地方的人说教授就是一帮禽兽,我们的社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会向每一个个体发送出各种各样的信息,你接受了其中的某一些信息,你把它认定为这个身份的某一种特质,我为了成为一个教授,我认为学术是一个最基本的,所以我就去让自己成为一个有学问的人。那么我怎么样成为一个有学问的人呢?我就不能让自己太多的时间去跟杭老师去喝酒,你就要作出牺牲,也就是说这就是一切割,所以你为了成为一个,你所认为的有学问的人,你就要牺牲掉你其他的快感,所以这样一个认同的过程,就是主体的一次切割,但是这个切割是很干净的,这个阉割是不干净的,他总是会留下一个剩余,你发现你成为教授以后,你的人生还有欠缺。那么你就要有了新的认同,所以那个被切割的剩余,那个被切割下来的那个剩余欲望,总是会有一个剩余,那个剩余总是在任纵,总是在变本加厉地,把你带入到另外一场欲望的任纵之中,所以就有了一个剩余之下的任纵。所有的拉康认为主体的所有的问题,都其实源自这样一个匮乏、切割和剩余的过程,匮乏 切割和剩余的过程。

Z68NKqHRNdkVWvjrZ3hgl3dtdNaH4RkgyXKHG4K5.jpg

《雅克·拉康:阅读你的症状》

那么这是拉康理论的一个,基本的任纵的一个逻辑,他的十分十分之多的概念,你会看到他对那些概念的讨论,都贯穿了这样的一个逻辑,所以比如说镜像阶段,我们最最能够理解的镜像阶段,说我们面对着一个镜子,会看到一个所谓理想的我,理想的我。那么首先说这个镜像阶段里面那个镜子,镜子在哪里?每一个他者的存在都是我们镜子,明星是你的镜子,你的同学是你的镜子,你的老师也会是你的镜子,这样一个物也会成为我们的镜子,反正只要我们在这个对象上,进行一种欲望的投注,我们在这个对象上会去确认出来,一个所谓理想的我,甚至我们说人民大学的东门出门,就会有一个天桥,那个天桥上会有两种人经常在那里,三种人经常在那里出没,一个摆地摊贴膜的,第二个是抱着孩子办证的,第三个就是乞丐,乞丐也是我们的镜子,所以镜子是无所不在的,我们就生活在各种各样的镜子当中,我们是透过各种各样的镜子来确认出,各种各样的理想我的一种状态。理想的我的一种状态,那么我们因为匮乏确认各种各样理想的我,所以拉康说,我们透过一个镜像阶段的认同,我们会获得一个理想的我,可是呢?这个理想的我它只是一个想象之物,理想的这个理想的我,他固然我们在这儿会辨认出,一个理想的自我形象,但是另一个方面这个理想的,我也会成为对自身之真相的一个遮蔽。而这个幻象总是会被揭穿,一旦幻象被揭穿,我们就会看到一个真实的我的不堪,所以他说在这样一个理想的,我的一个认同的后面,其实我们是给自己戴上了一个异化的盔甲,我们用这个理想的我来遮蔽。但是这个遮蔽又是不完整的。现实是一个破壶,世界上是一个破壶,就是指我们的人生就是一个破壶,弗洛伊德讲的一个漏壶的概念,就是人生是充满各种各样的漏洞,我们就要寻找各种各样,我们总是忙于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补完这个洞里,还有另外一个漏洞,所有的这种就是最终补完了之后,你发现一个人生,什么叫人生,人生就是残缺不全的一个东西,所以在拉康整个里面,就是说在这样一个匮乏切割,剩余然后再去剩余就是一种匮乏,然后再在这个匮乏里再次寻找认同,再完成一次切割,最后再有一个剩余等等等等,所以在拉康整个欲望的辩证法,就是欲望切割的剩余,在不断任纵的对主体的一个无穷无尽的任纵,欲望的辩证法,其实就是这个切割的剩余,对主体的一次又一次的一个任纵,那么这是拉康去讨论的欲望问题的时候,他的一个最最基本的一个逻辑,他去讨论这种对象关系的时候,他去讨论伦理的问题的时候,去讨论现代政治的伦理,现代社会的这样一个伦理的问题的时候,他去讨论快感的时候等等,都是在用这样的一个基本的逻辑,那么最后我们说到拉康理论的一个核心的议题,我把它称之为是在拉康的,三大批判之后的第四大批判,就是纯粹欲望批判,纯粹的欲望批判,那么这个批判是建立在欲望匮乏的本质,欲望匮乏所以总要去寻求一个认同,而这个认同最终会确立出来一个幻象,而幻象既是一个屏幕,我们通过这个屏幕是一个投射装置,我们透过这个屏幕的投射,会获得一个理想的我的同时,这个屏幕也对我们形成为一个屏障,它也是一个遮蔽,它会遮蔽掉真相,所以一旦幻象被揭穿主体,就会进入到另一次下一个欲望的活动,那么整个主体的这样一个,无穷无尽的欲望的活动,拉康把它称为是对快感满足的一种追求,对极致之快感的一种追求,就是一种。所以基本上匮乏 幻象,这是整个欲望批判的核心的环节,欲望的批判核心的这样一个环节,那么在整个的拉康的各个理论里面,我们都会看到他贯穿一些,这样最基本的一个东西。

