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4337 雅昌公开课 > 朱万章《齐白石早期山水画研究》 >[第4集]朱万章:齐白石早期山水画——转型期风格(上)无拘无束的艺术创作

视频信息

名称:朱万章《齐白石早期山水画研究》朱万章:齐白石早期山水画——转型期风格(上)无拘无束的艺术创作
 

主讲人介绍:

lvnWhomZhOhqEzDS7vV4yAevsIl6mgiJROTMtffF.jpg

朱万章

朱万章: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北京画院齐白石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长期从事明清以来书画鉴藏与研究、美术评论等,著有《书画鉴考与美术史研究》、《销夏与清玩:以书画鉴藏史为中心》、《书画鉴真与辨伪》、《画林新语》、《画里晴川》等论著二十余种,近年研究领域开始涉及近现代美术史和当代美术评论。同时兼擅绘画,以画葫芦著称,出版有《一葫一世界:朱万章画集》、《学艺:朱万章和他的艺术世界》等。

导语:

本次讲座朱万章老师将为公众解读齐白石在山水画初期阶段的探索,有助于公众进一步理解齐白石山水画风格的形成。朱万章老师认为从齐白石最早作山水画的1894年算起到初至北京的1917年,是齐白石早期在山水画方面探索的阶段。这一时期,山水画虽然不在其艺术中占主流,但因其摹古与创新之举,为其后来的“衰年变法”奠定了基础,使其在技法上的变革成为可能。到了1918年以后,尤其是“衰年变法”之后,齐白石艺术得到北京画坛和收藏界的逐步认同,他在山水画方面的造诣已经很难看到古人的影子,独具一格的构图与富有视觉冲击力的色彩以及极富童趣的意境,为他在花鸟和人物之外,树立了另一标杆,所有这一切,都离不开他早年在艺术上的努力探索。

主题:齐白石早期山水画研究

第四部分:齐白石早期山水画——转型期风格(上)

QMIyE3wB78yS9TZ2b6noTiVN1RE2HEuEwAACp5v4.png

齐白石《借山图册》,北京画院藏,1910年

所以说这一次我们讲到齐白石早期山水画的一个过程中,要必须注意到的离不开有两套册页,这两套册页目前都在我们的楼底下展出,一套是北京画院收藏的,1910年他所创作的《借山图册》,这个《借山图册》是齐白石艺术生涯中最早期的山水画之一,而且这一套册页可以说是他转型期最重要的一件作品。

陈师曾是在北京法源寺的地摊上看到齐白石刻的印以后,他觉得刻的非常好,后来就准备去齐白石的住处看,到了齐白石的住处以后,齐白石就把他的一个《借山图册》拿出来给陈师曾看,陈师曾看完之后大为惊诧,觉得这个简直是惊为天人之作,认为这件作品在当时的画坛上可以说是具有石破天惊的这么一个意义。

在整个这套作品里面,我们可以看得出来他整个画风很有一种天趣。有时候我还跟几个朋友讲,开始不太了解齐白石的画的时候,看了这幅画以后就像儿童画,比如说我们少年宫的一些小朋友画的这种画风格是比较接近,是具有一种天趣,而且颜色不按牌路出牌。

比如说一般画山水画有皴法,浅绛设色,还有水墨,用点儿赭色之类的,但他完全不按牌路出牌,你看他这个《借山图册》,完全就是用颜色比较跳跃的,这个是花青,花青加上水墨,构图非常奇特,这个是画山水的一角,这里画一个沙丘,这种风格跟倪云林的风格刚好是相反的,倪云林的绘画一般是三段式的构图,倪云林的画法是这里是画一些树枝,画一个乡村,画一个皴色,然后中间画一个孤岛,远山是以往无尽的水,还有一些点点的轻舟,这个是倪云林常见的画法,但是他和倪云林刚好是相反的,他是把远山画的很清晰,近景画的若隐若无,而且他画了一个楼阁的部分,给你一个想象的空间,然后中间画了一个沙丘,中间有大量的留白,而且整个视觉和色彩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冲击感。

所以说这个是他转型期的一个绘画风格,从这件作品我们也可以看得出来,齐白石他在同一时期既学四王,又学八大山人,而且同时他又在进行个性方面的探索。

这件作品的年代1910年,跟刚才我们看到的《蔬香老圃图》只差六年,刚才的《蔬香老圃图》是1894年,开始广东省博物馆所收藏的那件作品是1917年,那个比这个还晚七年,而且他这件作品是他到北京之前在湘潭画的,完全跟陈师曾一点关系都没有,没有衰年变法这样一种受到陈师曾的影响,完全没有这样一种因素,是他自己的探索,这也说明他早期在山水画的探索这种痕迹,比他早期的人物或者说花卉等方面探索的痕迹还要明显。

pJbbjFUDRwBQEcISAKVOvAzgWZAPrVm1xX2Z8hOH.png

齐白石《借山图册》,北京画院藏

我们再分别看看这个,即使在同一套册页里面也有不同的风格,这个风格有点儿像八大山人,这个是陈衡恪,就是陈师曾,陈师曾专门还跟他题了四个字就是“平淡见奇”,我们可以看得出来在这一套册页里面,他既有一种探索的痕迹,同时又有临摹的痕迹。

7UNJ2g8j6NYIzaSmVnVrC1NqG2fdOTLHkqe8PUBz.png

齐白石《借山图册》,北京画院藏

这一开也是这样,这个还没有题款,只有盖一个印。他画的是云烟缭绕,若隐若现,而且这个是画了一个桥,或者说是画了城墙一个局部,这类既可以把它理解成一个桥墩,桥的桥面,也可以把它理解成城墙的一个角,当然你可以发挥你的各种想象力,把它理解是什么样的都行,因为同一件艺术品在不同的眼里面,可以做不同理解,这正是艺术的神奇之处。

而且这儿画了一个塔。中间他用的这种技法,特别像我们现在用的水彩水粉的画法,但实际上齐白石按照他的人生履历,他长期生活在湘潭,他跟海外或者是跟西方的绘画接触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说他受水彩画或者受水粉画的影响可能性不是特别大,不是没有可能,但至少现在我们没有相关的资料显示他受到过这样的一种影响。

但是我们可以看得出来,他把这种色彩当做水墨来进行来运用,有点儿像泼墨的形式,把花青和淡墨融为一体,所以这个是他早期在临摹古画的基础上做的一个艺术的探索。

pbe6QVXxG84YkHnmL1tWAOrpAbCJpCHGCWenyvAZ.png

齐白石《借山图册》,北京画院藏

这一幅画可以说是他早期探索传统和现代二者之间的一个大的融合,他画的是月亮,旁边是云彩,他用的是花青和蓝色,有一个主色调,包括像很远处的飘在天上的云彩,他用了这样一种颜色,跟我们传统的山水画不一样,我们传统的山水画云彩往往是用白描的办法,用留白,包括像马远像范宽他们画的云,像戴进像恽寿平,包括后来像吴立,他们画的云彩往往都是用白描的技法,用大量留白的形式来表现出云彩。

而他这个是用了一种花青和一种蓝色,还包括这个月亮,一看就比较现代的,可是从这个人物来看又是很传统的,但是这个人物往往是我们看到黄宾虹的山水里面经常有这种小人物,像髡残,像石涛这种山水画里面,经常有这样一种小人物做一个衬景。

这个松树也是很传统的,但是看整个这个山,又是他比较个性的,齐白石晚年的很多山,后来被称为馒头山,他的很多山都长的特别像馒头,这个其实也可以看得出来他晚期山水画的雏形。

这幅画如果我们好好解读的话,里面透露出很多的信息,既有他传统的一面,同时又有他艺术探索的一面,而且他把二者做了一个融合,所以说《借山图册》也是齐白石最珍惜的一套图册,这套图册有很多人想高价跟他买,他一直都不肯出手,所以后来这件作品捐给了北京画院来收藏。

hiGqYfgKNJyZATdimPDaff5icHMtmmiSBWkeTFUo.png

齐白石 《石门卧云》辽宁省博物馆藏

除了这个《借山图册》外,还有另外一套,也是差不多同时期的,画的是《石门二十四景》,画的是整个石门地区的写生作品,虽然是写生的作品,但是我们可以看得出来,他二十四景中所表现出来的这种笔墨技巧,还有他的构图,还有他的技法,已经可以说是很成熟的,是他个性的一种反映,也是他转型期的代表作,这套作品目前已在我们的展厅里面展出,是收藏在辽宁省博物馆。