961eFsJRPVoMULjKRF7VN2RityNxAkvEvtWqew5R.jpg

拉康的理论跟图像阅读,拉康自己谈过图像,但是他并没有,他甚至也讨论过,凝视在1964年的第11期研讨班,精神分析的四个基本概念里边,他有一个部分专门讨论叫凝视,这也构成为视觉文化研究里面,十分十分重要的核心的一个概念。就是说他讨论过凝视的问题,视觉的问题,他还讨论过绘画的这个作品,比如说在1966年,1966年的时候我们知道就一个,1966年被称为是叫结构年,这一年法国出现了十分之多的,以结构位名称的一些作品,所有的这些作品都会大获全胜,都会成为那一年的学术的畅销书,在一年我们今天所知道的,结构主义的经典之作都出自于这一年,比如说在那一年德里达有人文文字学,比如说在那一年福柯有他的叫《词与物》,比如说在这一年拉康出版了他的文集,所以是十分十分之重要的一年,福柯的《词与物》毫无疑问是一本,也算是在当时的巴黎出版以后,迅即引起轰动,其实在巴黎有多少人,巴黎高师那么多那是集中了,法国最精英的才俊,最有才华的一些青年才俊,可是有多少人能够读明白,福柯的这本书呢?寥寥无几,甚至我们都说点不出三个人来,除了福柯自己没有几个人能够知道,这本书到底在干什么,但是有一个人在这本书里面,看到了机会那就是拉康,就在这本书刚刚上市,甚至包括在关于这本书的,这种宣传 广告 书评,还没有大面积铺开的时候,拉康就在第一时间,在他的研讨班上,就给他的学生发出预告,我们这个学期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要去讨论福柯的《词与物》的第一章。福柯的《词与物》的第一章,我们知道是讨论委拉斯凯兹的《宫娥》,那么福柯对《宫娥》的这个讨论,后来又一个艺术史家阿尔帕斯,所以就讲到说《宫娥》这幅作品,从它产生以来我们艺术史家都知道,他是重要的,他是杰出的,最杰出的巴洛克时代最杰出的一件作品,我们关于这件作品也做了十分之多的讨论,但是只有福柯让我们所有的讨论都归于无象,让我们所有的讨论都变成了问题,那么为什么会这样,一个哲学家,一个对艺术作品的阐释,完全不顾及艺术史的最基本的事实,一个对艺术作品进行如此之,一个艺术史家,完全是胡说八道的一个讨论,最终会变成为艺术史家的一个伤痛。