辽宁省博物馆收藏了大量齐白石的作品,主要是因为齐白石曾经在辽宁省博物馆做过展览,之后很多作品就留在了辽宁省博,在五十年代的时候,所以辽宁省博所收藏的齐白石的作品,恐怕是仅次于北京画院,他所收藏的不同时期的,包括他早期的,有山水,有人物,有花鸟,包括他的人物画最重要的代表作,他的老师胡沁园的一个肖像画,就收藏在辽宁省博物馆,还有一个胡沁园夫人的肖像画也收藏在辽宁省博物馆。

这套《石门二十四景》,首先我们看到这个石门卧云,这是其中的一角,我们再看他画的云彩,他这种云彩又很传统了,你看我们所看到的传统的像四王,他们画的云彩几乎都是这样画的,他是用一些白描的勾线,然后是大量的留白,但是他这个山水里面的山石用了一些皴法,上面还有点苔,但是在点苔之外,这个旁边用的是浅绛设色,用了一些花青和一些蓝色,旁边这种山峰用了蓝色来做了远峰,茅屋用的是浅绛设色,上面白色,白色是用的是留白的地方,包括瀑布也是这样的。

这件作品,既是他写生的作品,同时又是他的艺术探索的作品,这件作品在他早期的山水画中的一个意义,可以说是和《借山图册》二者是相提并论,并驾齐驱的。

tqXOB6Otojw7EBL8M9cK7YSwRwaXDIEMuxjI2dW1.png

齐白石 《湖桥泛月》

《湖桥泛月》这件作品,颜色一个是用了比较鲜艳的红色,还有蓝色,还有这个是水墨,还有这种枯笔,用这种焦墨画的山石,还有画的若隐若现的山峰,这个山峰有点儿像水彩画的画法。包括画的月亮,画的水天一色,在我们整个传统山水画里面,夜景是很难画的,从宋四家到元四家到清初四王,他们都以为我画的夜景,其实你看他的夜景跟画的白天景致是没有什么不同的,他最多就是多了一个月亮,实际上他所画的山水基本上是一样的,白天和晚上,这是我们整个传统山水画的一个短版,这种夜景一直以来不太好表达。

可是到了齐白石的笔下,他这种夜景即便是没有这个月亮,我们也能看得出来,这种傍晚的景象若隐若现的,一种夜色苍茫的感觉,他能够把它画出。当然能够画这样一个水准,跟新材料的运用有很大关系,因为我们古人用的绘画的颜料都是矿物质,比如说是用花青石,或者用赭石等直接磨出来的,可能磨不出这种现代颜料的效果。到了民国时期,很多的文人,很多的画家开始用那种从日本进口从欧洲进口的试管的颜料,他就用水把它给吸收了之后,它自然而然就产生出这种效果,当然我现在没有考证过,齐白石用的这种材料到底是他自己磨的,还是用的这种我们常见的试管的稀释的颜料。

但是我们从他整个画风可以看得出来,他和同时期很多西画的画法,包括像同时期的很多岭南画派的画法,像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还有像上海的陶冷月,他们这种画法就有很大的相近之处,虽然齐白石从来没有留过洋,既没有去过日本,也没有去过欧洲,更没有去过美国,但是我们从他的绘画里面可以看得出来,或多或少的里面都有西画的痕迹在,像这个《湖桥泛月》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尤其是齐白石他早年的一些人物画,也有很多炭笔的画,这种画法其实就是受西画的素描石膏像的影响。

H85oRqkIxfSQ7qQr7QYJ8DIx9XkQ3GYJxgWr6lW1.png

齐白石 《石泉悟画》

我们再看这个《石泉悟画》,他所画的这种山石,完全是没有皴法,他是用水墨笔直接画出来,让人感觉到他画的一块一块的石头像馒头一样,乍一看以为是蒙古包的这种构成,实际上这是他自己的特色,曾经有人问过他,为什么特别喜欢画这种像馒头式的山,为什么他有这样一种偏好,后来他告诉客人,他说在他的老家湘潭,大部分都是这种山,所以他画的山是把眼中之山和心中之山融为一体。

宋朝的画家米芾特别喜欢画云烟山水,当然并没有记载说他的云烟山水的来历是什么样的,但是1997年的时候我去镇江地区学习,在那里待了一个月左右,有一天天上下着蒙蒙细雨,我们跟几个同学坐在山对岸,在那里喝茶聊天,坐在亭子里面,我们看到对岸的山在云雾的缭绕之下若隐若现的,就和米芾的那个云烟山水是一模一样的,因为米芾是江苏镇江人,我就想为什么米芾会创作出这样一个米氏云烟皴,后来被称为是拖泥带水皴,可能更多的是来自于他的写真或者说写实。

所以说齐白石像馒头式的这种山很多都是来自于他自己童年的记忆,他有一种家国情怀,或者说是惟有家山不厌看,在齐白石的笔里面表现的非常明显。所以一直以来,比如说很多画人物画的画家经常在他的绘画里面自然流露的往往会出现哪些人物呢?一个是他画自己,不知不觉的画的人物特别像自己,还有一个是画他自己最亲近的人,比如画他的父母,或者是画他的恋人。

像张大千的山水画里面的人物基本上都是画的他自己,画的一个老头子拄着拐杖,长着胡子,脸变形了,像猴子一样,因为张大千他自己自称是猿猴转世,他自己叫张猿,所以他画的人物里边那个脸都是长脸。

像林风眠所画的仕女,画的戏剧人物,全部是画他母亲的形象,因为林风眠特别想念他的母亲,林风眠在很早的时候,母亲就跟他失去联系了,他一直离家出走,所以在他的童年记忆中,他的母亲一直停留在非常年轻漂亮的少女的形象,所以他的戏剧人物,画的这种比较变形的很漂亮的人物全部是他的母亲的形象。包括像黄宾虹画里面人物的形象也是很多他自己的。

ojaAGDqD6hcj72V4DLybv0AvebERIDCVbKesPcmP.png

齐白石 《棣楼吹笛》

齐白石所画的这种山水基本上都是他自己的家山,他的家国情怀,画的是湘潭一带这么一个山水的场景,包括我们所看到的这个是《棣楼吹笛》,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构图,而且他所画的色彩跟对比,和这种色彩的视觉反差非常的明显,他所画的房屋基本上都是用的赭色,再加点儿朱砂混合,我专门研究过齐白石的山水画,他所用的这种材料很少是用同一个单色,基本上是两种和两种以上的混合的颜色,即使用的是纯粹的水墨里面,也可以发现他加一点淡淡的赭色在里面,这样他的绘画里面就会有一种厚重感。

比如说我们现在所看到这个蓝色,像花青的这种颜色,里面应该是也加了一点淡墨,像这个就是赭色和浅绛设色里面加了朱砂,甚至加了属红一点点的,尤其是我看到他画的这个葫芦里既有鹅黄,又有属黄,还加了一点赭色,再加点儿淡墨,所以整个画出来厚重感是非常的,如果单独用一种颜色的话,会显得非常的单薄,整个画里面的色彩感是非常丰厚的。

X0jCQN8xgwFKgf59YxgkfyUdWFhClw8aY2ESjkTG.png

齐白石 《老屋听鹂》

我们再看他这个《老屋听鹂》,首先他所画的梯田是非常的有趣,而且画的非常的细致,还有他所画的柳树,下面一个草堂,这个可以说是他山水画里面的一个标配。统计了一下,他到中晚年的时候,大量的山水画基本上都是画的松树,下面一个茅屋,甚至旁边还拴了一头牛。