bV2wPMk0u7De3hOzzocxEPEy5QifULtGqgfHYatV.jpg

福柯 《词与物》

他说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提不出来福柯的问题,他要说的是福柯的问题,不是福柯产生的正确与否,而是这样一种阐释方式,给整个艺术史学跟图像理论提出了,根本性的问题,就是到底什么叫图像?什么叫再现,什么叫表征?那么就是那样的一个讨论,那个讨论其实直到今天为止,也没有几个人看明白,我们知道整个《宫娥》,这样一个名作的阐释史,可以分成为福柯前和福柯后,就是关于这件作品的阐释史,就两个阶段福柯前和福柯后,在福柯的讨论之后,在今天关于《宫娥》的讨论,如果你要把它编文集的话,可以编成3-5卷,十分十分之多,各种各样的讨论,各色人等,各色人等就是艺术史家 哲学家、语言学家等等十分十分之多的人,介入了福柯的讨论,而今天所有这些讨论都没有办法去绕开福柯,没有办法去绕开福柯,实际上第一个对福柯的讨论作出回应的,不是别人就是拉康,拉康就在那一年的研讨班上,后来他果真他开始为了讨论这件作品,他先花了两次课程的时间,去铺垫透视法理论,铺垫图像,他所理解的图像的基本理论,去讨论透视法的问题,然后他又用了四次课程的时间,去讨论《宫娥》这个作品,其中有一次课的时间是跟福柯的对话,因为在那一次课他把福柯邀到了现场,然后不停地向福柯,在福柯和拉康对于他的研讨班,他把自己的研讨班视为是一个分析的场所,就是他是分析师,下面的人都是受分析的,所以他在上面总是比较颐指气使的,比较威权主义的,而这一次呢拉康就进入了一个反转的情境,就进入到一个分析的情境,他把自己变成一个被分析者,他说说着说着,他就不停地会去问福柯我讲的对吗?是这样的吗?这是我刚才讲的,就是一个移情关系,这个主题他其实在这样一个面对福柯的时候,他把自己反转成了一个被分析者,他总想从福柯那里来获得求证我的解读是对的,他以此来确认他作为一个主人的身份,所以这是一个很奇特的一种关系,这跟爱的关系是十分十分之相似的,十分十分之相似的,我们如何确认自己是一个爱的主体呢?只有当我们成为一个爱的客体的时候,我们才可以成为爱的主体,只有当对方说我爱你,你成为一个被爱的对象的时候,你才是爱的主体,所以观看了这个里面呢,所以他用了四次的时间去讨论《宫娥》,就是说他是对图像有过这样的讨论,但是讨论了这么多,就是整个这一期的研讨班,最终就变成了关于《宫娥》的讨论,占用了将近2/3的篇幅,但是这一期研讨班并没有被出版,到目前为止这个讲稿,还没有完全整理出来,还没有出版,那么就是这样的一个讨论。

dkgG5MrlxBWTJBXZUxmPWubpphF4I3qFlVHeaaH1.jpg

委拉斯凯兹 《宫娥》

对从艺术史的层面上来讲98%的时候,拉康在胡说八道,那么这个讨论的意义是什么?我们经常会如果说为什么我们要建设这样一个,这的确也是法国的极尽理论,因为极尽理论本身,他们对图像有不同的关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关注,这是我们今天不去讨论的问题,这实际上是需要去讨论的,为什么法国理论对图像有如此的关注,福柯也好 拉康也好、德里达也好 利奥塔也好,等等他们众多众多的这些法国的理论家,他们都在讨论图像的问题,都在讨论图像的问题,但是他们都不是在讨论艺术史,他们是在讨论图像,非艺术史意义上的图像,这就是为什么极尽理论,是我们今天的图像思考需要特别注意的,它是一个域外之思考,也就是他不是在艺术史的范围里边,他是在艺术史之外,他是一个相对艺术史来说他是一个境外的,他是一个域外之思考,这个域外之思考给我们今天的图像思考,提供了全新的视角和范围,这是所以我们受到,拉康的理论和图像阅读的基础,实际上不是用拉康的理论来进行图像阐述,其实只是说拉康的理论,在某一种层面上,提供了一些我们进入图像的角度,一些方法论的一种角度,所以我这里提起了三个基本的层面:

一个是图像作为镜子;

第二个是涉及到凝视的问题;

第三个是观者的问题。这个图像镜子是涉及到,图像本身的一个认知的问题,他者是涉及到图像内部的一个,召唤结构的问题,图像是一个文本,每一个文本都有他的内置的召唤结构,这个召唤结构是什么?我们为什么会喜欢这幅画,因为他有一个召唤结构,这个召唤结构在哪里?那么第三个就是观者的位置,我们看一幅画,我们如果图像是一个快感生产的机器的话,那么什么样的地方,我们可以获得最大的观看的快感,由此就有一个观看的位置,或者说图像本身是怎么来建构观者的位置,我们说看画的位置我们都知道,我们进博物馆都知道,我们该站在什么样的地方,但是我们要知道图像本身,还有一个位置建构,不是所有的图像,但是有许许多多的图像,他有一个位置建构。那么所以我们这里抽取了三个问题。

上传日期:2018年12月26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