大家可以到楼底下看一看,他画的《白石草堂图》或者《老屋图》等等,风格基本上都是这样的,而且他所画的这种柳树用的是晕染的办法,用很淡的绿色,先是用墨线来勾出轮廓,然后再进行晕染,让你感觉到一种很淋漓尽致的感觉。还有他所画的这种房屋也有一种比较程式化的模式,侧面的墙基本上是大量的留白,中间会用枯墨来画一些门楣还有窗格,然后用赭色做一些装饰,中间有一个堂屋,房屋上面的瓦全部是用有点儿像半括号性质的焦墨,瓦上面再涂上一些花青的色彩。

他的很多的房屋,包括草堂的画法基本都是这样的,比较模式化,当然之所以这么模式化的画法,跟他晚年的艺术市场有很大关系。因为齐白石越是到晚年,到30年代40年代到50年代,买他画的人就多了,他经常是应接不暇,所以说他经常会一题多作,同一个题材画过很多的画,但是构图有所不一样,有点细微的差别,或者说是题款的不同,或者说把这个房屋和旁边的衬景等等做了一个小小的变化。

qgtknVjmBPd0apFErlbtyLRNiOQGcZIqxCrFTqoP.png

齐白石 《槐荫暮蝉》辽宁省博物馆藏

这个是《槐荫暮蝉》,他画了一个草庐,也画得非常的别致,画了三根线条,中间画了一些木柱,非常的简洁,但是让你感觉到很妙趣横生,而且他用了一个浅的,比如说朱砂再加上赭色来表现出这种云彩,或者是水天一色的这样一种景象。

所以我发现齐白石他在色彩的运用方面,恐怕在他的同时代的画家之中,可以说是无出其右,你看张大千的色彩感觉算是比较丰富了,可是你把张大千的绘画和齐白石相比较,你会发现他还是要在色彩感方面比齐白石逊一筹,当然他们二者之间并无高下之分,不能说齐白石的艺术就高于张大千,或者是张大千的艺术就高于齐白石,他们完全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取向。

但是从色彩的丰富感来说,张大千的色彩是远远不及齐白石的,齐白石可以说是把赤橙黄绿青蓝紫,还有把墨分五色浓淡干湿焦等等,运用得非常的滚瓜烂熟,达到一种渐入画境的感觉。越是到晚年,他的色彩感越是丰富,当然他自己也有很多大量的水墨,但是他的水墨在他的艺术作品中不占主流,他最多的还是这种色彩感觉非常丰富的山水。

VriBfwphz4NivbEWxfO8rjhYUOkQRjJAfJ4y6jfJ.png

齐白石 《蕉窗夜雨》辽宁省博物馆藏

这个是《蕉窗夜雨图》,这一块的山峰就是刚才我们讲到的米芾的米氏云烟图,其实这块山峰可以看得出来他是学米芾的,是很典型的米芾的风格,而且像这样的芭蕉,还有树木的技法,他是受文徵明、沈周吴门画派的影响。我们不要忽略了,这套作品是他比较早期的作品,所以他的早期的作品在创意的基础上,里面有很多的学习古人的痕迹,不可避免的我们可以在他的每一开册页里面都能够找到,比如这个是米芾,这个是文徵明、沈周,包括像这种山石的画法,但是把文徵明、沈周和米芾合在一起,又是他自己的风格,他能够在博采众家的基础上融合创新。

Y6uLu2cIXfDXVD1MXHsTq2e9Y4xTqIw4w64hJheo.png

齐白石 《竹院围棋》 辽宁省博物馆藏

这个是他画的《竹院围棋图》,画的是一片竹林,远山,有几个人在围绕一个桌子上,正好在这儿下棋,正面有一个草堂,前面是一条小溪,整个画面构图是比较空灵,而且整个环境,比如说我们看到这样一个环境,让你感觉到心旷神怡,有一种很隐的感觉,完全是逃离尘世尘嚣,逃离世俗的纷扰。

所以说齐白石的这种山水画里面,更多的是为了营造一种传统的精神家园,精神世界,因为他长期是生活在一种比较喧嚣的城市之中,无论是他在湘潭,还是在北京,他要应付各种的买画人,还有社交,还有整个乱世纷扰,还有一个是各色人等等等这样一种滋扰,在他自己实际的生活中,他是很少有机会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中去下棋,或者是去隐逸的,既然没有这样一种机会,所以他就在绘画里面力图去营造这样一种氛围。

稍后北京画院会举办一个齐白石的山水画研讨会,我就提交了一篇论文,专门讲到齐白石草堂画的研究,在齐白石的山水画里面,画大量的草堂,他为什么要画那个草堂,实际上就是表现出他的一种隐逸的思想,他是想通过草堂的一种山水画构图,寄托出他自己的一种精神家园,精神乐土。当然这样一个《竹院围棋图》,既有可能是当时《石门二十四景》的一种写实,更多的还表现出他的一种精神世界,他所向往的一种逃离世俗纷扰的这么一个精神家园。

UCI9r7VrYdbjkfMvVwnDdoy7B3mgUDlwrbgirpdV.png

齐白石 《柳溪晚钓》辽宁省博物馆藏

再看这个《柳溪晚钓图》也是这样的,他画的也是非常奇特的一个构图,而且他所画的这种很遒曲很弯弯曲曲的一个柳树,从另外一个对岸的山里面撑出来,垂柳垂在湖面上,这里有一个人拿着鱼竿在垂钓,对岸是一个小桥,这个是远山,还有若隐若现的云彩,很苍茫的这么一个景致,而且这边这个水岸有大量的留白,他用淡墨勾出一些纹路,表现出一些水波,像这种水波有点儿像宋人的画法,就是水波杨波,他基本上是水波扬波这种画法,但是更多的画面里面还是能够看到他自己的这种构图和笔墨。

1FOTPsGgUwEqinGU7xKz5k0XiIIh7lFpOul5NosK.png

齐白石 《静园客话》 辽宁省博物馆藏

我们再看这个《静园客话》,首先看到有两个人在松林下对谈闲聊,旁边这个山和他平时的山又不一样,所以他是比较多元化的一种艺术探索,这个山是很传统的,而且完全是一个轮廓,就用枯笔用了一个水墨勾出轮廓,中间也不做任何的渲染,完全是留白的,而且你看他这个树木,有点儿像芭蕉的画法,又有点儿像羽毛的画法,而且这种树木的画法基本上没有什么立体感,很平面的就是一个树干,旁边生出了很多的松枝,这个在其他的画家之中见不到这种画法。

齐白石在早期的艺术探索中有很多的画法,是在同时期甚至是比他早的很多山水画里面见不到的,为什么他会有这样一种画法,我觉得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齐白石没有经过正规的美术教育,他的老师,比如说像胡沁园,包括像其他的,他学过费丹旭,也学过何绍基,还学过何维朴等等,很多画家他都学过,但是他私下里面偷学的,正如他自己所说,他只是学一个皮毛,包括他学八大山人,学四王的东西,他只是学他的技法,但是他没有经过正规的美术训练,所以他受到的条条框框就比较少,受到的约束比较少,所以他就更容易无拘无束的进行创作。

他所创作的一些,包括他所画的山,画的树,画的人物,有的能够在古人中找到影子,有的完全没有影子,曾经有人开过一个玩笑,他讲过有两个如果,就是说如果齐白石经过正规的美术教育,按照我们现在的从素描从石膏开始,他不可能成为现代的齐白石,他可能就会是一个贫穷的画家。还有一个如果齐白石到今天,他可能连中国美协会员都加入不了,为什么?因为他的绘画技法跟我们传统的这种评委,传统的技法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他的绘画里面很少见到有宏大叙事,很少见到有主题性的创作,很少见到有一种很传统的,或者说是大家比较世俗比较认同的这样一种东西。

所以说这个是之所以产生齐白石的最重要的一个因素,而且目前我们这样的土壤可能未必能够产生出齐白石,因为现在我们的这种美术教育和齐白石他那个年代的美术教育是有很大的一个不同。

上传日期:2018年12月03日

推荐视频